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荒加剧,美联储“两大水管”齐开,中国如何应对!

景辰 2019/10/13 12:16

现在的世界发展日新月异,科技发展,金融加持。金融和科技是理解世界的最有力工具,如果不能通过金融和科技的视角来认识并理解世界,你终将被高速飞驰的世界所抛弃且不被回忆。

新知图谱, 钱荒加剧,美联储“两大水管”齐开,中国如何应对!

上个月,美国货币市场上的美元流动性突然吃紧,隔夜回购利率曾一度从3%左右飙升至10%,为此美联储紧急祭出2008年金融危机后沉寂了十年的回购工具进行干预,通过接纳合格抵押品投放现金给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以此来缓解其融资压力。

这次回购连续5天大放水:

532亿+750亿+750亿+750亿+658亿

5天撒出去3440亿!

回购是美联储打开的第一个水龙头,这也是美联储十年不遇的大放水。

2008年金融危机前,回购操作是美联储调节流动性的常规做法。 金融危机后,美联储推出数轮量化宽松(QE),致使美元流动性泛滥,商业银行缺乏继续参与美联储回购操作的意愿,美联储的公开市场操作也就停止了。

而此次回购操作重出江湖,美联储打开水龙头再度大放水,也说明了美国钱荒的严峻性!

其实从8月份开始,美国10年期和2年期的国债收益率就开始倒挂,所谓倒挂,就是原本10年期的美元国债收益率本应该比2年期的美元国债收益率高,但是现在就出现了2年期美元债收益率比10年期收益率高了,这种利差释放出的是美国未来经济将会走向衰退的信号。

伴随这种信号,如果美元债收益率继续倒挂,那么未来可能出现三种情况:

1.短端发生规模较大的流动性危机

2.长端利率快速大幅度上行导致股债双杀

3.货币政策不断宽松,短端下行收益率曲线重回陡峭

这三种情况,尤其是第一种将会进一步加速美元流动性紧张,直接导致的就是钱荒!

收益率倒挂如果继续演绎下去,中长期来看,连续降息以及可能的扩表操作会带动短端利率下行,未来收益率曲线或终将回归陡峭。

所以,从市场来看,美元钱荒的情况在进一步加剧,其实美联储内部早就有所感觉和预警,并且也早就开始了一系列的预案,从美联储5月份的人事调动就能略窥一二,只是当时我们的目光都聚焦在贸易摩擦上,忽略了这一重大变化。

2019年5月底,纽约联邦储备市场交易小组负责人西蒙·波特(Simon Potter)突然宣布辞职,与其一同辞职的还有纽约联储金融服务小组负责人理查德·吉纳(Richard Dzina),意味着承担维护美国金融市场稳定的“暴跌保护小组”第一号和第二号重要人物同时离开了联储。

当时市场有传言称,西蒙·波特是被现任纽储主席约翰·威廉姆斯(John C. Williams)炒了鱿鱼的。

西蒙·波特和查德·吉纳均是前任纽储主席威廉·杜德利(William Dudley)的重臣,在而两人辞职公告中,公开了一些两人的信息:

西蒙·波特是于1998年6月加入纽约联储,曾担任纽约联储经济研究部主任和研究与统计小组联席主管,2012年6月成为市场交易小组负责人。 波特在美联储的金融稳定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包括为2009年美国银行压力测试的设计做出了贡献。

查德·吉纳是于1991年6月加入纽约联储,担任银行审查员,2015年7月成为执行服务部副总裁兼金融服务部负责人,负责管理Fedwire(美国支付系统中心的关键网络)。

由此可见,波特和吉纳分别负责着纽储的市场交易和市场监测,相当于是美联储和华尔街之间最为重要的操盘手。 而且波特主管纽储市场交易以来,代表市场波动的VIX指数持续处于历史低位(市场稳定的重要标志)。

而就在两人辞职后,美联储马上开始驱赶银行超额存款准备金的动作。

至于现任纽储主席约翰·威廉姆斯,之前是旧金山联储主席,则一直是受到市场质疑,尤其是他宣称不太在意市场的短期波动,而最近一次他关于美联储可能于9月份降息50个基点的公开表态,更是让市场波动加剧,之后美联储不得已公开辟谣。

约翰·威廉姆斯是于2018年6月接任纽储主席,应该是深受鲍威尔信任和重视的联储官员,而鲍威尔是被特朗普提名的,而且也是30年来首位没有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的美联储主席,但是自鲍威尔执掌联储以来,来自特朗普的压力与日俱增,以至于市场对于美联储独立性的质疑越拉越重。

因此,针对此次美元钱荒,除了找寻客观原因之外,人的主观原因恐怕也不能忽视,从白宫的特朗普,到美联储的鲍威尔的,再到纽储的威廉姆斯等等一串人名的背后,我们还是能够嗅到一丝前所未有的不同。

钱荒持续加剧,美联储难以抵挡压力,多名美联储官员曾经表示,他们愿意再度调降利率,副主席克拉里达表示,如有必要,美联储将采取适当措施,再度扩充工具箱,维持低失业率和稳健的经济增速,保持通胀水平稳定。

昨天美联储又打开了第二个水管!

美联储宣布将要扩张资产负债表。

美联储计划自10月15日起通过每月购买600亿美元短期美国国债,将货币供应量维持在等同或高于今年9月初的水平,该行动将持续到明年第二季度。

扩张资产负债表俗称“扩表”,指央行通过购买资产来扩大自身资产负债表规模,以支持货币增发的经济行为。

这一工具也有近10年没有动用了,美联储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推出“量化宽松”政策,就曾多次借助大规模扩表方式向金融市场“放水”,以刺激当时处于衰退之中的美国经济。

美联储强调,此次延长回购和扩表完全是为了确保货币政策效果而实施的技术性措施,并不代表美联储货币政策立场转变。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日前也强调,美联储不管如何降息都不会进入负利率,扩表的目的是管理货币量,绝不能与美联储在2008年实施的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相混淆,也不意味着美联储重启“量化宽松”。 鲍威尔甚至将这次扩表提出一个新的名词: “有机扩表”。

这基本传达出三个信号:

1.美联储承认已经进入降息周期,与第一次降息时“不意味着进入降息周期”的表述呈现明显差异;

2.不管特朗普压力多大,美联储对负利率不屑一顾;

3.QE重回已经提上议事日程,只是推出的时间问题。

鲍威尔的意思应该是想要表达“温和而健康”地扩表。

但会长认为,降息的结果是“刺激货币乘数上涨”以达到提高M2的目的,但这是增加金融杠杆,不符合美国“再工业化”的经济目标,所以降息的同时需要增加“基础货币”供给,让美元货币“含养量”足够,从而更好地满足实体经济发展需求。

也就是说,把增加基础货币数量和控制货币乘数“有机地结合起来”,共同作用于金融市场,为“再工业化”经济目标创造更好的金融环境。

单纯降息而没有基础货币投放,会使短期货币需求暴涨。 货币政策单纯依靠利率调控,会导致金融短期化趋势,这种趋势对实体经济危害严重。

鲍威尔明白,所以提出“有机扩表”的量化宽松。

美联储未将此次扩表称为“量化宽松”,是因为担心这会让人们觉得美联储正在抗击经济衰退,美联储不想发出“情况很糟糕”的信号。 但是这次表达的太含蓄了,扩表就扩表呗,还什么有机扩表,巧克力味的屎就不是屎了?

从数量来看,虽然美联储目前公布的扩表力度无法与2008年9月金融危机期间的首轮“量化宽松”相提并论,但与2012年9月13日开启第三轮“量化宽松”时每月扩表850亿美元的力度较为接近。

钱荒不仅是美国的事,还影响到了全球!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54个国家央行实施了降息举措以刺激本国经济的发展,甚至有国家已经进行多次大幅降息。

目前各国的央行已经快要用光常规的货币政策工具,并且目前仍在使用那些有限的可以缓解全球经济风险的根据。 再这么激进地继续使用下去,若未来的经济风险更大,那么各国的经济或将没有了这一层保护罩。

欧洲央行最为激进,其创纪录地将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0.5%,这是欧洲央行的历史最低水平。 也就是说,如果你在欧洲银行存入闲置现金,不光不能向银行收取利息,反而要向银行支付利率。 欧洲央行的举动已经严重违背了经济学专家的意见。

不论是美国金融界各方意见,还是从鲍威尔的“有机扩表”的提法,都可以理解美联储未来将会推行量化宽松。 而更温和的美联储经济决策,将使得美元走弱,也将支持黄金的进一步坚挺。

手握黄金将是抵御美元钱荒以及美国经济衰退的利器!

目前,全球范围内有十多个国家已经在承接美元荒带来的风险。

据悉,截至9月底,印度的外汇储备降至1243亿美元。 为了进一步应付美元带来的危机,据报道,土耳其央行正在大举增加黄金购买量。 世界黄金协会的数据显示,8月,土耳其国库增持约41.8吨黄金,创下自2002年1月以来达到的最高值。

相比之下,中国央行显然更踏实,不跟风,不急躁,根据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按部就班选择经济刺激措施。

截至9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0924.31亿美元。 与那些缺乏外汇储备的国家相比,我国的外汇储备可以说是相对充裕,所以,中国应对的措施更加有条不紊。

首先是降准。

中国央行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释放资金8000亿元人民币,以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降低融资难度。

为什么中国没有加入全球降息潮的大军,而仅仅在近日才降准呢?

这是因为当前中国经济步伐依旧稳健,尚且还用不到降息这一货币政策工具。 据最新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GDP高达45.0933万亿元,同比增长6.3%。 遵从客观经济规律的货币政策主张,使得中国未来的常规控制经济风险的空间更广。

其次是储备黄金。

在过去的10个月里,我国新增了100吨左右黄金储备,截至9月底,我国黄金持有量为6264万盎司(约1775.8吨),为连续第10个月增持黄金。 此外,中国7月抛售了22亿美元的美国国债,目前中国持有的美债规模已经创近两年半来最低水平。

这一卖一买,中国已经把控住主动权。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叫从容的自信!

新知图谱, 钱荒加剧,美联储“两大水管”齐开,中国如何应对!

景辰
+ 关注

更多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