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在线】跌落神坛的暴风影音

商业计划在线 | 专注商业计划书撰写 2019/12/05 10:13

400亿暴风帝国崩塌,即便再过十年仍会有人记住暴风的名字,但那只不过是回忆或者情怀。

12月2日晚,暴风集团发公告称,除已被批准逮捕的总经理冯鑫以外,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经辞职,公司目前仅剩10余人。由于资金状况紧张,公司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旗下的产品停摆,总部人走楼空。结局令人唏嘘的暴风影音,发出了PC影音播放器时代最后一声哀嚎。感慨暴风影音命运的同时,不妨回看下PC影音播放器曾经的巅峰时期。

  “ 暴风时代 ” 已然不在 

2003年,暴风影音横空出世,在解决了680种视频播放格式之后,“ 神器 ” 之名被叫响,并一度获得国内播放器市场70%以上的份额。可以说,暴风影音当年主要解决了视频 “ 能看 ” 的问题,在 “ 怎么好看 ” 的问题上,则主要是依靠一些基于P2P技术的播放器,解决在线视频点播观看时带宽、负载有限的问题,还解决了观看人数一多视频就卡的矛盾。

暴风影音当年有多火,可能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依稀的记忆,但记不起是哪年。可以明确地说——2011年之前。之所以是2011年,因为2011年之前的暴风,还是中国最火的几个视频播放器(网站)之一,当年暴风最红的时候,优酷尚能一战,六间房还活着,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还属于第二梯队,是要靠边站的。2009年以后,暴风开始有些式微,但依然挺在国内视频平台的一线地位。

在2011年,暴风影音准备上市时,就临着国内A股上市的审批窗口紧缩状态。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暴风影音依然坚决上市,并且实施减少版权的购买以及缩减版权费用。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曾在40天里拉出36个涨停板,成为风光无二的创业板 “ 股王 ” 。暴风成功将自己推向全互联网的用户,使之成为我国最大的互联网视频播放平台,还引领了互联网平台+A股的回归浪潮。到2014年暴风已成为在线视频行业的领头羊,巅峰期市值高达408亿元。

然而风光未能持续长久,就像俗话说的:盛极必衰。2015年,暴风实行多元化发展战略,斥资全面布局VR、体育、影业、TV等众多领域,不到一年时间,在VR、体育等领域的投资先后迎来失败的结局,盲目进入未知领域。

虽然公司上市后也开始研发智能电视,但只是贴上暴风影音的品牌,根本就没有核心的技术,再加上生产量不大,所以说在这方面公司的处境是很困难的。于是就出现了公司上市之后,公司一年内出现惨重亏损现象,甚至一度引发暴风大规模裁员,也丧失了投资人的信任,中信资本选择撤资及时止损。

今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9月初,冯鑫被逮捕。

8月29日,暴风集团发布半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7.9亿元,同比下降4.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06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572万元。9月2日,上海静安区检察院称,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犯罪嫌疑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

10月30日,暴风集团披露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0.936亿元,同比下滑90.95%;净利润亏损6.5亿元,上年同期亏损2.28亿元,同比下滑184.50%。10月31日,深交所发布关注函表示,已关注到暴风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辞职,要求公司尽快聘用相关高级管理人员,确保经营稳定。

11月21日,暴风集团发布两则公告。一则公告透露,由于人员流失严重和暂无合作的审计机构,公司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 年年度报告的风险;另一则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北京证监局的《关注函》。

 暴风坠落背后的资本游戏 

尽管冯鑫很反感外界将他与贾跃亭相比,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处境可能比赴美造车的贾跃亭更加狼狈。

冯鑫曾说,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控制心里浮躁的欲望,贾跃亭也一样,他如果真的要改变,就得控制自己的欲望,如果完全不理个人欲望、名和利本身应该具备的逻辑,做事就会变样。然而,“ 向佛 ” 多年的冯鑫,在从一个视频网站创始人一跃成为身家百亿的富豪时,没能压制住自己的 “ 欲望 ” 。

2015年的3月24日,暴风科技登陆A股创业板,随后便创下了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2015年5月,暴风集团股价达到最高点——327.01元,市盈率超千倍,总市值高达408亿元。彼时,中国视频业老大优酷土豆总市值也仅约252亿元人民币。

在暴风集团的股价强势期,冯鑫的资本运作日渐活跃。

上市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暴风就开始新一轮布局,先后开拓VR(虚拟现实)、TV(电视)、秀场、视频、文化五大业务。其间,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2015年-2016年,暴风集团参与设立产业基金5只。包括与歌斐资产等共同投资5亿元设立暴风鑫源;与前海梧桐共同设立暴风梧桐基金,一期募集目标为1亿元;与富国天启等共同设立3.3亿暴风富国;与光大资本等成立上海浸鑫等。

冯鑫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以前暴风科技的天花板是中国互联网视频公司估值都在百亿美元以下,而暴风上市后面临一个机遇期,能够让暴风科技冲破视频领域,去做更大的事。”

遗憾的是,冯鑫所做的一系列战略, 从早期的 “ DT大娱乐 ” 到 “ N421战略 ” ,再到 “ AI+2块屏 ” ,以及后来的 “ All in TV ” ,在事后都被证明是失败的 “ 决策 ” 。一方面,烧钱的硬件、一地鸡毛的VR,让暴风集团走向巨亏深渊,另一边,上市公司体系外的风险暴露,成为压垮冯鑫的 “ 最后一根稻草 ” 。

为了收购MPS,暴风集团与光大资本通过设立上海浸鑫,以2.6亿元撬动了52亿的产业基金。彼时,暴风集团、冯鑫和光大的计划是,完成对MPS65%股权的初步交割后,在合理可行的情况下,18个月内将MPS注入上市公司。但到了2016年下半年,融资环境陡变让激进扩张的暴风集团大受打击,冯鑫的身家也在A股波动中大幅缩水,质押风险攀升。2016年9月,暴风集团曾宣布定向募集资金不超过18.42亿元,但耗时两年,这项定增无疾而终。

2018年10月,MPS被英国高等法院宣布破产清算,风险完全暴露,52亿收购资金全部 “ 打水漂 ” 。自顾不暇的暴风集团与冯鑫早已无力履行协议计划,收购MPS公司。

同时,由于并购完成注入上市公司的过程,要追溯中介机构的责任也很难,甚至是否有中介机构参与都很难说。冯鑫也曾自我检讨,不能将暴风集团的失误归结到任何人身上,99.999%的错误都来于自己,怪自己没有资本控制能力,怪自己没有业务严谨性的能力,怪自己好的时候膨胀,坏的时候蒙混过关。

暴风所犯的错误,一是从PC播放软件转向移动、在线媒体平台不够果断,二是开展硬件业务的好高骛远不务实。前者是传统PC互联网豪强的普遍问题,人人网、迅雷等也经历了同样的起落;而后者,暴风过于执迷 “ 讲故事 ” ,我们并未从暴风TV、暴风魔镜中看到多少技术进展,无非是价格噱头下毫无粘性的短暂市场占有。

事实证明,暴风集团错估了时代发展趋势,在投资上押错了宝。冯鑫还因未及时履约回购义务,被光大证券申诉索赔7.5亿元,暴风集团也从巅峰逐渐滑落。之后,冯鑫带领暴风集团及时调整企业业务,重点布局在暴风TV业务板块,结果因资金周转问题,导致供应商断供,暴风TV出现无货可卖的现象,产品销量骤降,加重了内容补贴硬件的压力,也导致暴风集团开始出现亏损。

视频行业早已被腾讯、爱奇艺、优酷三家巨头瓜分完毕,暴风集团市场份额逐渐萎缩,企业连续几年亏损。到2018年,暴风集团巨亏10亿元,股价一降再降,投资者丧失信心而撤资。同年,因连续拖欠员工工资,还一度被闹着讨薪的员工推向热搜,种种信号已引起外界质疑暴风是否濒临破产。

如今,暴风已经正式决定遣散公司员工,全国各地的员工都收到了 “ 遣散 ” 通知。暴风TV在深圳的硬件和销售团队已经人去楼空,至今仍有不少没有拿到补偿的员工在继续讨薪。暴风集团在巅峰之时急转直下,很难再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

这个曾经在创业板创下神话的妖股,如今股价连续大幅度下跌,公司股东也先后减持暴风股份。尽管创始人冯鑫多次尝试挽回,但不过是徒劳一场,暴风影音跌落神坛已成事实,或许不久冯鑫也要为自己的心血画上一个句号了吧。

感谢鉴阅

相关推荐

更多“暴风影音”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