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1 6 7 1 7

智能音箱,应该去上山下乡

圈内新知 | 产业视角资本逻辑,读懂文娱圈。 2019/03/17 09:46

新知达人, 智能音箱,应该去上山下乡

作者:贾琦

出品:互联网圈内事


前些日子,妻子给在乡下的父母买了一个天猫精灵。面对这个新玩意儿,两位老人显得颇有兴致。

一开始用方言对话,天猫精灵总是会回答“你再讲一遍,人家没听清楚。”这让两位老人很不好意思。但现在他们相处得似乎不错,岳父岳母努力说着蹩脚的普通话,而天猫精灵也逐渐开始回应,终于让老人们放下了“白花钱”的顾虑。

农村生活很安逸,串门是乡亲们打发时间的主要方式。“把灯打开”以及“天气预报”是岳父的拿手好戏,每当有人串门的时候,岳父总要热情地给邻里演示一遍。

说起来,岳父一直都是农村的科技先锋。不管什么新鲜的玩意儿,他总愿意去研究一下。相比邻居们对电子产品的需求仅止于发微信和打电话,岳父抖音快手玩得贼溜,网上购物也是操作自如。举个例子来佐证岳父在这方面的地位,那就是全村人需要交手机话费的时候,都会登门拜访,请求代操作。

岳母有时候会觉得烦,举手之劳本来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时间久了,有人进来左手交钱右手就等着话费缴纳,交完了就扭头出去了,把家里搞得像营业厅一样。

“他们就不能学一学?这手机缴费这么方便的事。”岳母抱怨道。

“诶呀,都是乡亲。再说了,你咋不学?”岳父笑着反问。

在乡下,岳父这样的是特例。大多数人相比捣鼓手机,更喜欢打麻将。

但智能音箱的到来却改变了这一现状,大伙儿对这个小盒子都颇感兴趣,再打听了一下价格,这个看似比电脑还高科技的玩意儿居然才几百块钱。

截止写稿的今天,已经有十四家下了单,喜迎家庭新成员。

老实说,这是个偶然事件。我们自己家尚且不用智能音箱,觉得没什么特殊的功能,妻子给家里买这东西,也不过是念及老丈人一直喜欢这些新鲜玩意,买来哄老人高兴罢了。

岳父大人喜欢是向来如此的事情。让我真正动笔想写这篇文章的,是乡亲们的反应。

之前的时候,曾买过一次扫地机器人。邻里们看了,或多或少都表现出了嘲弄的语气,心说金贵得连地都不扫了。又挑剔机器人打扫不干净打扫不彻底等之类的毛病,一通宏论发表之后再打听一下价格,更是连连咂舌。吐槽这是一次极不理性的消费。

事实上,广大的农民们有着极其完备的消费观,未必符合主流,但对他们来说是精明的,且完美符合自身所处的环境。

电子科技类产品,尤其是新兴的电子科技类产品,在他们的消费观里,向来都是垫底的东西。可在我们年轻人看起来甚至有些鸡肋的智能音箱,在他们之间竟然可以受到如此广泛的欢迎,这多少让我有些意外。

仔细想来,仅仅是“攀比”这一条,很难解释得通。尽管现在农村有钱了,但为了赶个时髦就扔个几百块,在他们看来是非常“不划算”的事。

经过一番思考后我认为,智能音箱挖掘出了新的需求,而且这一新需求对他们而言,可以说是“刚需”。

这一需求便是:接入互联网。

新知达人, 智能音箱,应该去上山下乡

谁能拒绝互联网呢?没人能拒绝,但我们总是能看到父辈们以“麻烦”,“闹不清楚”,“没什么意思”为理由,拒绝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应用探索。

其背后的原因并不是他们自甘落在时代的后面,我们看到太多父辈在电脑面前的茫然失措,用一根指头一下下慢慢戳着键盘,并自我调侃,称之为“一指禅”。

相比语音交互,键鼠也好,触摸屏也好,丰富的智能软件应用也好,对他们来说,都具备着极高的学习成本。

这一道门槛,将他们生生拦在了互联网世界的大门之外。

智能音箱则提供了这一错觉,他们以为自己进来了,并确实看到了一个新鲜的世界。

互联网时代下,所有的线上服务可大致分为九大领域。其中信息交互最浅的有4种,分别是搜索,通讯,资讯,音乐。交互情况适中的有3种,分别是电商,视频,生活服务。交互情况最深的则有2种,社交与游戏。

就智能音箱而言,目前只在交互最浅的四个领域中进行了初步突破。但这已足够。

回想起我们在网上冲浪的青葱岁月,几乎都是从搜索引擎开始的。而对广大村民来说,搜索这一功能的应用场景,频次极低。搜索,是智能音箱帮他们推开的第一道门。

而资讯,在传统的互联网模式下,极大地分散于各类不同的平台之上。对广大村民来说,倘若用手机的话,能接触到的往往也都是一些低质量的内容信息,并且都是被动接受的状态。主动去筛选资讯播报,对他们来说又是一件新鲜事。

相比真正的互联网世界,智能音箱所能给他们带来的并不多,但相比过去,这样的新需求的满足,会让他们进一步享受互联网带来的利好。

而另一方面,就各大互联网公司而言,这样的一笔巨大的流量接入,其背后所蕴含的商业价值,绝对是不可忽视的。

事实上扩大流量入口也正是互联网入局智能音箱领域的原动力,但随着物联网技术的发展,智能音箱又常常作为“家庭大脑”的定位,出现在以智能家电为主的想象远景中。现如今,智能音箱身上背负的,是两个或许并不兼容的目标:流量入口,家庭大脑。

去年的时候,罗永浩开了发布会,花了近两个小时去介绍锤子的PC工作站TNT,在发布会现场状况频出,老罗一口一个“理解万岁”,沦为笑谈。

随着这件事一同被推到大众眼前的,便是“语音交互办公”的可能性。“喊麦式”办公,“把办公室变成菜市场”等一系列梗,都被用来当作对老罗的调侃。

对高度熟悉键鼠交互的人来说,语音交互这一模式,总有着说不出的奇怪。

然而,整个人类的工具进化史,就是一部直觉战胜非直觉,低学习成本战胜高学习成本,便利战胜非便利的历史。从这个角度来说,语音交互迟早会革了键鼠的命。而所有关于“文化”,关于“怪怪的”,关于“隐私性”的讨论,都只是终将被克服的阻力。

新生事物是不可战胜的。所谓新事物,就是指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和前进趋势、具有强大生命力和远大前途的事物。

语音交互和键鼠同时摆在了农村人民的面前,键鼠早来了五六年,但人民凭借着直觉,终究还是选择了语音交互。这不是新生事物又是什么?

相比之下,对键鼠的高度熟悉,从某种程度来说,阻碍了人们向语音交互的转化。正如在欧美地区,高度成熟的信用卡支付体系,在一定程度上遏制着移动扫码支付的发展一样。

这也是智能音箱在一线城市,一直以来“火而不爆”的重要原因。

总的来说,由于智能音箱提供的功能均可被手机覆盖,因此对一线城市的人群而言,智能音箱目前唯一的吸引点就是“远场景下的语音交互”,但由于这类人群均属于键鼠的重度用户,因此在操作习惯上很难改变,同时没有任何改变的意愿,因此在一线城市人群中,智能音箱的普及度并不高。

而另一方面,由于农村人群对互联网世界的陌生,以及对语音交互的天然倾向,导致智能音箱在该类人群中有极大的潜质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但需要指出的是,对农村人口而言,率先配套足够的智能家具显然不太可能。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一开始所说,流量入口和家庭大脑,在现阶段实际上是两个无法兼容的目标。

但是,回到进场目标而言,互联网公司,为的是夺取新的流量入口。硬件厂商,为的是获取新的业绩增长项。单从这一目标出发,以农村以及三四线城市为重点推广区域,是完全可行的。

在国内,三线以下城市及农村乡镇地区居民规模多达10亿,而中国的本科生占比只有4.43%。在这10亿人群中,我们先刨除五千万的极度贫困人口,再刨除3亿~4亿的键鼠高度熟练使用者,依然还有6亿人口。他们有能力支付起几百块的智能音箱,他们有意愿接入互联网世界,他们更适合智能音箱的交互方式。

而“音乐,搜索,资讯”等领域,将在这样的人群中间,率先对接到全新的流量增长。

至于“家庭大脑”这样的远景,完全可以等IoT再发展发展,5G再普及普及,智能家具的成本再降一降,或者干脆成立另外一条业务线去进行推广。

至于智能语音交互,作为新一代的人机交互方式,需要走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路线。

要知道,马车的重度用户,是讨厌汽车的。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