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千载“幻”如斯

科记汇 2019/10/13 12:20

呼延世刚的绘画作品被世人称为“幻象画”,不管这种命名是否准确,至少可以说明它的不易理解。

我是抱着试图明确理解的目的走进其画作的,然而我失败了,我非但未能尽快撩开其神秘的面纱,反而一下子被其车撃倒,并被拒之门外。

这是为什么呢?

老子说:“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老子》二十章)。老子所讲的“象”、“物”、“精”、“信”,或许正是其画作的玄妙所在。

原来,呼延世刚并未打算向人明言什么,而只是暗示什么,或者连暗示都没有,或者他最初都不知道些什么,而最后一笔又不知落在何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也。

于是,我强迫自己与其画作拉开了距离。我终于发现,作为一位满脑子易、道、儒、佛思想的画家,他几乎是站在地球之外,站在宇宙时空的某一个坐标点,向着星天云空和历史深处信手抹了那么几笔。这一抹,就是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创造了俯仰宇宙、亦真亦幻的时空境界,其“象”其“物”皆恍兮惚兮”,精宏兼备,诚如《易经》所云:“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一位能站在地球之外观象的画家,其作品当然不可能分出上下左右和东西南北。只要我们放弃固有的惰性思维和僵化观念来看其画作,无论从哪一个视角都可以随便进去——这是一个多么开阔的艺术天地呀!中国画的最深处,原本是一种“哲学”,是“无”,是“无中生有”,是象外之象,物外之物、境外之境,是一种博大的宇宙精神。中国人的宇宙观念是讲整体功能的,澄怀味象,观物悟道,聚散离合,取意甚远。“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只有诉诸想象,才能遍古今,视通万里。“口不能言,有数存焉于其中”(庄子),而且“此难与俗人道也”(张彦远)。总之是可以意会而不可言宣,可以神遇而难以形求。以形取神,得意忘形,这正是中国画的奥妙所在,或许也正是呼延世刚“幻象画”的精髓。

有趣的是,呼延世刚的艺术功底却来自传统文化的底韵,他不仅对油画、而且对水粉、水彩、版画、雕塑、剪纸以及民间佛道艺术都有较广泛的涉及。更可喜的是,他并没有将中国画搞得不中不西,不伦不类,他的画作墨灵魂完全是中国的,只不过他是善于将点和线扩展为里和面,注重阴阳凹凸之变来幻象画作的整体气氛,即通常所说的“大关系”、“大调子”。用墨用色,他似乎不大讲究渲染渗化,总是沉思之后如梦初醒般地甚至是“恶狠狠”地勒上几笔,抹上几块,并辅之以精到的细节。他简直不是在“画”什么,而是“给”什么,是色块墨块的叠加与拼接,宛如花布与图案,简单之极又复杂之极,粗糙之极又精微之极,丑到极处故能美到极处。如此而已,并不神秘。不过,你必须远距离看,借用一个气功术语,要具有“遥视”功能,否则你将一无所获。对他画作的认知会因人而异,即使是同一个读者,今天看和明天看也可能大不相同,如同一道难解的未知数方程。

当然,为了不辜负读者的期望,我不访试举二例加以浅说。如《B大调音域》,所呈现的是视觉与听觉的“通感”效果,是黑红蓝白诸色调的组合与交替,是静与动的流动,方与圆的默契,再说玄乎点,还有进与退,升与降、仰与俯、刚与柔种种节奏与旋律的交替。再如《生命的回忆》,这是一幅非常亲切的杰作。在朦胧的幻象之中,非常明晰地表现了作为“人”的本体元素和生命之源。他把女性人体局部放大并作为美对象,通过红黄蓝白黑“五色”的交融来展示人体的“五行”金木水火土,并对骨筋气血肌,两个表示阴阳爻位的符号已作了既笨拙又巧妙的注释。“人者,其天地之德,阴阳之交,鬼神之会,五行之秀气也。”(《礼记·礼运》)。气化流行,衍生万物,包括日月星辰、山河湖海、草木鱼虫以及作为万物之灵的人。这一切,画家都浓缩在女性人体之上。左右两个圆形乳房演示了阴阳消长以及乾天坤地的离合依存关系。其后,在江河横溢、山海裂变、沙漠漫延、日落月升的瞬间,突现的是一个夸张了的女性生殖器——毋庸所言,这是每个人的生命之门,既朦胧又明晰,既真真实又美丽,既朴素又高贵。是的,如果不是用俗眼观物,谁又能不对伟大的母亲肃然起敬!我佩服呼延世刚的艺术勇气。

新知图谱, 有谁千载“幻”如斯

图1:“钟馗”(古有钟馗捉鬼,今有壮士断腕,一切为了欢笑人间,一切为了红旗召展。人有形,意无尽。把美好留给中华大千。)

新知图谱, 有谁千载“幻”如斯

图2:“道源之源”(玛雅文化是拉丁美洲古代印第安人文命,它的历史大约有万年,而这幅图案就来自这个国土。但是这个土案据史学家考查,它的历史发源地来自中国的“周易”,可见大千世界奥妙无穷。)

新知图谱, 有谁千载“幻”如斯

图3:“圣图”(左青龙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这是二十八星宿整体画卷。而“圣图”则把天文学和唐代敦煌艺术相结合,呈现出带有中国画、砖刻、油画的艺术重彩,真是一个高精尖的探索和遨游。)

新知图谱, 有谁千载“幻”如斯

图4:“生命的回忆”(生命是无法回忆的,谁也无法记得自己如何来到人间。人体小宇宙,宇宙大人体,画家用“周易”易变的原理洞察人与自然的宇宙观,画者将夸张了的生命之门,描绘的如此深邃和高贵,真真叫绝。)

新知图谱, 有谁千载“幻”如斯

图5 “b大调音域平台”(这是关于听觉和视觉的感通。听觉感受音乐的世界,视觉感受世界的音乐。其实都是心灵的畅响,心心相映就是人类朔造美的大平台。)

不过,他对幻象画虽然已探索了数十年,我认为才刚刚开始,因为他一点也不缺乏技巧,而心灵的笔似乎刚刚抵达地球的大气层之表。如能对《易经》之“易”和老庄之“无”有更深的参悟,也许会以简繁、见微知著,创造属于他自己的新的艺术时空境界。后会有期。(文/评论作者:王俭廷)

(本文信息仅供参考,据此投资交易风险自担。)

科记汇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