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哉张国宝会长!前辈、导师、我的新能源生涯引路人

华夏能源网 2019/10/08 23:20



作者 | 张世国

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因健康原因,备受中国能源界敬重的国宝会长离我们而去。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 近日,各种有关国宝主任干国家大事的事迹,在能源圈、朋友圈潮涌而来。 自2012年以来,我因工作原因接触国宝会长,感觉国宝会长为人热情、直率、前卫,乐于提携后进,不拘一格,干事情勇往直前。 我觉得有必要从促进能源国际合作平台方面,追会长既往,缅怀先进。


新知图谱, 惜哉张国宝会长!前辈、导师、我的新能源生涯引路人


因多种原因,自2019年以来,我得到有关国宝会长的消息越来越少; 但在能源圈朋友交流中,有关国宝会长的话题始终鲜活。 9月27日,一位领导在微信群中表达想探望国宝的愿望,得到回复是会长说话困难,谢绝探视; 3月23日,我曾短信希望探视国宝会长,答曰,我养病第一,有事请打电话; 为不打扰会长计,我没有打电话。 现突传悲音,令人心痛疾首! 回首既往,会长七年来的教诲,已是我在能源圈一路跌跌撞撞走来明确的指针。 假如没有会长的支持、引领与指导,有可能就不会有我推动的电力国际联盟的筹备,更不可能有时下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的发展和光大。


国宝会长曾言,联盟要办出特色,要发展成为想大事、谋大事、对接大事的平台,要融入主旋律,要从做小事入手,综合能源是主线,专业能源是根本,只有帮人家创造价值才有出路,创新创收,而你们所做的课题、论坛、研讨、展览只不过是方法。 信哉斯言,会长虽去,教诲恍如昨日。


2019为永诀,惜哉!


我本是能源门外汉,多年赖国宝会长耳提面命,才得以立足能源走向未来。 我与国宝会长的交集因他担任协会会长而生,因共同热心能源而长,他是能源界前辈、是我参与能源联盟生涯的导师及领路人。


在2012年之前,我曾见过国宝会长,那只是在多次会议上,他是贵宾,坐在主席台上; 我是听众,坐听众席,我当时只有仰慕而已。


后来有人告知我,国宝同志是国家发改委最有才气的领导,有魄力,有大局观,干了大量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大项目,这些包括青藏铁路、西气东输、西电东送等被称为世纪工程的重大项目。 此外,还包括中亚天然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中哈原油管道、中缅原油天然气管道、洋山深水港等重大项目的建设等。 国宝会长对中国经济情况的熟悉和理解国内罕有。


本文希望从国宝会长与我交往的若干平常事,缅怀一位亲力亲为、一心为公、真抓实干、受人尊敬的长者在抓“小事”方面的另类风范。


籍此八年来,我有幸得到国宝会长有关推动能源、电力业务的指导与教诲,过往点滴,历历在目,谨以此文表达对国宝会长的深切怀念。


(一)首次见面


2012年1月1日,接协会通知,全体人员上午9点准时到国家发改委南楼会议室见国宝会长。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与国宝会长面对面交流,印象是会长霸气、大气、谈吐不凡、和蔼可亲,讲真言,免去一切俗套,单刀直入,直接、耐心听取每一个普通员工介绍自身情况。 当轮到我时,我概要向国宝会长汇报自己所负责的课题,大致是承担商务部、发改委、国开行等单位有关非洲农业、矿业与西非电力规划及中亚课题等,并说出结论是中非能源合作应为重点,可发挥中国优势。 不料,国宝会长反复提问,非洲电力有几张网? 你调研过哪些企业? 国内有多少能源企业赚钱等等。 这些提问,大大超出了我的应答能力,我小心翼翼回答,但感觉力不从心,许多回答可能是答非所问,主要印象是,国宝会长知识之渊博,视角之独特,见解之深入,非我辈所能及。 初次见面会后,有同事私下告诉我,今日全协会员工与国宝会长见面,你与会长交流的最多,时间最长,有喧宾夺主之感。 我一笑置之。


(二)第二次测试


大约三个月后,国宝秘书电话通知,让我送几本非洲研究报告,说领导要看,要求亲自送。 大致到2012年5月下旬,又接协会通知,要我与时任秘书长一起到国宝会长处领受任务,到了才知道,国宝会长要我在国家发改委承办一次中非电力国际合作座谈会; 并定下只给筹备时间五天,限时在2012年5月29日下午两时在发改委会议室召开,并由我做主汇报; 临出门,会长吩咐,会议通知可以写张国宝主持,通知拟好后报秘书审阅即可发出,这是我在协会十年工作中唯一次被允许以张国宝会长名义发出的会议通知。 一出门,协会时任秘书长说,这是会长考试,你要全力以赴。


之前,我搞过不少会议,但给正部级领导办会,这是第一次。 紧张、焦虑贯穿数日,压力山大,夜不能寐。 我动员协会部分别的部门同事帮忙,协会办公室及研究规划部全体加班加点,并给尚未到任的一位协会领导打电话,寻求支持。 最终,一切顺利,共计30多家能源、金融机构、研究机构代表90多人出席会议。 我则按事先准备好的PPT完成了汇报。


(三)支持刚果(金)大英加项目的筹备及推动


大约在2012年6月,我帮国开行研究院领导约见国宝会长,他们向国宝会长汇报南部非洲电力市场规划研究课题,并推荐了刚果(金)大英加项目。 国宝会长决定组建刚果(金)大英加项目工作组专门推动此事,三峡、国网、中电建等机构参与,并于2013年6月众议推举国宝会长为工作组主席,国宝会长指派我担任工作组协调办公室副主任。 在会长领导下,具体负责落实推进相关工作。


在此后的两年时间里,国宝会长先后十余次出席项目专题会,定调中刚谈判基调,指导项目推进工作,并向国家最高领导人写信推荐这一重大项目。


(四)支持搭建电力国际合作联盟框架


2012年7月,国宝会长找我去,主题是推动电力国际合作业务。 国宝会长说,我推荐了一位中电联退休领导到你部门工作,你协助他把电力国际业务搞起来; 我给你推荐一位曾在商务部工作、后到华为公司工作的同志,他到你部门工作,主要是把相关制度与规范建起来。 你要做好配合与服务。 中电联前领导到岗后,经调研认为推动中国电力国际合作联盟甚为必要,建议打报告,后来国宝会长批示同意,后该领导因健康原因退出筹备工作,国宝会长让我直接抓。 国宝会长推荐商务部前司局领导曾参与了我部门的部分工作,主要是推动华为流程管理框架运营电力业务,但电力国际联盟刚筹备,原先的想法与实际情况不适合,后只好放弃。


(五)支持电力国际合作论坛及展览起步


大约在2013年春节联谊活动期间,我向国宝会长建议,电力国际联盟需要向实体业务发展,很多朋友讲,光伏产业很有前途。 国宝会长问,光伏企业盈利如何? 我语塞,无法回答。 反问,请会长指明电力国际联盟如何发展? 会长回答只有四个字,即“综合能源”。 于是电力国际联盟筹备组从2014年起,持续推动油气、智能电网、光伏风电、电动汽车、核能等论坛,连续四年持续推动了五大电力国际论坛及展览业务发展。


(六)支持电力国际联盟转型为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


2015年,国宝会长被诊断出患有重病,在去美国治疗的同时,向我们发出了“生存下去、发展起来”的短信。 在此形势下,我们需要创新创收,解放思想。 在领导支持下,筹备组找了五家单位联合发起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取代原先拟议的电力国际合作联盟,于2016年召开了创立大会,通过了联盟章程。 后来在2017年,我曾陪同联盟主要领导看望国宝会长,国宝会长对联盟工作表示满意,认为能源供应过剩时代来临,建议新能源联盟平台应朝专业化、国际化方向发展。


谨此感谢张国宝会长,怀念张国宝会长!


新知图谱, 惜哉张国宝会长!前辈、导师、我的新能源生涯引路人

华夏能源网
+ 关注

更多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