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正商参阅 2019/07/14 01:05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作者:金克丝

来源:快刀财经(ID:kuaidaocaijing)

在非洲这片广袤的几未被开垦的处女地上,隐藏着无数的财富机会。


“当运送假发的船只刚刚抵达尼日利亚港口,那里已经黑压压地聚集了一大批当地人。开始卸货时,为了防止别人争夺,有人一屁股就坐到了货柜上,更多的人,则为了抢货大打出手——赢的人,得意洋洋扛着货走了;输的人,擦掉脸上的鼻血,恨恨地离开 。”


这不是抢夺什么军火财宝,在《天下网商》的一篇报道中,再现的是非洲人民对假发的狂热追逐场面。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黑人一般没什么头发,如果扎了辫子的话几乎都是假发 (图片来源网络)


在非洲这片广袤的几未被开垦的处女地上,隐藏着无数的财富机会。


看得见的,是丰富的自然资源,黄金、铜矿、原油......而更多的是看不见的,比如,卖假发。


非洲的姑娘和小伙子们早已不是我们想象中的衣衫褴褛、不加修饰。时装、彩妆......随着经济发展,他们在不断释放对美的需求。


中国人脱发,想尽各种办法防秃;而非洲人对头皮上的追求,则是买一顶漂亮的假发。


在非洲,假发店就像小吃店一样密集,一头优质的假发,动辄售价几万,是名副其实的价值连城的“黑色黄金”。


而无数人,已经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开启了假发掘金事业。


01

不买衣服也要买假发


“今天心情不太好,逛街买顶假发戴呗。”非洲女孩们逛逛街,随手就能入一顶假发,那种狂热,就像中国女孩买口红一样。


假发,在非洲是一种时尚。在非洲街头,如今还能看见推着手推车,沿街叫卖假发的黑人大妈。


黑人为什么爱假发?


比如,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的每一次公开露面,向来是得体端庄的。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图片来源网络)


齐肩短发、波波头、黑色大波浪卷儿......堪称时尚风向标。


但其实,这都是一顶顶假发套在增光添色。米歇尔的自然发型,是细密的羊毛卷,长长以后,就会变成不受约束的“爆炸头”。这样的“爆炸头”,才是黑人的自然发型。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米歇尔头发的自然状态(图片来源网络)


由于自然条件的原因,黑人的头发都以一缕缕微小螺旋的方式生长。 这种头发发质脆弱、毛茸茸很难打理,也不容易像直发那样做造型,顶着这样的羊毛卷,甚至很难从背面分辨出男女。


黑人姑娘们都想拥有美丽的发辫,常常斥巨资在发廊一呆就是半天,耗时又费力,于是,方便又多变的假发套就成了一种潮流。


非洲人对假发的追求,超乎你的想象。一个黑人office lady,一个礼拜能换三四个发型,今天是金色卷发,明天是黑色直发,后天是奶奶灰......爱美的女孩们睡觉也戴着假发,为了不弄乱发型,甚至可以整夜保持一个姿势睡。


在黑人圈子里,假发甚至已经成了一种财力的象征,质地好的假发售价能高达上万人民币,当然,几百元的发套也有。


与黑人姑娘约会也是不能随便乱摸她们的头发的,因为每一根都是钞票。


现象背后是强力的数据支撑。2017年,中国发制品出口总额约为31.77亿美元;其中,非洲是中国发制品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占到34.8%。


如今非洲的假发市场,平均每两秒就有一顶假发被买走,市场增速为100%~300%。


02

富起来的假发代购


对假发的需求,养活了一批人。


最上游的,自然是卖假发和收假发的。 一个中国老师傅,一把剪刀,一面镜子,一个担子,单枪匹马走江湖,大都市女孩的头发早就经过了各种烫染吹的摧残,不适合二次加工,老师傅们在农村里走街串巷,远入云贵山区,收集那些年轻的农村女孩未经损坏过的头发。


一般来说,半米长的黑发,一斤能值一两千块。转手卖给假发厂,能赚到一倍以上的差价。


中国的头发不够,那就“远征”印度。贫穷的印度女性供不起寺庙的神佛,就特意蓄长头发,然后把头发捐给寺庙。寺庙将这些头发转手一卖,每年能有上亿人民币的入账。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收购来的头发( 图片来源于网络)


年轻人们也加入了这个假发行业里来,不过他们处在更下游的位置——代购。


在中国留学的一些有经商头脑的非洲学生,会承接来自家乡的爱美的姑娘们的大量假发需求,每次回国前,都会从淘宝上购买一大批假发,或者直接国际邮寄,一个普通的非洲留学生,通过“倒买倒卖”假发,都能月入上万。


一个在中国留学的非洲酋长的儿子,已经不满足于代购,而是想要招商引资,把假发厂直接开到非洲。


“我爸爸可以批一大块地!”这位“非洲王子”说。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南非街头的假发店 耶希尔·潘希亚摄


那些早年间就闯荡非洲的中国人,把握住“假发机遇”的,也不在少数。


张强国就是其中之一。两千年初,他远去非洲南非淘金,先后做过木材加工厂、自行车厂、中国超市,但由于投入大,跟当地员工又很难沟通,都没有做出什么水花儿,甚至还亏了一笔钱。


2009年,张强国开始做假发生意,一开始,只是在自己的超市零星地卖,发现出乎意料的抢手。之后,他关掉了利润微薄的超市,开了一家假发店,一门心思地卖假发,来他店里批发假发的比零售的还多。十年间,张强国已经在当地开出了8家连锁店,也成了非洲华人圈子里的富豪。


在界面新闻的报道中,一个在上海外企上班、年薪40万的金领,也放弃了优渥稳定的工作和生活,到假发行业淘金。


03

中国假发走向世界


提到假发,又不得不提到中国的假发之都——河南许昌。


2019年,中国的假发出口量占到了全球假发市场的80%,而许昌出产的假发,则占据了出口量的半壁江山。


在许昌,有5000多家假发作坊,20多万许昌人以此为职业。这里的家家户户都与假发打交道。一个普通农户的院子里,就能看到堆积如山的头发,旁边围坐着两三个妇人,对这些收购来的头发进行梳理。


她们很骄傲:“美国总统的老婆都戴俺们这儿的假发!”


全球规模最大的假发厂瑞贝卡也是从许昌走出来的,瑞贝卡的老板郑有全通过卖假发,实现了从农民到河南首富的命运转折。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瑞贝卡公司假发生产车间 曹凯 摄


上世纪90年代,韩国假发制霸欧美。以瑞贝卡为代表的一大批许昌假发厂为韩国人做代工,主要出口欧美。


韩国人把假发贴上自己的标签,以数倍的价格卖出,没有人知道是“Made in China”。 在假发产业链条上,中国的假发代工厂属于利润最少、工作最辛苦的那一个环节。


后来,许昌人深耕假发制作工艺,又加上价格优势,逐渐取代了韩国在假发市场上的地位。


而近几年,中国假发在全球市场的“攻城略地”,这更加要归功于电商全球化的发展。 在某电商的国际版上,假发占到国际销售品类的前三名,随手一搜,就可以看到很多中国假发企业入驻。


在界面新闻的报道中,第一家注册电商的假发企业如今已充分尝到了甜头。


他们的货通过电商平台能卖到全球80多个国家,一个月就能卖出去2000多万,业绩突出的销售员,一年收入高达上百万。


假发行业里,目前最缺乏的还是懂英语和品牌建设的人才。


一来,客户中90%以上都是外国人;二来,中国的很多假发厂虽然产品非常优质,但是由于缺乏品牌建设和营销的能力,无法打响知名度,还是只能做“幕后的奉献者”。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非洲青年参观许昌假发工厂 来源:红星新闻


这个看上去单纯原始的行业,其实可以大有作为,需要的更多是有知识的年轻人的力量。


三千青丝,化作万两黄金。


以“发”为剑,中国商人正在大“杀”全球。


(文中张强国为化名)


参考资料:

界面新闻《放弃上海40万年薪,去卖假发给黑人》

天下网商《中国假发已成“非洲黑金”,在当地批量“造富”,酋长儿子都想“入伙”》

南风窗《假发之都,许昌也》


本文授权转载自快刀财经(ID:kuaidaocaijing),扫描下面二维码一键关注,拥有您的私人商学院。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商务合作:lting2015(微信)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让我“ 好看 新知图谱, 非洲掘金记:我在非洲卖假发

正商参阅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