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书享界 | 聚焦《华为管理之道》培训 2020/01/16 22:51

版权信息

  • 来源:量子位(QbitAI),书享界(readsharecn)

  • 作者: 乾明,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书享界导语

新年架构新变,不再隐藏雄心,志在打赢时代之战。

这就是2020开年,华为刚作出的重要架构调整:

“Cloud&AI产品与服务”部门,升级成为华为第四大BG(事业群),与运营商、企业和消费者等三大支柱业务并驾齐驱。

这是华为对“云+AI”持续押注投入的更上一层楼,更是对时代之战的志在必得。此前,资源、组织和兵力投入早已开始倾斜。

现在,新架构人事也进一步被明确:侯金龙,挂帅云与AI,掌舵华为第四大事业群,对垒的将是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和腾讯汤道生。

但相比其他三位,“侯金龙”不是一个显于大众的名字。

他究竟是谁?又凭什么挂帅华为云&AI?

1

华为“老兵”侯金龙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侯金龙生于1970年,上海交大计算机专业毕业,入职华为24年,是华为一线炮火中成长起来的先锋大将。

1996年,华为开始做移动通讯,余承东——现在的消费者业务BG总裁,撒网招人。

当时侯金龙以无线GSM产品经理,被余承东招入麾下。从此侯金龙参与的,不仅是华为移动通讯发展,也是中国移动通讯产业从无到有的历程,可以说是移动通讯产业最早的产品经理。

其后,侯金龙在华为历练、转岗,升迁。

公开资料来看,先后担任华为无线业务产品销售总监、产品营销工程部总裁,还带队研发了“M900/M1800数字蜂窝移动通信系统”,荣膺200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是华为无线业务快速发展的关键人物之一。

但跟华为诸多一线干将一样,其后侯金龙显于公开报道的时候并不多。

直到2008年4月再次出现,他代表华为接管华为与诺基亚-西门子合资的TD设备商鼎桥,title已经成为华为无线产品线副总裁,并于之后出任华为网络能源产品线总裁。

同一时期,华为通信能源系统高歌猛进。

到2016年的时候,华为已经在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部署了约200万套通信能源系统,连续三年蝉联全球市场份额第一。

并且值得注意的是,该业务也是华为最先开启“智能化”转型升级的业务之一。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2017年,AlphaGo影响刚过,华为网络能源系统成为“智能化”先锋,推出了智能站点解决方案2.0、新一代智能数据中心能源解决方案、智能光伏电站解决方案5.0和智能家庭光伏等解决方案。

或许正是这种新技术变革嗅觉,或许也跟掌管业务天然适合“云+AI”升级,在华为不断加码云、押注AI的过程中,侯金龙也逐渐被推至最前线。

2017年底开始,侯金龙接管IT产品线整体业务,负责私有云、混合云、大数据、计算、存储等产品领域。

但侯金龙具体何时开始成为“云+AI”的业务掌舵者,现在依然不知道。

华为云业务成立事业部是2017年,当时他还隐于“业务”。华为宣布AI战略和雄心是2018年,那时候发布者还是轮值董事长、达芬奇计划带队者——徐直军。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直到2019年华为年度HC大会上,侯金龙正式对外公开亮相,并且title所指,并云与AI于一处。

所以从2019年下半年起,或许华为就已经明确了“云+AI”的结合之路、“云+AI”的作战路径,并且到了一线点将、决胜中原的时候。

而侯金龙,先后参与华为无线业务、网络能源业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一线干将,华为炮火中成长起来的70后管理者,挂帅开张,要让华为再次穿越技术周期,打赢“智能世界底座”之战。

2

不到三年,华为云业务的四次变阵

为了这个“底座”,华为可谓排兵多次、变阵多次。

进不进云计算?多大力度进云计算?对于如今的华为——以及BAT都不再是一个问题。

但在2017之前,它的答案并没有现在的“Cloud Only”传递出来的坚定。

作为ICT供应商,华为接触云计算业务很早。2008年,就发布了一款桌面云产品。

但那个时候,云计算在全球范围内方兴未艾,处于起步发展阶段,前景不甚明朗,但各大公司都只是尝试性布局。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有人说只是旧瓶装新酒,而坚定认为是趋势和未来的王坚——后来的阿里云之父,还被冠以“疯子”之名。

华为也不例外,在2010年跟着发布了云计算战略,并于2011年发布云帆计划,面向各行业提供云应用解决方案。

虽然战略先行,也有业务落地,实际上却是“光打雷,不下雨”,尤其是公有云,只是发布不发力。

原因也不难理解,它的“金主爸爸”运营商,也看上了这块蛋糕。华为要进,无异于虎口夺食,变客户为竞争对手。

所以当时任正非就有过表态。2010年华为云计算战略发布的时候,他说:“华为做云计算和传统IT企业不同,一定要抱紧电信运营商,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但时移世易,新技术新手段和新方式,也在催生云计算长出新形态,并且进入更多领域,成为IT公司、互联网公司甚至广大传统行业公司数字化升级的核心手段。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之前上云,或许只是计算资源和形式转换。

但2016年前后,云计算已经成为了AI、大数据的直接触达方式。

马化腾后来有言:所谓数字化转型,就是要在云端使用AI处理大数据。

这是一次新时代基础设施供应商的争夺之战。

而华为发家壮大,从小小交换机供应商到全球通信巨头,再打赢了智能手机之战,历经33年不倒、穿越数次经济和技术周期,靠的正是一次次拿到“基建”入口的船票。

所以华为不可能也不能错失。

“再不做就晚了”,经过2016年的多次讨论,徐直军等华为高管得出了结论。

但即便如此,华为云后发已是事实。国内公有云市场已经被阿里、腾讯、百度等瓜分,华为不占优势。

于是这才有了华为“Cloud Only”战略:意在整合华为的资源和组织,从芯片到数据中心、从硬件到软件、从IT基础设施到云服务、从边缘计算到云计算,将资源全部集结。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希望通过压强投入,将华为云打造成业界唯一的拥有全栈能力的云,进而产生竞争力。

对云之迫切,也能从快速调整变革中看出。

近3年来,华为云一次次变阵,地位的一次次提高,能量的一次次加大。

2017年3月,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徐直军宣布成立专门负责公有云的Cloud BU,并宣布增加投入2000人。

同年8月,Cloud BU在华为内部上升为一级组织,与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平级。

2018年底,华为将公有云、私有云、AI、大数据、计算、存储、IoT 等与IT强相关的产业重组,组建了“Cloud & AI产品与服务”。

到现在,Cloud & AI产品与服务升级为华为集团第四大BG。

在2020年新年致辞中,徐直军更是直接提到组织调整目标:支持云与计算产业的商业成功。

不过,雄心之下,不代表这一仗轻而易举。

华为穿越技术周期,先后与外企竞争、国内IT公司竞争,但与互联网巨头正面战场比拼,可能还是首次。

3

逐鹿中原,智能时代的云业务对垒

根据IDC在2019年11月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上半年)跟踪》报告显示,2019上半年,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已达到54.2亿美元。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而且增速极为可观,其中IaaS市场增速达到72.2%,PaaS市场增速就算有所回落,也达到了92.6%。

而且,加上5G和AI技术近年来的逐步成熟,云计算的应用场景进一步扩大,也平添诸多变数。

如此前景在前,不算虎视眈眈的国外云计算巨头,国内的阿里、腾讯和百度,也都想占据高地,近年来也在面向智能时代积极变阵。

阿里云国内起步最早,率先抢占了不少市场份额,并且AI趋势明显后,也做出了“云+AI”的调整,并于2018年将阿里云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从业务、技术和功能上都进行迭代,还借助平头哥半导体,进一步向芯片等底层硬件延伸,手中砝码,并不比华为有明显劣势。

腾讯则明确通过CSIG架构调整给出“回应”。创办20周年之际,面向产业互联网,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集合云、AI之力,要做数字化转型的“工具箱”,也加入底座之争。而且一年成果来看,CSIG交出了年营收100亿元的先期成绩单,势头也凶猛。

百度智能云也在最近进一步完成调整,将将AI技术平台体系、基础技术体、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整体整合为“百度人工智能体系”(AIG),云+AI战略进一步明确。

而更早之前,百度云是国内最早明确“云+AI”趋势的厂商,2016年张亚勤治下时,就已明确“ABC”思路,并且依靠技术积累和AI优势,狂飙突进,成为国内进击最迅猛的云业务玩家。

对于BAT来说,云+AI的重视不言自明,而且地位来说,也都成为公司决胜智能时代的一级业务。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所以加上华为调整,头部四霸,均已吹响逐鹿中原号角。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中国云战争霸,四家公司挂帅者,也都来者不善,每一位都在所在企业供职超过10年,都历任集团多个业务线高管。

除了侯金龙,我们也简单盘点下BAT“云”帅。

阿里张建锋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张建锋,1974年生,花名行颠,加入阿里已经16年,也是从各个业务线中成长出来的高管。

2004年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专业。之后就加入了阿里巴巴,从淘宝的技术部架构师开始干起。2011年,调任去负责B2B业务——1688,然后到聚划算。

2014年初重新回到淘宝,入职近10年,已然是总裁身。

2015年初,兼任天猫总裁,对垒快速崛起的京东。

2015年12月,阿里成立中台事业群,张建锋担任总裁。

2016年4月,出任阿里巴巴集团CTO。

2017年,张建锋开始逐步接管阿里云,先是兼任CTO。

2018年阿里架构调整后,兼任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他也是阿里达摩院院长,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之一。

百度王海峰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王海峰,1971年生,于2010年1月加入百度,至今也已经有10年。

他在1999年3月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先是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进行自然语言处理方向的研究。

2010年1月加入百度,先后为百度创建了自然语言处理部、互联网数据研发部、推荐引擎和个性化部、图片搜索部、语音技术部等研究部门。

2013年协助创建了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2014年,转岗搜索业务群组,担任副总经理,负责百度搜索、手百、百度信息流等百度的核心业务。

2017年3月晋升百度e-staff负责组建AIG,2018年5月成为百度高级副总裁。

2018年底,王海峰统领TG和AIG,总体负责百度人工智能技术和算法、算力、数据、安全等基础技术的研发。

2019年5月,被任命为CTO——此前该职位已空缺10年,也是AI技术平台体系(AIG)和基础技术体系(TG)负责人。

2020年1月,百度架构调整后,统领百度云+AI。

腾讯汤道生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汤道生,1973年生,2005年加入腾讯,至今15年。

他出生于中国香港,1991年赴美留学,获得密歇根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硕士学位。毕业之后,曾在Oracle负责数据库研发和测试工作。在2005年加入腾讯之后,担任ISD研发管理部经理及QQ秀的产品中心经理。

并于2012年5月,腾讯进行架构调整,汤道生担任社交网络事业群总裁(SNG),全面接管QQ通信及社交网络平台、增值服务以及开放平台,向COO任宇昕汇报。

在这期间,除了带领QQ变得更加年轻之外,相继孵化出了广点通和腾讯云业务,也被称为是“腾讯云之父”,推动腾讯云不断发展。

2018年9月30日,腾讯新成立开拓产业互联网领域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集合了属于SNG的腾讯云业务,各类开放平台业务,原属MIG的“互联网+”业务(互联网+医疗、互联网+政务),腾讯地图(无人车)等,汤道生掌舵,进一步拥抱产业互联网。

所以纵横并列来看,几乎都是各家最技术、最具战斗力的高管挂帅,重要性不言而喻。

只是最后一个问题,为啥是云?为啥是此时?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4

一场输不起的“云战争”

云是什么?一个广受认可的定义是:

是一种基于互联网的计算方式,通过这种方式,共享的软硬件资源和信息可以按需求提供给计算机各种终端和其他设备,使用服务商提供的电脑基建作计算和资源。

但新技术加持、数字化转型升级大趋势之下,云计算早已不仅仅只是计算方式,而是承载AI、5G等各类新技术的直接载体,云服务是技术输出的最直接手段。

新知图谱, 24年前他被余承东招入华为,现在掌舵第四大事业群,对垒阿里张建锋、百度王海峰,腾讯汤道生

而且触达的也不再是互联网公司科技公司,还是更广大的产业,是产业智能化升级的核心方式,利润前景非常可观。

值得注意的是,云+AI带来的利润和前景,现在已在大洋彼岸得到验证。微软和亚马逊财报中,云业务带来的增长日新月异,也是微软和亚马逊“万亿美元市值”的关键所系。

而在云计算方面“后发”的谷歌,甚至最近还被与Salesforce收购联系在一起,称以2500亿美元——1.8万亿元人民币之巨,能扭转云战格局,找回痛失的几年。

中国市场和格局也差不多,巨头逐鹿,群雄争霸,黑云压城城欲摧。

只是谁能赢得时代之战?阿里、腾讯、百度,还是华为?

相关推荐

更多“华为”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