径卫视觉王波:研发DMS技术十年 将迎来智能驾驶爆发时代

新智驾 2019/04/27 12:13

新知图谱, 径卫视觉王波:研发DMS技术十年 将迎来智能驾驶爆发时代 径卫视觉智能驾驶安全现场体验

文 | 祥威

来自新智驾(AI-Drive)的报道

智能驾驶时代到来后,研发DMS技术的公司越来越多。

通常来讲,DMS(Driver Monitor System)又称驾驶员监控系统,主要通过传感器、摄像头、人脸识别、眼球追踪、AI和大数据分析等软硬件技术,实时监测驾驶员状态以确保驾驶安全。

近年来,出于公共出行安全考虑,欧盟和中国均已出台法律法规,国内已率先对“两客一危”等商用车车型安装DMS系统作出强制要求。 乘用车品牌如沃尔沃、斯巴鲁等也在积极搭载相关产品。 这些车企响应政策的背后,是一大批Tier 1供应商的陆续入场。

作为最早进入这条赛道的公司,径卫视觉在DMS赛道上已扎根十年,目前估值超过10亿元。 如果从商业角度看,与主要监测路面的以色列视觉系统公司Mobileye相比,径卫视觉仍有很大差距。 Mobileye曾被英特尔以153亿美元收购,收购额相当于Mobileye年营收的40倍。

不过 ,对于较早在国内展开后装量产的径卫视觉来说,这家公司在研发和商业落地层面仍有不少值得同行借鉴的经验。

新知图谱, 径卫视觉王波:研发DMS技术十年 将迎来智能驾驶爆发时代

从滚动式发展到拥抱资本

王波走上DMS赛道创业这条路有些偶然。 2009年,他还在和朋友合伙经营一家名为库源电气的公司,每年收入1000多万元,规模有限但活得还算舒服。 直到后来,一位做运煤生意的亲戚所在的车队因疲劳驾驶发生交通事故,托远在上海的他帮忙寻找一套能够防止司机打瞌睡的管理系统,王波市场上找了一圈,发现根本没有这种产品。

另一件震撼到他的事情是,王波曾从一家危化品央企公司内部那里听说,这家央企的一辆运输危化品的重卡,因为转弯太猛而导致翻车,造成泄露和爆炸。 事后计算,那场爆炸损失了300万元,对污染土壤进行生态恢复又花了500万,还被当地的环境和安检部门罚了1000多万。

“中国司机每天开十来个小时的车,这还算正常的。 政府头疼,企业头疼,司机也头疼,但是为了生计他们必须得这么开。 不仅中国3000多万名的商运车司机存在疲劳驾驶问题,其他国家也一样。 ”了解到这一点后,王波决定先以内部项目试着研发一套系统。

据王波介绍,这套针对驾驶员的监测系统最初主要做的是以图像分析、图像算法为主的图像识别技术研发,这就要在当时还不知“人工智能”为何物的时代里做AI研发。 2012年,这个项目开始独立出来,注册一家新公司取名径卫视觉,寓意为道路驾驶保驾护航。 次年,他们的产品拿下首个客户,接着实现量产并获得收入。

新知图谱, 径卫视觉王波:研发DMS技术十年 将迎来智能驾驶爆发时代

径卫智能驾驶安全管理解决方案

此时,远在异地的Mobileye正处于上市前夕。 2014年,Mobileye成功在纽交上市,市值53亿美金。 这让投资机构看到了在中国复制一家Mobileye的希望,很快有投资人找到王波,表示可以马上打钱。 但在当时,王波觉得国内市场还不够成熟,并没有迎接资本的怀抱。

沿着打磨技术和产品的思路,径卫视觉继续自主投入到了2016年,产品市场形成规模后又涉足驾驶安全大数据业务。 王波回顾那段发展经历时称,“从最早对司机的单路视觉,到现在的对前方路面、侧方盲点等多路的视觉分析,我们的硬件也在从单传感器变成了和雷达的融合,基本上可以覆盖各种各样的恶劣天气。

2016年前后,同样从事智能驾驶领域创业的的前向启创、苏州智华先后获得上市公司投资,行业渐渐升温。 前向启创创始人熊志亮当时判断,2018年ADAS的高速爆发期,国内的汽车厂商们在这几年推出的车型都会搭载 ADAS,L1、L2 的春天就要来了。

雷锋网新智驾了解到,径卫视觉在拿到A轮融资前一直靠库源电气输血,前后共投入3000多万元。 同行拿到融资让王波感到了压力。 王波觉得,公司到了告别滚动式发展的时刻,他们需要借助资本进入快车道。

2016年下半年,在与愉悦资本接触后,一轮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在2017年进入径卫视觉。 此后,王波以每年谈一次的节奏与资本保持着联系,B轮获得愉悦资本领投、晓富资本跟投的1亿元投资,B1轮再获得1亿元人民币投资,由愉悦资本、晓富资本、常春藤资本共同发起,并且在2019年获得多家银行3亿多元的授信贷款。

相比共享单车、汽车交易平台等动辄数亿元融资,径卫视觉每轮拿的钱都不算多,但由于DMS赛道不是融资驱动型创业,面向B端企业的径卫视觉自身也有较强的造血能力,盈亏也一直能做到平衡状态。

团队靠谱、赛道够大是资本投资的重要因素。 天眼查信息显示,王波在2017年5月从库源电气退出。 一起退出的还有胡小军、文东国等人。 三人后来均加入径卫视觉以创始人股东的身份进行共同创业。

“安全市场本身就很大。 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全球每年有130多万人因为道路事故死亡,中国的死亡人数超过25万人。 按一次事故平均损失120万元计算,仅国内就是3000多亿元的损失。 做好安全就可以挽回这些事故的损失。 ”王波说,库源电气的规模有限,不像径卫视觉可以进入一个千亿产值的市场。

新知图谱, 径卫视觉王波:研发DMS技术十年 将迎来智能驾驶爆发时代

行业爆发

关于DMS的市场究竟是否真的广阔? 这一点从车企的重视程度就能反映出来。

2015年4月,在纽约车展全球首发的凯迪拉克 CT6就因搭载了一项名为“Super Cruise”的DMS系统名噪一时。 今年3月,沃尔沃汽车宣布到2020年代初期,将推出下一代可扩展模块架构(SPA2),届时所有基于SPA2架构的新车型都将引入驾驶员监控摄像头,以解决驾驶员的醉驾、毒驾或药驾及驾驶中注意力分散的问题。 此外,更多车企也在将DMS系统作为主要配置。

长远地看,由于DMS技术属于感知环节,而智能驾驶主要由感知、决策和控制三部分组成,所以DMS也可以视为智能驾驶大赛道的一支。 许多投资人均认可AI和智能驾驶的概念。

“L2自动驾驶可以解放司机的手脚,但是不可以eyes-off,如何知道司机在L2情况下是否监测着驾驶路况? 针对L3自动驾驶,当驾驶场景超出系统的能力范围后,驾驶权能不能安全地从机器交还到人类司机? 如何确保人有能力接管? 这就需要系统理解人类司机的当前状态,DMS就成了一个刚需。 ”王波说。

新知图谱, 径卫视觉王波:研发DMS技术十年 将迎来智能驾驶爆发时代 径卫视觉创始人兼CEO王波

根据日产汽车与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标准所联合发布的《先进驾驶辅助系统(ADAS)标准研究制定路线图研究报告》,ADAS是指利用安装在车辆上 传感、探测、通信及执行等装置,监测驾驶员、车辆及行驶环境,并通过影像、提示、警告或控制等方式辅助驾驶员执行驾驶任务或主动避免/减轻碰撞危害的一系列技术的总称。 ADAS覆盖了美国SAE-J2016自动驾驶分级标准中的L0-L2级相关的ADAS功能及系统。

在这份报告中,驾驶员疲劳提示系统(DFD)的安全有效性评估仅跟许多车企标配的自动紧急制动系统(AEB)和紧急转型辅助系统(ESA)之后。 换句话说,这一系统在保护驾驶员行车方面有着很好的实际效果。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正是这一系统,却由于成本、技术成熟度、消费者接受度和量产计划等综合原因,最终在应用状态得分排名中处于尾部,远没有自适应巡航控制系统和倒车环境辅助系统等流行。

一个原因或许在于,虽然艳羡DMS广阔市场而进入的公司逐渐增多,但如果想要存活下来,除了要掌握技术研发能力,还必须能够真正实现商业化量产落地。

雷锋网新智驾注意到,目前国内能够具备DMS乃至整个ADAS系统前装量产能力的公司仍为数不多。 原因之一在于缺少对应的算法和硬件技术,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雷锋网新智驾,“采用深度学习的方式,让摄像头的目标识别的技术门槛相比较传统计算机视觉大大降低了。 但深度学习对算力的要求比传统的计算机视觉更高,目前相对应的车规级的能够支持深度学习的芯片还比较少。

而对于DMS来说,前装比后装更难。 王波透露,径卫视觉今年在前装业务上已有五个车型的定点,下半年会形成规模化的收入。 但前装业务仅占3%左右,这家公司当前的客户主要以向物流企业提供后装产品为主。

王波直言,“车企的合作标准更高一些,对于技术、生产、资金实力等有一个综合性要求。 一般的小企业直接做前装,其实会有很大挑战。

总体来看,DMS的技术研发和商业化落地离不开时间的沉淀,当物流业、车企和监管部门逐渐意识到这一系统的重要性之后,对于创业者和驾驶员来说均将成为一大利好。

新知图谱, 径卫视觉王波:研发DMS技术十年 将迎来智能驾驶爆发时代

新知图谱, 径卫视觉王波:研发DMS技术十年 将迎来智能驾驶爆发时代

新智驾
+ 关注

更多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