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海,罗永浩与“鲨壁”

柴狗夫斯基 | 世界很复杂,我们用简单的方式告 2019/12/05 09:55

人总是要在失去之后才能学会去珍惜,就像1个月前的那场锤子科技发布会,群众们第一次察觉到原来让“科技界春晚”成为“春晚”的不是锤子,而是罗永浩。

在那之后的1个多月里,无论是锤粉还是锤黑都开始眼巴巴地期待起这场由罗老师亲自召开的「老人与海」发布会。

好不容易等到了昨天晚上7点,一群人兴冲冲地跑去直播间想要领略一下那久违的相声盛宴——然后在等待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他们尴尬的发现自己似乎来早了。

很明显,罗老师又重新定义了一次什么叫做“北京时间的7点半”

虽说罗老师似乎有些迟到,但是对于那些太久没有听过他讲相声的“粉丝”们而言,这一段小小的等待显然算不了什么。

没错,我们其实对这次要在发布会上亮相的产品不太感兴趣,只是单纯馋他的相声罢了~

但令锤粉失望的是,这一场长达2小时的“科技界春晚”虽然在量上勉强凑合,可惜质量实在是乏善可陈……既没有熟悉的“收购苹果”,也没能看到人民喜闻乐见的“李姐晚睡(理解万岁)”

事实上罗老师虽然还打着发布会的名头,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证明「老人与海」其实更像是一场大型招商晚会——为“Sharklet Technologies(鲨鱼皮抗菌材料)”技术寻找合作企业。

据自封为“首席忽悠官”的罗永浩自述,这项技术可能是“当前世界上唯一一种利用物理结构实现抗菌效果”的专利技术。

其方法是通过仿生鲨鱼的皮肤结构,在物体表面制造出一系列2微米直径(即1/50的头发丝那么细)的特殊纹路来实现抗菌。

至于具体原理嘛,用玉龙的原话来说就是有三个:

第一、接触面积小,所以不易附着;

第二、细菌掉到了宽 2 微米,高 3 微米的沟壑中,所以当你碰触到物体表面时,大大减少了你与细菌接触的概率。

第三、“细菌卡在只有 2 微米宽的沟壑,和细菌的胖瘦差不多,它很想分裂,但最后只能精神分裂。”

(由于这个造型……

也许我们也可以把这个技术称为“鲨壁”?)

说实话,但凡是中学生物课上有认真听过几节的朋友,可能在听到这段话时下意识地就要皱起眉头来。

利用凹槽把细菌“卡”进去,还能卡得正正好好让他又能掉进去,又因为空间有限导致无法分裂,这想得倒是挺好。

就是按您这意思,合着天底下的微生物都是卡着模子长的,一个个体型都差不多能被2微米这个间距“克”到对吧?

可问题在于世上的微生物光是几个大的分类,就有细菌、放线菌、蓝细菌、衣原体、支原体、螺旋体、病毒、类病毒、原生动物等一大堆门类。

(图源网络)

这其中体型大的,像在那米比亚海岸发现的那种球状细菌,其直径可以达到100~750μm;体型小巧点的像是支原体,其直径还不到100纳米(即0.1微米)。

我寻思着,你说用2微米间距的特殊纹路能够同时防住这些体型相差如此悬殊的微生物,不太靠谱吧?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既然这是一种靠物理结构来实现抗菌效果的技术,那么如何避免日常使用中的磨损、形变而导致纹路失效,这也是一个非常让人疑惑的问题。

按罗老师的说法,这项技术未来是计划应用到合成革、塑料、硅胶等制品上去的,而这些材料的抗磨损能力嘛……

我就拿一个图来举例,大家自行体会一下人类手部抚摸能够带来的磨损,再细品一下罗老师举出的那几种材料,想必心里也就能有个答案了。

噢对了,可能是因为罗老师自己也提前想到,既然发布会的面向人群都发生了转变,从C端用户变成了B端商家,那么这场发布会在大多数普通人看来可能难免会有些枯燥。

因此在发布会进行到中途,罗永浩直接拿出了自己的“鲨壁”……哦不,是“鲨纹”技术,公然搞起了黄色,试图为大伙提提神。

讲道理,作为一名曾经把“收购苹果改变世界”挂在嘴边做口头禅的前科技企业创始人,现如今要当着全国观众的面对着这样的十八般兵器大谈特谈,这个滋味想必还是比较独特的。

如果说上面这些对于“鲨纹”技术的质疑,还只是小柴个人看法的话,那么下面我们就可以来聊点更加有料的干货了。

首先这项Sharklet技术并不是什么最近才出来的新技术,它是由佛罗里达大学材料科学和工程学教授Anthony Brennan在2007年发明的,在申请了专利之后还以此在科罗拉多生物科技园成立了Sharklet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目最初似乎还得到过美国海军研究所的鼎力支持。

(Sharklet公司官网)

但有趣的是,按理说这么一个在2019年都被老罗吹到天花乱坠的牛逼技术,又得到了美国海军这样重量级金主的支持,那还不得马上一飞冲天统治世界医疗器材界才对啊?

可事实上,Sharklet技术出现了也有十来年了,可就是一点什么大动静都没搞出来。

罗老师在发布会上跟大伙耍了个小花枪,他说:“今年春天,我和我的团队来到Sharklet美国公司……我第一反应是骗子,回家之后查询了学术搜索,并发现国际大媒体均有所报道。这个技术出来十来年,在学术界和商业界却是零负面。

注意这句“在学术界和商业界却是零负面”,可以说罗老师用这短小精悍的一句话,就把汉语的语言艺术展示得淋漓尽致。

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吃过披萨,你当然不可能找到关于他吃披萨时吃相难看的丑照出来。

这项技术也是如此,它从发明至今眼瞅着连自己核心图案专利都要在2024年或者2025年到期了,却一直都没被学术界正眼瞅过,你怎么可能找到关于这项技术的负面报道?

打开知网,输入“Sharklet技术”作为关键词,你可以发现其排在最上方的文献下载量也才区区19次。

如果一个东西看起来像鸭子、走起来像鸭子、叫起来也像鸭子,那我们大可以就直接把它认定为鸭子。

不管罗老师再怎么卖力地吹捧,都无法改变这项技术在过去十几年里始终没能做出什么实际成果的事实……

在美国人手里因为找不到实际用处、或者说始终未能验证实际效果而导致无法落地商业化,那么到了中国人手里也未必就能咸鱼大翻身。

对,这项技术严格来说其实已经属于我国了……因为在2017年5月,Sharklet公司就已经被中国杭州的一家医疗器械机构——Peaceful Union收购了。

在其高管名录上除去作为发明人的Anthony Brennan教授,其余全都是中国面孔。

天上不会掉馅饼,美利坚的人民也不是白求恩,要这项技术真能有什么用武之地,至于让原公司那一帮老外死撑十几年,最后灰溜溜打包卖到大洋彼岸来吗?

其实回顾这场有些变味的科技界春晚,还是能找到许多令人心酸的地方。

老罗已经被下了限制消费令,自述差点是坐慢车来北京参加的发布会;迟到了半个钟头到了现场,还第一时间被人发现这个中年男人竟然已经悄悄秃了顶。

人到中年,欠了几个亿的债到处自嘲要去“卖艺还钱”,的确是不太容易。

再加上自己又确实点儿背,这几年几乎是入哪行哪行黄,锤子手机、电子烟、子弹短信,被人调侃是一年三败北。

尤其是那个他从锤子出来后费了老大劲搞的小野电子烟,还没等野起来就被国家一纸禁令去了大半条命。

今年11月1日下午15:37,罗永浩宣布了“小野”电子烟将于“双11”电商开售;23分钟后的16:00,国家禁止网售电子烟的消息就正式发布。

都到这步田地了,也难怪罗老师会把所有翻盘的希望都押在了这个看起来高大上的Sharklet技术上……用老罗的话说,李姐晚睡(理解万岁)嘛。

话说回来,李姐晚睡归李姐晚睡,但医疗行业毕竟非同小可,是跟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密切相关的重中之重……作为一名文科生的老罗,盲目的在这个自己不了解的领域里寻找救命稻草,这种做法恐怕并不太明智。

改变世界从来都不是一个很容易的事情,想靠用一双慧眼从那些恒河沙数般无人问津的科技发明里捡漏,找到一颗蒙尘的明珠……这种事一般只会在传奇故事里发生,而不是现实。

每年去潘家园淘古董的人千千万万,其中绝大多数最终还不是去给河北陶瓷厂和塑胶厂们贡献营业额去了。

相关推荐

更多“罗永浩”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