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兵:着重提升资产证券化产品风险识别与定价决策能力

2019/02/14 18:05

来源|当代金融家

由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和《当代金融家》杂志联合主办的“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成立大会10月24日在京举行,第一期会议聚焦:信用风险与资产证券化。中国农业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段兵在论坛上表示,需着重提升资产证券化产品风险识别与定价决策能力。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段兵:近几年,资产证券化在我国成为热门话题,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2014年,信贷资产支持证券发行量达2828亿元,是2005-2013年发行量总和的两倍多。2015年前9个月,发行量已达到2373亿元。这种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有三个:

一是国家和监管机构的积极推动。“银监会备案”加“央行注册”模式正式确立后,信息披露制度进一步完善,提升了资产证券化的发行效率和发展环境。

二是金融机构看到了商业机会,积极性在提高。从发行人角度看,可以盘活资产存量,让“死资产”流动起来,同时节省了资本消耗,提升了市场竞争力和市场形象;从投资人角度看,可以使得资产配置更加分散化,资产组合的风险收益边界进一步外延,提高了资金运作效率。

三是发行主体及基础资产逐渐多样化。以往开展资产证券化的主要是大型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现在中小型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公司也逐渐成为资产证券化的重要参与者。

面临的风险评估困难

农业银行作为一家国有商业大行,也非常重视资产证券化业务,既积极推动信贷资产的证券化,又积极投资市场上发行的证券化产品,并在内部组建了专门的量化团队负责资产证券化定价和风险管理,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由于我国资产证券化具有自身特色,且正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在如何合理评估风险和定价方面还面临不少困难,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与其他金融产品相比,资产支持证券的风险因子更加复杂,因而客观上更加难以分析和量化。

一是基础资产的风险体现为组合的复合风险。例如,CLO基础资产池往往涉及几十个乃至上百个贷款,而且涉及不同的行业,因而必须考虑贷款的集中度风险和相关性风险,而这些风险往往难以计量。二是提前偿还缺乏规律。以RMBS为例,提前偿还风险是重要的风险来源之一。发达市场个人住房抵押贷款是否提前偿还主要取决于利率变动,通常把RMBS当成利率产品进行管理。我国个人住房提前偿还行为受个人储蓄、文化传统及消费习惯等因素影响,难以对提前偿还行为进行量化。有趣的是,我国借款人似乎比美国借款人有着更强的提前偿付意愿,例如,建元2005 RMBS及建元2007 RMBS基础资产早偿率分别达到18.07%和17.18%,而美国同类产品的早偿率约为2.5%~8%。所以,很难直接套用发达市场的成熟模型。三是交易结构灵活多变。交易结构涉及分层、信用增级、费率、现金流分配、违约及加速清偿事件触发等,且需要考虑破产隔离、抵质押变更登记等相关法律问题。每一个要素的变化都会对交易结构形成影响,因而量化过程中需要考虑的变量更为复杂。

其次,从商业银行内部看,普遍面临人才储备不足、信息系统支持不足的问题。一是缺乏既懂产品和市场又懂模型的有经验的复合型人才,因为运用传统的信贷分析技术不能适用资产证券化的要求,因而对产品的风险-收益特征难以把控。二是信息系统支持不够,不但相关信息难以收集,而且缺乏可靠的模型。

最后,从评级机构的角度看,面临公信力提升问题。资产支持证券的评级主要以量化模型测算为主,但次贷危机的教训表明,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的模型对风险的认识和预判也存在偏差。国内大部分评级机构成立时间较晚,对于资产支持证券评级至关重要的模型参数,如信用迁移矩阵、行业间相关系数尚不够完善,投资人对其评级结果的信心不足。因此在当前的业务操作中,银行通常的做法是拆开基础资产包,使用银行对这些贷款主体的内部评级来评估资产池的信用风险状况。

提升定价能力的手段

为提升资产证券化产品的风险识别与定价决策能力,应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

首先,金融机构应注重数据积累,培养专业人才队伍,加快IT系统建设步伐。一是加强数据积累。我国国情、金融市场行为和市场条件与发达经济体不同,他国的数据及模型方法在我国面临水土不服的问题,需要积累我国市场的基础数据,探索适合我国市场的估值模型方法。二是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做好资产证券化业务,最重要的是要培养一支量化分析师队伍。三是加快信息系统建设,要基于资产证券化产品特征构建和完善内部评级系统、估值定价系统以及风险管理系统等。

其次,要完善资产支持证券产品的收益率曲线。资产证券化产品有着明显的固定收益产品特性,定价主要取决于折现因子和未来现金流的测算,现金流主要基于基础资产池和产品结构的特征,通过建模可以解决,但折现因子的确定却主要依赖于市场收益率曲线。当前,我国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通常参考国债或信用债券的利率曲线确定利率区间,但是资产证券化产品的自身特性要求必须有自己的信用曲线,在此基础上才能更为准确地确定贴现因子。

最后,要着力破解二级市场流动性缺乏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了,收益率曲线的问题也就能够很好地解决。但如何提高二级市场活跃度又是一个难题。迄今为止,不但资产证券化产品,就连国债和信用债都没有很好地解决二级市场流动性的问题。解决的根本原则还是要交给市场,让市场参与者体会到在这个市场进行交易有利可图、商业上可持续,市场的流动性自然会慢慢好起来。这要做到以下两点:一是鼓励大银行建立自己的报价估值体系并向市场提供报价,最好是通过竞争自然形成做市商,做市商基于商业原则向市场参与者提供买卖报价,从而在价格形成和活跃市场等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二是壮大市场参与者群体,不仅要培育投资者群体,而且要鼓励投机者群体,让短期投机获利者成为活跃市场的重要力量。

来源|当代金融家

更多新知

知识库

已收录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