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春:为什么民企更难拿到银行贷款

新金融评论 2019/04/27 22:53

本文节选自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副院长、原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在第142期鸿儒论道的演讲。


近来大家非常关注民营企业融资问题,认为银行不愿意给民营企业贷款。

首先,银行没有不给民营企业贷款,民营企业都是在银行贷款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 其次,这些年银行把更多的贷款投向国有企业、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行业,确实是有这么一个现象。原因在哪里?也有专家学者批评银行不讲市场规律、不尊重市场,只是听政府的命令放贷款。我的工作经历中,没有遇到政府命令贷款的事情,政府最多是提建议,说这个企业很好,现在临时有点困难,银行能不能帮帮忙?最多这么说一下,没有命令。

银行是不是没有遵循市场规律?20多年来,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专家的研究,都指出中国的金融领域有以下几个风险:第一,银行大量贷款给国有企业有很大的风险,因为国企没有效率;第二,银行大量贷款给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和影子银行。但是,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所有的优良资产反而是大家说的这些风险领域,这说明中国的银行都是遵循市场规律,都能够规避风险赚到大钱。反观外资银行,当初加入WTO的时候,大家都在呼喊狼来了,中国的银行马上不行了,但是近二十年过去了,外资银行在这一点声音也没有。这是什么原因?很大原因是外资总行认为在中国不能贷款给国有企业、政府融资平台,不能做那些影子银行,但结果是,外资银行的不良资产并不低。

为什么银行更愿意给国有企业、政府融资平台等贷款?

我讲这么几个很现实的问题。

首先银行追求安全性。 银行不仅是从自身风险管理,更重要的是银行用客户的存款资金去放贷款,银行要对存款负责,所以这个安全性特别讲究。毫无疑问,国有企业是安全的,它不会轻易倒闭,所以可以大胆地对国有企业放贷款,甚至明明看到这笔贷款放下去这个企业经营得不好也照样敢贷,为什么?因为它不会倒闭。

很多人说国有企业没有效率。我说,它不会亏我的钱,利息照样会给我,我就是追求这个,我不追求它的效率,我追求我的效率,我的效率就是本金利息能收到,国有企业能满足我这个要求,那就对了。银行当然也关注企业的效率,但关注的目的是为了保障贷款本息的安全。只要贷款本息安全,企业效率的高低就无所谓了。政府融资平台毫无疑问也是这个原因。

国有企业、政府融资平台是不是真的没有风险?或者只有我们中国才这样呢?也不是。90年代,只要政府有担保,外资银行对于中国一些政府融资平台也是无限制放贷款,但经过广国投破产事件后,外资就再也不敢给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了,因为它有过痛了。 所以,如果国企和地方融资平台该倒闭但不让倒闭的话,银行就无法做到竞争中性,平等对待所有企业,永远会像现在这样理性选择。

第二,银行追求效率。 贷款给国有企业、政府融资平台,以及影子银行,一笔业务动辄几亿、十几亿甚至于几十亿、上百亿。做一笔普通业务一般就几十万,要做多少笔几十万的业务才能做到十亿?这要做多久?从效率上来说,作为一个支行行长、客户经理,肯定是做大笔业务,从经济学角度思考也是这个道理。

第三,还是讲效率。 如果国有企业、政府融资平台的安全性是无可置疑的话,那么就意味着银行在风险管理上几乎不需要花什么精力,只要表面上走得过去就行了,包括贷前、贷中、贷后的检查或者风险管理都是一样的。但如果是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评估其风险要花很大的精力,贷前要花真功夫进行风险评估,贷后要进行风险管理,得不断盯着这笔钱,这也是一个效率问题,也是符合经济规律的。

最后,万一真的出现了风险,总体上,国有企业、政府融资平台还是能够比较妥善地处理,也就是说,真有损失也不会太大;另外,对这些放贷,基本上不会追究责任,哪怕追究,也是象征性地追究。但如果是对民营企业的贷款,那就麻烦了,那是实质性地要追究责任,而且往往是加重处罚。有时监管机构可能还得问一声,这个客户经理、行长,是不是和企业有那么点关系?如果有这个疑问更麻烦了,查得更狠。

所以,我认为不是简单的说民营企业风险高,银行不愿意贷款,而是还有监管制度、政策和监管方式上的问题,正因为这些情况,导致银行更愿意给国有企业、政府融资平台发放贷款。

你能说银行没有遵循市场规律吗? 我认为: 银行就是遵循了市场规律,所以金融的供给侧改革,首先应该要对监管理念、监管政策和监管方式进行改革,这样才能保证金融的供给更有效。

封面图片来自于网络,侵删。

新知图谱, 刘晓春:为什么民企更难拿到银行贷款

新知图谱, 刘晓春:为什么民企更难拿到银行贷款

新知图谱, 刘晓春:为什么民企更难拿到银行贷款

责编: 小野菌 | 视觉: 李盼

监制: 卜海森 李俊虎

新金融评论
+ 关注

更多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