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押权人同意出售抵押物并不意味其丧失了抵押权(值得深思)

中企清大金融教育集团 2019/07/14 12:52

裁判实例

案件索引: 王国华与海南海控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海南鑫东源旅业有限公司、陈刚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

裁判案号: (2018)最高法民申6179号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新知图谱, 抵押权人同意出售抵押物并不意味其丧失了抵押权(值得深思)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均规定了在金钱债权执行中,不动产买受人对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房屋提出异议时如何进行审查的规则,该两条属于实质性审查条款,可以作为本案执行异议之诉审理的参照。

根据《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在金钱债权执行中,买受人对登记在被执行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名下的商品房提出执行异议时,获得人民法院支持应同时满足三个要件,即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买卖合同、所购商品房系用于居住且买受人名下无其他用于居住的房屋,以及支付的价款超过合同约定总价款的百分之五十。该条规定基于对消费者生存权的维护,赋予消费者买受房屋的物权期待权以排除执行的效力,即便申请执行人对该房屋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担保物权等权利,法律也应优先保护消费者的物权期待权。

《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亦规定了在金钱债权执行中,买受人对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不动产提出异议,获得人民法院支持所要满足的四个要件,但该条规定仅能对抗对被执行人享有普通债权的债权人。 从法律逻辑上看,房屋买受人若要排除普通债权的执行,既可以选择适用《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也可以选择适用第二十九条,但房屋买受人若要排除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担保物权等权利的强制执行,则必须参照适用《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九条的规定。

就本案而言,王国华在与鑫东源公司于2014年5月25日签订《商品房预售合同》之前,案涉房屋已于2014年4月28日抵押登记给海控公司。即便海控公司在办理抵押之后明确同意鑫东源公司出售案涉房屋,也不能由此认定海控公司丧失了对案涉房屋享有的抵押权。可见,王国华作为购房者,其现在对抗的是海控公司针对案涉房屋享有担保物权的强制执行,故本案需参照适用《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九条来判断王国华对案涉房屋是否享有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

原审查明,王国华与鑫东源公司签订《商品房预售合同》后,又将案涉房屋委托给万宁兴隆亿云山水温泉度假酒店有限公司管理经营,且王国华的住所地在北京,而案涉房屋坐落于海南,故本案可以认定王国华购买案涉房屋的目的不是用于满足生活居住所需,而应认定为商业性投资。

因此,即便本案王国华在案涉房屋查封之前与鑫东源公司签订了《商品房预售合同》,且王国华已经支付全部购房款,但本案情形仍不符合《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九条的规定。故,王国华对案涉房屋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二审判决驳回王国华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中企清大金融教育集团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