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其道而行之

许永硕 2019/06/15 06:38

  我做事通常是反其道而行之,我的思维方式与其他人不一样。

  其实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发现我的思维方式与别人不一样,在小学的时候,我做数学题的方式就非常不同,数学老师都理解不了,而那个时候老师的话是不能不听的,我的应对方法是:我坚持用我自己的方法做一遍,交作业考试的时候,用老师的方法再做一遍。

  而我确信我的方法一定是最好的。所以在高中三年的时间,我基本上没有认真听过高中数理化老师的一堂课,而用自己的方法在学习!

  高中数理化都有很多课外习题,别人上课听老师讲课的时候,我就在做课外习题册,我做的方法与别人不一样:是从难题做起,也就是从每次配套习题册的最后一道题开始做;因为是难题,涉及到的公式,变量就会多;我把相关变量可能用到的公式、能够演算出来的相关变量,都列出来。这样这一章相关的公式、可以变换的公式,以及相关的变量的模式就都理出来了。

  通常一章内对应的最难的两三道题,就能涵盖这一章所有的出题的模式,而复杂题理解之后,简单的题就是把复杂题中某一个需要通过其他公式转弯计算的一个量,直接给出相应变量而已;而难题,无非就是把简单题的一个变量,需要通过另外一些变量、另外的公式重新计算才能得出来的。把一章中最难的两三道题记住,并记住其框架,那么这一章所有题的变化都超越不了这些题的形式。所以从难题做起,做几道题之后,就会发现,前面的题不用在做了,这样既节约时间,对难题的理解还深。(这就是我CHIP方法中,I方法的来源)

  我的方法,在中学阶段是验证成功的,我基本上不听数理化课程,但我在高三获得了奥林匹克竞赛,数学省第11名,化学省第12名。所以我反其道而行之的方法是验证过可行的。

  当然我反其道而行之的方法,在工作上,在很多人眼里还不算成功,所以总期望劝我也按照他们的模式走;其实我自己还是比较认可我的方法的。我做事的方法还是选择比较难的切入点,难做的事情如果成功了,那么如果我做简单的事情就一定会成功。

  现在,无论从工业维度的,智能制造,工业4.0,工业互联网也好;还是物联网领域的向服务转型也好;或者社群领域也好有几个共同的特点:

  1、行业处于变革期,未来行业将会颠覆,所有商业形态都会改变;

  2、新的商业形态将是生态化的,企业之间将通过新的机制形成合作共赢;

  3、将会出现很多平台型企业,平台型企业将成为服务的主体,引领行业规则变化;

  4、技术能力的突破,实现商业模式变革,促进社会化分工,提升效率。

  在行业的剧变期间,孕育着很多的商业机会,简单的方法是从一个点切入,逐渐扩大影响力,如果能在某一方面垄断,就向平台型企业发展;如果不能形成垄断,就要选择一个有潜力的平台型企业,与这个平台型企业共同发展,借助平台型企业的发展势头,成就自己的事业。这种方法也就是我经常讲的大处着眼,小处着手。

  而我选择的是艰难的道路:我观察整个行业变化,按我的逻辑,构建了一个未来商业的全貌图;我根据这个全貌图,找到全貌图最有代表性的角色,与这些企业建立联系,观察他们的发展,并在这个领域建立影响力。这种方法,没有实体依托,没有支点支撑而要建立影响力,其实是非常困难的。虽然艰难,但我还是坚信我自己还是有一定的成功概率的。

  记得我还经常组织校友会活动的时候,郑忠秀学长开始的时候曾经建议我专注做一件事;后来打交道久了,郑学长认为我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说我的方法和别人是反着的,她会支持我。郑学长是第一位明确认可我方法的人。

  第二位认可我方法的人是宇顺电子原来的董事长魏总,第一次与魏总见面,魏总建议我专注;而打过几次交道之后,魏总建议我还是坚持我自己的方法。

  物联网、智能制造领域未来的生态中,平台服务商,专业的技术提供商,行业服务商等等角色要在一个平台上,形成互助共赢的生态,而生态的形成需要将各个角色粘合在一个平台,这个生态的搭建过程会有很多的瓶颈,我是希望我能够预见这些瓶颈点,并在平台遇到瓶颈的时候,通过我的影响力帮助行业突破这个瓶颈点。

  比如,物联网行业以前就遇到了通讯的瓶颈,没有适合的通讯协议,就无法形成行业的突破,所以在2015年,我建议物联网智库做一个lora联盟。

知识图谱,反其道而行之

  不过可惜,物联网智库后来成立了低功耗广域网联盟之后,我在物联网智库失控,彻底离开了物联网智库。

  如果我还能控制物联网智库,我会引导nb-iot行业建立一个共识:nb-iot通讯,按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收费。也就是一款使用nb-iot通讯的产品,在生命周期内,只收5元的通讯费用,这个费用就可以是产品供应商提供。那么这样的物联网产品,未来用户根本不用担心设备连网的问题,而实现了产品连接。只有这样,物联网行业才会快速形成规模。

  这么低的价格,运营商的执行层面是不方便说的。而这样的价格,如果在nb-iot的设备量起来之后,运营商是可以盈利的。所以需要一个机制保证运营商来快速推动。而如果所有行业都有这个共识(媒体就是需要这样推动产业发展),而行业启动之后,运营商更大的盈利模式通过大数据实现,可以实现多赢。

  不过可惜物联网智库没有这个视野,成立这个联盟更多的是为了物联网智库的盈利。企业如果过早的追求利润,就做不大。我在2012年规划物联网智库是做成一家上市公司的,而且曾经研华想控股物联网智库,并将物联网智库做成物联网领域专业的媒体的上市公司的。可惜大股东的视野就是那么窄,我!

  物联网领域还存在一家专业的媒体上市公司的容量的!

(本文是许永硕原创,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许永硕
收藏 |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QQ分享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