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预测,知识产权的冰与火

IPRdaily | 全球影响力的知识产权产业媒体 2020/01/14 14:13

IPRdaily导读:回顾2019年,很多人在这过去的一年勤奋拼搏,有段子说:系统性学习了国产芯片、母猪繁育、华为供应链、无线耳机、电子烟、区块链、垃圾分类等多领域跨学科知识,仍然没有赚到钱……在一言难尽的复杂情绪中,作为一个知识产权从业十多年的人,我们来聊聊未来十年的知识产权冰与火之歌。

跟上这个时代,

跟上这群人。

还记得2019年前后,自媒体冒出了很多尼古拉斯·金涛“人生就是一场康波”、“ 2019是万劫不复之年”的观点介绍文章。但以宏观周期的研究和分析视角看待实际经营问题,就如同看了一堆炒股方法论。道理都懂,但在实际操作层面往往亏的一塌糊涂。

回顾2019年,很多人在这过去的一年勤奋拼搏,有段子说:系统性学习了国产芯片、母猪繁育、华为供应链、无线耳机、电子烟、区块链、垃圾分类等多领域跨学科知识,仍然没有赚到钱……在一言难尽的复杂情绪中,作为一个知识产权从业十多年的人,我们来聊聊未来十年的知识产权冰与火之歌。

01

专利证券化第一枪

2018年3年中美贸易纠纷升级以后,美方指责中国的“七宗罪”之一就是知识产权问题,知识产权也已经成为舆论高频词。

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对于知识产权的公开讲话就达六次之多。例如,2019年7月24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指出:要着眼于统筹推进知识产权保护,从审查授权、行政执法、司法保护、仲裁调解、行业自律等环节,改革完善保护工作体系,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技术、社会治理手段强化保护,促进保护能力和水平整体提升。 

2019年李克强总理对于知识产权的公开指示有十三次之多。例如,2019年6月2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为支持创新发展、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利用、促进扩大就业,会议要求,支持扩大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以拓宽企业特别是民营小微企业、“双创”企业获得贷款渠道,推动缓解融资难。

2019年涉及知识产权的重量级政策法规也不少。例如2019年11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其中要求“牢固树立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的理念,坚持严格保护、统筹协调、重点突破、同等保护,不断改革完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力争到2022年,侵权易发多发现象得到有效遏制,权利人维权“举证难、周期长、成本高、赔偿低”的局面明显改观。到2025年,知识产权保护社会满意度达到并保持较高水平,保护能力有效提升,保护体系更加完善,尊重知识价值的营商环境更加优化,知识产权制度激励创新的基本保障作用得到更加有效发挥”。

2019年12月2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明确要求“健全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完善诉讼证据规则、证据披露以及证据妨碍排除规则”。

知识产权运营和商业化也开始稳步推进。各地各类知识产权运营公司、平台陆续建立运营。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仅2019年就达到了1500亿人民币。从数字看中国已经绝对是知识产权大国。

知识产权证券化也取得了新的进展,今年广州开发区发了第一单纯专利底层资产的知识产权ABS,融资额达3.01亿元人民币。专利证券化打响第一枪,为科技型企业提供了新的融资模式。

02

知识产权的冰天雪地

冷感:知识产权从业者,也难说都能从如此火热的数字中感受到行业热度,反而或多或少有一些凉意。

竞争压力加大,价格战非常惨烈。以商标为例,前几年商标申请服务价格还能在千元以上,现在一件申请,线上代理能够有300元服务费就不错了。而在一些大的电商平台已经可以免费提交商标申请,作为吸引B端小微企业的流量入口,羊毛出在猪身上的错位打法,让传统的商标代理从业者压力山大。再以专利为例,专利代理的价格不但没有随着通胀指数上涨,甚至由于服务招投标还出现了下降。

安徽某学院招标发明专利代理费甚至不超过2000元含税。这样的价格别说在北京,即便是在当地估计也只能保本。我们可以说低价低质,但是市场情况如此对于中小型代理公司来讲既保证服务质量又要有一定价格竞争力确实难上加难。再以涉外申请为例,代理服务的价格很难往上调,而原来代理公司很大利润来源是翻译工作,如今很多国外公司选择将其外包给翻译公司以降低成本,两相叠加,即便收入涨,大概率利润在下降。

成本高企,运营优化难。代理服务行业最大的成本是人力成本,最近几年员工的薪资诉求随着房价等生活成本的提升,再加上企业对知识产权工作的重视,企业内部的IPR相对于代理服务人员的综合薪资优势在加大,倒逼人力成本上升。随着政务电子化和支付电子化,社保缴纳和企业费用报销越来越规范,无形中又加大了相关从业公司的成本。成本日渐走高,可以优化的空间却非常有限。选择往低人力成本低办公成本的二三线城市转移的行业趋势还会继续延续。

业务处理越发复杂,单件工时增加。由于这两年专利和商标申请量非常大,泥沙俱下,难免质量低劣申请的存在。主管部门针对非正常申请采取高压打击的态势,而“提质增效”更是让很多行业人员感受到业务办理难度非常大。在同等情况下,按现在的审查标准满足客户要求所付出的工作量明显提升。现在企业内的专职IPR对于业务越来越精通,甚至比代理服务从业人员还要资深,高标准和严要求,同样让代理服务工作难度大大提升。

企业IPR 并不见得轻松,同样压力巨大。由于受经济大环境影响,除了ICT行业和生物医药行业,2019年明显感觉到in house释放出来的职位需求在降低,企业面临的经营压力转化为刚性预算和资产变现的需求。因此,砍Headcount,优化团队,降低费用甚至冻结预算都可能出现。对于已经有大量IP资产的公司,除了优化资产结构外,如何运营变现就是一个自然而然摆上桌面的话题。无论是拆分一部分资产包出售给第三方,还是自己运营都是合理操作。更有甚者,将集团内部整个数百人的IP团队直接独立为服务承包商和IP代理运营机构,以求最大程度激活团队运营积极性和降低集团运营成本。

03

知识产权的未来十年

经济自有周期,在规律中发现机会。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法律服务行业中难得的亮点是知识产权的相对逆周期性。这是为何呢?在存量市场的竞争中,为保护市场份额企业之间的竞争会异常激烈,日子都好过,不需要打打杀杀,日子紧巴巴,各种合理规则内的竞争工具都会拿出来亮亮。专利许可,专利诉讼就会成为有力的变现工具,专利转让也可以获得宝贵的现金流,让困难期的企业获得喘息的机会。

尼古拉斯·金涛的研究成果中有一条令人印象深刻“一个技术当它在追赶国的渗透到达了无孔不入的时候,一定到达了它生命周期的最后阶段,这个技术后面就是一个成熟并衰落的趋势。”经济发展最核心的因素还是科技发展和生产力的提高,经济危机从康波周期来看,需要依靠新的技术突破走出困境。能够在经济困难中活下来的企业,必然是有绝活的,科技创新,技术突破也是应有的部分。

新的技术突破往往在危机中酝酿,对于知识产权从业者而言,这就是机会,为科技创新型企业提供高质量的知识产权服务,保护高价值创新成果,利用知识产权的规则放大创新收益,加速创新成果商业化和变现。即便放到中国的国情下,相信这些规律和经验同样适用。

变现、变现还是变现!

如前文所述,这么多年行业的野蛮生长扭曲了行业的生态环境。产业生态的健康到底靠什么呢?行业监管,政策指引,法律规制都非常重要。但私以为对于一个行业良性发展的最核心前提是能够形成自我造血的能力。如果产业生态提供的服务或产品能形成源源不断的现金流,再辅以必要的引导和规制,良性生态就会形成。

知识产权变现难,不能一概而论。我们看到内容版权及其周边产品具有很强的变现能力,一部好的网络小说卖出几千万的版权收入在今天看来屡见不鲜。有了这个变现的能力和基础,付费机制就会理顺,交易机制就能形成,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内容版权正在形成的良性生态。商标也在逐渐获得强变现能力,例如南极人和恒源祥等网络品牌授权和运营获得极佳的收益,赚的盆满钵满,大额的商标侵权赔偿也频频出现。

相对而言,专利的变现目前还比较困难。2014年笔者的一个观点,专利货币化应当坚持先易后难的发展路径。首先,可以考虑开展专利质押融资方面的专利货币化,融资难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是一个普遍现象,专利质押融资不但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中小企业的融资难,同时也可以让企业切实感受到专利的货币化价值,提升专利意识,增强研发投入,激发科研活力。五年之后,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2019年中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金额达到1500亿元人民币。1500亿的真金白银比任何的宣传、培训、动员更有效。所以为了行业的良性发展,业内需要不停探索的是如何帮助企业将知识产权形成常态化的变现业务形态。真正能够把投入和费用转化为收益和现金,这才是行业可持续良性发展的根本。

最近几年法律法规、政策指引、产业环境、金融工具等都在向帮助知识产权提升价值和增强变现能力的方向发展。中美贸易战第一阶段协议已经达成一致。这些内外因素的结合将对行业生态逐渐产生巨大的变革牵引力。让我们来展望一下未来知识产权领域的趋势和竞争格局。

未来十年

头部效应、人工智能、知产评估、技术转让、企业机会

①挣块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代理服务机构两极分化现象愈发明显,大所拼规模变成巨无霸,中小型所转型走精品和品牌路线,没有规模和品牌大概率依附于线上或线下巨头平台,头部效应将越发明显。

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会大量消灭小微或个人的知识产权基础代理业务需求,今天我们在商标业务看到的情况,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会在专利业务中同样出现。如果不能提升业务能力,很多同仁将会失去原来的工作岗位,但这也是知识产权科技的新机会。

③服务于知识产权变现的商业机构将会蓬勃发展,知识产权价值评估和知识产权金融将会涌现新的商业机会。

立足于技术转移的知识产权许可、转让、并购将更普遍。

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和禁令救济的增多,企业会真切感受到知识产权生死攸关的作用和价值。

行业性知识产权许可运营机构会有更好的商业机会。

高科技企业内部知识产权部门的层级会有明显提升,但对于从业人员的综合要求更高,除了技术和法律,还需要补上商业的短板。

今天我们困扰的问题,也许就是因为它太难了。昨晚,罗振宇在跨年演讲中说“做事的人,不是置身事外,指点江山。而是躬身入局,把自己放进去,把自己变成解决问题的关键变量”。那么“跟上这个时代,跟上这群人”也许这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案。

最后,我们一起开启知识产权新的一年。

祝大家2020 新年快乐!

相关推荐

更多“知识产权”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