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我太难了!

柴狗夫斯基 | 世界很复杂,我们用简单的方式告 2019/11/01 12:00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在《三国演义》的第七十八回:“治风疾神医身死,传遗命奸雄命终”中,除去我们的大汉征西将军曹操酱因为找华佗医闹而玩脱之外,还记载着另外一件让人印象深刻的事情。

当时坐领江东的碧眼儿孙权给曹操寄来了一封密信,在信中孙十万不但卑微地自称为“大魏吴王”,还试图怂恿曹丞相称帝。

可惜,这种招数却被曹操一眼识破,“操观毕,大笑,出示群臣曰:‘是儿欲使吾居炉火上耶?’”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如果说这段千年前的旧事,放在当时两大势力争霸的大背景下,只是一波正常操作的话。

那么在前不久发生的,部分媒体急不可耐地去给谈方琳小姑娘戴“神童”高帽的捧杀行为,里面充斥着的就是满溢而出的恶意了。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日前随着世界第二届顶尖科学家大会在上海的召开,一条内容为【#15岁女生参加世界顶尖科学家大会#,是现场最年轻科学家[跪了]】的微博以及相关文章也开始在网络上疯狂刷屏。

文中开门见山就给读者介绍起一位名为谈方琳的高一女生,声称她因为一项名为“斐波那契数列与贝祖数的估计”的研究成果,令其成功以“青少年科学家”的身份受邀参加大会。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啧啧,以高一学生的身份就能做出这样光看名字就让人不明觉厉的研究成果,看来又是一名少年神童。

也难怪吃瓜群众们在高赞牛逼666之余,还会忍不住转发给自己的亲戚朋友,意图让自己同样还在读高中的那些堂弟表妹们,有机会感受一下什么叫“别人家孩子”的风暴洗礼。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某媒体文章下的评论区)

很快,大量的各色自媒体也开始嗅着流量的香气赶到战场,无数关于这名小小科学家的稿件在一夜之间铺满了整个中文互联网。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可古话说得好,夜路走多了总能碰到鬼……呸说错了,应该是牛皮吹大了总能碰到几个识货的。

好巧不巧的,在中国恰好就存在着这么一个“常春藤满地走,985不如狗”、江湖人称“中华小智库”的顶级高端论坛——某乎。

秉承着“这个世界上不能有比我们更会装逼的人存在”精神(大雾,划掉)

应该是持着“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的某乎精神,他们很快就扒出来这名小姑娘的“研究成果”,其实只是上个世纪就被证明过了的裴蜀定理。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图源 知乎用户)

甚至连小姑娘之所以能够参会,大概率只是被她那位拿着国务院津贴的长江教授、博士生导师的父亲,带过去见见世面的“内幕”都一同扒了出来。

你说这闹不闹心。

人家说不定本来就是带着闺女去旁听,顺便认识下业内大牛。

结果因为人姑娘在现场年纪最小,就被某些天天做梦都想搞个大新闻的记者盯上,跟捡着宝似的上去一顿狂吹,把姑娘自己都吹了个五迷三道。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图源知乎某匿名用户)

结果最后牛皮吹破了,小姑娘莫名其妙遭了顿无妄之灾。

至于那群记者和媒体,却早就把流量赚了个盆满钵满,拍拍屁股溜之大吉了。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其实这种“唯流量论”的记者与媒体在今天并不罕见,可一方面本次领头“带节奏”的不是什么野鸡自媒体,而是某些更具权威的媒体;

另一方面,这种现象也反映出,现在许多媒体对于自己胡乱报道可能造成的后果没有基本概念,同时也极度缺乏责任心。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作为本次事件主角的谈方琳小朋友,也许并没有那些文章中吹得那么“神童”,但应该也比普通人要强上不少,未来的前途也是大有可为。

可我们要是假设一下,如果本次事件并没有得到业内人士的揭穿,在这些媒体有意无意的推动下,谈方琳同学要是就此真的被人安上了一个“神童”的帽子,可能会对她的人生产生什么影响呢?

这个问题也许可以通过参考一下,曾经国内那些著名“神童”的人生,来得出答案。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上个世纪70年代,正是我国社会追捧“少年天才”的神童热抵达高潮的时间。

当时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专门开设了一个少年班,其中就有着三名享誉全国的“神童”——谢彦波、干政、宁铂。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这三位“神童”最直观的特点,就在于他们考上大学的年纪一个更比一个小。

神童干政,安徽庐江县人,12岁考上中国科技大学,16岁时在全国物理赴美研究生考试中获得第二名,进入普林斯顿大学;

神童谢彦波,湖南人,11岁考上中科大,15岁到了科学院理论物理所读硕士,18岁就去读了博士;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少年谢彦波)

神童宁铂,江西赣州人,13岁入读中科大少年班,因为一场与国家副总理的围棋较量而被世人所知,并被民间封为“第一神童”。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13岁的宁铂)

在当时,所有人都以一种堪称疯狂的热情追捧着这三位“未来必定前途无量”的传奇少年。

随着这种堪称狂热的崇拜气氛日渐浓郁,后来中科大的某个葡萄架突然一夜而红,无数游客都拖家带口地蜂拥到那个葡萄架下合影留念,希望能让自家孩子沾沾“仙气”。

而原因,竟然只是因为某个报社刊登出了一张宁铂在那个葡萄架下读书的照片。

用现在的话说,宁铂只要带这本书往哪一杵拍张照,就能把那变成一个国民级的热门网红打卡点。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好景不长,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经被全国十几亿人民寄予厚望的三位神童,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出现问题。

第一个拉胯的,是在18岁就硕士毕业,之后又跟随中科院副院长周光召院士研读博士的谢彦波。

曾经世人都看好他能在20岁前获得博士学位,结果他却因为始终无法处理与导师的关系而无法毕业。


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去美国继续攻读博士学位。


一开始人们都觉得谢彦波这次是因祸得福,因为他来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之后竟然在阴差阳错下,获得了让诺奖得主安德森教授作为其博士导师的机会。


超出所有人预料的是,在几年之后同样的问题再次发生。


自小就被众星捧月的谢彦波,在人际关系处理上实在过于傲气,以致于在当时谢彦波与导师不睦的事情,几乎成为了整个普林斯顿大学华人留学生圈子里一个公开的秘密。


随着之后轰动世界的“北大留学生枪杀导师”事件,各方都开始警惕谢彦波与其导师的关系。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1991年震惊世界的“卢刚事件”)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北大留学生 卢刚)

最终,这位天才少年只能回到祖国,以硕士的身份担任了中科大的物理系讲师。

之后他很快就结了婚,也没有什么积蓄,被单位分了一套楼下总是有人打牌的小房子,过起了自己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淡生活,这位曾经的“未来诺贝尔奖得主”就此结束了自己往日的梦想。

讽刺的是,相比起另外两位神童来说,谢彦波的命运已经算得上幸运。

安徽庐江出来的神童——干政,在硕士毕业后的人生轨迹与谢彦波极度相似。

同样是在硕士毕业后前往普林斯顿大学就读物理博士,同样也因为与导师不合而无法毕业,甚至连最后回国的时间都与谢彦波大差不离。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

分歧点发生在回国之后,干政在接到母校的橄榄枝时选择了拒绝,结果在家赋闲几年后又回心转意想重返中科大时,又被拒绝……当时中科大对于教师的规定刚刚改革,博士文凭成为了必要的硬性指标。

当时摆在干政面前的其实还有第二条路,先返回中科大就读博士学位,毕业后再在母校担任讲师。

但一生都顺风顺水的干政心有不甘,在被中科大拒绝后执意要去社会上闯荡出一番成就,就此消失在大众的视线当中。

之后也曾经有记者试图寻访干政,但最终也只有只鳞片爪的几句消息流出,有人说干政一直没有工作,始终与母亲住在一起相依为命,也有人说干政精神状态不太稳定,隐晦地表示“他可能已经疯了”。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作为曾经的三大神童之首,宁铂倒是和另外两位的人生际遇不大相似……

这位大佬从始至终都只有本科学历,虽然曾陆续参加过三次研究生考试,但次次都是以弃考作为结局。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显而易见,作为一名“神童”,宁铂无法容忍自己在一场与“凡人”的同台竞技中落败,放到研究生考试上,就是他不希望看到有人能在分数上超越他。

说句诛心之言,如果只是比其他人在分数上高上一星半点,而不是以碾压之势超越其他人,可能都无法让宁铂达到他心中对自己的预期。


宁铂的同学周逸峰曾经对这种现象说过一句话:“进(中科大)少年班,在当时来看是一件很荣耀的事,一个人在这种荣誉感之后,如果用得好是一种动力,用不好它就是一种压力。


在2003年,曾经是国人目光焦点的宁铂决定出家为僧,就此开始自己青灯古佛的人生。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3月曾有媒体报道,已经清修15年之久的宁铂似乎已经还俗,现如今正在从事心理咨询行业。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追捧“神童”的癖好,而媒体们往往也就投其所好,但凡是看到个有点灵气的孩子,就恨不得把他描绘成“牛顿下凡、爱因斯坦再世”

可问题是在这样的文章刷屏之后,记者们大可以把流量吃干抹净安心寻找下一位“受害者”,而那些在小小年纪就背上“神童”包袱的孩子们怎么办呢?

以这一次事件中的谈方琳同学为例,她在天资上大概率不会超过干政、谢彦波、宁铂这三位曾经的“国民神童”。

而借助互联网时代资讯的恐怖传播速度,压到谈方琳头顶的舆论关注度,却很可能比那三位先辈身上的更大、更重。

假若小姑娘的人生就此被沉重的“神童偶像包袱”改变,那么谁又该来对此买单呢?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那些媒体吗?

呵,要知道看少年天才长大后失意,再评点两句“少时了了,大未必佳”也是国人一直以来的独特癖好之一。

到那时,媒体和记者们忙着炮制几篇《昔日神童为何泯然众人矣》、《高考状元的陨落》的百万加爆文都来不及,哪有时间管别的。

新知图谱, “神童”:我太难了!

(比方说咪蒙系的“遗作”)

一个“小神童”,都能让他们割出两茬流量,这些媒体记者们的手段啊,确实是让人叹为观止。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