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4 4 0 5 6

破解市场与政府关系“世界性难题”的新思维 | 宏观经济

清华金融评论 | 专注于经济金融政策解读与建言 2022/09/29 23:19

文/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世界金融论坛高级研究员 宗良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 范若滢

在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中必然蕴涵经济学理论创新的源泉和动力。中国国情和有特色的经济发展模式决定了中国经济学理论的逻辑与西方经济学理论相比,既有所不同,又兼容并蓄。本文分析中国经济学理论在破解市场与政府关系“世界性难题”的创新探索中的新思维。

历史上任何一个创造奇迹的国家在崛起的进程中,往往伴随出现相应的经济学理论创新,因此,经济学理论创新通常具有显著的时代烙印。亚当·斯密、凯恩斯等西方经济学家提出的经济学理论都是针对解释特定时代的重大经济现象而提出的。在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中必然蕴涵经济学理论创新的源泉和动力。中国国情和有特色的经济发展模式决定了中国经济学理论的逻辑与西方经济学理论相比,既有所不同,又兼容并蓄。本文将分析中国经济学理论创新探索中的新思维。

习近平总书记给新时代的经济学家们提出了一道“难题”

时代呼唤经济学理论创新

从辩证逻辑看,凡是在人类历史上一直对立的、争论不清的,一方无法全面合理解释另一方,就说明两者之间的关系不是替代关系,而是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即需要更高级层级的统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吸收借鉴了一切有利于自身发展的经济学理论,在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实践的同时,也进行着经济学理论创新的探索,既在理论上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更为现代经济学思想宝库贡献了丰硕成果。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实践就是一个巨大的经济学理论创新宝库,是一个产生经济学大师的园地,需要新时代的经济学英才们勇于登峰。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持辩证法、两点论,继续在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与市场经济的结合上下功夫,把两方面优势都发挥好,既要‘有效的市场’,也要‘有为的政府’,努力在实践中破解这道经济学上的世界性难题。”习总书记的重要论述既提出了一道“世界性难题”,也指出了新时代经济学家们努力的方向和方法。

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是破解“世界性难题”的突破点

经济学理论中有一只著名的手,即“看不见的手”,另外还有一只“看得见的手”,那么究竟有几只手?中国故事给出了清晰答案,有“两只手”,并且两只手不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可以结合并走向统一的关系。两只手根据具体情况配合起来才更加好用!中国改革开放历程是市场与政府关系变革的重要实践,既展示了一条探索二者关系的发展路径,又展示了一个协调二者关系的基本逻辑与理念。可以说,中国经济发展的实践,是对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从对立走向统一的重要探索。

2013年11月召开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实现重大理论突破的里程碑。会议确立“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创新性地阐述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强调了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全面深化体制改革的核心。中国成功的关键在于推动市场与政府这个重要关系实现了质的飞跃,提升了市场经济思维的维度。

新时代经济学家们的责任和担当

从全球经济思想史角度看,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能否结合,是一个争论不休的世界性难题。回顾历史,英国自由资本主义的实践,促使1776年斯密《国富论》的诞生。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及应对,催生了凯恩斯宏观经济理论的形成和发展。20世纪70年代之后,凯恩斯主义扩大有效需求导致的“滞胀”局面,促进了货币主义、供给学派等的兴起。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虽有较大区别,但两次危机都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深刻揭示了市场经济模式存在失灵以及现有经济理论的缺陷,这反映了经济学理论演进的基本逻辑,即围绕市场与政府的关系而展开。中国市场经济理论是循着这个方向发展的,核心是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近年来,经济学们一直在努力探索。比如,萨缪尔森强调,每个有效率并且讲人道的社会都会要求混合经济的两面——市场和政府——都同时存在。如果没有市场或没有政府,现代经济运作就孤掌难鸣。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得出的重要结论是,要接受市场的不完美,也要接受精巧的大统一的经济学还在天边的现实,即要接受市场的不完美和经济学理论走向统一。哈耶克认为,20世纪经济社会发展的繁荣与稳定要归功于政府干预与市场的有机结合,因此,未来世界经济的发展还是要寻找政府与市场的合理平衡点。林毅夫教授强调,他相信21世纪会是中国经济学家的世纪,21世纪会是经济学大师在中国辈出的世纪。他的新结构经济学就是基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实践的理论升华。国务院参事、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理事长夏斌强调,他认为,21世纪的前五十年乃至一百年,是时势造英雄的时代,是出经济学“大家”的时候。李稻葵提出,中国经济学界必须有紧迫感,必须把我们伟大的经济实践和思想,转化为国际上有广泛说服力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与西方自由经济学理论分庭抗礼的经济学理论,为中国经济的重大决策做出应有的贡献,并提出政府与市场经济学的概念。综上,政府与市场关系是经济发展模式的关键环节,二者有机结合已成为经济学家的共识。

破解经济学上的“世界性难题”有哪些关键点?

研究范式和方法的重大突破

当代主要的经济学流派可概括为两种范式:市场经济范式与政府干预范式。二者看起来是完全对立的,但在现实中是融合的,并且在宏观层面二者的基本思想也是同源的。两者都无法包容对方理论中的合理性,从而无法运用所对应的经济学理论和模式对现实的经济运行情况进行准确分析。中国的成功实践引发研究范式和方法的新思维,为经济学理论创新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发展空间。要从理论视角对中国道路的实践经验进行解释,就必须突破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范式。这是一种以全新的范式进行的经济学理论创新,是基于中国实践的重大突破,而不是一种简单的调和。实质上这就是两点论、辩证法的运用。研究方法的合理性对于构建经济学理论大厦、增强经济理论的科学性十分重要。显然,我们期待的新整合是一种基于中国实践、反映最新经济学理论成果,以全新的范式进行的经济学理论创新。

基于创造奇迹的“中国实践经验”的理论升华

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中国经济实现了快速的赶超,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顺利突破“马尔萨斯陷阱”,成为中高收入国家,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1978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81元人民币,中国是当时世界上典型的低收入国家;2019—2021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连续达到1万美元以上,中国已经跻身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中国经济取得成功以及为何能够取得成功的中国故事,也是新时代经济学理论创新的源泉和动力。

中国摸索出的一套比较合理的改革原则和方法,不仅在实践中有效,而且蕴涵很深的经济学逻辑。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实践证明,把“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结合好,才能够形成市场和政府作用有机统一、相互协调、相互补充的新格局,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这超越了西方经济学理论对于政府与市场之间关系的认知,是经济学理论创新的一种新思维范式。

要能够以定量的方法阐述中国市场经济理论

几百年来,经济学理论一直围绕着市场与政府的关系而展开。尽管对立的程度有所差异,但基本逻辑都是在市场和政府之中二选一。中国故事给出了新的答案,“两只手”不再是“非黑即白”的关系,而是可以结合并走向统一的关系。可见,市场与政府关系是宏观经济学理论的核心问题。

中国的成功实践证明,完全走传统的计划经济模式是行不通的,必须走市场经济道路,但这种道路又与西方市场经济模式有区别,政府能够发挥较好的作用。二者的有机结合是一种比较有效的经济模式,但政府作用也要有一个较为理想的限度,以实践中的效果作为标准来检验标准。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以中国之实践经验破解了悬而未决的经济学理论难题。

应该说,围绕“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的结合问题,已有大量定性研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难点在于,如何找到结合的有效方式和边界,如何运用定量方法进行深度分析?这也影响其在全球的认可和接受程度,因此通过建立理论模型对中国市场经济理论进行解析,十分重要,也有利于提升其科学性和被认可度。

关于经济学理论创新的中国探索

围绕这个重大课题,笔者认真思考中国成功经验背后的经济运行逻辑,以及西方经济学学派林立的根源,在研究中逐步形成一套独特的逻辑框架体系,其中运用理论模型将中国的成功实践升华更是一种非常有魅力的探索。特别是围绕几个关键点进行了探索:

实现了以定量方式阐述中国市场经济理论

马克思曾强调说:一门学问只有当它达到了能够成功地运用数学时,才算是真正的科学。在借鉴现代经济学理论的基础上,笔者把市场和政府”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统一考量,通过赋予相应的权重确定市场与政府作用的大小,构建了相应的理论模型。主要由以下三个方程构成:

新知达人, 破解市场与政府关系“世界性难题”的新思维 | 宏观经济

新知达人, 破解市场与政府关系“世界性难题”的新思维 | 宏观经济

公式(4)可视为动态宏观经济增长方程式。该式有很深刻的经济学意义。从本质上说,理性综合模型是重大的思路创新,笔者将基于这一模型的理论表述称为“理性综合经济学”。

对政府作用的内涵进行了较为精细的分析

对政府作用的重新评估和精细分析是统筹分析政府和市场作用的重要基础。通过图示可以进行较为直观的分析(见图1),某一时点上的经济增长可以看作是三部分的叠加,实质是政府与市场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进行精细分解。第一部分表示自由市场情况或无政府干预下的总产出;第二部分是政府作用对长期或者潜在经济增长的影响;第三部分是短期经济波动。从转型视角看,政府还有一个重要作用,即通过推进市场化改革,可大幅度释放生产力,推进第一部分(无政府干预下潜在增长率)的明显提升。

新知达人, 破解市场与政府关系“世界性难题”的新思维 | 宏观经济

图1 政府与市场作用分解图

资料来源:作者整理

阐述了相应的政策框架体系并进行了相应的实证

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以经济增长方程为核心构建了一套自成体系的经济学理论分析框架,并可得出全新的结论。值得注意的是,宏观调控理论成为一个集供给侧和需求侧管理于一体的调控体系,两者贯穿始终,只是在不同阶段,根据经济运行中总量与结构问题的突出程度,政策组合的侧重点有所不同。就宏观政策目标来看,也有比较明显的差异,凯恩斯理论给出了宏观经济政策的四大目标,即经济增长、充分就业、物价稳定、国际收支平衡,但这些目标都源于凯恩斯的有效需求理论,无法体现供给侧结构的调整。同时,仅用通货膨胀指标,也难以反映金融稳定和守住风险的底线;国际收支平衡是对外指标,可继续保留,但内涵应更加深入。因此,宏观调控或宏观经济政策目标可以进行适当调整,以适应统筹考虑供求两端的情况,一种较好的选择是:经济增长、结构优化、金融稳定、国际收支平衡。

笔者还进行了简单的实证分析。基于中国(1978—2019年)、美国(1925—2016年)数据也进行了初步的实证分析,结果显示,美国市场与政府对经济的作用约为“7:3”的比例,而中国总体市场经济指数仅处于50%~60%之间。中国的市场经济指数低于美国,反映了中国的政府干预程度比美国要高一些。因此深化市场化改革仍是未来的重要任务。

关于市场经济评价标准与模式的多元化

新知达人, 破解市场与政府关系“世界性难题”的新思维 | 宏观经济

图2 市场经济模式动态曲线

从图2看,各种市场经济模式都应位于曲线上,位置不同反映了市场化程度高低的不同。可以说,一个市场发挥决定作用并且是“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相结合的体系,就是市场经济模式,从而得出了市场经济模式必然具有多样性的重要结论。大体来说,如果一个经济体市场作用权重超出50%,就可视为市场经济模式。但如果作为理想的市场经济模式,市场作用权重可能要在70%左右。显然,中国市场经济模式与其他典型市场模式不是“是与否”的差异,只是“度”的差异。同时应当关注政府与市场的最优点或平衡点,也是政府作用的合理边界。

中国经济学理论创新的未来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面对新情况、新问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将展现其勃勃生机,在推动变革中不断成熟起来,以经济学理论创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未来中国市场经济理论的前景广阔。

源于实践,在实践中发展

中国市场经济理论既脱胎于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也顺应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潮流。中国市场经济理论既是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重大创新,更是以中国之实践经验破解了经济学理论难题的重要探索。在发挥市场决定作用的同时,发挥政府的较好作用,既是比较理性的选择,也是最有效的经济发展路径。实践将进一步证明中国市场经济体制和模式的合理性和有效性,并在实践中不断向前发展。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是一个与时俱进的理论体系

从市场经济和政府作为相结合的角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实现了政府与市场关系从对立向统一的转变,改变了从市场或政府作用的单维思维模式。未来中国将继续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坚持“放活”与“管好”的有机结合,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完善市场化的宏观调控机制,弥补凯恩斯理论主要从需求视角诠释宏观政策的不足,建立统筹总供给和总需求的宏观调控政策体系。可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是一个动态变化的体系,也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将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实践中不断完善,取得快速的发展。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经济学理论创新未来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中国的实践经验和理论创新是一种普适性的探索,不仅适用于中国,而且可为世界各国提供了全新的经济理论模式选择和公允的评价标准。中国故事是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也是一个可以让人们憧憬未来的故事,它给全球有关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提供了新的模式和理论选择。未来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和理论可望推广到国际舞台,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进而为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开拓新的发展之路。

本文编辑/孙世选

更多“宏观”相关内容

更多“宏观”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