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实现数字货币目标仍需新的体系建设

拾里郎财讯 | 专注于项目一站式孵化! 2019/10/21 23:17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透露,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已取得积极进展,但未就何时正式推出设立时间表。易纲表示,需要将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结合起来。数字货币的目标是取代一部分M0,不是替代M1或M2。同时数字货币将来的框架是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双层运行体系,不改变现在的货币投放路径和体系,这样就充分调动了市场的积极性。另外,央行会坚持中心化管理,在研发工作上不预设技术路线,可以在市场上公平竞争选优,既可以考虑区块链技术,也可采取在现有的电子支付基础上演变出来的新技术,充分调动市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央行也设立了和市场机构激励相容的机制。易纲也强调了风险防范,特别是数字货币如果跨境使用,这里面还有反洗钱、反恐融资、反避税天堂和“知道你的客户”等一系列的监管要求。

易纲行长的谈话,对中国数字货币的发展提出了作为央行的构想。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将是基于国家信用、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与 比特币 等“虚拟货币”有着本质区别,也不同于Libra等用于支付和结算的数字货币。央行推出数字货币,既不是当下流行的电子钱包或网上支付,也不是取代现有的人民币体系,而是一种数字化的人民币现金,以取代M0,而不是取代M1或M2。同时,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并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延续现有中央银行和商业机构分工协作提供现金服务的运营架构。对于这一数字货币的构想,安邦咨询(ANBOUND)的研究人员认为,总体上看,这一构想要比世界上那些野心勃勃的数字货币更为现实。虽然想法是有了,方向也有了,但还缺乏一个可验证的、具有现实性的宏观货币银行方面的概念和架构。这是央行的数字货币诞生所面临的挑战和任务。

新知图谱, 央行实现数字货币目标仍需新的体系建设

从货币发行的角度,以数字货币代替M0替换现金发行实际上在当前移动支付越来越发达、现钞使用越来越减少的情况下,已经正在成为中国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只不过现在的现金流通仍然是通过银行体系的电子账户来实现,数字货币的发行只不过是改变了现钞发行的形式。因此,央行提出数字货币的发展和电子支付工具发展相结合也就具有现实意义。实际上,从对网络电子支付的监管加强中,可以看出,央行对支付机构的结算和清算已经纳入了监管的范围,这对数字货币作为结算工具和汇兑工具而言,没有太大的制度障碍,也已经反映出央行考虑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相结合的思路。

不过,央行提出数字货币不是替代M1或M2,恐怕面临一些问题。数字货币究竟是“替代”,还是“放大”,还是“转移”到M2,将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现在的货币体系中,现钞进入储蓄并没有障碍,如果为数字货币进入储蓄账户设置隔离,则数字货币的流动将受到限制,至少需要转换成人民币现钞再进入储蓄账户。商业银行的账户设置需要改变,或者为数字货币单独设置账户,这也就失去了货币数字化的便捷性。这一点能否通过技术来实现、能否成功实践,今后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新知图谱, 央行实现数字货币目标仍需新的体系建设

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延续现有中央银行和商业机构分工协作提供现金服务的运营架构。这意味着新的数字货币体系虽然看似“旧瓶装新酒”,但实际上在从实体货币向数字货币转变的过程中,在现有的现金流通体系之外,需要为数字货币单独构建额外的流通体系。或者只能是央行现金发行需要完全的数字化才能实现。

需要指出的是,央行建立双层架构,设立了和市场机构激励相容的机制,并不意味着现有的 比特币 、以太币等市场虚拟货币的合法化,央行更希望持牌的商业银行或金融机构以人民币为基础开发数字货币,而不是以算法或其它方式开发所谓的虚拟货币。从现在国际上的FACEBOOK推动的Libra以及跨国金融机构开发数字货币的进展来看,中资机构在这方面还有差距。那么,如何建立新的数字货币框架体系成为推动金融机构开发数字货币、跟上国际数字货币发展步伐的当务之急。

虽然央行强调数字货币的投放并不改变现有的货币投放路径和体系,但实际上,数字货币的发展还缺乏一个可验证的、具有现实性的宏观货币银行方面的概念和架构。央行仍然需要构建新的数字体系,才能实现其发展思路。


相关推荐

更多“央行实现数字货币”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