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工业化易,再工业化难,为何要死保汽车制造业?

车经社 2019/05/16 12:34

4月车市下滑14.6%,“十连降”之后,受消费力下滑以及国五车型去库存的双重影响,如今国内汽车行业确实已经到了“惨不忍睹”的境地。汽车行业的下滑,跟普通民众到底有多少关系?近年来,金融行业“脱实向虚”以及“去工业化”的现象有所抬头,为此相关部门应该坐视还是有所警惕?

当下,国际秩序正处在复杂的转型期,变革过程充满风险与挑战,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一个碎片化和高度分工的年代,当今世界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高度依存,如果把一切社会问题都归咎于贸易失衡,打起了贸易战,未免太过简单粗暴?然而,就时下轰轰烈烈的中美贸易战来说,问题的根源并不在于贸易,而在于四十年来美国推行的“去工业化”。自20世纪70年代起,美国开启了“去工业化”大潮。到90年代,美国从过去极具生产优势的制造业大国转型为以科技为基础、结合金融优势的新型资本发展模式,美国虽然控制了利润最丰厚的部分,却造成了国内工业“空心化”,在一个轻松享受高福利的金融帝国,同时坐拥制造业强国的称号,拥有一大批埋头苦干而且高素质的劳动模范,本身就是不太现实的,这好比“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工业化是现代化的核心,没有强大的工业就没有经济的持续繁荣。工业尤其是制造业是国家经济增长的动力源泉,是技术创新和扩散所导致的供给增长的源泉,也是经济深化和创造就业机会的源泉。从工业革命至今,两百多年间,从未改变。

新知图谱, 去工业化易,再工业化难,为何要死保汽车制造业?

回溯历史,西方列强的崛起,皆因强大之工业。英国人推动第一次工业革命,从蒸汽机的发明到运用,使得传统的手工业逐步解体,被机械化生产所取代,生产力得到空前的提高,英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国”,实力雄霸世界。随后,德国人抓住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契机,钢铁工业蓬勃而起,也生产了世界上第一辆现代意义的汽车,至今德国汽车工业一直是走在世界前列。至1870年,德国雄厚的工业一举超越法国,也成为德国敢于挑战国际霸权的底气所在。美国大力发展工业,至二战前夕,其工业产量占全球工业总产量的38.7%。正是依靠强大的工业,二战后美国与苏联重新划定了战后国际秩序。工业化,是一场浩浩荡荡、不可阻挡的趋势。

新知图谱, 去工业化易,再工业化难,为何要死保汽车制造业?

中国自古是一个农业大国,创造了辉煌的农耕文明。至20世纪中叶,中国的社会产业依旧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业、传统手工业,生产效率极低。与西方相比,中国的生产力是人口多的优势,也创造出了令欧美羡慕的“天量GDP”。二战前夕,中国工业实力无比孱弱,有限的工厂多为纺织工业,重工业几乎为零。近代的中国,正是在工业起步上慢了世界一个节拍,没有自己的工业体系和国防工业,既无力保障国家安全,又无法支持国民经济的持续发展,在弱肉强食的国际关系法则下,才备遭西方列强的欺凌。中国汽车工业也一样,直到1956年,中国第一辆汽车才宣告下线,时至今日依旧“大而不强”,要花大力气扭转被“空心化”、彻底沦为代工厂的趋势。

新知图谱, 去工业化易,再工业化难,为何要死保汽车制造业?

然而,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欧美发达国家逐步将工业产能向第三世界国家转移,一方面铸就了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奇迹,同时降低了本国因工业带来的环境污染,失业人口则向服务业转移,并大力发展“钱生钱”的金融业,创造了近乎于天文数字的虚拟经济。美国是这一波去工业化的典型,制造业严重萎缩,出现了实体经济空心化。现在,美国饱尝了“去工业化”的苦果,工业造血能力日益匮乏,经济在钱生钱的金融游戏下,越玩越虚弱,完全是依靠美元霸权全球吸血和一些高科技产业在支撑。曾有“世界汽车工业之都”之称的底特律,如今也已“破产”,留给世界的只剩下了回忆。

新知图谱, 去工业化易,再工业化难,为何要死保汽车制造业?

美欧的危机并非制度上的危机,而是更严重的危机,那就是整个国家被庞大和轻易获得的财富逐步腐蚀,从而丧失了对艰苦劳动的热情,财富创造力已经不可逆转地受到了伤害。今天,美国已严重缺乏制造业所需的工人、供应链和相应的物流和工厂,尤其是美国已经没有愿意干蓝领活且有一定技能的年轻工人。从1971年开始的长期不断扩大的贸易逆差已经无情地表明,美国人生产的可以用来与其他国家交换的产品越来越少,伴随着美元发行特权而获得的惊人的全球铸币税收入和巨大的投资收益,使得美国持续不断地将本国产业输出,这与当年的西班牙和英国的行为并无二致。在获得高额利润的同时,却瓦解了本国人民勤劳致富的意志。

随着近几十年来西方大张旗鼓的“去工业化”,以及东亚国家竭尽所能发展工业,使全球出现了“北美——西欧——东亚”三大工业带,这导致过去白人独霸世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在全球政治舞台上,东亚国家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国际政治格局也发生了从冷战期间的“两极对抗”,到后冷战时代的“一超多强”,再到如今的“北美——西欧——东亚”三足鼎立时代。各个国家国际地位的变迁,说到底还是由工业实力所决定的,再多令人炫目的高科技也需要强大的装备制造业来发动,飞机、坦克、航母哪一项不是建立在强大制造业的基石之上?

当美国民用造船业崩掉以后,军舰的制造也不能幸免。美国航母天下无敌的背后,英格尔斯和诺福克造船厂现在招不到年轻又有技术的工人,军舰的质量下降迅速,最新福特级航母和朱姆沃尔特驱逐舰采用前卫全电技术,但故障瑕疵很多,频繁返修,其真实战斗力明显存疑。而俄罗斯,所继承的前苏联“库兹涅佐夫”号成为自家唯一一首航母,为此才勉强保住了其军事大国的地位,但是在俄罗斯在经历近30年的经济动荡之后,国力显著下降,如今连维修能力也已经丧失,不得不委托中国代劳。美国汽车工业也一样难逃厄运,美国汽车行业的三家巨头公司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克莱斯勒汽车不仅没有霸占美国市场,还丢失了一半的美国市场给外国的生产商,甚至不得不接受通用与克莱斯勒的破产保护申请。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促使美国各界反思其经济发展模式,其中制造业萎缩被认为是造成就业岗位流失和贸易失衡的重要原因。2009年12月奥巴马政府提出著名的《制造业复兴框架》,强调制造业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从就业培训、研发、融资、基础设施、国际贸易规则、商业环境等方面提出促进制造业发展的政策倡议;之后国会通过系列议案,从财政支出、税收等方面支持制造业。

其中,汽车产业成为制造业复兴的亮点,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政府决定援助濒临死亡的通用汽车,当时以495亿美元买入通用汽车9.12亿股股份,约合61%的持股比例,但由于其中只有390亿美元得以收回,美国政府最终损失了约105亿美元,由纳税人承担。

事实上,美国政府的及时援助被证明是正确的,这不仅避免了历史超过百年的通用汽车陷入破产,更挽救了大量就业,并阻止了美国汽车业的全面崩溃。

汽车产业作为支柱产业、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以及地表最大规模的制造业,美国政府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刻也坚决不会放弃汽车制造业,即显示了汽车产业在整个制造业中的龙头地位。

新知图谱, 去工业化易,再工业化难,为何要死保汽车制造业?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迅速崛起的原因正是因为我们赶上了发达国家去工业化的时机,开始承接低端产业,再经过几十年来的发展,建成了世界上唯一一个所有工业门类都齐全的国家,产业链完整性世界第一,创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到2010年末,我国已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2009年,我国汽车市场迈进了千万辆级生产大国行列,而且第一次超越美国,首次成为世界汽车产销第一大国;仅仅4年后,2013年,中国车市年销量首次突破2000万辆;2018年全球汽车销量9360万辆,中国占到了近30%的份额。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欧美经济一落千丈,中国经济异军突起,已然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其根本就在于中国高速增长的工业实力。

2019年2月,某专家提出从2010年开始,中国工业化的顶峰已经过去,人口红利进入消退期,去工业化已经开始。按此推断,中国要开始学习西方“先进经验”,搞“去工业化”。笔者认为,鉴于美欧在去工业化道路上曾走过的“弯路”,中国在未完成工业化升级的前提下,就开始了去工业化的历史进程了,前期创造的经济神话可能变成泡沫。以工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石,也是后发国家走向现代化的必经阶段,更是国家间竞争比拼的基础实力。所以,发展工业、实体经济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新知图谱, 去工业化易,再工业化难,为何要死保汽车制造业?

近年来,美国提出“再工业化”战略,就是基于现实的考量,从国家经济和军事安全的角度让经济发展要回归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发展。“再工业化”是金融疯狂之后,美欧等消费型发达国家、后工业化国家寻求经济再平衡的唯一一条可走之路,将通过各种手段促使如福特、通用、特斯拉等海外美国企业将生产线搬回美国,并且鼓励全球企业到美国投资建厂。美国已在静悄悄地改革,能源革命接近完成,基本实现了能源自给自足。迅猛的电子化进程,将传统产业改造一新。发达的资本市场,将资金成本压缩到最低限度。总之,美国的制造业成本在反复下降,以至于可以开始再工业化了。当然,这一次的工业化,不同于十九世纪的工业化,是智能化和全球化下一轮新的工业革命。同样,欧洲也在静悄悄地改革,重新整合的欧洲正在焕发出青春的活力,或将重返全球制造业的顶端。

新知图谱, 去工业化易,再工业化难,为何要死保汽车制造业?

随着我国经济总量的增长,经济结构的调整和经济政策的制定尤为关键。生产是基础,工业尤其是制造业创造了绝大多数的社会财富,消费是目的,服务业本质上是财富分配的过程,其关系不可本末倒置,第三产业的发展必须要与一二产业相适应,要相得益彰。通过放大金融杠杆,炒作资产泡沫,虽然也可以创造繁荣,实现一夜暴富,这有点像80年代末的日本,但却不能真正地创造价值,没实体支撑的互联网更是海市蜃楼。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发展,是相互借重、相互倚靠的螺旋式上升,发展服务业,绝对不是、也不应当是去工业化。我们需要的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升级产业结构,淘汰落后产能,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把强力的科技研发能力导入制造业,实现制造业升级转型,提升发展质量与水平。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眼下的中国依然处于工业化的阶段!对汽车工业也一样,拿出世界级的产品,育成世界级的品牌,成就世界级企业,在国内市场、国际市场上大展宏图,成为像中国家电、中国航天、中国高铁、中国通讯设备产业一样,受国人尊敬并引以为自豪的产业。(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车经社
+ 关注

更多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