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创业不完全死亡名单

音乐先声 2019/05/18 00:51

作者 | 二三三 编辑 | 范志辉

据IFPI《2019全球音乐报告》显示,全球录制音乐市场在2018年增长了9.7%,总收入为191亿美元,这也是连续第四年实现增长且涨幅最高的一年。而中国市场也在正版化的大潮下,在全球的排名也是蹭蹭上涨,从2009年的第39位上升到2018年的第7位。

知识图谱,音乐创业不完全死亡名单

而在产业环境向好和全民创业的背景下,这几年也涌现了不少音乐创业公司,很多也得到了资本的垂青。不过,我们发现,几年过去了,依旧存活在大众视野中的公司却寥寥无几。

一方面,自身不具备专业能力、盲目扩张、资金链断裂、缺乏成功有效的商业模式,成为大部分创业公司倒下的原因;另一方面,数字音乐市场份额被大型互联网公司瓜分、模式迅速被大公司复制抄袭也成为了音乐创业公司发展路径上必然的阻碍。

接下来,音乐先声将重点盘点近五年来死亡的音乐创业公司,既是避坑指南,也向他们以示敬意。

落网

定位: 独立音乐推广平台和线下音乐空间。

知识图谱,音乐创业不完全死亡名单

团队情况 创始人胡建国,团队12人,多为90后。

盈利模式: 落网APP计划通过品牌冠名节目来覆盖成本甚至达到盈利,线下音乐空间通过咖啡馆、酒吧和举办活动收取场租以及售卖周边产品。

业务情况:

落网成立于2003年,经历了数次起起伏伏,终于在2014年上线了落网APP。根据媒体报道,落网积累了300万忠实用户,落网APP上线两周便有80万的注册量。2015年4月,emo APP上线,定位是一款可以识别情绪的电台APP。

2016年3月,落音乐空间广州店完成众筹,2016 年 6 月至 2017 年 11 月份累计实现净利润-249.30 万元,其中 2016 年度实现净利润-196.27 万元(店铺装顶手费 、装修成本、开办费等未分摊),2017 年度实现净利润-53.03 万元。

2017年3月,落音乐空间北京店开始装修,原定五一开业,期间因为款项被中间转让人截留,开业时间拖延到5月21日。由于选址失败人流量不足,无法依靠酒水生意盈利,北京店只能靠线下活动来维持。从开业到停业,举办了101场线下活动。其中,定期演出的脱口秀,能带来每月8000元的收入。另外还承接过一些小型发布会和互联网线下活动。

2017年12月初,胡建国宣布,落网App停止维护,两家线下音乐空间均告关闭。

融资情况:

2015年,通过用户股权众筹完成了4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2016年3月,通过众筹获得184万元资金用于广州落音乐空间。同年12月,北京店同样采用众筹股份的方式获得了投资,金额未知。根据媒体报道,20份6万元的1%音乐空间分红权被全部售空。

死亡原因: 在线上产品尚未稳固的情况下,贸然拓展线下业务,且缺乏场地运营经验,内部管理混乱。

点评: 情怀不能当饭吃,股权众筹须谨慎!

一起唱

定位: 集K歌预订、社交、互动娱乐和市场服务为一体,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KTV服务。

知识图谱,音乐创业不完全死亡名单

团队情况: 创始人尹桑曾被称为90后“明星创业者”。“一起唱”在南京、上海、北京、深圳均有分公司。

盈利模式: 为KTV提供完整的点歌服务系统解决方案,获得收入。

业务情况:

“一起唱”于2012年上线,APP为用户提供查询、预定包房服务,还提供社交平台。后转型做KTV的硬件系统,建立自己的点歌系统,并推给线下传统KTV。截至2014年底,有100多家线下KTV使用了一起唱的点歌系统。

融资情况:

2012年,获IDG 5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2014年1月,完成IDG 300万美元A轮融资;2014年4月,获得来自IDG、大众点评的12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5年4月,完成了C轮数千万美元融资,投资金额投资方未对外透露。

死亡原因: 未能把握好现金流,投资方突然反悔终止融资导致资金链断裂。

点评: 在知乎上有匿名人士爆料称一起唱盲目扩张团队,从100人到600人。这也是创业公司最容易犯的一条错误。随着版权业务的逐步正规,KTV点歌系统也面临着版权危机。

A2Live

定位: 现场娱乐公司,目标成为亚洲垂直一体化的电子音乐平台。

知识图谱,音乐创业不完全死亡名单

团队情况: 创始人为美籍华人周铂弘,总裁陈艳、Eric Reithler-Barros担任CCO。

盈利模式: 主要依靠主办风暴电音节、海外艺人演出和Newornever跨年派对获得广告赞助和票房收入。

业务情况:

2013年举办喜力风暴电音节,并未引起很大反响,甚至在演出当天仍有早鸟票剩余;2014年举办了由百威冠名的百威风暴电音节,并邀请了王力宏和AVICII在内的一众电音大咖;2015年风暴电音节保持了上一年的豪华阵容外,还邀请张靓颖加盟,并落地深圳;2015年年底孵化Newornever跨年派对品牌,邀请了ZEDD、CARTA等电子音乐人;2016年百威风暴电音节落地成都和上海站;2017年,A2LIVE上海、成都、南京三地举办风暴电音节;同年,澳大利亚站却在公布了五位艺人后临时跳票。

除了风暴电音节这一主要项目外,A2LIVE还主办一些海外乐队、电子音乐人的演出,例如在2014年主办slowdive巡演上海站、2015主办歌手PITBULL中国四城巡演、2016年主办百大DJ Armin Only Embrace世界巡演。同时,2016年A2LIVE联合主办IMS亚太峰会。2017年A2LIVE还获得了道略音乐产业研究中心办法的“年度音乐节演出机构五强”奖项。

2017年,风暴电音节还推出了会员计划,仅付费会员可提前购买音乐节的第一波早鸟票。除了演出业务外,A2LIVE初步布局了电子音乐流媒体服务“电音台”,还计划涉及艺人业务板块、DJ/制作人学院和唱片厂牌“风暴唱片”。

2018年年初,A2LIVE发布了与尼尔森合作的亚洲电子音乐市场研究报告,该报告施行付费下载,需要支付4680人民币。之后几个月,就有媒体爆出A2LIVE挪用投资人钱款、操控法人等丑闻,A2LIVE也消失在大众视野。

融资情况: 喜临门家具投资2000万。

死亡原因: 因挪用投资方投资款以及赞助商百威账期过长,最终导致官司缠身、资金链出现问题。

点评: 当年做的风生水起,请来老外坐镇,还企图拓展海外市场,谁能想到是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乐视音乐

定位: 围绕用户需求打造“IP+互联网+硬件+增值服务”音乐产业生态体系,定位为音乐产业价值链垂直整合的互联网音乐科技公司。

知识图谱,音乐创业不完全死亡名单

团队情况: 2015年,乐视宣布独立音乐业务,成立乐视音乐公司,由高管雷振剑任董事长,乐视音乐业务核心负责人尹亮担任CEO。

盈利模式: 演唱会、音乐节付费直播分成;自制音乐节目广告收入。

发展历程: 2012-2013年期间,乐视音乐曾经推出过“看音乐APP”,还以不插电音乐会“降噪”试水演唱会直播;2014年便联手汪峰首次尝试演唱会付费直播,共吸引了7.5万次付费观看,为乐视创造了超过200万元的收益,开创了付费观看演唱会直播的先河;2014年年底,乐视音乐又拿下了羽泉圣诞演唱会直播、李志跨年演唱会直播和凤凰传奇新年演唱会直播。

2015-2016年间,乐视音乐联合主办了李宇春“野蛮生长”全国巡演,又和华晨宇、邓紫棋等众多一线歌手合作了演唱会直播。同时,拿下了草莓音乐节、迷笛音乐节、美国Ultra电子音乐节以及27届金曲奖、58届格莱美颁奖礼等在内的重量级音乐颁奖礼的直播权。乐视音乐给自己的定位为“中国最大的音乐直播平台”,并且曾经也做到了这一市场地位。

同时,乐视音乐也是较早对音乐内容进行垂直运营的平台,在2016年率先引进了韩国的HipHop音乐真人秀《Show Me The Money》,与国内众多独立音乐人的演唱会直播合作也一直持续。后来,乐视音乐又开始进行自制音乐节目,例如由说唱歌手小老虎策划的嘻哈音乐纪录片《打孩子》。

死亡原因: 母公司乐视网2016年被爆出债务危机,创始人贾跃亭出走美国,乐视音乐因此受到牵连。

点评: 乐视音乐的发展势头迅猛,这一路上的决策也几乎是次次击中靶心。然而,在母公司乐视的拖累下,乐视音乐在发展最好的时段无奈退场。与其他视频网站相比,乐视具有智能终端的优势,乐视音乐绝对是最令人遗憾的一个音乐平台。

合音量

定位: 主打互联网众创音乐创作概念,利用互联网的连接和社交优势,汇集大众智慧,协力创作歌曲。

知识图谱,音乐创业不完全死亡名单

团队情况: 2015年,歌手郑钧创立“合音量APP” ,拉卡拉集团总裁孙陶然、万网创始人张向宁为合伙人。

盈利模式: 未知。

融资情况: 天使轮融资额为百万级。2016年,合音量加盟太合音乐集团。

业务情况:

从合音量产生的歌曲,如果有版权收益,都归创作者所有。版权方面,词曲作者享20%,编曲作者享20%,演唱者享20%。

合音量T榜项目用现金来激励原创音乐人的创作,首期季度榜单前十名共拿走100万的现金,试图通过平台筛选出一部分优质艺人签约。截止至2016年11月,合音量T榜共计发放了奖金736万元。合音量T榜的消息停留在了第10期,官博于2017年6月停更。在此之前,合音量还发布了一张原创合辑《10》。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合音量与百度音乐人合并。

死亡原因: 烧钱营销,没有成功的商业模式,最终被放弃。

点评: 烧钱营销,而通过平台也没能筛选出高质量的艺人,没有商业模式,业务必然不可持续。音乐人创业,过于情怀和理想化是大忌。

乐流

定位: 一款听懂人们诉说的极简音乐播放器。

知识图谱,音乐创业不完全死亡名单

团队情况: 创始人吕骋,英国利物浦大学毕业,2014年5月成立渡鸦科技。

盈利模式: 未知。

业务情况:

乐流主打“极简”风格,只有简单的四个功能:按住手机屏幕任意地方,说一句话(可以是歌曲名或任意一句话),开始播放;左滑暂停;下滑切换下一首;上滑分享。既没有各大音乐播放器常见的歌曲排行榜,也没有快进、上一首、歌单等功能。

乐流iOS APP上线不到两周、Android版本上线一周,接受了超过60万的听歌请求;上线30个小时在APP STORE音乐类免费排行榜前50,上线60小时进入前20。

融资情况: 2014 年 4 月,真格基金和经纬中国天使轮融资数百万美元。

死亡原因: 未知。之后创始人吕骋带团队加入百度,成立“百度渡鸦智能音响”部门。

同类产品: JING FM;章鱼FM。

点评: 还记得当年的豆瓣FM也没能逃脱下架的命运,在今天也是依靠腾讯的投资复活。FM业务不仅仅版权是一大问题,盈利模式也更加局限。如今,各大主流音乐平台也相继重视FM功能和内容制作,创业选择做FM平台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多米音乐

定位: 在线音乐播放器。

知识图谱,音乐创业不完全死亡名单

团队情况: 创始人奉佑生,在2015年转让股权,彻底退出多米。2017年,多米音乐副总经理辜炜东向公司提出离职。

盈利模式: 在线音乐播放器的广告收入、线下演出“尖叫现场”票房收入、粉丝社区“偶扑”的广告收入和增值业务。

业务情况:

多米音乐最鼎盛的时期是在2014年,根据当时的数据,多米音乐有超过2000万月活、470万日活用户。然而到2016年,多米的月活用户已不到900万、日活用户不到150万。

除了基本的在线音乐播放器,多米音乐还试图拓展其他业务积极寻求转型。2015年8月,多米上线了粉丝社区平台偶扑,粉丝可以及时了解到自己偶像的最新动态和活动行程,还可以查看偶像的图片和高清视频等。然而粉丝经济正是最火热的时候,多家粉丝社区平台纷纷上线,其中包括了腾讯视频布局的doki社区。粉丝随着艺人资源来,也随着艺人资源走。

2017年6月,多米音乐正式发布了线下演出品牌“Live 4 LIVE尖叫现场”,试图用线下音乐演艺业务为公司带来收入。

融资情况: 2011年9月,多米音乐获得A8音乐1900万人民币投资;2012年9月,获得华谊兄弟300万美元投资;2014年6月,A8音乐和金昌投资联合投资多米1.4亿元;2015年,华谊兄弟和磐石资本又共同投资亿元人民币以上;2016年,光线传媒补投D轮6800万元;2016年9月,多米音乐挂牌新三板。

死亡原因: 除了版权问题严重,导致用户大量流失,自身亏损严重外,直接导致多米倒下的是,2017年9月-12月期间,多米音乐向宣亚国际出售映客所有股份未成功,资金重组失败。

点评: 网易云音乐背靠网易、虾米背靠阿里、酷狗酷我背靠腾讯,没有强有力的靠山,在如今的版权竞争下确实难以存活。

在去年“资本寒冬”的说法被提出时,我开玩笑说,音乐行业已经寒冬十几年了。而作为探路者,无论成功失败,所有这些音乐产业领域的创业者始终值得被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