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好望观察 | 聚焦非洲新商业、新机遇 2019/10/18 22:11

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钱包(如M-Pesa)的普及,数字借贷(现金贷)在肯尼亚的渗透率不断上升。他们以APP的方式,帮助借款人支付食品、房租和基本生活必需品,并为其企业提供流动资金。好望观察认为, 数字借贷(现金贷)在客观上成为推动肯尼亚乃至东非地区普惠金融发展的重要力量之一。

与此同时,好望观察注意到,多家聚焦东非地区尤其是肯尼亚市场的数字借贷企业发展壮大并获得了多轮巨额融资,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Tala和Branch就是典型。肯尼亚最大电信运营商Safaricom旗下的M-Shwari等数字借贷产品也为公司创造了大量利润。 肯尼亚央行的调研显示,数字借贷已经占肯尼亚金融服务市场8%的份额,处于历史最高点。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上图为一家肯尼亚现金贷APP的广告

然而,好望观察发现,在取得有目共睹成果的同时,在社会背景、用户消费习惯、法律和监管环境、企业追逐利润的多重因素作用下,该行业长期积累下来的问题日渐发酵,引发了肯尼亚社会、监管机构乃至谷歌的高度关注和广泛讨论。可以说, 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正在经历“七年之痒”。

为了掀开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神秘的面纱,向业界透彻展示该行业的发展历程、现状、问题及趋势,好望观察耗时三个月对其进行了深入的实地调研,并收集整理了大量数据。 本深度报道共分为(上)、(中)、(下)三部分,(上)篇主要展示行业的现状、成绩,(中)篇主要阐述行业的问题和社会反响,(下)篇主要分析谷歌、政府及行业协会的态度、举措和趋势。本系列深度报道合计近1.3万字,含数百行业数据。

银行和运营商主导、欧美企业参与

2019年上半年,全球社会影响力组织SPTF对肯尼亚数字借贷现状进行全面研究。研究表明: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下图显示了过去七年中肯尼亚现金贷产品的上线时间: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可以看出,上述产品可分为两大类:

第一类是银行和运营商的产品 ,如M-shwari、MCo-op cash、KCB M-Pesa、Eazzy loan、Timiza; 第二类是大型Fintech企业的产品 ,如来自美国加州的Tala、Branch以及来自英国的M-Kopa,后者以“按用付费(pay-as-you-go)”方式出售太阳能设备,在东非地区很受欢迎。

统计平台SimilarWeb显示,肯尼亚安卓手机 10大免费APP中有4个是提供贷款的APP。总的来说,2018年肯尼亚至少有49个知名的贷款平台,包括:Safaricom的M-Shwari;FuliZa,他允许M-Pesa客户借钱;Okoa Jahazi,一个为电信运营商Safaricom充话费的产品;等等。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而民间口径统计,在肯尼亚乃至东非地区活跃的现金贷、数字借贷平台超过500家。

2019年上半年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正式的普惠金融——获得金融产品和服务——已经从2006年肯尼亚人口的 27%增加到目前的83% 。移动支付打通后,下一步则是实现在线借贷,第一个移动借贷服务是2012年Safaricom推出的,通过M-Pesa的渠道提供服务。

企业经营和消费需求拉动数字借贷产业

在需求侧,银行这种正规贷款机构,有大量无法满足的贷款的需求,这给数字借贷平台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2017年,肯尼亚普惠金融组织FSD报告称,大多数肯尼亚数字借款人的贷款用于商业目的,以及满足日常家庭需求,如下图所示。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数据来源:FSDKenya,World Bank

对借款人有长期意义和价值的,包括企业用途、学费和医疗,而用于当下消费娱乐目的的贷款则无助于借款人自身价值的提升。对于后者,如果是救急性质的也罢,若是对此形成依赖乃至把债务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则用户会陷入深深的 债务泥潭 中。

大城市是核心市场

下图显示了肯尼亚各地区的数字借款渗透率(%,18岁以上有手机的人):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数据来源:FSD Kenya

如图所示,肯尼亚数字借款人主要聚集在大城市,如首都内罗毕(约500万人口)、港口城市蒙巴萨,以及南裂谷(包括Kajiado、Narok、Bomet和Kericho县);而东北和上东部(包括Garissa、Wajir、Mandera、Marsabit和Isiolo县)是数字借贷不发达地区。

企业主和员工是主要客户

从职业上看,企业主和正式雇员是数字借贷的主要客户,临时工或没有正式工作的人占比逐步降低,而农民用户从2017年以来迅速增加,这或许是受益于手机在农村地区渗透率的提高。下图显示了这四个职业类型的用户占比变化趋势: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数据来源:FSDKenya

小额贷款是主要产品

从金额上看,肯尼亚数字借贷的额度不大,基本上在人民币70-400元这个区间内,只有约10%的贷款超过685元。如下图所示: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数据来源:FSDKenya

这与肯尼亚相对低的人均GDP和收入直接相关,2018年为1,839.031美元。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数据来源:CEICData

上图显示了过去12年肯尼亚人均GDP走势,增速较快但基数较低。另外,根据民间口径,肯尼亚人每月收入400-1000元人民币的居多,上述借款额区间, 大约是普通人一周到一个月的工资水平。 换句话说,如果在中国,就是人民币借款1000-10000元水平左右。

便利性和速度是最大优势

根据2017年的调研,便利性和放款快是数字借贷的最大优势,从下图可以看出,这两项优点各得到71.9%、40.2%成年人用户的认可。其中城市年轻女性用户最认可其便利性,高达83.4%;;城市年轻男性对其认可度相对最低,不过也高达63.9%;这两者的差异值得进一步研究。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数据来源:FSD Kenya

农村年轻男性最认可其放款快的优点,达到50.8%;农村中年男性则对放款速度认可度相对较低,为34.2%。不过后者最认可其利率,而利率认可度最低的是农村年轻女性,仅为4.3%。和便利性、放款速度相比, 用户并不认为隐私、额度和费用是数字借贷的优势。

未受监管 野蛮生长

在肯尼亚,这种科技与不受监管的贷款的结合迅速崛起,或许并不奇怪。自本世纪初以来,肯尼亚一直被吹捧为非洲技术创新的中心,新的Fintech基础设施由此诞生。 通过数字化实现普惠金融是“非洲崛起(AfricaRising)”故事的核心章节 ,该故事将肯尼亚描绘为非洲版硅谷。这个故事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现在东非最大的公司,电信和金融服务提供商Safaricom。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自从进入移动支付领域以来, Safaricom已经扩展成为在线借贷的基础设施。 Safaricom的发展得益于政府,肯尼亚为创新服务提供了一个宽松的监管环境。例如,M-Pesa只收到肯尼亚中央银行的一封“无异议信(Letter of No Objection)”,该信允许Safaricom实质上开展金融业务,但没有对其进行监管。

Tala和Branch在肯尼亚的Google Play商店都有超过100万的安装量。由于只提供贷款但不吸储的机构是不受肯尼亚央行监管的,这些借贷APP内部数据不会公开披露。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一方面行业不受监管,另一方企业逐利本性的释放,尤其是现金贷公司固有的模式和特点,在过去七年中逐渐造成了各种社会问题。 这些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日渐发酵,引发了社会、监管机构和谷歌的高度重视,还激起社会舆论的抨击。

在(中)篇中,我们将深入到肯尼亚当地用户的生活中,倾听他们的故事和困扰。

新知图谱, 深度:肯尼亚数字借贷行业观察(上): 野蛮生长、优势明显

相关推荐

更多“普惠金融”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