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很美”——解读“民企融资18条”

资管律动 2019/05/17 15:51

2019年2月1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共同印发《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该文件是对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疏通货币传导机制,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改善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融资状况”之政策精神的贯彻落实。该文件出台旨在破解和消除目前民营企业融资中存在的各种困境和壁垒,“着力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重点解决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不敢贷、不愿贷、不能贷’问题,增强金融机构服务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意识和能力,扩大对民营企业的有效金融供给,完善对民营企业的纾困政策措施,支持民营企业持续健康发展”,从而“实现各类所有制企业在融资方面得到平等待遇,确保对民营企业的金融服务得到切实改善,融资规模稳步扩大,融资效率明显提升,融资成本逐步下降并稳定在合理水平,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得到有效缓解,充分激发民营经济的活力和创造力。”

一、加大信贷政策对民企融资的支持力度

1、对商业银行的宏观审慎评估参数进行合理调整,鼓励增加对于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

商业银行宏观审慎评估体系是我国金融监管领域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的重要举措,该评估体系与商业银行的资产配置、负债行为及经营模式直接相关。对宏观审慎评估参数进行合理调整,有利于更加积极有效地引导商业银行调整经营策略,减轻监管指标约束,更好地服务于民营企业及微小企业。未来,商业银行对于民营企业的信贷支持情况极有可能会被作为单独指标纳入监管部门的考核评估体系。

2、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加大对民企票据融资的支持力度。

《意见》提出进一步完善对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有利于扩大商业银行信用基础,新增贷款将更多地惠及民营企业及小微企业,未来可能会对新增贷款中民营企业贷款比例提出刚性要求。

2018年6月,人民银行印发《关于加大再贷款再贴现支持力度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小微企业信贷投放的通知》(银办发[2018]110号文),并在此后多次调整增加全国支小再贷款、支农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本次《意见》提出“把支农支小再贷款和再贴现政策覆盖到包括民营银行在内的符合条件的各类金融机构”,有利于扩大面向民企的信贷供给,不过该政策目标的达成还有赖于未来银保监会出台相应的考核指标以促进落实。

作为企业的重要融资渠道,票据具有融资便利、成本低的优势。对于民营企业来说,票据融资相比银行贷款而言成本更低,加上缺乏融资渠道,民营企业对票据融资需求较大。《意见》提出“加大对民营企业票据融资支持力度,简化贴现业务流程,提高贴现融资效率,及时办理再贴现。”在当前监管部门宽信用和拓宽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的政策导向下,民营企业通过票据融资未来预计将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3、加快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立法工作,支持中小银行发展,建设与民营中小微企业需求相匹配的金融服务体系。

2015年8月,国务院法制办发布《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征求意见稿)》,该条例旨在鼓励合法放贷组织的健康发展。近年来,非存款类放贷组织在发展过程中缺乏合理的法律规范和有效的内控制度,以至于各种违规经营乱象和风险事件频发。《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立法将从准入机制、经营规则等方面对民间借贷组织进行规范,促进信贷市场健康发展。

《意见》提出“支持民营银行和其他地方法人银行等中小银行发展”,有利于更加充分地释放中小银行的活力和作用,更加充分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从而形成多层次、多样化的金融服务体系,更好地满足和匹配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

4、深化和推进对民企联合授信试点,鼓励银行与民营企业构建中长期银企关系。

分别授信模式下,多家银行的授信额度容易集中于大型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容易造成多头授信、过度授信等问题。推进联合授信有利于防止商业银行授信额度过于集中的风险,有助于约束少数杠杆率高、财务负担重的大型企业过度融资,并释放银行存量信贷资产,进而促使商业银行的授信额度向民营企业分散和倾斜,将更多信贷资源面向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进行配置,构建银行与民营企业长期合作关系。

二、加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建设

1、支持金融机构通过资本市场补充资本,对商业银行储备资本等进行逆周期调节。

2018年年底,金融委曾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此后相关政策和准备工作快速推进。2019年1月,银保监会发文明确支持保险资金投资银行资本补充债券。在多轮政策加持下,预计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债券很快将迎来发行高峰。近期中国银行已宣布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完成4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发行定价,预计可提高一级资本充足率约0.3%,这是国内首单商业银行永续资本债券。商业银行通过发行资本债券充实资本,有利于扩大信贷投放空间,为加大力度服务实体经济创造有利条件,并提升银行自身的风险抵御能力。

《意见》提出“从宏观审慎角度对商业银行储备资本等进行逆周期调节”。所谓逆周期调节就是在经济上行周期内调高对商业银行的资本要求,在经济下行周期内调低对商业银行的资本要求。逆周期调节银行资本的实现可以通过调节储备资本及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考核中的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等参数来实现,这样的政策调整有利于减轻商业银行的资本约束,释放银行放贷能力,从而提升其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2、在中小银行上市中纳入对民营及小微企业融资服务情况的考量。

《意见》提出“把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服务质量和规模作为中小商业银行发行股票的重要考量因素”。近年来,在金融去杠杆、去通道等强监管政策下,中小银行普遍面临资本压力,上市有助于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并拓展业务。目前,中小银行正扎堆排队筹备上市。未来若将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融资服务质量和规模作为中小银行IPO审核的重要考量因素,将会倒逼中小银行转变经营策略,更加充分切实地为民营企业及小微企业融资提供服务。

3、研究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财务性股权投资行业范围限制,规范实施战略性股权投资。

近年来,监管机构积极探索拓宽险资股权投资的范围。2018年10月,银保监会公布《保险资金投资股权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股权投资的行业范围限制,要求保险公司综合考虑自身实际,自主审慎选择行业和企业类型,提升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2019年1月,保监会下发《关于股权投资计划和保险私募基金注册有关事项的通知》,简化股权投资计划和保险私募基金注册程序,方便保险机构更快捷地开展股权投资,提升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效能。未来保险资金开展股权投资的政策性限制将逐步放开,股权投资范围也明显扩大。另外,鉴于保险资金实施战略性股权投资可能对自身经营及市场产生较大影响或冲击,未来监管政策在这方面将继续加强规范。

4、引导和支持银行加快处置不良资产,将盘活资金重点投向民营企业。

在宏观经济下行周期内,近几年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呈现快速上升的趋势。根据银保监会的监管要求,银行应当加强不良资产的清收和处置,多种渠道盘活信贷资源。根据《意见》要求,未来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后的盘活资金将重点面向民营企业投放。

5、完善银行绩效考核和激励机制,建立“敢贷、愿贷、能贷”长效机制。

《意见》要求银行“尽快完善内部绩效考核机制,制定民营企业服务年度目标,加大正向激励力度。对服务民营企业的分支机构和相关人员,重点对其服务企业数量、信贷质量进行综合考核。”未来监管部门可能会出台相关指导意见,对银行制定民营企业服务目标及其完成情况进行评估,银行内部绩效考核制度也应当对分支机构及工作人员服务民营企业情况进行考察并提高相应权重,并在此基础上建立相应的奖惩机制。这样规定有利于落实服务责任,并从根本上激发银行及其工作人员积极开展民营企业融资的内生动力。

《意见》要求银行“建立健全尽职免责机制,提高不良贷款考核容忍度。设立内部问责申诉通道,为尽职免责提供机制保障。”建立和完善尽职免责机制有助于鼓励银行机构及其员工愿贷敢贷,提高不良贷款考核容忍度有利于鼓励和引导金融机构增加民营企业融资规模和比重,从而切实支持民营企业融资。通过设立内部问责申诉通道,可更充分地保障员工尽职免责的权利。

在民营企业贷款审批方面,要求银行“提高贷款需求响应速度和审批时效”,严禁对“民营企业设置歧视性要求,同等条件下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贷款利率和贷款条件保持一致”。银行要“减轻对抵押担保的过度依赖”,重点关注第一还款来源,“把主业突出、财务稳健、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信用良好作为授信主要依据,合理提高信用贷款比重”。此外,《意见》要求授信中禁止附加以贷转存等不合理条件,严禁金融信贷领域强行返点等行为,并要求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要主动作为,在提高民营企业融资可获得性和金融服务水平等方面积极发挥“头雁”作用。

按照《意见》要求,商业银行应保证民营企业贷款在贷款总额中的比例,新增贷款中民营企业贷款比例要进一步提高,且要扩大信用贷款的比重,这个目标的实现未来需要监管部门出台明确的硬性考核指标,不但要考察新增民营企业贷款的总额,还应该关注新增民营企业贷款的覆盖面和企业数量,防止新政策落实过程中民营企业沦为通道。

三、拓宽民企融资渠道,积极支持民企融资纾困

1、加大对民营企业直接融资的支持力度。

《意见》提出“积极支持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扩大直接融资。”在具体措施方面,通过完善股票发行和再融资制度,加快民营企业首发上市和再融资审核进度;通过深化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体制机制改革,方便符合条件的企业通过并购重组优化资源配置。同时,根据民营企业实际需求扩大可转债的适用范围和发行规模,方便民营企业多渠道更灵活地募集资金;通过设立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并推进新三板制度改革,充分发挥资本市场服务民营中小微企业融资的功能。

《意见》提出“支持民营企业债券发行,鼓励金融机构加大民营企业债券投资力度。”以往企业债的发债主体主要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发债数量较少。2018年1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支持优质企业直接融资进一步增强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通知》,明确提出积极支持符合条件的优质民营企业发行企业债券,并加快和简化民营企业发债的审核流程。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15日,我国小微企业债券余额达到6020亿元,同比增加52.3%,小微企业债券融资明显加速。目前现有的债券市场对发行人的主体资格要求较为严格,且机构投资者对于标的债券的准入要求也较高,民营企业通过债券融资未来仍只能满足极少量企业的需求,总体上对扩大民营企业融资作用有限。本次《意见》明确提出支持民营企业债券发行,并鼓励金融机构加大民营企业债券投资力度,未来民营企业发债有望驶入快车道。

2、拓宽民营企业融资渠道。

《意见》提出“加快实施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和证券行业支持民营企业发展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研究支持民营企业股权融资,鼓励符合条件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起设立民营企业发展支持基金。支持资管产品、保险资金依法合规通过监管部门认可的私募股权基金等机构,参与化解处置民营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

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由人民银行依法向专业机构提供初始资金支持,委托其按照市场化运作、防范风险原则,为经营正常、流动性遇到暂时困难的民营企业发债提供增信支持。2018年10月,证券业协会组织部分证券公司共商市场化方式化解股权质押风险,提升股权质押融资业务风险管理水平,支持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方法和途径,初步形成证券行业支持民营企业发展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意向性方案。证券行业支持民营企业发展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遵照统一组织、分散决策原则设立,首次由11家证券公司达成意向出资210亿元设立母资管计划,作为引导资金支持各家证券公司分别设立若干子资管计划,吸引银行、保险、国有企业和政府平台等资金投资,形成1000亿元总规模的资管计划,专项用于帮助有发展前景的上市公司纾解股权质押困难。此外,人民银行支持符合条件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起设立民营企业发展支持基金,为出现资金困难的民营企业提供股权融资支持。2018年10月,中国银保监会《关于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设立专项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银保监发〔2018〕65号)提出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设立专项产品参与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加大保险资金投资优质上市公司力度。多元化的融资渠道有利于民营企业更方便、迅速地获取企业发展所需资金,并满足不同类型企业及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的多样化融资需求。

3、加速清理拖欠民营企业的账款。2018年11月,国务院常务会就曾提出重点清理政府部门和国有大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并要求相关单位建立台账,对欠款“限时清零”;对严重拖欠的要列入失信“黑名单”,严厉惩戒问责;对地方、部门拖欠不还的,中央财政要采取扣转其在国库存款或相应减少转移支付等措施清欠。2019年1月,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再次要求中央企业对民营企业的逾期债务要在2019年底前做到零拖欠。本次《意见》再次强调拖欠民营企业账款的问题,表明中央层面对此问题的高度重视和的治理决心,未来短期内应该会采取实质行动并取得明显成效,“确保民营企业有明显获得感”。

四、进一步强化融资服务基础设施建设

1、促进信用保险和债券信用增进机构对民企融资的增信支持

《意见》提出“聚焦民营企业融资增信环节,提高信用保险和债券信用增进机构覆盖范围。” 信用保险和债券信用增进机构的增信支持有利于分散、分担民营企业融资风险,拓宽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途径,以市场化的方式优化金融市场的资源配置,缓解民营企业融资的现实困难。

2、健全地方增信体系

《意见》提出“发挥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引领作用,推动各地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建设和业务合作。”2018年7月,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成立,首期注册资本661亿元,财政部作为第一大股东持股45.39%。国家融资担保基金以缓解小微企业、“三农”和创业创新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为目标。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部署安排,基金按照“政府支持、市场运作、保本微利、管控风险”的原则,以市场化方式决策、经营,将采取股权投资、再担保等形式支持各省(区、市)开展针对小微企业、“三农”和创新创业的担保业务,以期形成一个政府主导的担保体系。此外,《意见》“鼓励有条件的地方设立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贷款风险补偿专项资金、引导基金或信用保证基金,重点为首贷、转贷、续贷等提供增信服务。”

3、推动地方股权融资规范发展

《意见》指出:鼓励和支持投资民营科创企业的早期投资基金发展,完善创投基金税收政策;“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构建多元融资、多层细分的股权融资市场。”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的通知》,要求证监会等国务院有关部门及省级人民政府要加强监管协同,促进区域性股权市场健康稳定发展,并明确:区域性股权市场是主要服务于所在省级行政区域内中小微企业的私募股权市场,是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地方人民政府扶持中小微企业政策措施的综合运用平台;区域性股权市场由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按规定实施监管,并承担相应风险处置责任;区域性股权市场不得为所在省级行政区域外的企业私募证券或股权的融资、转让提供服务。区域性股权市场规范发展,将与主板、新三板以及即将推出的科创板等共同组成多层次的股权融资市场,方便和满足不同民营企业多元化的融资需求。

总体来看,本次《意见》的出台是对近年来我国民营企业融资领域相关政策及措施的集中梳理,并针对民营企业融资过程中普遍存在的“痛点”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应对措施,必将对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起到积极推动作用。“两办”联合发文出台该《意见》,也充分显示出中央层面对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问题的关注和决心,该文件无疑是近年来我国民营企业融资领域最重要、最全面的政策文件之一。此前各部委针对民营企业融资出台过许多相关政策,但由于缺乏合理的配套措施和协作机制以及有效的激励机制,导致在政策落实过程中极容易走样变形。本次《意见》在这些方面均有所改进和完善,不过这一揽子政策未来落实成效到底如何,还要待以时日方能见分晓。

新知图谱, “看上去很美”——解读“民企融资18条”

资管律动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