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作 | 深层织入城市,商业打造的未来趋势

彼山 | 专注商业研究和新商业 2019/09/29 18:49

本文是荷兰建筑师Stefan Ai(其公司设计过广州小蛮腰电视塔)发表在卫报城市生活版块的一篇关于商业地产未来趋势的前瞻性文章。非常感谢纽约Melk Landscape and Urban Design事务所景观设计师曾春兰为我们提供的高质量专业翻译。

原文:

传统的城郊的集合商业形态正在消亡,然而,从纽约到香港,一种新的商业形态,正在以与城市无缝结合的方式悄然生长。

在9/11纪念碑的旁边,游客很容易被“大眼睛”奇异的外形吸引。从外面看,这个Santiago Calatrava的设计如同大鸟或恐龙的骨架,而里面,是熙来攘往成群结队的游客拿着自拍杆和建筑合影。

新知图谱, 译作 | 深层织入城市,商业打造的未来趋势Santiago Calatrava设计的“大眼睛”,耗资40亿美金,是Westfield集团对纽约商业下的大赌注。Photograph: Alamy

“大眼睛”因其像眼睛一样张开的巨大穹顶而得名,它并不仅仅只是一个醒目的建筑。作为综合商业体,它拥有一百多家店铺,连接世界金融中心和世界贸易中心的人行枢纽,11个城市地铁线和洲际火车的站点,每天有超过5万的客流量从这里穿行。这里的店铺关注率极高。

商场开发商Westfield希望游客和路人能在商铺中游荡。“纽约的新纽约之地”,“购物,美食,饮品,游玩,一切尽在华丽穹顶之下” (“Shop. Eat. Drink. Play. All under one magnificent roof.”)是商场的营销标语。

Westfield下了14亿美元赌注在“大眼睛”上,他们堵纽约这个痴迷于街道文化的城市,同样也可以有成功的综合商场。因为当人们说到商场(Mall),大部分人联想到的都是在美国城郊星星点点无穷无尽的大型商场,他们如今如同空荡荡的“鬼屋”,在皲裂的混凝土停车场上衰败着。

新知图谱, 译作 | 深层织入城市,商业打造的未来趋势

Box park将集装箱与城市商场结合,以一种直截了当的方式出现在伦敦街头。Photograph: David Levene for theGuardian

纽约城市大学的建筑学教授Michael Sorkin指出: Westfield是一个全球城市化的例子。“Westfield的商场看起来和迪拜的免税店差别不大”,这种看起来哪里都一样的的全球连锁店,不仅在商场里出现,也在城市街道里密布,这是一个妥协和垄断的的开发模式的结果。

当然,Westfield的世贸中心商场表明并不是所有的集中商业都在衰落,仅仅是郊区的而已。同时,城市里的商场本身,正在成为城市的一部分。 

实际上,一种新型的商业中心模式正在以悄然无缝的方式融入到城市环境,让人很难区分哪里是城市,哪里是商场。

如伦敦的Boxpark, 拉斯维加斯的下城集装箱公园,迈阿密的brickell 城市中心,这些都是商业环境试图与城市街道生活相融的范例。远在大洋的另一面的中国,在极速发展的消费观念,和快速提升的消费品位大环境下,在一些新的商业形式的尝试上走得更远。

新知图谱, 译作 | 深层织入城市,商业打造的未来趋势

中国成都远洋太古里,开放式商业街户外。Photograph:Oval Partnership

在2000年早期,当封闭的大型商场依然是设计标准的时候,Oval Partnership 的建筑师Chris Law为北京三里屯商业中心提出了“开放城市”的畅想。他们想将大量的公共活动空间消解作为商场的“大盒子”,而人们的普遍反应是:“你们疯了”。

Chris Law想要绿树成荫的人行步道和宜人的户外空间,而不是空旷焦灼的水泥停车场。他将商铺和餐厅布置在两个完全不同氛围的广场。一个是有着互动水景喷泉,巨大的液晶屏的热闹广场;另一个是可以在树下就着一杯卡布奇诺静静读书的休闲空间。 

当“城市商场”具有一定的魅力后,净效应就是城市反而变成一个商场。——Michael Sorkin 

Chris Law说,与其去设计一个复杂的建筑体本身,不如用城市设计的手法规划一个框架,让其他建筑师根据需要填入空白。这样让整体呈现出有机生长的复杂和多样状态。这正如城市发展一样。 

其结果是,这样的商业环境看起来像现代村庄一样,有着不规律的立面和曲曲折折的通道。尤其在以步行主导的城市空间里,这样的环境被证明极为成功。 

Chris Law后来继开发商的要求,在成都一个大慈寺附近设计另外一个户外零售空间。他尊重当地的文化传统,以川西民居木结构为启示,设计了建筑的结构框架,将商铺餐厅都分布在绿树成行的步行道上。加上了酒店,公寓和办公楼,打造了一个围绕在丰富的公共活动空间周围的混合型开发项目。

新知图谱, 译作 | 深层织入城市,商业打造的未来趋势

自动扶梯暗示了开放式的零售商业,成都远洋太古里Photograph:HeZhenHuan

‘我们的项目或许看起来充满了创新。然而我们只是延续数百年就已经存在的城市格局。’Chris指出。他提到中世纪的古城如锡耶纳,或者明清卷轴上的城市街道面貌,他们都将商铺布置在繁华充满活力的公共活动周围。

这让人反思:封闭的,断裂的,远离居民生活的城郊商场,是否仅仅是一个廉价石油的汽车时代带来的产物? 

他们的确是对能源的浪费。哈佛大学建筑技术教授,绿色建筑与城市中心的创始人Ali Malkawi 指出:典型的城郊商场“又厚又胖”。(“thick and fat”)而相反,在户外的“零售村”有着更小的生态影响,这种结构能让日照和自然通风成为可能,从这一点来看更加节能环保。 

Malkawi教授说,城郊商场第一次出现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那时候“节能环保还不是首要任务“,它们只能通过汽车到达。 ”将商业设置得与人们生活越远,交通给环境带来的负担就越大“。(目前交通运输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占总量的1/4)。

Acme事务所的建筑师 Friedrich Ludewig 将这个想法更推进了一步。认为“购物的实际意义是在商店中体验到有趣的事情,不然的话,我们大可以进行网购”。他在墨尔本一个小镇广场周围,设计了一个现有城郊商场的加建部分。

新知图谱, 译作 | 深层织入城市,商业打造的未来趋势

“提供一些体验,不然我们就网购得了“ ,FriedrichLudewig 设计的墨尔本城郊商场以一个公共图书馆为中心。Photograph:Acme

Ludewig 说:“人们其实更喜欢在外面,感觉更自在无拘束”。实际上,他们的事务所已经将营造城市氛围融合到设计里面去了。包括一系列对店面设计的指导方针,颜色控制等,确保公共空间视觉的一致性,防止特别突兀的个体出现。因为当每个人都在大声喊叫的时候,你是听不到任何人说话的。

 他同时考虑公共空间的硬景软景比例,用城市规划的思维去思考空间如何在一天24小时内被使用。 “我们花很多时间思考,当在很少人购物的周三早上11点,这个地方会是什么样的?” 穿插了很多公共空间的开放式商业环境,通过自然通风而不是空调,是一种节省环保的方式。更重要的是,“身处其中,并不会觉得有哪里不对”。他描述了一个类似心理学上恐怖谷理论的感受,以复制人来类比:当他们和真正的人类极度相近(又不完全一样时),他们就会看起来很不自然,从而引起恶心和厌烦。

新知图谱, 译作 | 深层织入城市,商业打造的未来趋势

郎豪坊,和很多香港的商场一样,将位置布局与自然人流方向结合。Photograph:Alamy

香港在解决这个问题上更进一步,它将商业编织进特定的城市肌理中。

这个城市有着超过300个商业中心。他们大部分不是建在水泥停车场上,而是在地铁站上和摩天楼下。香港的交通供应商同时也是地产开发商,他们将地铁站的利益最大化,在地铁站和摩天楼之间夹杂着商场,用自然人流来“浇灌”这些商铺店面。

成千上万的人常常在一个超大的建筑中工作,生活,休闲,他们而不需要离开这个建筑。商业特意地安置在人流交汇处,在公寓,办公和交通枢纽这些大型结构之间。这些购物中心的设计目的,就是让穿行在其中的人无法错过。

以郎豪坊为例,这是一个有零售,五星酒店,和甲级写字楼的59层楼综合建筑。它有着自己的通道连接地铁,每天引进10万人流。

Katniss在这个建筑里上班,她说“我的整个生活都在这里” 。上班以外,这里还有地方可以吃饭和看电影。即使是在不上班的时候,她也喜欢专门来这里坐在挑高的中庭,巨大的扶梯附近和朋友喝咖啡。

在Jerde Partnership的设计中,一个“超级电梯“,将人们几秒内就带上4楼,然后购物的人们沿着开瓶器一样的螺旋路径缓慢而下。郎豪坊有着15层楼的零售商业,它像一个垂直的商场。 

这样看起来,在太平洋的两端,商场都没有“死去”,而是变换了一种形态,融入到城市生活中去。

如Sorkin所说: “当商场本身更加融入了一种‘城市性’以后,其效应就是城市本身将变成一个大商场”。而这或许又将是一个隐患。

原文作者:Stefan Al 

相关推荐

更多“商业地产”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