一个直男割双眼皮的悲情自白

苏佬师 | 想当艺术家的Marketer 2019/03/17 14:48

起因是这样的,去年采访新氧CEO金星时,搜集了大量整形资料。作为一个直了25年的男,虽然对韩国整容、日本化妆、中国P图三大邪术嗤之以鼻,但那次看了大量整形案例,真真在心里种了草。


那株小草一直到今年开春,开始肆意生长。我对做个双眼皮、让眼睛变大这一点,变得无比渴望:


-不行,老爷们儿做啥双眼皮,现在批判男性娘化,崇尚男子气概!

-可是做双眼皮的直男也很多,成龙、金城武、张家辉、古天乐,不照样很man吗?

-现在单眼皮男生也挺受不错的,纯天然多好。

-可你看双眼皮前后对比,分明就是路人甲和街头焦点。

-做了双眼皮会不会被说太娘?已经有不少人以为我是gay了。

-不怕,用你的A罩杯胸肌证明。

-好,要不就先简单咨询了解一下,我就去问问不做。

-可以,眼球经济兴起,了解下整形市场,权当体会下用户心理,做一线市场调研了。

-成交!


约了一家整形医院,抱着「我就蹭蹭不进去」的心态来做咨询。然而,当面诊医生拿牙签在眼皮上划拉,看见自己双眼皮效果那一刻,我分明看到镜子中的李荣浩变成了吴彦祖、彭于晏、梁朝伟,他们在向我召唤,伸出手邀请我加入他们队伍。于是我质问道: 「请问哪里交押金?」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好男人也有大猪蹄子的时候。


因为手术后要两三天消肿,预约的主刀医生周六日也排满了,只能安排周五下午。


请了假提前下班,同事问「干什么去」,我说「去医院做个手术」。「什么手术?」碍于直男颜面,没好意思说双眼皮,「割个东西」。「割个东西?别藏着掖着了,哦~明白了!你就是因为太藏着掖着才要做的手术!哈哈哈哈!」


我一头雾水,着急收拾东西,「等下周见面你看见就知道了」。「不看不看,你做这个还要给我看,真是不见外!」说完给了我一个诡异笑容。


我顶着几个问号进电梯,到楼下才琢磨过来,可能刚才他理解的「割个东西」的手术,是男性某部位环切手术。我感到很尴尬, 但更尴尬的是,我不知道他刚才的微笑是什么意思。


到医院做完体检等医生上一台手术结束,等待过程中鬼使神差搜索了手术过程和图片,血肉模糊的照片让我手心出汗、脚底发软,这个感觉有点像学科三上路之前看车祸视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像解放牌手扶拖拉机轰鸣那般不平静。


等了个把小时,换病服进手术室,一进去四个人,我纳闷问了句「一个双眼皮手术要这么多人吗?」其中一个回答「我俩给你消毒,做辅助,那两个是因为你今天要做提肌,特地过来学习的。」


什么?学习?把我当成医院门诊墙上挂的人体画了?


新知图谱, 一个直男割双眼皮的悲情自白


「谢博士一会儿就来,来,你先躺下,给你消消毒。」


十分钟准备工作,我的主刀医生谢博士进来,简单沟通了手术方案,就拿着笔在我眼皮上画线。同时还跟我聊天,知道我是邯郸老乡后,顿时热络起来,指着旁边一位助手,「她也是邯郸的」。


来北京三年,碰到的邯郸人不超过3个,没想到今天在这家医院,抽血主任、主刀医生、助手全是邯郸的,难不成这家整形机构是我们邯郸人开的?果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区别在于谢博士的泪大概是顶上手术灯照的,而我的泪,是tm打麻药疼的。


麻药打时疼,钻心的疼,我开始思考打麻药是为了不疼,而为了不疼,必须先疼,像很多社会现象一样,为了以后享清福,现在必须多吃苦;为了以后可以不用赚钱,现在必须多赚钱;为了以后能让她看我胡子拉碴的日常样子,现在就得先精心打扮;为了实现一个目标,总是要先实践相反的手段。哦,这真是一个充满辩证的哲学问题。


正当我思考时,眼皮已经毫无知觉,「没感觉了吧,开整!」


手术开始,感觉不到皮肉疼痛,但肉皮撕开的「刺啦」声还是让我头皮发麻,像是在眼皮上搞拆迁,有三次真让我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第一次是眼皮剪开后有撕裂感,血流出来,顺着眉梢往太阳穴流,医生赶紧拿纱布擦;第二次是从眼皮里扽出来一个什么东西,能明显感觉到拉扯;第三次是剪刀剪东西「咯吱咯吱」的声音,妈呀,这是在剪我的肉啊。


那时才亲身体会到啥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不得反抗,恐惧、无奈、服从,每一秒都是煎熬。


看出我紧张,医生跟我聊天,想让我放松下,不过有啥聊呢?我更希望他把注意力放到我眼皮上。于是我们就尬聊姓名、职业、工作,家里几口人、地里几头牛,没啥聊,我差点就问出来「谢主任您怎么称呼?」


好像是又划开一层皮,突然一句「你这个情况有点特殊啊」,我心里一惊,问他怎么个特殊法,很担心他来一句「特殊到需要用你名字命名的程度」,那我就是人类医学割双眼皮进化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了。


「简单点说就是线路有点复杂,」我寻思你搁这儿拆炸弹呢?生怕剪错了哪根线,血柱窜出两米,喷他一脸。 不一会儿,听到电焊的「滋滋」声,然后就闻到了五花肉烤焦的味道。


医生一边捣鼓,一边还不忘辅导,「你们看啊,他的眼裂不大,所以眼角要切到X毫米最合适;看,这个就是XX线,一会儿我给你们画个图。」喂,做手术专心点,你上啥课?真把我当教案了?


看出我的紧张,且尬聊不下去后,医生说听音乐放松下吧,下午就有个姑娘手术时听《可不可以》,结果听哭了, 心一痛,眼睛就感觉不到疼了。


原谅我这会儿实在是没心情欣赏他的段子,不过放音乐也好,听什么呢?绝对不能放能听哭的。我在中间平躺,周边围着一圈人,还放着悲情的音乐,这个场景会让我觉得这台手术就是告别仪式,所以音乐不能太沉重。


但也不能听太欢快的,不能告诉他我平时听电音最放松,来首《The spectre》、《All falls down》,或者找张Alan walker的专辑循环播放,我怕他听嗨后,激发起内心的DJ之魂,拿我的眼皮当碟打。


「《Kiss the rain》,单曲循环。」我想这时候,只有回忆的洪流冲进大脑,才能把当前注意力分散开。


这么紧张进行大概一小时后,手术完成,说拿镜子给我看看,我说你把我眼睛旁边的血擦干净再给我看,我不想看到自己两窍流血的样子。


缝完线、上药包扎,样子着实不太美观,有点像奥特曼和悲伤蛙的结合体,你们感受下。


新知图谱, 一个直男割双眼皮的悲情自白


做完下楼办手续,负责接待我的护士姐姐看着我说,不如趁热再打个瘦脸针吧,很快,现在有充值活动很实惠,充完还能再垫下鼻子、收收下巴、纹个半永久眉毛。我琢磨照她这个推荐法做, 不出一年,身份证就得改名「苏梓晨」


办完手续出院,我戴着墨镜,眼睛上顶着俩猕猴桃儿,居然还能把手机解锁!真不愧是高科技,脸都成这熊样了,还能认得出。


上车后,看街边路灯从后视镜里一个一个远去,觉得有些忧郁,于是发了条朋友圈,立刻就有人来问候,果然,这个社会还是温暖的。可有几个家伙打着关心我的旗号,让我发照片,没想到发过去就是一顿哈哈哈哈。呸,人心真冷。


新知图谱, 一个直男割双眼皮的悲情自白

新知图谱, 一个直男割双眼皮的悲情自白


从这次经历中,我明白了几件事:


1、 任何人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2、 男人做整形一点都不娘,爱美是天性,比起外表,素质、教养更能体现男子气概;

3、 你的痛苦有时是别人的欢乐源泉,尤其关系越好,这泉喷得越猛;

4、 如果你男票近期有整形打算,请看管好他的钱包,并且禁止他接触整形医院的漂亮护士,因为我在护士小姐姐妖言蛊惑下,真的tm充了值!


最后,如果你这两天在10号线上看见有个人早晚都戴着墨镜,而且头抬得老高,仿佛用蔑视的眼神俯视一切,好像很欠揍的样子。


请你不要揍他,那是我—— 一个割完双眼皮的孤独患者。 请你给他个拥抱,他此刻需要感受人文关怀,重拾对社会温暖的信心。谢谢!


这就是我,一个直男割双眼皮的沉痛经历。


新知图谱, 一个直男割双眼皮的悲情自白

.

.

.


新知图谱, 一个直男割双眼皮的悲情自白

新知图谱, 一个直男割双眼皮的悲情自白

新知图谱, 一个直男割双眼皮的悲情自白


Anyway,Goodbye!

单眼皮boy!


新知图谱, 一个直男割双眼皮的悲情自白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