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花5.8亿买回来的资产,竟然有雷?

易简财经 | 以简单的文字,讲专业的财经。 2020/01/16 22:50

豪掷5.8亿换来的,可能是拯救业绩的稻草,也可能是待响的地雷。

2019年7月15日,映客突然宣布要以超过5.8亿的价格,全资收购娱乐社交APP“积目”,资本市场一片哗然。 股权交割手续完成后,无论是映客,还是积目都对未来充满期待。

没想到,反转来的这么快。在一片欢欣的背后,危险正在悄悄靠近,积目的创始人蔡狄可能面临巨额赔偿及处罚。

- 1 -

6位投资人称,积目创始人侵害股东权益

1月15日,广东省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何建梅等6位深圳蓝媒天使投资人的起诉状。

新知图谱, ​映客花5.8亿买回来的资产,竟然有雷?

据了解,这6名天使投资人在1个月前,已委托广州一家律师事务所给蔡狄递了一份律师函, 核心内容就六个字: 侵害股东权益。

这件事具体还得从2013年讲起。

2013年7月,蔡狄成立了深圳蓝媒时捷科技有限公司,经营一款名叫“涩色”的产品。根据天眼查,这是一款专属于夜店文化的社交娱乐APP。

2015年6月,蔡狄为引进资金办了不少路演,大力宣讲公司业务,成功吸引了上述投资人加入,深圳蓝媒注册资本由10万增至100万。增资完成后,蔡狄持股50%。

新知图谱, ​映客花5.8亿买回来的资产,竟然有雷?

2016年11月,相隔“涩色”项目的融资仅一年时间,蔡狄又设立了另一家公司,叫北京蓝莓时节科技有限公司,名字跟深圳蓝媒很像,不仔细看,可能还以为是同一家公司在不同区域设立了分公司。

北京蓝莓孵化了另一款社交娱乐APP,叫积目,就是最近因为被映客收购而火起来的产品。

天眼查显示,积目采用“颜值+兴趣”相结合的社交模式,以促进陌生人之间的沟通交流。简单来说,类似年轻人的“陌陌”。

两款产品,都是娱乐社交APP,就是走的路线不太一样。 蔡狄同时担任2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及总经理。

3年后,这2家无论是名字还是业务,看上去都很相似的企业,却走向了2个截然不同的结局,蔡狄也因此收到了6位天使投资人的律师函。

- 2 -

一个抱上了大腿,另一个却被注销了

7月15日,映客官宣,要以5.8亿将北京蓝莓收入麾下。

深圳蓝媒的天使投资人看到新闻后,万分惊讶。“我们很久没关注这个项目了,以为早就做不下去了。”有投资人对易简财经指出。

7月24日,有投资人在微信上联系了蔡狄,询问积目是不是此前投资项目的一部分。

没想到,这两个项目不仅没有关系,蔡狄还将深圳蓝媒给注销了。

资料显示,在北京蓝莓成立一年多之后,在2017年12月16日,深圳蓝媒就递交了《注销决定》,蔡狄作为清算组负责人清算了公司,并在2018年3月15日正式注销。

然而,几位天使投资人却表示此前并不知情,清算注销过程也没有召开过股东会议。

在发给蔡狄的律师函中提到,“委托人对此十分惊讶且愤怒。首先,清算注销过程中从未召开过任何股东会,未进行过任何决议;其次,查询材料发现清算报告中上述委托人(7名投资人)的签名均为造假;最后,委托人发现清算报告中记载内容均为弄虚作假,如报告中显示公司实收资本为0元,而实际上委托人向公司出资数十万元;报告中显示公司剩余资产1000元按股东实际投资比例分配完毕,而实际上委托人未收分文。”

新知图谱, ​映客花5.8亿买回来的资产,竟然有雷?

(清算报告中的投资人签名)

对此,有律师指出,解散并注销公司要求必须召开股东会,并提交股东会确认过的清算文件,未经股东会确认过的清算文件不得作为清算依据。如清算注销公司过程中所提交的资料确为虚假的,可以直接或通过行政诉讼的方式向工商管理部门要求对注销行为予以撤销或纠正。并有权要求工商管理部门对提供虚假材料或违法清算注销的责任人进行处罚。

此外,深圳蓝媒和北京蓝莓的经营业务同属于社交类业务,而蔡狄在2016年11月23日至2018年3月15日期间,同时担任两家公司的执行董事及总经理,涉嫌违反《公司法》对高管的竞业禁止行为。

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如公司董事、高管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 3 -

积目发展前景蒙尘,映客投资面临巨大风险

据了解,2019年12月27日,6位天使投资人已经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撤销对深圳蓝媒公司的注销决定、恢复深圳蓝媒公司的法人资格,并对本次违法清算责任人进行查处处罚。

没想到,北京蓝莓苦苦经营积目3年后,居然在同一年,接连遇到了2个巨大的转折点。

根据艾瑞指数的数据,积目在5月的月活仅46万台,增长率也不是很稳定。并且,其目前还处于亏损状态。根据交易公告,积目所在公司北京蓝莓2017年、2018年税后亏损分别为619万元和1767万元。

在这资本寒冬,映客的出手,无异于给了积目更多的可能性。

然而,如今创始人可能涉嫌巨额赔偿并面临处罚,又给了积目当头一棒。律师指出,一旦法院认定蔡狄违法竞业义务,则需赔偿给股东造成的损失,如损失无法认定的,可以参考本次映客收购北京蓝莓中蔡狄的股权转让所得,认定损失额。

这对于映客来说,也是一颗巨大的地雷。

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映客营收14.86亿,同比下降34.88%;经营利润为亏损2755万元,而上年同期盈利9.58亿元;经调整后上半年亏损为1092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09亿元。

具体来看,主要是其主营业务直播的业绩下滑所致。数据显示,2019Q2映客的月活人数在1000万人左右徘徊,远低于同行花椒的2600万人,及YY的2400万人;直播收益仅14.10亿元,同比下降36.7%。

受业绩影响,映客的股价也是一蹶不振,自上市以来便一直在走下坡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股价都在一块多港元左右徘徊,非常接近仙股的价格。

在这样的窘境之下,映客巨资押注积目,被不少声音解读为奋力逃出困境的一场豪赌。

没想到,一切才刚刚开始,就遇到了大风大浪。

要知道,对于初创企业而言,创始人就如同一艘船的掌舵者,是引领着船出发和前进的灵魂人物,一不小心,映客这场豪赌就可能会满盘皆输。

•END•

相关推荐

更多“​映客”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