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集暴雷,一次就抹掉21个月的利润

易简财经 | 以简单的文字,讲专业的财经。 2020/01/16 22:48

2019年12月31日,中集集团一份资产减值公告引爆全场,预计2019年需要计提减值约人民币40亿元—55亿元左右,宣告业绩爆表。 这颗大雷不仅将2019年前三个季度盈利(6.36亿元)完全吞噬,而且2018年全年的利润(33.80 亿元)搭进去也难以能抹平。

作为公司重要产品之一的集装箱业务已然遇到了增长下滑的困境,此番海工业务的暴雷,又给中集业务的拓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 1 -

曾经给予厚望,如今包袱累累

受制于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中集集团开始积极拓展新的业务,此时的海洋工程业务进入了其视野,烟台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被相中。

彼时,来福士是国际领先的船舶及海洋工程设施建造专家,中国最大、全球第三大半潜式海洋工程装备建造商,集各种光环于一身,可谓万千宠爱。

来福士地处黄海与渤海湾的交界处,邻近日本、韩国,在此区域汇集了世界80%左右的船舶建造能力,具有独一无二的地理优势,也是唯一一个外资控股并完全由有着30年船舶建造经验的团队来进行管理的船厂。中集集团的眼光可谓独到,海工业务一出手就不同凡响。

中集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Sharp Vision于2008年3月签订收购协议,交易完成后,Sharp Vision将拥有烟台来福士29.9%的权益,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对于这笔并购,中集集团可谓充满了期待,曾称交易将会对公司未来利润增长带来正面影响,有助于公司进入海洋油气开发装备,即特殊船舶和海洋工程的建造业务领域。

但2008年烟台来福士就开始亏损了,但是中集集团却仍然选择了加仓。

到2010年初,公司已合计持有烟台来福士50.01%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2011年,中集集团通过第二次参与配售新股增资以及购买章立人家族在CIMCOFFSHORE的全部股权,持有中集来福士的权益达到 88.58%。2013年2月8日,中集集团通过全资子公司CIMC OFFSHORE以每股0.55美元的对价完成对中集来福士剩余11.42%股份的收购,自此,中集来福士成为CIMCOFFSHORE 100%的全资子公司。

在中集集团看来,控股烟台来福士将为其海洋工程业务的成长奠定基础,公司甚至将海洋工程业务视作未来重点发展、成长潜力较大的核心业务板块之一。

然后故事的发展并不是按照中集集团预想的那样,海工业务反倒是成了一个亏损的无底洞,只能依靠其他业务进行输血。在控股烟台来福士的第一年,中集集团就遭重创。那一年,中集集团海洋工程业务实现销售收入24.44亿元,却亏损11.09亿元。

2011年,中集集团海洋工程业务亏损11.16亿元,2012年亏损5.27亿元。2008年~2018年,中集集团海洋工程业务累计亏损超过75亿元。2019年上半年,中集集团海洋工程业务继续亏损7.03亿元。累计算来,从介入海洋工程产业至今,公司此类业务的累计亏损已超过80亿元。即便是看到希望的2014年,仅实现净利润0.05亿元,但是对于庞大的海工业务投入只能说是九牛一毛,根本不值一提。

- 2 -

业绩难以突破

中集集团受控股烟台来福士后,其海洋工程业务基本明确了以半潜式平台、自升式平台及海洋特种工程船三条主产品线的定位,完成了由烟台、海阳、龙口及海洋工程研究院组成的“一个中心、三个基地”的战略布局。在生产基地建设方面,烟台基地以集配、合拢、调试为主,海阳、龙口基地分别为半潜式钻井平台模块建造,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基地。

海阳来福士公司能够年产相当于 2 艘半潜式钻井平台的模块。龙口来福士已经具备年产 4 艘自升式钻井平台的能力。中集集团对于海工业务的投入不可谓不大。

图: 半潜式和自升式钻井平台

海工业务是一个典型的订单式,受行业周期影响较大的行业,头部集中效应明显,韩国、新加坡等传统的海工强国依然占有全球市场主导地位,特别是高端海工产品领域优势更加明显,获得了大量的订单,中国海工企业凭借着成本优势、融资优势和建造能力的提升,已经开始得到全球客户的认可。 得益于国际油价的上行,作为上游的海工业务也曾出现不错的营收增长,订单数量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是谁在裸游。 2014年下半年之后油价大幅下跌,海工业务自然不能幸免,业绩表现持续低迷,其营业收入占比也从最高的16.93%直接降到2018年的2.60%,毛利率也是屡创新低,已然不再是中集集团的核心业务,反而成为中集集团的拖油瓶。 眼看着业绩承压越来越大,中集集团不得不对海工业务进行了资产减值。

- 3 -

壮士断腕,轻装上阵

中集集团海工业务巨额减值的背后,是国际海工市场持续低迷的一个缩影,与其同样被海工业务拖累的"难兄难弟"们也不在少数。

全球海工行业没有明显的逆转和提升,由于页岩气等新能源的开发,导致中国海工行业产能过剩,资产债务包袱重。不少企业除订单难以交付外,还面临着严峻的接单形势。

此次海工业务计提资产减值主要是针对已经完工的深水半潜式平台,2018年海工业务已针对自升式钻井平台计提了资产减值20亿元。本次计提之后,海工业务的资产减值将全部完成,该业务板块潜在的亏损也随之解除,中集集团的海工业务有望卸掉包袱再出发,也有利于海工业务重组的推进和落地。

另外作为中集集团最大的股东招商局集团,旗下业务和中集集团海工业务存在同业竞争的关系,双方有望进行合作,整合海工业务资源,统一运营。

•END•

作者 | 君子兰

相关推荐

更多“中集”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