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史上最暗的一天

瞬雨 2019/05/20 11:31

新知图谱, 互联网史上最暗的一天

2019年5月17日,是互联网历史上最暗的一天。这一天,月亮遮住了太阳。这一天,是资本的狂欢,也是创新的覆灭。

新知图谱, 互联网史上最暗的一天

就在这一天,瑞幸上市。它不仅创造了18个月上市的神话,而且,是在以支持技术创新闻名的纳斯达克。

喝过瑞幸的朋友都跟我说,“好难喝!”基本上众口一词。我不喝咖啡,无论是什么咖啡,所以对口味不做评价。瑞幸似乎也不在乎口味的评价。

在瑞幸敲钟的视频刷遍朋友圈的时候,我说,“这是资本之穷,资本之蠢,资本之无能”。我是在说,资本“穷得只剩下钱”了,没有能力,没有眼光,没有智商,再去发现那些具有科技魅力和创新动力、能够颠覆未来想象的希望之星,就像孙正义之于杨致远。但旋即有媒体朋友给我回了一句,“您错了,这恰恰说明了资本万能”。

是我错了!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结构未来的动力,已经从创新演变成了资本。因为创新在与资本的较量中,通过以“模式创新”为形式的投降,完成了被资本的彻底同化。

新知图谱, 互联网史上最暗的一天

从硅谷和华尔街的相爱相杀开始,创新和资本就是两股相生相克的力量。只不过在苹果身上,在微软身上,在雅虎身上,在谷歌身上,我们看到的主导力量始终是创新,资本只是帮助其走向成就的辅助力量。创新为王,资本为臣。而资本市场,尤其纳市,更是一直忠实履行着“王者之师”的支撑角色。

但是资本的僭越欲望始终存在。到了中国互联网市场,有庞大用户群的肥沃土地,这枝恶之花,终于找到了茁壮成长的勇气和力量,一步一步完成了对创新的摧毁。如果说共享单车还给创新留了“共享”这块遮羞布的话,瑞幸则通过其“18个月上市”的神话,彻底撕下了创新的最后一点尊严。

新知图谱, 互联网史上最暗的一天

当代结构主义哲学对“虚假个案”做过精辟的阐述。“它包括一个特殊性的个体,这个个体将打破普遍原则的一致性,从而暴露其虚假本质”。

结构主义的举例是自由。普遍的自由概念大家都清楚;但是,当自由的类别中出现某种特殊个体的时候,它的概念就被颠覆了。什么个体呢?这个个体就是“工人在市场上随意出售自己劳动力的自由”。通过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工人实际上丧失了自由。通过这种个类,普遍原则遭遇了对自身的彻底否定。

我上一篇文章也讲过,马云呼吁员工拥抱996(声称这是员工的福报),恰恰也是通过虚假的奋斗(替他打工),埋葬了真正(心甘情愿)的奋斗(即创业)。

资本在瑞幸身上宣称的“创新”也是一样的事情。

某些充值媒体振臂高歌,声称他们的金主瑞幸,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走在了创新和创造的前沿”。这句话还真没毛病。通过资本的大举介入和碾压,瑞幸得以将其营销模式发挥到极致,这一点,前无古人。既然如此,那么称它为“模式创新”之最,当之无愧。而恰恰就是这种在互联网界愈演愈烈的“模式创新”,悖离了创新的科技本质,颠覆了真正的创新,也让真正的创新者,无路可走!

新知图谱, 互联网史上最暗的一天

瑞幸充值,朋友圈里一片欢腾。

而私下,不少创业者朋友跟我说,瞬雨老师,该您呐喊两句了。

是的,我只有相信,月亮不可能长久遮住太阳。月食之暗,只能令原始土著失措恐慌,却挡不住追求真知的目光。

作者:瞬雨

环球时报 特约评论员

中国科学报 金融和科技专栏作者

2011中国十大互联网分析师

2013百强自媒体

2017十大影响力自媒体

2018新盟年度科技新媒体

举报/反馈

瞬雨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