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摔杯”控诉被踢出当当 夫妻分歧实为方向之争

浑水冷星 2019/10/13 12:30

新知图谱, 李国庆“摔杯”控诉被踢出当当 夫妻分歧实为方向之争

新知图谱, 李国庆“摔杯”控诉被踢出当当 夫妻分歧实为方向之争

互联网先锋怎么就成了祥林嫂。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陈默)讯, 曾经的明星、原当当CEO李国庆越来越像一位行为艺术家了。

近日,在访谈节目《进击的梦想家》采访现场,他谈到被妻子俞渝“逼宫”的话题时,他突然激动地摔了杯子,把主持人都吓了一跳。

于是,“李国庆摔杯一怒为俞渝”在不少人的朋友圈刷了屏。但刷屏之后,很多人也不由得要问,一对夫妻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

如果熟悉当当这家公司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他们二人的分歧由来已久,其背后更演变为在公司战略决策上的两个方向之争。

这种战略方向很难融合,最终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输的那一方只能遗憾出局。

李国庆“被出局”三部曲


当当起步于1999年,是中国最早创业成功的那一批互联网公司之一。

但20年后的今天,它早已淡出了公众视野,成为“古老传说”的一部分,反倒是离开了当当的李国庆,时不时以“网红”的方式吸引外界目光,随后又很快散去。

李国庆在上述节目中这样描述自己被老婆俞渝踢出局的三步曲:先是股权变更,随后逼走副总,最后用逼宫信彻底将自己赶出当当。他还说起往事,当当董事会曾有两次决定把俞渝踢走,但是他自己心软了没做。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李国庆今年2月宣布离开当当,转向区块链。不过,他表示离开完全是因为妻子俞渝“逼宫”,虽然公司管理层为李国庆保留职务及相关待遇。

李国庆称,自己离开先是“禅让”,李国庆拿着6000万资金和14%的流量组建新当当,新当当进行实体书店、自出版等业务。而俞渝管理大当当,这就用了四年半的时间。

一年半以前,新当当业务还算不错,这时候,俞渝让他不用管新业务了,别给他们“添乱”。

由于当当是“夫妻店”,因此李国庆和俞渝就进行了相关的股权转让。

李国庆说:“现在我知道怎么踢了,三部曲!第一部,她先把我们俩那股东名字她那部分股份逐渐变成她的,这样她就成了第一大股东,我占27%,她占61%。”

主持人问李国庆,你答应了?李国庆坦言:“我们家是这样,俞渝让我签什么字,只要俞渝签了,我都签。所以她签了一个把我给卖了的协议,我也签,我都没看。这是第一步,因为我想,反正我们还是一家子嘛。一旦打离婚,财产不二一添作五嘛,她说我多少比例怎么都行。”

随后,俞渝将李国庆一手带起来的六个副总逼走,一年时间内辞职了五个。“要想把我踢出去,光俞渝还不够,还要带上现在的管理层,说‘我们不喜欢你’,给我写了一封‘逼宫信’,就把我踢出去了。要是原来那些副总在,肯定不会写这‘逼宫信’。这样表明她得到了管理层支持。我一想,现在你都得到管理层的支持了,那你说我还来这干嘛呢。缴枪吧,就这样被踢了。”

二人分歧实为方向战略之争


事实上,李国庆描述的他被踢出当当的过程历时很长,并不是一两年内能完成的,而这个过程伴随的,也正是当当这家公司在发展过程中的摇摆与每个关键节点的选择。

当当网从成立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是“夫妻店”模式,尽管当事人不承认,但李国庆和俞渝一直坐镇一线、相互制衡却是不争的事实。

二人拥有相近的话语权,但当二人意见不统一时,这也使得当当开始在战略上摇摆,从而在很多黄金发展时期错失机会。尽管在最初的发展阶段,有些错误是夫妻二人共同犯下的。

2005年,当当网全年销售4.4亿元,而当年的京东商城销售额仅3000万元。当时当当网还陆续被亚马逊、百度和腾讯看上,但每一次都被当当拒绝了。

随后,京东开始了烧钱抢用户的阶段,而当当明显更重视中短期利润。

2010年10月,京东宣布以每本书比竞争对手便宜20%的代价进入网上图书市场,当时李国庆立刻回击道:“图书总共就这300亿的市场,你跟我争个什么劲,既没有战略,又不懂事。”

李国庆当时的态度是,无法赢利的销售额毫无意义。

马云曾评论李国庆夫妇,守着一个全国性的物流网络,却只做图书这种微利产品,这简直是“傻干”。

如今,京东市值已高达400多亿美元,而当当网当年退市的时候市值才5亿美元。

2010年当当私有化退市后,在关于当当的前途选择上,李国庆和俞渝的矛盾日益凸显。

当时有很多人认为,当当从美股退市或许是为了重回A股市场,以获得更高的估值,但在其行业地位每况愈下之后,这种可能性已经变得微乎其微。于是,当当一度把目光转向了出售公司。

去年3月海航旗下公司曾经对当当发起收购,但最终未能成行。当时坊间有传闻称,李国庆更希望让当当独立IPO,而俞渝更想卖掉公司。

据说,在海航系发布拟收购当当的公告前,李国庆还发过一条朋友圈:

“所谓的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回家过几天想想还得买枪……”

如今,当当已经只留下一位“话事人”俞渝,再遇上什么关键抉择时,应该不会再有掣肘。

当当网也从去年初开始了一系列组织架构与人员调整。现有业务板块包括数字业务(含电子书、听书)、网络文学、按需印刷、总代理、文创(含文具、艺术品、工艺品/手工艺品);自出版、实体书店;影业和小品牌等。

从上述业务板块看,当当仍然聚焦于图书相关业务,在中国电商行业的地位越发边缘化。

这或许也是俞渝的初心。

在亚布力论坛2018夏季高峰会上,俞渝曾谈到她的“初心”:“当当和我,要用商业的力量,去引领全民阅读……所以我觉得既然我是一个深度阅读和知识改变命运的受益者,那我应该把我这种经历和当当的商业力量用好,去推广这种全民的深度阅读。”

新知图谱, 李国庆“摔杯”控诉被踢出当当 夫妻分歧实为方向之争

浑水冷星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