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新知
  • 找课程
  • 找服务/产品
  • 找LIVE
  • 找活动
  • 找新知号/店
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1 5 8 9 7 5 3

腾讯音乐“买下赛道”:付费会员3990万、“社交娱乐”收入占比超70%?

酷云互动 | 全媒体数据专家 2020/03/23 13:54

上市一年,TME交出了一份超预期年度成绩单。

近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披露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及2019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报告。财报数据显示 :2019财年全年归属于普通股东净利润为39.82亿元,同比增长117.2%,营业收入为254.34亿元,同比增长33.97%。 2019年Q4总营收72.9亿元,同比增幅为35.1%,超出华尔街分析师给出的70.8亿元预期。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4亿元,同样超出分析师预期。

新知图谱, 腾讯音乐“买下赛道”:付费会员3990万、“社交娱乐”收入占比超70%?

新知图谱, 腾讯音乐“买下赛道”:付费会员3990万、“社交娱乐”收入占比超70%?

一如既往,营收主要来源于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两大板块。 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包含了订阅服务、单曲和数字专辑、广告、版权转授等。而社交娱乐服务收入则包含以全民k歌为核心的直播打赏、会员费和智能设备销售等。

版权内容为船,社交娱乐为浆 ,通过财报数字我们可以看到,在线音乐付费增速触及天花板的行业声音下,TME用营收及利润的增长数字为在线音乐付费市场带来提振。而在在线音频娱乐市场所处的大环境下,TME的整体内容战略及内容宣发也在不断完善与创新。

3990万付费会员,

K歌或成下一增长点?

从财报数字来看, 付费会员和数字专辑作为目前国内主流音乐产品的主要商业模式,和社交娱乐服务一同构成了TME营收的“中流砥柱”。

新知图谱, 腾讯音乐“买下赛道”:付费会员3990万、“社交娱乐”收入占比超70%?

新知图谱, 腾讯音乐“买下赛道”:付费会员3990万、“社交娱乐”收入占比超70%?

在2019年第四季度, TME在线音乐服务收入为21.4亿元,同比增长40.7%,占总营收比重为29.4%。

音乐订阅收入同比增长60.1%,付费用户数同比增长47.8%至3990万,环比上一季度净增加450万,达到了上市以来的最高增速。 值得一提的是,第四季度TME的在线音乐移动MAU(月活跃数)为6.44亿,处于同比持平、环比下滑的状态。

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率在2019年第四季度提高到6.2%,超越去年同期的4.2%。 以内容及产品体验为主要支撑点的在线音乐服务收入的利好,同时也肯定了平台流媒体模式的转型。对此,彭迦信表示,这源于集团向付费流媒体模式的战略转型已初见成效。此外,2019年第四季度,在线音乐ARPPU(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环比上升4.5%,用户留存率持续提高,进一步证明了在线音乐付费用户的高质量增长。

事实上,付费会员及数字专辑市场生态正在被逐步培养起来。今年2月,网易财报电话会议披露, 第四季度网易云音乐会员收入同比翻番,实现营收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则是付费会员、数字专辑和直播的带动。

根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在线音乐付费用户的主要付费内容为付费会员(33.3%)、付费音乐包(29.4%)、单曲购买(26.4%)、数字专辑(21.9%)。 付费用户的四大板块占比趋向于平衡状态,而付费会员依然是主要支撑点。

社交娱乐方面,TME的社交娱乐服务在总收入中的比例从2018年一季度的69.53%上升至2019年第四季度的70.6%,而社交娱乐服务的收入推动力依然来自在线卡拉OK业务——全民K歌的虚拟礼物、增值会员和直播服务。TME2019全年社交娱乐服务营收为182.8亿元,同比增长36%。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K歌市场将持续火爆。除了为TME带来增量的全民K歌之外,阿里在去年也上线了唱鸭、鲸鸣等K歌产品,网易云音乐也推出了音街。 在线音乐平台将K歌产品作为打造泛娱乐场景的又一突破口,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场景的打造依然与版权相关。

版权与创新,

在线音乐平台的“无硝烟战场”

无论是激烈的版权争夺战、还是后版权时代的版权互授,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 版权依旧是国内在线音乐平台心照不宣的护城河。

在网易于2月27日公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中,网易云音乐所在的创新业务和其他业务营收为37.2亿元,同比增长17.9%。 网易创新业务的增长主要来自第四季度会员收入同比翻番,同时来自数字专辑和直播的收入也迅速增长。 如华晨宇数字单曲《好想爱这个世界啊》在网易云音乐独家上线,12月4日至今销量超过2073万,销售额超过6219万,刷新数字单曲全网销量纪录。但无可回避的是,对于在线音乐平台而言,直播等ugc内容依托于平台社区构建,而会员收入与数字专辑则主要依赖于版权。

于是在今年年初,头部音乐平台开始大刀阔斧的对版权集中发力。3月13日,网易云音乐与日本吉卜力工作室达成版权合作,获得包括《龙猫》《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崖上的波妞》等在内的旗下动画音乐全面授权。并拿下了今年头部上星音乐类综艺节目的音乐版权,如《歌手》、《声临其境3》、《嗨唱转起来》、《我们的乐队》等。

阿里、太合及网易云音乐等平台围绕版权的动作也是不断。 3月12日,阿里宣布与太合音乐集团达成数字音乐内容合作,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天猫精灵以及短音乐创新产品鲸鸣、唱鸭都将获得太合音乐旗下艺人歌曲授权。

尽管如此, 目前来看,最大的版权优势属于腾讯音乐娱乐。 除了几大唱片公司的版权及部分独家版权外,TME的版权内容覆盖了90%以上的电影和电视OST音乐版权以及几大综艺节目的音乐版权,大部分核心版权内容,加之TME旗下三款音乐流媒体产品的版权打通与资源流动,为其他在线音乐平台带来了资源压力。

并且TME还在继续与知名的国内和国际唱片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扩充自身音乐库,以及加强多形式内容产品,如长音频节目和短视频,以及产品功能的个性化匹配。通过建立并扩大战略合作来增加自身的原创内容,去年12月,TME就宣布将加入腾讯控股牵头的财团,参与收购环球音乐集团的少数股权。

根据艾瑞指数数据显示: 截至2020年1月,国内音乐平台市场仍呈现出“一超一强”的局面。 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分别以3.2亿、3.1亿、1.9亿的月独立设备数位列前三,紧随其后的网易云月独立设备数为1.65亿。

对版权的投入为平台带来了大量流量与同样高昂的成本。 在今年发布2019年年报后的财报电话会议中,丁磊再次就音乐版权市场表达了不满,三大唱片公司独家销售的模式,使得包括网易云音乐在内等需要购买版权的公司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的成本。

版权之外,近两年来头部音乐平台也从短视频、直播、围绕社区等领域对产品体验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升级。

从TME来看,除了在曲库上占据优势之外, TME进一步加强内容形式的拓展,不断丰富内容、并深化用户参与和提升推广能力。

音乐内容形式的拓展领域包括平台上越来越多的的短视频,长音频,音乐类综艺节目。 包括被视为将大力发展长音频领域的动向——与阅文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将共同开拓长音频领域有声作品市场,制作特定的有声书。包括推出全景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 live,不断挖掘音乐新的形态。在平台推广能力上,2019年第四季度的一首《桥边姑娘》成为“一夜爆款。”日播放量近2000万,一周播放量突破1亿,并吸引了330位短视频平台KOL使用这首曲。

在各大平台均有发力的原创音乐人计划中,网易云音乐自带的独立音乐属性占据一定优势。 网易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网易云音乐平台入驻原创音乐人总数超过10万,音乐人上传原创作品总数超150万首。其中《我曾》《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晚安》等多首原创作品年播放量超10亿次,音乐人隔壁老樊作品年播放量超96亿。

不过过去的一年来,TME方面也依托于线上线下的密集孵化,和音乐人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包括“S制造”、腾讯音乐人平台的原力计划等计划,扶持原创音乐人及原创音乐内容。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 参与“腾讯音乐人计划”的音乐人数量和原创作品数量均同比增长一倍以上。

新知图谱, 腾讯音乐“买下赛道”:付费会员3990万、“社交娱乐”收入占比超70%?

新知图谱, 腾讯音乐“买下赛道”:付费会员3990万、“社交娱乐”收入占比超70%?

在电话会议上,腾讯音乐CEO彭迦信坦言,“在2020年,我们将继续坚持创新,为广大乐迷提供更多非凡和增值的个性化互动音乐娱乐体验,并通过与阅文集团及其他伙伴的合作,进一步扩大在线音频娱乐市场的版图。”

事实上, 腾讯音乐无论是版权还是对音乐内容形态的不断挖掘,都给其他一、二梯队的玩家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但头部平台的差异化依然存在,各具特色的内容生态与社区特质本能保障平台间的“多样性”,但这一切在面临版权问题时往往是被大刀阔斧的割据。

几大平台对版权内容的集中发力,再加上腾讯音乐和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权协议将有部分于今年到期,让一些行业人士认为这或许将是变动行业格局的合适时期。互联网音乐平台围绕版权生态厉兵秣马,会否掀起新一轮版权争夺战我们不得而知,而 在版权之外,什么才是能够为在线音乐平台赋能的黄金赛道,或许才是行业接下来需要解决的问题。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