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银行历经三年回归A股:规模增长背后的转型之困

零壹财经 | 独立的新金融知识服务机构 2019/10/22 22:39

10月11日,浙商银行在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一篇“获A股IPO批文”的文章,该行已经通过了中国证监会、发审委审核,获准登陆A股。此后在10月14日,浙商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披露该行将会在A股市场上的发行股数不超过25.5亿股,有效期为核准之日起十二个月内;10月18日,该行通过上交所网下申购电子平台初步询价;10月23日,组织安排网上路演;10月24日,进行网下和网上申购。

至此, 浙江银行有望成为我国第35家A股上市银行,同时也将作为第13家“A+H”上市银行。

浙商银行作为我国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经常被人们误认为是地方性的城商行,本次若能顺利在A股上市,将大幅提升该行的品牌知名度。该行也是唯一一家总部位于浙江的股份制银行,此前在2016年3月30日已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

零壹智库发现, 浙商银行立足浙江,在扶持民营经济、发展小微金融方面,拥有天然的区位优势,近年来加速扩张规模,但同时,也出现不良双升、高管变动以及净利润增速下滑的发展隐忧。

本文将系统梳理浙商银行的上市之路,在股份制银行之中的竞争地位与转型升级难点,为更多谋求A股上市的商业银行与金融从业者给予启迪。

一、谋求A股之路: 历经三年,力争第9家内地上市股份行

鉴于我国内地对于A股上市企业的资质审核时间长、要求高,因此大多数商业银行近年来优先选择H股,再谋求“回A之路”。 目前,一批已经完成港股上市的内地银行也在积极筹备回归A股,包括邮储银行、重庆银行与广州农商行等,原因在于香港市场对内地银行股的认可度不高、估值偏低,回归A股后能够获得更好的市盈率和流通性。 本次浙商银行若能顺利实现A股上市,将成为继2010年8月光大银行之后的第9家内地上市股份制商业银行,从而提升该行在业界的市场竞争力。

1.浙商银行“回A之路”发展历程

回顾浙商银行的上市历程,也遵循了这一运作原理, 该行首先在2016年3月30日实现H股上市,此后从2017-2019连续三年内,持续推进下表所示的A股上市申报进程。

表 1:浙商银行2017-2019年申请A股上市的发展历程

新知图谱, 浙商银行历经三年回归A股:规模增长背后的转型之困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零壹智库整理

2.浙商银行将成为A股上市的第9家股份制银行

从我国商业银行的A股上市时间来看, 目前已完成上市的共有8家股份制银行,其中最后获批的股份制银行是光大银行,在2010年8月实现A股上市。 此后在2011年-2016年,未曾有一家银行成功上市,2016年下半年至今在A股上市的均为中小银行。 本次浙商银行回归A股后,还有3家股份制银行既没有在A股、也没有在H股上市,即广发银行、恒丰银行与渤海银行。

表 2:我国A股上市的8家股份制商业银行

新知图谱, 浙商银行历经三年回归A股:规模增长背后的转型之困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此外,零壹智库通过梳理浙商银行H股IPO的主要投资方,发现 该行2016年3月末H股上市之前,就已经在招股书中披露要引入的5名基石投资者。 其中,包含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香港)公司,投资3000万美元而成为浙商银行的基石投资者,有利于该行进一步拓展小微客群市场,并加速互联网转型速度。

表 3:浙商银行H股IPO的5名基石投资者认购金额(2016年3月末)

新知图谱, 浙商银行历经三年回归A股:规模增长背后的转型之困

资料来源:浙商银行招股说明书

然而,我们注意到,此前港媒财华社在2017年3月份报道,蚂蚁金服已经卖出所持有的浙商银行股份,并且是亏本卖出(3.96元买入、3.95元卖出)。 市场报道称, 蚂蚁金服仅持有浙商银行股份一年时间,就进行全部抛售,主要原因在于两者同属于浙江系企业,在浙商银行H股IPO之初进行友情支持。 持股一年后,蚂蚁金服处于盈利和自身金融生态圈布局,将浙商银行股份全部抛售。

此后,两者仍有广泛的业务合作,目前阿里系已拥有互联网银行——网商银行,总部同样坐落于浙江省,但由于采用纯线上运营的方式,需要更多的线下传统金融机构作为合作伙伴,本次浙商银行回归A股之后,两者更能发挥出优势互补、完善金融生态圈的优势。

二、转型升级之困:规模扩张难掩净利润与不良风险问题

浙商银行从2016年3月末H股上市开始,就在不断摸索着转型升级的发展方向,近年来该行的发展规模呈现出飞速扩张态势。然而,零壹智库发现 随着浙商银行业务规模的提升,净利润增速出现了明显下滑,同时不良率在2019年上半年也有所提升。 下面我们将分别从规模扩张、盈利能力与不良资产等三个维度,系统观察浙商银行在转型升级中面临的发展困境与潜在风险问题。

1.规模迅速扩张:贷款总额增幅第二,总资产快速扩张

我们将已上市的9家股份制银行进行纵向对比,选取贷款总额与总资产两项指标,发现尽管浙商银行在绝对值上均处于末尾,但在同比增速上已经超越了其他股份制银行。尤其是在贷款总额方面, 2019年上半年浙商银行实现了同比增长16.86%,这一增速仅次于兴业银行的21.53%,由此可见该行的信贷扩张速度非常快。

表 4:2018-2019年上半年我国上市的9家股份制银行贷款总额与总资产(单位:亿元、%)

新知图谱, 浙商银行历经三年回归A股:规模增长背后的转型之困

资料来源:上市银行财报,零壹智库

说明:由于上市股份制银行整体的信贷业务规模扩张速度较快,因此上表选取2019年上半年贷款增速这一指标,进行降序排序。

同时,浙商银行在总资产规模方面,实现同比增速6.44%,在9家上市股份制银行中的排名为倒数第二。但仅观察2019年上半年的同比增速,并不能完整展现该行近年来的总资产扩张情况,因此我们翻阅了2014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连续5年半时间的财报。

统计数据显示, 浙商银行的总资产从2014年的6699.57亿元增长至2019年上半年的17372.69亿元,增幅达到1.59倍。 鉴于浙商银行成立于2004年,因此它在股份制银行之中的总资产规模基数较小,近年来持续加快信贷投放力度,发展速度较快。

图 1:2014-2019年上半年浙商银行总资产与贷款总额(单位:亿元)

新知图谱, 浙商银行历经三年回归A股:规模增长背后的转型之困

资料来源:浙商银行财报,零壹智库

2.净利润表现:2017年起同比增速出现明显下滑

观察浙商银行在2014-2019年上半年的总营收与净利润两项指标,我们发现2015年、2016年的同比增速达到峰值,与该行快速扩张贷款规模、提升利润空间这一因素密切关联。然而,该行2016年在H股上市之后,2017年浙商银行的同比增速回落至个位数,值得业界重点关注。

此后 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总营收与净利润同比增速逐步提升,但增速未能再达到2015、2016年同期水平,这与国内经济下行、贷款逾期率整体提升的宏观环境有关。 从长期发展角度来看,浙商银行面临一定的净利润增长隐忧,面对目前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不能仅靠规模扩张来盈利水平,更应关注自身的资产质量,寻求规模与风控之间的平衡点。

图 2:2014-2019年上半年浙商银行总营收与净利润变化(单位:亿元、%)

新知图谱, 浙商银行历经三年回归A股:规模增长背后的转型之困

资料来源:浙商银行财报,零壹智库

说明:2019年上半年,浙商银行的总营收入与净利润同比增长比率,分别与2018年上半年同期数据进行比较得出。

3.逾期坏账增多:不良贷款率攀升,仍处于股份制银行较低点

浙商银行最新披露的财报显示, 截至2019年上半年,该行不良资产余额为127.85亿元,不良率为1.37%。 与2018年末的不良率1.2%相比,攀升了0.17个百分点,该行在信贷规模飞速扩张的同时,也面临着严峻的贷款逾期增多风险。

图 3:2014-2019年上半年浙商银行总资产与贷款总额(单位:亿元、%)

新知图谱, 浙商银行历经三年回归A股:规模增长背后的转型之困

资料来源:浙商银行财报,零壹智库

此外,将该行不良率与其他8家A股上市的股份制银行进行对比,我们发现 尽管浙商银行的不良率呈现攀升态势,但在股份制银行之中处于较低水平。

表 5:我国上市的9家股份制银行不良率排名情况(按降序排序)

新知图谱, 浙商银行历经三年回归A股:规模增长背后的转型之困

资料来源:上市银行2019年上半年财报,零壹智库

三、内控管理之痛:高管频繁变动与“天价罚单”引发热议

寻求业绩增长与风险合规两者之间的平衡点,是摆在每家银行面前的一大难题。回顾浙商银行近两、三年的发展历程,我们发现高层人事变动比较频繁,同时违规操作而引发的罚单数量不断增多,可见该行逐渐暴露出来的内部管理不到位问题。

从人事变动来看, 浙商银行在2018年一年之内,出现了多次“人事动荡”。

2018年3月份,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叶建清赴任温州银行任董事长;2018年4月18日,浙商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原行长刘晓春离任,辞去了执行董事、副董事长兼行长等职位,同时宣布原副行长徐仁艳担任行长;2018年12月17日,浙商银行对外发布了《关于张长弓职务解聘的通知》,其中披露了该行副行长张长弓向董事会提出辞职,并获得解聘回复。

统计发现,浙商银行从2017年总营收与净利润的同比增长下滑至个位数之后,相继暴出了多起“踩雷”事件,涉及乐视、盾安等危机公司以及P2P托管等高风险项目。同时,从银保监会公布的罚单来看, 2018年11月9日,浙商银行收到了该行自成立以来的最大一笔罚单,高达5550万元, 违规问题包括七项理财违规行为:

(1)投资同业理财产品未尽职审查;(2)为客户缴交土地出让金提供理财资金融资;(3)投资非保本理财产品违规接受回购承诺;(4)理财产品销售文本使用误导性语言;(5)个人理财资金违规投资;(6)理财产品相互交易,业务风险隔离不到位;(7)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

据零壹智库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2019年8月底,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浙商银行收到的罚单总金额为7310万元。其中,2018年11月因理财违规事件而处罚的5550万元,在总罚单金额中的比重达到75.92%。

进入2019年以来,浙商银行总共接到了4笔银保监会开出的罚单,集中在6-8月份,问题包括违规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国内信用证、贷后管理不尽职、房地产授信业务管理不审慎以及个别信托产品销售过程未录音录像等。

图 4:2016-2019年8月底浙商银行接收的罚单金额统计(单位:万元)

新知图谱, 浙商银行历经三年回归A股:规模增长背后的转型之困

资料来源:银保监会,零壹智库

四、小结

浙商银行“回A之路”从2017年申请开始,经历了近三年的坎坷历程,本次若能成功通过A股上市审批,该行将成为第13家“A+H”上市银行,同时也是第9家A股上市的股份制银行。 作为唯一一家总部位于浙江省的股份制银行, 浙商银行 在扶持民营经济、发展小微金融方面,拥有天然的区位优势,符合国家普惠金融的政策导向。

但我们也注意到, 浙商银行近年来不断扩张业务规模,尤其是H股上市之后,先后出现净利润增速降至个位数、不良率提升、高管频繁变动以及原银监会开出“天额罚单”等问题,这些风险问题也值得业界警示,严防违规风险对于一家银行品牌形象带来的负面影响。

相关推荐

更多“A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