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上市之后:能否借自动驾驶敲开盈利大门?

人工智能产业链联盟 2019/05/17 22:46

新知图谱, Uber上市之后:能否借自动驾驶敲开盈利大门?

自动驾驶或许会将共享出行带至盈利状态。

文 | 祥威

美国东部时间5月10日,共享出行平台Uber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UBER”,发行价定为每股45美元。Uber最初计划筹集81亿美元,估值将达到820亿美元。这使其成为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美股市场规模最大的IPO。

不过,Uber的股价最终以每股42美元开盘,截至发稿跌至41.57美元,总市值达697.11亿美元。新智驾注意到,这一情况与号称“网约车第一股”的Lyft相似。

今年3月,Lyft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发行价区间定为每股62至68美元,随后由于投资者需求高涨,上调至72美元。开盘当天,该支股票最高涨幅23%,但第一个交易日后即下跌近12%,收于69美元,跌破72美元的发行价。

Lyft在2018年收入达到21.6亿美元,高于2017年的10.6亿美元。但该公司去年的净亏损却达到9.113亿美元,较2017年增加2.23亿美元。截至发稿前,Lyft的总市值为146.05亿美元。

Uber的情况稍好一些。截至2018年12月31日,Uber总资产为239.88亿美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额为64.06亿美元,公司总负债达171.96亿美元。2018年营业收入112.7亿美元,实现了首次盈利,净利润为9.97亿美元,经调整后的EBITDA亏损为18.5亿美元。

在此之前,Uber在2016年的营业收入为38.45亿美元,净亏损3.7亿美元;2017年营业收入79.32亿美元,净亏损40.33亿美元。

摆在Uber、Lyft等出行平台面前的,仍是网约车市场共存的持续亏损难题。

核心业务持续亏损

Uber成立于2010年,最早正是以网约车服务与传统出租车实现差别竞争。

短短几年,Uber除了在美国本土上线,还很快扩张至法国巴黎、英国伦敦、新加坡等多个国家的城市。有着庞大人口的中国市场自然是Uber绕不开的目标,这家出行平台于2014年3月正式进入中国上海,随后与本土公司滴滴等展开依赖烧钱战术的补贴大战。

Uber的核心业务是个人出行(包括网约车、共享电单车)、Uber Eats外卖送餐、Uber Freight货运。截至2018年12月31日,Uber的运营范围已覆盖6大洲的700个城市,月活跃用户为9100万,日均出行次数1400万次,司机数目达390万名,并已累计向司机支付了780亿美元收入。

网约车为出行市场提供了更多选择,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当地就业,但这种商业模式是以很剧烈的变革方式到来的。新的商业模式除了有外部的公共安全风险,内部也一直很难打通正向盈利,这几乎已经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

Uber的直接竞争对手Lyft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第一季度营收为7.760亿美元,同比增长95%;净亏损为11.385亿美元,同比亏损幅度扩大。

导致网约车平台亏损的诸多因素中,司机这一人因素占比不小且变数很大。

新智驾了解到,几年前Uber、滴滴以补贴进入市场时,曾普遍出现过大量外地司机集中涌入开通网约车地区的情况,而随着补贴和行业规范的逐渐建立,这些被补贴吸引来的人又出现了“外逃”。此外,在网约车行业发展过程中,一些平台因盈利无望而关闭也会引起司机方的波动。

司机和平台暗中不断博弈。Uber、Lyft近日就发生过司机“罢工”事件。

据纽约出租车公会组织(NYTWA)的负责人称,在洛杉矶大约4200名网约车司机将联合停止在Uber和Lyft平台上接单。该组织表示,司机要求工作保障、稳定收入以及对网约车公司从车费中收取的费用设置一定上限。

国内多名网约车司机曾向新智驾反映,网约车平台方的抽成和管束力度均在加大,这份工作已经不像前几年一样挣钱。不过,从一些人透露的收入情况看,网约车或许仍是一门不错的工作。对于熟悉路况且肯长时间驾驶的人来说,在一线城市有时每天能挣到四百到五百元的费用。

能够替代司机的自动驾驶技术一些人视为网约车盈利的希望。

根据波士顿咨询发布的《科技颠覆人类出行,企业利润何去何从》报告预测,随着自动驾驶电动汽车和共享按需出行的兴起,新兴“利润池”(包括自动驾驶汽车与纯电动车的零部件、纯电动车销售、数据和智能网联、按需出行)在行业利润中所占的份额,将从2017年的1%增至2035年的40%,汽车行业利润池将迎来重大的结构性转变。汽车行业的整体利润池将从2017年2260亿美元增长到2035年的3800亿美元。

性感的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或许会将共享出行带至盈利状态,这项性感的技术看起来很远但已依稀可见。

在2018 CES展期间,Lyft已经与自动驾驶公司APTIV(安波福)达成合作,推出了一项与CES相关的定点运输服务,这可以视为固定区域内的自动驾驶试点服务。APTIV是由德尔福汽车分拆独立,聚焦自动驾驶和主动安全等业务的科技公司。

今年5月,Lyft对外又确认了与Waymo已经达成合作关系,决定推出一项服务范围更大的自动驾驶汽车租车服务。据外媒Mashable报道,双方会将安装了自动驾驶套件的克莱斯勒Pacifica投入到服务中,每台自动驾驶汽车的前排会像去年CES期间一样配备应驾驶员来应付突发状况。

不同的是,这一次Waymo会提供更多的服务,比如,用户可以通过Google Play Music 来播放音乐,而Lyft的客户端届时将出现专属的呼叫按钮。

Uber同样将自动驾驶同样视作掌上明珠,虽然这家公司在把首席执行官从Travis Kalanick转为(Dara Khosrowshahi后,看上去已经不再把自动驾驶业务表现得激进异常。

据新智驾了解,Uber最早在2016年宣布将在匹兹堡道路上测试自动驾驶汽车,并称当地居民晚些时候可以用手机传唤自动车辆。后来,Uber还在匹兹堡建了一个名为“ALMONO”的假城市来测试其自动驾驶汽车。

不过,自动驾驶测试车的麻烦也时有出现。先是有媒体报道称,由于Uber并未事先与匹兹堡政府沟通,这引发匹兹堡当局强烈不满,匹兹堡计划出台相关措施以限制Uber的自动驾驶测试。

2018年3月,Uber在转战亚利桑那州进行道路测试后,自动驾驶测试车将一名过马路的女士撞倒并致其最终死亡,当时车上的安全司机正在玩手机而没有注意到路况变化。这一事件带来的舆论压力,让Uber最终宣布关闭亚利桑那州的路测项目。去年11月,Uber被曝出正寻求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许可,以重新获得在公共道路上测试自动驾驶的资格。

此次Uber上市日的当天,Dara Khosrowshahi在被问及未来交通会如何时表示,“首先,它必须是电动的,我们认为这是显而易见的。这对环境有好处,这就是世界的未来。我们正在尽自己的一份力,比如在伦敦推广电动汽车。”不过,对于特斯拉CEO马斯克的“2020年底公司将有100万辆能够作为无人驾驶出租车上路的汽车”这一观点,Uber的这位管理者却并不认同。

“我想,如果他(编者注:指马斯克)能做到这一点,必然会获得更大的影响力。在传感器技术和环境映射技术方面,我们采取了一种相对保守的方法。最终软件会实现这些功能,所以我不认为他的观点是错误的。我只是认为我们在时间上存在分歧。”Dara Khosrowshahi说,他并不认同明年会像马斯克所说那样出现真正自动化的“机器人出租车”。

但是,公司高管略显保守的公开言论背后,Uber实际上在自动驾驶方面很可能将大干一场。

今年4月,日本电装公司宣布携手丰田、软银愿景基金向Uber自动驾驶技术部门ATG(编者注:即Uber自动驾驶团队)投资10亿美元,以加速自动驾驶共享汽车的研发和落地。注资完成后该自动驾驶技术部门的估值将达到72.5亿美元。

更早前,丰田曾在去年8月向Uber注资5亿美元,在丰田Sienna小型货车中导入高度安全驾驶支援系统和Uber自动驾驶系统,并计划在2021年实现按需驾驶出行服务。

未来,Uber、Lyft是否会真的抛弃司机加速飞驰,依靠自动驾驶或更多的增值服务实现盈利?无论如何,这都会为同行业的滴滴、Ola等平台提供借鉴。

声明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订阅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转载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与小编联系(微信号:913572853),我们将迅速采取适当的措施。本订阅号原创内容,转载需授权,并注明作者和出处。 如需投稿请与小助理联系(微信号:AI480908961)

编辑:Zero

新知图谱, Uber上市之后:能否借自动驾驶敲开盈利大门?

人工智能产业链联盟
+ 关注

更多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