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躲过网络图片侵权的那些坑?

知信律师事务所 2019/09/17 17:21

图片侵权问题在媒体界一直存在,与传统媒体使用图片相比,互联网才是图片侵权盗版的“重灾区”。近日,因视觉中国“黑洞”图片事件持续发酵,将著作权侵权问题重新推到了热点话题的前端。究竟图片侵权案件近几年在司法界呈现怎样一个事态?

笔者对全国范围内的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案件数量做了检索统计,如下图,可以看到自2015年开始,这类案件的数量呈指数级增长。图片侵权问题一直是近些年来的热点问题,尤其是在网络服务提供者、自媒体经营者,运营宣传网站、公众号的同时,由于选材存在不规范操作、版权“中介”机构可能存在“钓鱼诉讼”,这些企业或个人,尤其是企业单位就进入了被诉讼侵权的潜在名单。而著作权侵权领域,IP方的主观意识已由最初的消极防御型心态转为积极进攻的心态,这也是这类案件激增的另一重要因素。

新知图谱, 如何躲过网络图片侵权的那些坑?

那么,如何避免被诉的风险?从选材到应诉,笔者手把手教几招,可以帮助迷茫的小伙伴们降低侵权可能性。

首先,要明辨何种行为是图片侵权行为。通过互联网作为媒介传播的侵权形态上,最为常见的侵权行为就是:对有版权的图片直接进行COPY或者经过简单修改后,用在自方宣传渠道上。

在具体使用中,怎样鉴别哪些图片有版权?

01

有图片角标、水印的图片不建议使用,根据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对于作品的作者,法律是采用推定的方式,水印、角标通常属于互联网署名方式的一种,当然,由于网络图片的使用者大多能够添加水印或标识,并且图片的来源都较为庞杂,单单通过此种方式,无法准确判断真正的权属,还需结合其他相关的证据认定,笔者将在后面展开详述。

02

此外,新作品一般都有版权,由于著作权法对于作品的保护是具有时效性的,所以更加建议使用老作品,使用失去被版权保护的作品不会有被侵权的风险。

03

使用搜索引擎里的图片需谨慎,类似百度、搜狗、Google等搜索引擎系统,会以非人工检索方式自动生成到第三方网页的链接,以便用户能够找到和使用第三方网页上各种文档、资料等内容。所以,通过此种渠道搜索到的图片,想要使用,还是需要得到权利人的许可,切莫大意。

04

那有个别小伙伴会问,从国外网站下载的图片可以用吗?这些小伙伴真是太天真,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我国是《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的成员国,该公约的成员国作者同样受到保护,该主体可以只在在国内起诉侵权方。加之,目前已有很多国外的图片版权公司将作品授权给国内公司使用或者代理维权,所以说,从国外网站下载图片,用于商业用途,也免除不了侵权的风险

05

如果使用图片仅仅是为了评论、学习等非商业目的,通常不构成侵权。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这些都属于不以营利为目的,是合理的使用范围。所以,对于仅为了作为学习交流为目的的小伙伴们,在写博客、开办公众号、进行直播的时候,尽量关闭相应的打赏收入功能。

06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商业性使用行为,都被合理使用范围排除。例如,在构成转换型使用的情形下,即使使用方将该等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获利,只要两者之间不会发生实质性的替代,此等情形下,法律便要求权利人承担一定的容忍,当然,这种特殊情况要根据个案进行具体分析,在此就不展开详述。

07

就著作权侵权案件上来说,侵权的认定不仅包括相同的情况,还包括“实质性相似+接触”,也就是说,将图片进行修改再使用,只要满足一定的相似性,同样构成侵权,同时还可能构成对作品的修改权侵权。想采用,通过图片修改再使用方式的小伙伴,一定要三思后行。所以,除了自行创作和设计外,避免侵权的最好方式就是获得权利人的授权和购买正版图库的图片。

那么,如果已经被诉了?该如何准备应诉?

首先,我们来看下关于全国范围内的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案件,分别在一审、二审阶段法院处理结果的分析图:

  • 一审裁判结果

新知图谱, 如何躲过网络图片侵权的那些坑?

通过对一审裁判结果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撤回起诉的有37850件,占比为42%;其他的有33692件,占比为37%;全部/部分支持的有15340件,占比为17%。

  • 二审裁判结果

新知图谱, 如何躲过网络图片侵权的那些坑?

通过对二审裁判结果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条件下维持原判的有11671件,占比为74%;撤回上诉的有2951件,占比为19%;其他的有574件,占比为4%。

综合以上分析结果可以看出,一审裁判结果,撤回起诉的占比为42%,其他的占比37%;二审裁判结果,撤回上诉的占比为19%,而在一审裁判结果中37%的其他占比中有不少是以调解书结案的,所以说,此种类型案件,约有一半以上是通过双方之间协商一致而导致案件终结的,大多都是被主张侵权方考虑出庭应诉需要较高的人力物力成本,想尽早息事宁人。

那么,目前有些代理维权主体,在维权时,并非是不计成本的,在判赔金额中,根据著作权侵权诉讼案件的一个特殊性,是要包括相应的律师费用的。也就是说,假如诉讼的时间拉长,案件的诉讼成本增加,就该种以其作为商业行为的“维权”,该代理维权主体即使是获得胜诉,究其目的考虑,也会导致不再启动维权诉讼。

除此之外,可就著作权归属、著作权授权、使用目的、侵权行为是否存在、原告是否适格等问题进行证据真实性、关联性上的细节核查,找出漏洞,避免被坑。就好比前文中所提到的通过水印推断权属,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在认定该种证据时,通常不认为是构成署名的直接证据,还会要求权利方提供底稿供作比对,或者要求提供如权利作品登记证书、授权许可材料、作品合作开发协议、劳动合同、委托创作合同等其他权属证明。

知信律师事务所
+ 关注

更多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