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理解市场,能解决你认清经济形势、管理企业中的一大半问题

商业说 2019/05/09 00:34

商业说

极简经济学001

重新理解市场,能解决你认清经济形势、管理企业中的一大半问题

商业说“极简”系列

简单深刻提供决策有用信息

作者|云松令

来源|商业说 (ID:Business-Review)

数据支持|Avalon系统

市场是现代经济学最基本的一个概念。我们每天都在说市场,但事实上你可能从来都不了解市场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多数人对市场的理解局限于,市场是价格引导经济活动的机制。因此市场化就是就是让价格引导起主要作用。

但是我们不妨问一句,价格为什么能够起到引导作用?

再问一句,价格的引导一定是好的吗?有没有什么前提条件?

这两句虽然简单,但却是思考问题的一个关键法宝——遇事往前想两步。一旦你往前更深入的想了两步,你就会发现,这世上太多似是而非的东西迎刃而解,太多人信以为真的东西,其实不那么靠谱。

所以当我们把市场的概念向前想两步,就会发现市场的关键。

第一,价格能够起到引导经济的作用并不是因为价格是个神仙。而是因为价格高低预示着是否有利可图,人会自发地向有利可图的地方增加资源,从无利可图的地方减少资源。这样价格信号就引导了人的行为。

第二,价格引导当然有前提条件。当价格被操纵,价格背后有其他利害关系在的时候,价格根本就反应不了做一件事有利还是有害,价格也就引导不了人们的行为,相反根据价格行动的人反而会成为受害者。这是价格有效性的问题。这里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你炒股炒到了庄股,当年名动一时的“中科创业”股票操纵案,就是代表。

当人们根据价格高低采取行动获得利益后,利益如果不能有效的归属采取行动的人,人们也不会根据价格信号采取行动。这是私有财产权充分保障的问题。这里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屠呦呦诺贝尔奖事件,到今天为止,仍有人声称屠呦呦的科研成果属于集体而不属于屠呦呦。如果科研人员不能充分享有自身科研成果所带来的收益,那么整个社会就会懒于创新,大国崛起的科研突破就难以实现。

所以价格信号并不是市场的关键,市场的关键是从价格信号到资源配置整个过程的通畅。

所以,市场的本质,并不是价格,而是激励机制。

这导致了两种结果,一是有效的市场,不一定都是价格驱动的,关键是能调动人的积极性,比如马云初创阿里时工资都发不起,他的人才这一要素显然不是靠价格驱动的,但马云用理想和价值观调动了人才的积极性,使阿里高效运转;二是有价格驱动的不一定都是市场,比如法制缺乏,欺行霸市,操纵价格严重的地方,虽然根据价格交易,但依然称不上市场。在这样的市场里,只有庄家和韭菜,没有有效的市场行为。

总结

一下今天极简经济学的观点:

市场的本质,并非人们以为的价格机制,他其实是一种激励制度,一个从价格信号到市场参与者行为的完整过程,整个过程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市场都无法真正有作用。 无论是从宏观管理上碰到市场失灵的问题,还是微观管理上企业市场化改革的问题,你所碰到的市场相关的问题,大概率都是这套激励机制不顺畅的问题。

所以,理解了市场的本质是激励机制,你就理解了宏观经济的发展的趋势;了解到市场最核心的问题是激励问题,你也就明白了企业管理改革应该怎么改。

案例一

(经济类案例):如何解决中国经济“脱实向虚”问题?

经济“脱实向虚”是过去几年来中国宏观经济领域最核心的难点之一。难的关键在于“脱实向虚”是一个很市场化的现象。“脱实”的原因在于实体经济回报率低(价格低),“向虚”的原因在于虚拟经济回报率高(价格高)。在一个市场经济国家,资源以价格高低为信号,撤出回报率低的领域,向回报率高的领域配置天经地义,根本无法扭转。而有了“脱实向虚”现象之后,无论国家采用何种政策调配资源,一旦资源流向市场,一定是按照流向高回报率领域的规律“脱实向虚”,所以宏观调控政策失灵,货币一放出来,就流向虚拟经济,炒高泡沫,做高风险,实体经济永远得不到资源。整个经济结构性失衡,金融风险高企。

这个问题很玄妙。乍一看来就是市场失灵了,因为市场按照他价格信号引导资源,最终带来了结构性问题。但是你按照市场的关键是激励机制的角度去观察这个问题,很容易就会知道,这一定是背后的激励出了差错。

背后哪里出了差错呢,你再一去调查就会发现,虚拟经济背后有很扭曲的机制。第一个是对虚拟经济相关资产估价的扭曲。一方面是各类政府债务平台非常多;另一方面是房地产存在只涨不跌预期。政府债务平台意味着政府为其背书信用,房地产只涨不跌预期意味着怎样都不会亏钱。两者都共同指向了一个结果,那就是银行非常愿意借钱给他们,无论多高的利息借给他们钱,他们都有需求。

第二个则是对虚拟经济资金传导的扭曲。正规银行业务,也就是表内业务,受《巴塞尔协议》的约束,资本充足率必须保持在10%以上。由于第一个扭曲中,有两个巨大的吸金平台,吸引银行放贷,银行很有意愿打破《巴塞尔协议》的约束,多贷款给这两个平台获得更多利益。

但是规则限制,他不能通过正常渠道放贷,所以银行发明了表外业务,也就是影子银行。通俗来说,就是一个企业找银行贷款,但是银行贷款业务已经超标了,不能再贷了,因此银行就找一家不是银行的金融平台,很有可能他是个民间借贷机构,银行撮合企业和这个民间借贷机构形成借贷业务,这里的利息通常会很高,而银行自己从中收取一笔费用。

通过这样的撮合,没有银行资格的机构实质上发挥了银行的作用,就是影子银行。银行做这些业务没有反应在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内,就是表外业务。而这些影子银行,很多其实就是高利贷机构。

这两个扭曲叠加起来,造成了多个结果,第一个是资金会强烈的流向高收益的虚拟经济板块,第二个,虚拟经济对资金的高需求拉高了市场利息,第三个,通过影子银行出现了货币超量供应。最终的宏观结果,就是我们看到的,货币大水漫灌,资源“脱实向虚”,经济泡沫严重,结构性问题频出,风险高企。

所以到了2018年,国家出重手搞改革。干了三件事,第一“房住不炒”对房地产市场下重手整治,有效将降低了房产价格,房地产只涨不跌的预期被打破了,房地产市场再也不能不计成本无限吸金;第二,管住了地方举债,政府背书下各类平台资金需求无风险也成为了历史;第三,打击影子银行,让借贷受规则约束,资金无法再无限供给。

经过一番整治,虚拟经济背后扭曲的机制得以恢复。到2019年,我们看到在货币供应M2持续下滑的背景下,利息率反而在降低,信用利差也在缩小(利率和信用利差都是宏观资金的成本),宏观资金的价格形成机制逐步正常化。这样未来,在银行无法通过表外资金寻求愿意以高利率接下贷款的虚拟经济后,为了生存发展就必须做低利率实体经济的生意。

这就是2018年国家经济改革的重要方面,经济“脱实向虚”的势头得到了遏制,再通过对实体企业的两轮有效减税,未来实体经济发展的环境将越来越好。这也是为什么尽管房地产行业对国家管制很恼怒,认为这很不市场,但是从宏观看,这确实极其有效地供给侧改革的原因。同时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对未来宏观形势报以乐观态度的原因。

案例二

(管理类案例):为什么公司市场化改革之后效率更低了?

我们接触过的很多国企和民企都在进行改革。民企或许不叫市场化改革,但大致的意图是相同的。中国的民企通过野蛮生长的途径长起来,很多公司体制机制建得很不好,既影响效率,又不能防范风险,所以经济进入新常态后都在改。

有一家500强企业,他为了激励员工,提高效率,决定采用更灵活,更市场化的激励机制。这样的转型他们做了不下5次。核心内容主要就一条:改变固定工资制度,采用与业绩挂钩的浮动工资制。这里的浮动工资制,既包括绩效奖金,也包括根据员工表现授予的股票期权激励,甚至还有频率不低的内部竞聘,跨层级升职等,种类非常丰富。目的也很简单,就一个,通过市场化员工薪酬,实现企业活力提升,效率提升。

但毫不意外的结果是,这5次“市场化”转型,企业都失败了,既没有活力激发,也没有效率提升。

原因,还是按照我们之前对市场这一概念的分析,他在表面上“市场化”的同时,从价格(这里体现为员工工资)到行为之间的激励机制不通畅。

我们在接受咨询任务,进场辅导后发现,这家企业虽然制定了员工市场化薪酬的规则,但是难题在于,公司的薪酬委员会基本没有能力判断员工表现的优劣。

市场化薪酬中奖金该发给谁、股权该奖励给谁、内部竞聘谁改提拔的规则和市场化薪酬制度实施之前,完全靠上级领导喜好奖惩没有任何区别。

而且由于市场化薪酬降低了基本工资,提高了奖金。那些踏实肯干但是无法被领导赏识的核心研发人才,由于拿不到奖金,反而出现了大批流失的现象。公司通过机制创新,有效的实现了“劣币驱除良币”,公司的人才储备越来越差。

市场化薪酬这一价格机制,由于不能真正地发挥引导职工行为的作用,至此完全失灵,而且还引发了不良后果。

所以我们对公司的建议也特别简单,提升管理能力,在各个部门直到薪酬管理委员会的高管层,选聘专业人员,听专业人士的意见,做专业的事。

这个建议最终被公司采纳,经过一段时间的管理能力提升,公司能够做到将浮动的市场化薪酬与员工真实表现结合在一起,从价格到行为的激励机制得以理顺,公司的效率的到了大幅度地提升。

因此对于大部分公司来说,当年瞄准市场化方向,进行了N次制度改革,N次组织机构调整后效果不彰时,可以思考一下你的激励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

而答案,十之八九,都是管理能力不足。

———全文完——

新知图谱, 重新理解市场,能解决你认清经济形势、管理企业中的一大半问题

商业说
+ 关注

更多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