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宣布折叠手机发售推迟到9月份!

技术最前沿 2019/06/15 00:00

近日美国无线运营商AT&T在一封客户支持邮件中致歉称,由于三星推迟了可折叠手机Galaxy Fold发售,他们也不得不取消预定订单,并全额退款。为了表达诚意,AT&T还补偿预定用户们一张价值100美元的礼品卡。

而这此前,美国零售商Best Buy也已经取消了三星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的预订。

而三星自己则在5月6日晚间向预购了可折叠手机Galaxy Fold的美国客户发出电子邮件通知,指目前仍无法确定明确的出货日期,对此向客户致歉。信中写道,“如果我们没有收到您的回覆,并且我们未能在5月31日之前出货,您的订单将自动取消”。三星希望取消Galaxy Fold的预期发售能给三星赢得时间,可以让这家韩国巨头解决潜在的问题。三星希望能首先推出可折叠设备,领先于中国的竞争对手华为和小米等公司。

Galaxy Fold是世界上第一款批量生产的可折叠智能手机,它的推出被认为是三星近年来取得的最大成就。然而,这家科技巨头没有将4月26日发售吹嘘为重返全球消费电子领域的前沿之举,而是正在调查售价1980美元的Galaxy Fold测试版在使用仅仅几天就出现的诸多问题,包括屏幕故障。

针对Galaxy Fold出现的品质原因,三星此后发布的声明称,“从初步的调查报告来看,铰链顶部与底部受到外部压力冲击可能是导致目前问题的原因。同时在个别案例中,我们也发现了由于设备内有异物而影响显示效果的情况。”取消Galaxy Fold的预期发售,可以让这家韩国巨头解决潜在的问题。

这一逆转让三星避免了另一场惨败,比如2016年的Note 7,当时已经进入消费者手中的这款智能手机出现起火爆炸问题。当时Note7事件引发了三星的全球召回行动,导致该公司损失数十亿美元。但Galaxy Fold正显示出三星采取的类似战略,即尽管存在工程风险,但仍急于开发新技术,以满足该公司预定目标,三星希望能首先推出可折叠设备,领先于中国的竞争对手华为和小米等公司。

三星当时表示,“虽然许多测评者与我们分享了他们所看到的巨大潜力,但也有些人向我们展示了该设备如何需要进一步改进,以确保尽可能获得最佳的用户体验。为了充分评估这些反馈,并进行进一步的内部测试,我们决定推迟发售计划。我们计划在未来几周内宣布新的发售日期。”

考虑到Galaxy Fold的产量很小,其问题将不会像被大肆宣传的Note 7那样产生同样的财务影响。三星预计今年将生产至少100万部Galaxy Fold,这仅是其2018年2.91亿部出货量的一小部分。

近日,三星电子相关人士透露,已解决Galaxy Fold的屏幕缺陷问题,预计7月底Galaxy Fold 5G在韩国上市,同时美国则是4G版本上市。来自韩媒的消息称,三星与日本住友化学合作生产了一种新型透明聚酰亚胺材质的保护膜,用于解决此前Galaxy Fold屏幕表面贴膜脱落的情况;同时,针对铰链缝隙的问题,三星也找到新的方法避免灰尘和微粒进入来破坏屏幕。

另据韩国日报报道,虽然5G版本尚未确认定价,但美国4G版本要价1980美元,预计5G版本的价格会更高昂。电信业界相关人士表示,三星电子将供货日期改至7月底,目前正在进行移动通信网连动测试。三星相关人士也对此说明,将在7月中向韩国媒体公开Galaxy Fold,7月底前供货给电信企业。

通信网连动测试是手机上市前必须进行的程序,能确认手机和通信网是否能正常连接。一般来说,韩国制造公司的手机大约会进行6~7次测试,每一次测试需要4、5天,一共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测试时间。电信业界相关人士解释,在韩国推出的Galaxy Fold是5G版本,测试时间可能比其他手机要长。

与三星的Galaxy Fold发售日期一推再推不同,华为的可折叠手机Mate X除了推迟发售外,疑似还由于原材料问题,要缩减产量。

据CNBC 6月14日报道,华为发言人表示,华为可折叠手机Mate X将推迟至9月上市,售价约为2299欧元(约合17941元人民币,以6月14日汇率计算)。

知识图谱,华为宣布折叠手机发售推迟到9月份!

而此前华为被美方列入实体限制清单,已经对其既有商业合作和业务造成影响,而在美国之外,一些不利局面也在蔓延。据近日德国出版物Windows United报道,美国3M公司要求德国经销商停止向华为及其合作伙伴出售胶粘剂产品。

有产业链报告称,华为Mate X用于粘合BOE柔性屏及机身的胶粘剂胶水正是来自美国3M公司,而由于美国禁令关系,3M后续可能无法继续供应相关产品给华为,从而影响了Mate X的产量。

实际上除了要国际上的寻找可替代美国品牌的胶粘材料外,从去年开始,中国海关就对来自美国的树脂化工原料加强了监管,很多用于胶粘剂生产的美国品牌树脂原材料进口都受到了影响,中国境内的胶粘材料生产厂商也同时在日本和德国寻找树脂原材料替代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