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由谁来解中小企业的燃眉之急?

薛洪言 2019/04/21 22:58

一季度信贷和社会融资数据公布后,关于又要搞“大水漫灌”的议论甚嚣尘上。在4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则作了明确,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未来的货币政策将针对中小微和民营企业搞“精准灌溉”。国常会还特别做出四点要求:

一要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要将释放的增量资金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推广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确保今年民营企业发债融资规模、金融机构发行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券规模均超过2018年水平。

二要推动银行健全“敢贷、愿贷、能贷”的考核激励机制,支持单独制定普惠型小微企业信贷计划。工农中建交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要带头,确保今年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以上、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在去年基础上再降低1个百分点。

三要通过政府性融资担保降低企业融资费用。各地要尽早实现单户担保金额500万元以下小微企业担保费率不超过1%、500万元以上不超过1.5%的目标。

四要引导银行提高信用贷款比重,降低对抵押担保的过度依赖,清理规范附加费用。

其实,以上很多政策性要求和号召一直在做,但此次会议包括前期的政府工作报告针对大型国有银行提出了明确的定量要求,对涉及小微企业融资的其他方面也做了较为详细的安排。那么各行能否完成下达的任务呢?

从五大国有银行2018年年报来看,银监普惠口径下工农中建交五大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分别为3217亿元、4937亿元、3042亿元、6310亿元和263亿元,除交行外,集中在3000-6000亿元左右,那么今年普惠口径下小微企业贷款新增基本900-1800亿元。

贷款利率方面,各大型银行去年也收到了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四季度大幅压降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比一季度利率降低了1个多百分点。2018年,中行全年投放贷款利率平均5.27%,建行四季度发放贷款利率5.29%。

各大行对此已提前做了安排部署,制定了较为激进的全年信贷投放计划、建立了内部转移定价补贴机制、强化严格的考核负向激励,同时加强人事费用等正向激励措施,因此从目前加大投放、降低融资成本的实际执行效果来看还是较为良好的。今年小微企业贷款的新增计划基本与30%的增速相吻合,并且从各行一季度贷款投放来看,不管是贷款投放额还是户数都增长较好,甚至好于预期。

而在贷款利率方面,各行还是承担了一定较大的压力了,因为自去年四季度以来发放的贷款利率已经处于较低水平了,有些新发放贷款大幅低于2018年一季度,虽然在内部已建立相应的补贴机制,但部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已低于内部资金转移价格,基层及业务一线称“做一笔亏一笔”。

新知图谱, 该由谁来解中小企业的燃眉之急?

那么长期的实际效果又会如何呢?理论界又是如何看待的呢?张一林、林毅夫、龚强在近期的《管理世界》上发表了一篇很有意思的理论推导文章,他们在文章中提出的三个问题也正是广大银行业普惠金融从业人员最为关心的:

如果服务小企业能够为小银行带来利润,那么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的大银行,为何普遍缺乏服务小企业的意愿?考虑到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的融资约束问题,通过行政干预的方式要求大银行服务中小企业,是否是有效率的政策安排?不同规模的银行是否具有不同的融资特性和比较优势,这些融资特性和比较优势是否只有在服务特定规模的企业时才能充分发挥?

这篇文章的结论则是直击当前的部分政策要求。文章研究表明,大银行较少服务中小企业并非“歧视“,而是大银行由于规模特点,更多依据企业硬信息(如资产抵押、财务报表等),并在违约后倾向于立即清收处置,不像小银行能够依赖软信息甄别企业家经营能力,较易克服与中小企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且更能够避免对短期违约但长期能够扭亏为盈的中小企业的无效清收。大银行服务大企业是大银行与大企业“双向选择”的结果,小银行服务中小企业也是“双向选择”的结果。

文章认为即使通过行政命令要求大银行服务中小企业,也往往缺乏效率,同时也提到了三条政策建议:第一,从根本上缓解当前我国中小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关键在于善于甄别企业软信息的中小银行的发展。这也说明对于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鼓励中小银行找准定位,加大小微企业投放力度,可能取得的效果更好。第二,对于中小银行应实施严格的监管要求,促进中小银行更加审慎地筛选对象、控制内部风险。因为,小银行的资金成本越高,企业的融资成本越高,对小银行软信息甄别能力的最低要求也越高。第三,发挥大银行在支持大企业和大规模投资方面的比较优势,适当减少大银行承担的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性负担。

单从张一林、林毅夫、龚强这篇文章来看,单纯降低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行政要求大型银行一味加大投放、降低利率,并一定能实现当初政策制定的初衷。此外,针对提高信用贷款问题,文章也有涉及,一家银行的市场定位和风险偏好内生于该银行自身的规模,大银行在软信息识别上不具有优势,为了防范贷款风险并且与小银行实现差异化的竞争,大银行会要求充足抵押物,为抵押充足的企业提供融资。

当然这篇文章的结论还需要实证和实践的检验,相关的理论假设前提与实务情况有所差异,甚至也已有现实的反例,比如美国的富国银行规模全球领先,但也主要服务于中小微企业。不过总体而言,还是直面当前普惠小微信贷政策问题,做了很有意义的推演,提出了相关的政策建议。

面对日益严峻的经济发展和就业压力,发展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刻不容缓,那么也只有先从控股比例较高、资金体量较大、执行力较强的大型银行入手,要求其提高政治站位,让利企业,以解中小和民营企业融资的“燃眉之急”。

作者:Vincent

来源:洪言微语

薛洪言
+ 关注

更多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