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资本狼性”的零售图谋

超市周刊 2019/05/18 13:13

知识图谱,阿里:“资本狼性”的零售图谋

作者 :王跃霞

本文字左右3247,阅读约需11分钟

超市周刊第1127篇原创

核心提示

阿里在新零售领域再落一子,入股居然之家后,阿里又豪掷43亿将红星美凯龙收归旗下,在家居市场已形成“北居然、南红星”的战略布局。在这场新零售线下争夺战的背后,频频耗资的阿里在做一场怎样的盘算?

又一“战狼”被阿里收归麾下。

5月15日,阿里豪掷43.594亿元人民币全额认购了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星美凯龙”)发行的可交换债券,本轮资本输血过后,阿里获得其总股本比例约10%的A股股份,同时,阿里在港股收购红星美凯龙3.7%的股份。

红星美凯龙也终于走上了布局新零售的快速道,在“阿里爸爸”加持下,向120亿年销售额中有四分之一来自线上的“哥哥”居然之家看齐。

至此,阿里在家居市场已形成了“北居然、南红星”的战略布局,成为最大的“操盘手”。

自从“新零售”概念横空出世后,阿里与腾讯在传统零售界的布局抢夺战就已经搬上了台面。对于新时代下亟待转型的传统零售企业,纷纷向前,握住两大互联网巨头抛出的橄榄枝。一条隐形的分隔线出现了,合作企业也被贴上“阿里系”、“腾讯系”的标签。

知识图谱,阿里:“资本狼性”的零售图谋

自其2016年全面启动新零售战略以来,阿里已形成了快消商超、服装百货、家电数码、家装家居的版图。各方势力全面发力,用不同术语讲述着一个“三公里”的理想生活。

阿里,通过“资本的狼性”,不断彰显着其通过入股、收购和合作等方式参与到传统零售企业经营中,通过“流量变现”,通过蚂蚁金服支付宝,构建一个“金融”闭环。

01

“阿里系”零售生态帝国

“新零售”的提出不是一个巧合。

2014年阿里巴巴入股香港上市的银泰商业,并成单一最大股东;2015年8月阿里283亿元战略投资苏宁云商,成苏宁云商第二大股东。阿里布局新零售的倾向早已在这两件事中做了预兆。

随着2016年10月“新零售”战略的提出,阿里开始了大阔步的状态,仅仅5年,耗资已逾700亿元。业内在惊叹阿里“大手笔”的同时,也在极力深挖这700多亿背后的意欲。

在同一领域,阿里显然并不会止步一家企业,走的也不是伸出一只脚去试探的路子。从入股红星美凯龙就可以看出,“财大气粗”是一方面原因,实际上,阿里是从更宏观的领域去考虑,打通上下游产业链,从前台运营到后台供应链,从场景到商品,阿里都要用自身外溢的技术实力去驱动产业变革,若模式一旦跑通,便会缔造一个全新的阿里零售生态帝国。

在传统零售企业“站队”风口上,业界盛传的一个观点是,腾讯是“去中心化”,是盟军思维;阿里是 “中心化”,是帝国思维。

区别于腾讯“放养式”的打法,阿里在助力企业改造的过程中喜欢主导游戏规则。

如对银泰和高鑫零售,控股之后,阿里方便对企业进行全面的改造和融合,甚至是在零售行业内部进行一轮新的产业分工。

阿里目前在不同领域有自己的试验田。在阿里的计划中,作为试验田的项目未来应该会主导各自领域入股企业的新零售改造。三江购物的联营、淘鲜达的试点都是盒马团队在主导;高鑫零售入股不久盒马团队也已经进驻;中央商场和阿里系的合作是基于银泰,而且合资子公司银泰占股达到71%。

在阿里的意识中,只提供基础设施是难以充分激活渠道融合的潜能,这其中涉及经营理念、品控、利益分配等诸多问题。

因此可以预见未来阿里会是阿里系零售企业业务重构的主角,阿里对改造的方法、内容等有较大的话语权,而且这些阿里系内的零售商有可能会进一步进行数据、资源等共享并由阿里进行统筹管理,形成一个以阿里为中心的体系。

02

数据、场景的线下抢夺战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66262亿元,同比增长10%。全国网上零售额71751亿元,同比增长32.2%。中国实体店销售仍然占到中国零售总额的80%左右份额。这一年阿里巴巴和腾讯两家市值相加过万亿美元的中国互联网企业,线上线下同时发力,保守估计,两家公司去年至今已经达成了超过100亿美元的零售行业收购案。

纵观阿里在零售领域落下的棋子,大部分集中在商超领域。先后与“三江购物”、“百联集团”、“新华都”、“高鑫零售”等在业内占据一席之地的传统企业进行“联姻”。

商超因售卖“单价低、频次高”的快消品而成为阿里在线下瞄准的主要场景。这一业态具有很高的流量价值,能够作为大数据应用的着力点。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为新零售的发展提供了先决条件。

便捷快速的移动支付方式已成为人们在超市、餐馆、购物商场、便利店等零售行业购物支付的首选,移动支付提升了购物体验、积累了大量用户数据。

在线上流量红利见顶,获客成本大幅提升的情况下,线下仍拥有着85%的稳定客源,且获客成本趋于稳定。

线下数据俨然成为互联网巨头的垂涎之物。将线下的消费行为、购物路径数据化,并通过自身已有的数据资源和技术积累盘活线下商业、抢占消费升级风口,这成为互联网企业一直以来目标一致的猎物。

此外,场景的争夺也是这一布局中的重要意图。

2018年3月15日,沃尔玛西部(川渝)地区门店,率先贴出门店告示:沃尔玛门店内,付款可以使用微信支付、银联卡、信用卡、预付卡、现金(暂停使用支付宝)。10天之后,京东、腾讯入股的步步高也被曝出旗下门店禁止使用支付宝。

在腾讯系零售企业停用支付宝的同时,微信支付同样在阿里系的线下零售商家中备受冷落。去年12月,记者经常购物的一家欧尚突然告知消费者不支持微信支付。

深究其中原因,其核心思想是想通过支付习惯来提升消费者对于平台的黏性。未来,基于支付入口的巨大流量与庞大数据积累,阿里能做的事情就不止于支付。仅从大数据征信层面考虑,海量的消费行为将成为未来阿里的“宝贵财富”和“不竭源泉”。

03

流量变现,打造“金融帝国”

有专家分析称,阿里疯狂布局线下零售企业,特别是对优质资产的上市公司进行投资,还有布局像盒马这样的“新零售”,其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通过“流量”来实现金融变现,因为,阿里有很强大的金融服务蚂蚁金服。

在阿里入股和合作的八九家传统零售企业来看,每家企业都拥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会员,当这些会员成为蚂蚁金服“支付宝”粘性用户时,支付宝的功能就会被放大。

支付宝是阿里巴巴商圈中重要的一个角色,而且重要程度也越来越重要。可以说是和阿里巴巴起家的淘宝网并列为帝国的左膀右臂,甚至支付宝已经超越淘宝网成为了阿里巴巴的右手。其实我们一直说支付宝,只是阿里集团狭义的金融涉猎,真真正正作为阿里巴巴商圈的金融平台应该是阿里下属的蚂蚁金服,这才是真正的巨无霸。

可以说,现在市场相互竞争的金融服务平台,全部都是蚂蚁金服的模仿者,全部都是。就连现在想跟蚂蚁金服一争天下的微信支付也是模仿者,只不过依仗着先天的流量优势才可以做到现在的地步。

第一个也是支付宝发迹的功能就是利用淘宝网的代保管功能。但凡是从淘宝网进行过购买物品的读者朋友们都知道,当消费者在淘宝网购买物品付款以后,在消费者没收到所购买的物品之前,所付的钱是在支付宝公司代为保管的。经过物流2至5天的运输以后,消费者收到物品再点击确认收款钱才从支付宝出来到卖家手里。在钱没到卖家手上之前,支付宝就可以靠这部分钱的利息赚钱,可不要小看利息,因为他的本金的量级是非常巨大的,是你根本不敢去想的,特别是在双十一这种活动前后,支付宝的收益更是十分可观的。而且还有很多的网友朋友购物以后,就算是收到了所买的物品,也不会点击确认收货,而是等好几天以后平台自己确认,这不知不觉就是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这也使得支付宝赚取的利息更多了。

除此之外,蚂蚁金服还给使用他的客户提供基金、保险等理财产品购买的服务。有相当多的网友朋友们通过支付宝软件购买各种各样的理财产品,要知道支付宝可不会白白帮忙卖这些产品。每卖出去一份,支付宝就会收取一部分的费用作为佣金,这部分收入也占蚂蚁金服收入很大的一部分。

余额宝想必所有人都听说过,这也是蚂蚁金服一个大的吸金石。天弘基金是阿里自己的基金公司,阿里有自己专业的理财团队,收益肯定比每天给你的要高出很多。

此外,支付宝现在还进行信用放贷款收取利息,比如说旗下的网上银行主要就是做这部分内容的。现在用支付宝转账也需要缴纳手续费,这些都是蚂蚁金服赚钱的途径。

现如今,支付宝上的“花呗”和“发呗”等小额贷款功能,也有很多用户,通过放贷来给企业带来丰厚的利润。

有专家说,通过收购入股线下传统零售企业,将这些企业的消费者通过支付宝来打造一个金融闭环,这才是阿里或者说马云“新零售”的本质。

知识图谱,阿里:“资本狼性”的零售图谋

◎ 编辑:胡伟鹏  主编:老愚

知识图谱,阿里:“资本狼性”的零售图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