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华为】华为的筹资战略丨一起读《华为基本法》第37期

乔诺商学院 2019/05/19 22:48

▲点击收听木萝卜:一起读《华为基本法》第37期 查看往期 后台回复“华为基本法”

大家好,今天是木萝卜:一起读《华为基本法》第37期内容, 【连载发布】

上期我们一起讨论了华为的生产布局。

我们本期一起来读: 华为的筹资战略。

以下为文字版:

第二章《基本经营政策》第五节《理财与投资》

接下来,我们要进入的是《华为基本法》第二章《基本经营政策》的第五节,这一节的主题叫《理财与投资》。

听到这样的一个题目:《理财与投资》,感觉很像是中国大妈应该做的日常工作哈,其实是我们不能将“理财与投资”限定到买股票、买基金、买房子这些个人理财领域里面,“理财”与“投资”都是金融领域的专业术语。

“理财” 从字面理解就是管理财务,目的是实现资产的保值、增值。所以,理财分为公司理财、机构理财、个人理财和家庭理财等等。这里谈的“理财”显然不是个人或者家庭理财,是指华为公司如何实现自己的全部资产保值、增值,所以理财对企业来说,就是企业经营的财务表达方式。

如果你要想资产保值、增值,那么肯定就不能把这些资产捂在口袋里,因为钱只是在账户上的话,就不会有增值的机会了,所以资产要增值,要实现理财的目标,就必须把资产投放到能生长的地方去,就是要去做投资了。这一节的主题《理财与投资》,是高度关联的两个词语,本质上是要从财务的视角来看经营的问题。

第二章《基本经营政策》的前面四节都是从经营的业务角度来展开讨论的,第一节叫《经营重心》,是承接第一章《公司的宗旨》,讨论总体经营策略的,接下来第二章的第二、三、四节就分别从研发、营销和生产三个维度细致讨论了“基本经营政策”,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都是业务层面的探讨,而这个第五节,也是第二章里面最后压轴的一节内容,就从业务维度转向财务维度了,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简单的说一切的经营目的都是为了财务目标, 而事实上,《华为基本法》处处体现出来,华为公司不纯粹追求财务目标。

从财务的角度来看待经营问题,会使得经营从业务层面进一步抽象出来,就会有一个更高维度的视角,对经营问题的理解也会更加深刻。

所以,把《理财与投资》这一节放到第二章《基本经营政策》这一章里面,作为最后一节,是非常有智慧的,是对前面业务层面的经营问题进行抽象与升华,与前面的章节相互呼应,相互促进。

在这个层面上,我们要非常清醒地认识到,所谓《理财与投资》并不是专门对公司财务部门工作的指导, 换句话说就是这个第五节的内容不是专门写给财务人员看的,这是写给公司最高管理团队看的 ,是整个公司经营在财务维度的基本要求,这几乎和算账没有关系,直指的核心目标就是“经营”。

在理解了《华为基本法》这种文本结构布局的良苦用心之后,就让我们进入到这一节的内容中来。第五节《理财与投资》总共包含三条内容,从第三十六条到三十八条,主题词也简单,分别是筹资战略(筹集基金的这个筹资战略),然后是投资战略、资本经营,有着非常明显的逻辑关系。

第二章第五节第三十六条筹资战略

让我们先从第三十六条筹资战略开始。

筹资战略,一听这个主题词就非常明白,讲如何为企业经营筹措资金,这是财务管理是首要环节,也是每个企业都绕不开的问题,因为筹资活动是伴随企业经营全过程的,只要企业在经营状态中,筹资活动就一直要发生的,这会直接影响到企业可以运作的总资源,有时候甚至会直接影响到企业生死,所以肯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进入原文,看看具体怎么说:

(筹资战略)

第三十六条 我们努力使筹资方式多样化,继续稳健地推行负债经营。开辟资金来源,控制资金成本,加快资金周转,逐步形成支撑公司长期发展需求的筹资合作关系,确保公司战略规划的实现。

这一条总共两句话。前一句话表达的内容更加宏观一点,后一句提出了相对细一些的要求。第一句话对华为的筹资战略给了一个整体的定性指导:我们努力使筹资方式多样化,继续稳健地推进负债经营。

我们看到,这个指导性意见其实分为两部分, 第一是“筹资方式多样化” ,所谓筹资方式就是企业筹集资金的具体形式,一般来说可以选择的筹资方式也就七八种,包括:

①吸收直接投资;

②发行股票;

③利用留存收益;

④向银行借款;

⑤利用商业信用筹资;

⑥发行公司债券;

⑦融资租赁;

⑧杠杆收购,而且每一种筹资方式都有自身的使用环境和优缺点,一个企业的筹资目的是支持企业经营,当然是要根据当时的经营需要选择不同的筹资方式, 假如你说我们要指定某一种筹资方式,那才叫奇怪。

很多时候,企业往往不是不愿意采用多种筹资方式,而是不同的资金筹集方式对企业的要求不一样,更多的情况是企业自身能力不足导致的筹资方式单调,这样的话就要努力提升自己的筹资能力,体现的结果就是筹资方式多样化,所以这里原话说:“我们要努力使筹资方式多样化”,也就是要求提高公司的筹资能力。

在这个要求之后呢, 还说要:“继续稳健地推行负债经营” ,这里有一个词叫“继续”,既然是“继续-稳健地推行负债经营”,那就是说这是以前的成功经验了,原来就是这么干的,总结了这个经验,应该继续坚持。

在市场经济环境下,负债经营几乎是所有企业的必然选择,只有极少数任性的企业,例如老干妈那样的,陶华碧说一生不曾贷过款,有多少钱干多大的事,这属于企业经营中的奇人奇事,现实社会中绝大多数的企业都不会这么任性。

负债经营是企业利用社会资源提升竞争能力的基本模式,只是我们知道但凡借来的债务都是某一天要还的,所以负债经营在放大企业资源与能力的同时,一定会带来偿还债务的风险,这就要求企业在债务总额、债务结构这些方面要有恰当的安排,这里的要求就是“稳健”,负债经营是肯定要的,华为学不了老干妈那样的模式,华为的筹资战略就是负债经营,只是负债经营要注意风险,要“稳健地”推行负债经营。

这个“稳健地”推行负债经营是一个定性的说法,我们还是搞不清楚,什么程度的负债算稳健,什么程度的负债就不稳健了呢?

看看华为这些年的数据,我们发现华为这么多年来都保持整个资产负债率在60-70%之间,比如2017年是65.2%,2016年是68.4%,2015年是68%,按照财务惯例呢,这属于合理水平里面的偏高位置了,一般惯例是认为资产负债率达到75%就是红线了,国资委给国有企业定的资产负债率的红线是70%。

如此看来的话, 华为在实际业务中是贴着70%左右走的,体现出来的也是比较积极的负债经营的态度 ,一直在执行《华为基本法》第三十六条提到的这个筹资战略。

这个战略就是:“我们努力使筹资方式多样化,继续稳健地推行负债经营。”

这句话读起来是非常通畅的,但是稍微深究一下,我们就发现,这里面还有一个小问题。就是刚才提到的那几种筹资方式, 筹集来的资金如果要分个类的话,可以分为两大类 ,有一类叫负债,而另一类叫权益。所谓负债就是企业欠了某个人或者机构的钱,是要还的;权益与负债不一样,是不用还的,你花着就好了,当然也不是白花,权益资金是要参与最终的利益分配的,也就是来当股东的。像刚才说的吸收直接投资,发行股票,利益留存这些筹资方式来的钱,都属于权益资金,是要入企业股份的。

非常有必要留意是就是,这句话前半句说“努力使筹资方式多样化”,后半句却只有“稳健地推行负债经营”,你看把整个“权益筹资”这一类型都跳过去了,既不说做也不说不做。这是为什么?

华为是缺乏“权益筹集”的经验吗?当然不是的,记得我们前面说过华为1993年就开始大量地与邮电系统的职工成立合资公司,并且取得了不可思议的成功,所以到1998年《华为基本法》发布的时候,华为早已经是“权益筹资”里面的高手了。 实际上,我们也看到华为有很多非常漂亮的权益筹资的操作,手法和成效都非常了不起。

那这里为什么不说呢?当然不是忘记了,而是有意识要把这两种类型的筹资分开来!潜台词就是,如果可以用负债方式实现的,就不要去动股权,大不了多花点资金成本,不到万不得已,就不做权益筹资。

为什么呢?因为权益筹资要动股权,而股权首先是长期利益导向的,你为了筹资叫人家拿钱来入股, 把人家请进来当股东,到时候你有钱了还想不想人家继续当股东呢,不想要人家了又怎么让人家出去呢?

你看,权益筹资是具有永久性特征的,和一般的负债筹资本来就不匹配,更重要的是股权不仅仅涉及到分钱的问题,股权慢慢积累还会涉及到企业权力的问题,如果因为筹资影响企业控制权,那就更麻烦了。

所以纯粹为了钱的话,就还是负债筹资比较简单。权益筹资牵涉的面就不仅仅是钱的问题,甚至好些企业做权益筹资的第一动机都不是为了筹集资金,而是为了获得股东的其他非资金性资源,比如某个人的管理经验啊、技术能力、责任心啊,比如某个机构的渠道啊,品牌啊等等,就是为了和对方能够深度捆绑在一起,而用股权的办法吸引人家进来,表面上看起来像一个筹资活动,背后有更加深层次的合作。

关于权益筹资的问题,也就是股权和资本的问题,会在这一节后面一点,也就是下一条的再下一条,第三十八条资本经营专项讨论 ,显然在那里讨论的核心问题不会是筹资,筹资只是资本经营诸多考虑因素的一项而已。而《华为基本法》第三十六条在这里讨论的主题真的就是筹资问题,所以能用负债筹资方式,就先不要用权益筹资的方式了。

好,两类筹资,权益类的先放着,今后再说。那就说说负债筹资好了,应该怎么做呢?接下来第三十六条的第二句话就提出了工作要求:“ 开辟资金来源,控制资金成本,加快资金周转,逐步形成支撑公司长期发展需求的筹资合作关系,确保公司战略规划的实现。

从执行层面来看,这里提出了四个方面的基本要求,这是具有普适性的要求,也就是说不是华为才要这样做,所有的企业都得这样做才行。

第一个是“开辟资金来源” ,也就是融资渠道建设了,既然要去筹资,当然就要找到筹资的门道,跟多家银行建立关系,还有大量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不仅要开辟国内的金融市场,还有更广阔的全球金融市场,总之门路广一点,筹集资金的任务就会完成得好一点,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

第二个要求就是“控制资金成本” ,因为向外借的钱都是要付利息的,对融资来说,其实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两个,一个是有没有筹集到资金,二是成本多大,其他就好办多了。

在辛辛苦苦向外借债,还要支付利息的时候,如果你能在业务开张过程中,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降低业务对资金的需求总量,那不是好吗?

这样既能少借点钱,减少了融资的难度,又能减少资金成本,还降低了风险。 所以,第三个要求说要:“加快资金周转”,这当然是我们希望的,因为你“加快资金周转”就意味着同等数量的资金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资金效率就提升了,资金成本控制的更好了,同等情况下,现金流也更加好了,企业也更加安全了。

谈前面的“开辟资金来源”,“控制资金成本”,看起来都像是财务总监的责任,而这个“加快资金周转”,是真的靠财务单方面努力没什么好大效果的,这个主要依赖业务体系的努力才行,并且不能是单个部门的努力,几乎公司的每个业务部门都要努力,比如研发要加快新产品上市进程,采购要压缩库存,生产要缩短生产周期,物流要提高运输速度,交付要加快项目进度,总而言之,每个部门都得承受压力。

你知道,华为公司2017年的总资产周转时间是312天,也就是在2017年,华为公司用1块钱的本钱在312天后给公司带来了1块钱的收入。好些人觉得312天才带周转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必须考虑到行业属性,假如你是商贸流通行业的,当然312天就有点长了,你比如沃尔玛2017年的总资产周转时间才147天,这时候你就要对比另一个方面了, 就是华为通过312天周转带来的,与总资本同等数量的营业收入里面,40%是毛利润 ,这是流通行业不可比拟的,所以你得和同类型公司对比才行。

这样你可能对这个数字更没有概念了,我们对比几个典型的同类型公司,华为同城的兄弟,中兴的总资产周转天数是472天,比华为的312天差了160天,你不能就此小看中兴,因为三星是478天,最少中兴还比三星强一点;而苹果是589天,华为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思科2017年的总资产周转天数是942天,爱立信比较好,也达到了是486天,这下你明白在科技公司的队伍中,华为的312天总资产周转天数是多么厉害了吧!

我们平时只知道华为的研发投入大,人员积极性高,到这里我们其实明白,华为的效率比所有对手都高 ,他是凭什么超过思科的啊,华为的资本周转效率是思科的3倍啊,所以才有现在华为的营业收入规模是思科的两倍的成就,这是打出来的成果,你不服不行吧?周转快了,效率就更高了,那就有更多的钱用于研发,用于激励,用于管理提升,又进入下一轮正循环了。

除了“开辟资金来源,控制资金成本,加快资金周转”,关于这套筹资的组合拳还有一招,是要求“逐步形成支撑公司长期发展需求的筹资合作关系”,这个“支撑公司长期发展需求的筹资合作关系”其实包含两种类型的关系,一是机构之间的关系,就是要求公司与筹资机构之间建立长期关系,比如和某个银行,要建立一种长期合作的关系,这个容易理解。

二是筹资业务关系,就是要和筹集机构谈恰当的筹资协议,不能全是短期贷款,那样的话就会导致资金链不安全。是要根据业务需要,结合企业现金流量状况来制定一个合理的负债结构,让长期负债、短期负债这些不同类型的负债能够形成一个整体,既能降低公司的资金成本,又能保障经营需求。

通过这一套组合拳的四个招式,最终的目的,第三十六条最后说是为了:“确保公司战略规划的实现。”也就是说筹资本身不是目的,是手段,目的是“确保公司战略规划的实现”。

反过来说,筹资工作如果没做好,就会影响公司的战略规划实现。如果没做好是什么情况呢,一般来说就是资金来源比较单调,资金成本比较高,然后资金使用效率还比较低,最后筹集到的资金不能支撑公司长期发展需要,对吧!

那么, 一个好的筹资战略实现是什么场景呢? 我们来看看华为的情况,真是做得非常漂亮的样本哈。我们看到2017年年末的时候,华为的长期借款达到了383.38亿元人民币,而短期借款只有15.87亿,你看绝大部分都是长期借款,最近3年华为的长期借款都占到总借款的90%以上,而且这些长期借款的利率都控制在3-4%左右。

当然,华为历史上也有长期借款比例非常低的年份,像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短期借款占到总借款的92%以上,长期借款只占7.3%,确实是大环境不好,非常糟糕,风险很大。

第二年,2009年就让长期借款回到51%的水平了,后来再也没有低于60%的情况发生了,现在长期借款更是不可思议的高比例,这证明华为的筹资工作成效非常显著,能够非常好滴支持公司长期发展,也能够保持稳健的负债经营。

你看金额巨大,长期借款,超低成本,这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的筹资成绩,华为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呢?

其实,我们仔细观察一下,会发现虽然第三十六条提到要“筹资方式多样化”,但是华为的现在的筹资方式也不是特别多,除去权益筹资也就是股权筹资不讲,在债务筹资的领域里面,华为其实只有四种方式:

一是集团内担保借款,

二是信用借款,

三是应收账款融资,

四是公司债券。

一般来说前三种资金,也就是担保借款、信用借款、应收账款融资,资金来源都是银行,所以华为必须把银行作为重要的资金来源,开辟更多更好的合作银行。除了这三个类型的债务,现在的华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资金来源就是公司债券,到2017年的年底,华为全部借款当中,公司债券有291.45亿元,占到华为总借款的73%,债券已经是华为最重要的资金来源了。

为了发行公司债券,华为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了欧拉资本有限公司和格拉资本有限公司,两个全资的子公司,就是用来发行企业债券的。

从2012年到现在,华为已经发行了6次企业债券了,其中只有2次是发行的人民币债券,第一次是2012年发了3年期的10亿元人民币,第二次2014年发了3年期的16亿元人民币,两次筹集到了26亿元人民币。

搞明白企业债券这个游戏规则之后呢,华为就开始发行美元债券,更多地向海外金融市场筹集资金,目前,华为的大部分借款都来自海外,2015年华为就发了10年期的10亿美金的美元债券,2016年又发了10年期的20亿美金的美元债券,2017年发了两笔,一笔5年期的10亿美金,一笔10年期的5亿美金债券(不同期限的利率不一样哈),这样华为主要的借款就变成“美元公司债券”了,399亿元人民币的总借款,291亿人民币都是美元债券,这里面除了65亿元人民币的债券是5年期的,其余的226亿元人民币都是10年期的,利息都控制在3、4个点左右较低水平上。

看到这个成绩,其实我们相信华为在“筹资方式多元化和开辟资金来源”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很远了,而且未来也肯定不会停止“筹资方式多元化和开辟资金来源” 的探索, 既能控制资金成本,又能支撑公司长期发展需要,实现非常好的筹资战略,最终为公司战略的实现提供支撑与保障。

好了,最后我们再整体读一下原文,回顾一下筹资战略,从主题词开始:

(筹资战略)

第三十六条 我们努力使筹资方式多样化,继续稳健地推行负债经营。开辟资金来源,控制资金成本,加快资金周转,逐步形成支撑公司长期发展需求的筹资合作关系,确保公司战略规划的实现。

好,第三十六条我们就读到这里,下一期节目再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乔诺之声立场

知识图谱,【听华为】华为的筹资战略丨一起读《华为基本法》第3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