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凉凉背后,巨头的天价版权之战”

知信律师事务所 | 懂法律,更懂商业 2019/10/16 11:45

2019年10月5日达雷尔 ·莫雷(现任NBA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在其推特上发布了一张图片,内容是“为自由而战,和香港在一起”,从字面的意思可以看出他的表达是与香港站在一起。立即遭到中国球迷的炮轰,许多中国球迷去NBA投诉,要求莫雷辞职。迫不得已删除照片,并迅速更新了一张“东京已醒”的照片。

随后,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向火箭队提出严正交涉。中国篮协、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体育频道相继宣布暂停与该俱乐部的交流合作、转播等事宜。除此之外,休斯敦火箭队在中国的多家赞助商纷纷发表官方声明,宣布暂停或终止与火箭队的相关合作。其中腾讯作为“NBA中国数字媒体独家官方合作伙伴”至2025年,预计5年内合同金额为15亿美元。

新知图谱, “NBA凉凉背后,巨头的天价版权之战”

风险一 不当言论

体育赛事版权属于知识产权,众所周知,知识产权不像普通商品一样看得见摸得着,具有无形性,其价值也具有不稳定性。譬如,在一个IP大热的时候,其正向注意力价值持续走高,此时授权费会比普通时期高出数倍数十倍甚至更高。

IP持有方的言论,尤其是IP持有方负责人的言论,对IP的价值有直接影响,就此次事件来说,莫雷的不当言论,对于NBA赛事转播权的最终买单者----中国粉丝来说,具有的是负向注意力。

国家主权不容侵犯,球迷陆续宣布不看NBA,许多企业也公开发表声明,宣布停止和NBA合作,而腾讯也在第一时间宣布停播NBA,放弃15亿美元的合同。

不仅如此,腾讯在2019年10月9日的当天,主动退还所有开通腾讯体育会员会员费,主动买单。

腾讯是否能以莫雷的不当言论主张解除合同,减少损失?商业合同中一定会约定合同解除条款。

新知图谱, “NBA凉凉背后,巨头的天价版权之战”

依据我国的法律,解除合同可以基于约定解除或法定解除,法定解除条件法律规定了几种情形。

《合同法》第九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然而,关于不当言论的情形,通常不能作为不可抗力。

剩下的就是看约定解除了,关于不当言论的约定解除,在娱乐圈也较为常见。

近些年,娱乐圈爆出艺人的不良言论或行为,例如某些艺人的“台独”言论、嫖娼行为,导致影视作品的制片方或者代言的广告方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因此,为避免损失,经纪公司通常会在合约中约定相应的解除违约条款,对艺人的言行做出约束。此次莫雷不当言论时间,腾讯能否以此解约减少损失,需要看腾讯在合同中关于此情形是否做出明确约定。

1

风险二 赛事“信号盗播”

抛开此次不当言论带来的商业影响来说,腾讯斥巨资买下NBA赛事的网络转播权,买了金矿也不代表就万事大吉。在赛事直播这片土地上,有个常见的风险,就是盗播信号。

而且赛事直播信号盗播这种侵权行为,在司法实践中,是很令人头疼的。因为,现阶段体育赛事网络转播权,严格意义上来说,还不是“版权”,是许可被授权人传播的一项权利,更符合邻接权的特征。

体育赛事的“作品”和“制品”之争,一字之差,法律赋予的权利大不相同。通过著作权维权的前提是赛事节目本身构成作品。

众所周知,单纯的竞技性赛事,比如跑步、铅球等体育比赛,比赛的过程缺少多变性,剪辑处理受限性高,缺乏构成作品的基本独创性。

但娱乐性赛事,如足球、篮球等,仍具备一定的可版权性,并且针对体育赛事的直播节目,往往经过精心的设计、布局,以及剪辑等技术处理,仍然有可能构成作品。对于达不到作品要求的,就落入制品的范畴。

新知图谱, “NBA凉凉背后,巨头的天价版权之战”

对于构成录音录像制品的,可以受到邻接权的保护。尽管如此,对于侵权人采取盗取直播信号的实况转播模式侵权,无论权利人是以构成“作品”前提下的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还是以作为“制品”的录像制作者权、广播组织者权主张权利,囿于我国目前的立法规定与体育比赛直播领域的网络化、专业化发展的矛盾,维权艰难。

在“新浪诉天盈九州”的侵权案件中,法院严守作品的独创性高度,坚持著作权法内在的分工体系,否定了涉案赛事节目构成电影作品。

就广播组织权主张,同样在法律理论上被认为不适用此种情形下的侵权行为,因为无论是Trips协议还是我国著作权法,没有赋予广播组织权就信息网络传播播出节目的情形。

在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出台前,相关的权利人可以考虑适用不正当竞争法寻求救济,在前述案件当中,法院也对该救济方法做出相关出路指引。

相关推荐

更多“NBA”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