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进ICU的山东首富张士平,其身后的千亿商业帝国如何延续?“魏桥模式”或难以为继!

华夏能源网 2019/05/18 11:03

作者 | 时玉丰

那个常年4点起床、6点半之前到公司,以勤奋和魄力著称的山东首富张士平,没能战胜岁月,终是倒下了。

据相关媒体报道,日前,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张士平因病已住进邹平市人民医院ICU进行治疗。魏桥集团对此情况并没有进行官方回应。

此时,距离张士平卸任魏桥集团董事长,其子张波接过掌门权杖仅仅过去8个月时间。魏桥集团可谓完成了及时的新老接替,开启了公司下一个发展时代。

2018年,魏桥集团实现销售收入2835亿元、利润87亿元。但是,庞大的销售数字背后,是连续三年的营收下降。

张士平的传奇故事,一直鼓舞着民营经济从业者,他的倒下,令业界牵挂;并且,近年来深受环保问题困扰的魏桥集团,在“少帅”张波的带领下,怎样走好新的发展之路,也备受期待。

从推车工到“山东首富”

张士平出生于1946年,是一个出身于农村的穷人家孩子。很早就参加工作的他,干过推车工、扛棉工、厂消防员等工种。那时候的张士平,是一个“光着脚打篮球”、“光着膀子挖河沟”的能人青年。

1981年,35岁的张士平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接管了当时处于“半年开工半年闲”状态的邹平第五油棉厂。凭借从外省调种子扩大生产,油棉厂扭亏为盈,张士平挣下了第一桶金。

在拥有第一桶金后,张士平便开始胆大心细的扩张之路:1989年,张士平用600万元积累,共筹集1000多万元,建成了1.6万纱锭的纺纱厂;不久,又筹资6000万元建成3万多枚纱锭的棉纺厂和336台织机的织布厂;1998年,魏桥棉纺织厂收购了滨州最大的国营棉纺织企业滨州一棉,同年魏桥棉纺织厂改组为魏桥纺织集团,并于2003年更名为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

魏桥在纺织行业的扩张,被称之为“极其朴素极其野蛮的大生产路线”,这与张士平的果敢密不可分。当外界都在批评魏桥之时,经过20多年的发展,它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棉纺织企业。

在纺织行业大干特干之际,低调的张士平又开始悄悄布局电厂。魏桥纺织大规模扩张发展之时,热能、电能严重供应不足。1998年,国家出台政策鼓励有能力的企业发展热电联产的企业自备电厂。张士平在当地政府支持的5000万元公债支持下,又自筹资金5000万建起了企业的第一家电厂。

自建电厂不断崛起后,张士平凭借电价优势又开始布局电解铝项目,并创造了中国独一无二的“魏桥模式”。

“魏桥模式”即魏桥集团自备电厂、自建电网、余电直销、孤网运行。主要特点为垂直一体化、不受国网调度、无需物价部门核价、不受发电时限控制。这不仅解决了魏桥集团电力不够的问题,同时直接影响了生产成本。

在电解铝行业,电力成本占到40%到50%,每度电相差1毛钱,反映到电解铝成本即是每吨相差1500元-2000元。这样的成本优势令魏桥集团在电解铝行业迅速崛起。

2011年3月,魏桥旗下电解铝板块成员企业中国宏桥(01378.HK)在港交所上市。中国宏桥也为张士平家族带来了近400亿港元的财富,将张士平送上了“山东首富”的宝座。

“魏桥模式”不确定的未来

张士平病倒之前,给魏桥做了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那便是完成了权力交接。

早在1998年,魏桥集团完成重组之后,时年才28岁的张波就被任命为副总经理,11个月之后,直接升任魏桥纺织总经理、执行董事及董事长。铝电产业起步之后,张波的工作重心开始向此倾斜。

随后,面对多重发展,张士平将魏桥集团的纺织产业交给两个女儿张红霞、张艳红管理;铝电产业则交给了张波。直到2018年9月,张波正式接任魏桥集团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山东第一大民企正式完成迭代。

然而,“少帅”张波在继承魏桥后不得不面对一个棘手的问题:曾经引以为傲的“魏桥模式”,在国家环保和去产能大势下,开始成为企业发展的“包袱”和不确定因素。

2017年8月,能源大省山东向自备电厂监管砍下了“第一刀”,同时也启动违规电解铝项目的淘汰工作。魏桥集团,成为了最大的改革对象。

当时山东省发展改革委官网公布的《山东省2017年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工作行动方案》中规定,抓紧完成电解铝违法违规项目清理,其中:魏桥创业集团违规建成电解铝项目5个,违规产能268万吨,由滨州市人民政府负责于7月底前关停;同时分别停运相应规模煤电机组(不含已纳入2017年及以前年度淘汰关停机组),滨州市魏桥集团停运煤电机组570万千瓦左右。

此消息一出,震惊业内。魏桥集团的上市公司中国宏桥股价更是大跌。面对此种状况,魏桥集团回应称关停268万吨电解铝是主动申报,没被责令,未受处罚。而实际上,这部分产能包括配套自备电厂的关停,对于魏桥的影响不小。

据相关统计,魏桥集团在2017年末的电解铝产能约为1040万吨,停产了268万吨,相当于少了四分之一的产能!更重要的是同时关停相关煤电机组,让魏桥彻底失去了“魏桥模式”的优势本源。

国家对于污染治理和过剩产能的治理决心是坚定的。尽管魏桥集团做了努力,但在2017年9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国土资源部、环保部、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正式核定了关停魏桥集团电解铝产能269.2万吨(其中违规产能268万吨,多关停1.2万吨)。

并且,去年7月1日起,吉林省开始对企业燃煤自备电厂征收0.15元/千瓦时的政策性交叉补贴。这只是一个信号,如果扩大到全国,魏桥自备电厂的发电成本优势将受到严重冲击。

在煤电去产能和环保旋风的高压态势下,“魏桥模式”开始不适应新的工业生态体系的要求。魏桥在经历了大开大合的发展后,将迎来向高、精、细转变的挑战,张波身上承担的不仅是继承产业,更多的是新开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