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不到三分之一,施乐凭什么敢恶意收购惠普?

我的极刻 | 一个互联网科技生活新媒体 2019/11/28 04:32

曾经的硅谷招牌, 惠普公司 一度无限辉煌。历经电子仪器、计算器、打印机、个人电脑等阶段,惠普始终屹立不倒,在每一个惠普专注过的领域,它都做到了行业前几名。

如今时过境迁,业绩下滑成为惠普常态,不断地裁员、出售更让公司伤筋动骨。很多媒体甚至大呼“惠普怎么了?靠裁员保生存还能维持多久?”

今天凌晨,惠普发布了今年第四财季财报,本季度净营收增长 0.3%,净利润同比下降 73%,下滑趋势已不可避免。而同样做打印机生意的老牌 IT 公司施乐,也在前一天晚上对惠普发起了恶意收购,作为惠普两次拒绝 335 亿要约收购的回应。

所谓恶意收购,意味着收购公司在不经过被收购方允许的情况下,采取各种攻防策略完成收购行为,并取得控制性股权成为大股东。施乐发动恶意收购,表明其已经不想在与惠普友好商谈,直接砸钱企图将惠普整个吞下。不过,施乐公司全部市值才 82.46 亿美元,远低于惠普的 290 亿美元,三倍市值差距,施乐真的能否实现“蛇吞大象”的壮举吗?

VOL.1

惠普积重难返

惠普公司成立于 1939 年,两个创始人休利特和帕卡德都是硅谷之父弗雷德·特曼的学生。70 年前的那个夏天,两人拿着从弗雷德·特曼那里借的 538 美元,在一间只能存放一辆汽车的车库开始了创业历程。

在漫长的时间里,惠普没有错过任何一个重大计算设备的转型。80 年代开始,惠普进入最辉煌的年代,在各领域都获得巨大的成功,其产品从桌面机到功能强劲的微电脑门类齐全。此外,惠普还成功进入打印机市场。1982 年,惠普就推出它的第一台激光打印机 HP2680,体积有冰箱那么大,售价超过10万美元,带头发动了打印机更新换代的革命。

90 年代,惠普成功实施多元化经营策略,保持了高速成长,不仅登上全球个人电脑厂商排行榜前三位,1998 年在《财富》500强企业排行榜上也已攀升至全美第 14 位和全球第 42 位。就连曾在惠普实习过的乔布斯也说过,“我过去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建立一家像惠普一样同时具有创造力并基业长青的公司。”

可惜,乔布斯话音未落,惠普却开启了漫长的衰退之路。本世纪初,接任的惠普CEO 菲奥莉娜以 250 亿美元巨资收购了江河日下的康柏公司。要知道,世纪之初的美元购买力要比现在强的多,以购买力计算惠普收购的康柏的价格,甚至比它今天的市值还要高。此后十余年,惠普以 139 亿美元收购了 EDS 公司,27 亿美元收购 3Com 公司,12 亿美元收购 Palm 公司。这些收购非但没让惠普业务出现跨越式增长,反而成为公司前进的障碍。

万般无奈之下,惠普停止大规模收购,并于 2015 年正式分拆为惠普与惠与两家公司。然而,拆分之后新的问题出现了,惠普公司的打印耗材业务每况愈下,公司利润逐年下降,只能年年裁员减少支出。

VOL.2

施乐趁火打劫

上个月 4 号,惠普宣布计划未来三年裁员 7000 到 9000 人。然而,华为界对惠普的裁员计划并不看好,高盛将惠普股票定位“卖出”级别,花旗、富国银行预计惠普股价出现动荡。果然,裁员计划公布当天,惠普股价暴跌 9.57%,市值一天蒸发 26 亿美元。

惠普股价的动荡也让施乐找到机会,施乐是家比惠普还要老牌的公司,1906 年它在纽约成立。众所周知,惠普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打印机制造商,而施乐则是世界上最大的复印机制造商,两者业务相似。

相较于惠普的业务模式,施乐公司的业绩受到的冲击要小很多。惠普的打印机业务以“赔钱卖打印机,高价卖墨盒”闻名,墨盒等打印耗材一直是左右惠普业绩的关键。最近几年,打印机的用户数量越来越少,这使得对墨盒的需求也越来越少。同时不少公司开始生产能用在惠普打印机上的墨盒,抢占了惠普公司原有的墨盒市场,这使得惠普的营收收到进一步冲击。

在这种情况下,施乐提出收购惠普,或许会是最佳的时机。前不久,施乐宣布出售其当前部分业务的部分股份,并将从这些交易中获得 25 亿美元现金。此外,施乐还与花旗银行取得共识,花旗银行承诺将借出 200 亿美元,用于收购惠普计划。惠普目前市值 290 亿美元,理论上掌握过半股权便可收购成功,施乐手持 225 亿资金,看上去胜券在握。

当然 ,资本市场的“战争”从来没那么容易,“蛇吞大象”遭到反噬的案例也屡见不鲜。最出名的是十年前保时捷恶意收购大众,经过三年半拉扯最终反遭大众反收购。如今,施乐收购惠普的好戏才刚刚开始,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相关推荐

更多“惠普”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