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3 0 3 4 7

源码悄悄把新能源产业链投了一遍

新莓daybreak | 原中国企业家杂志TMT总监负责 2022/09/28 15:34

新知达人, 源码悄悄把新能源产业链投了一遍

撰文|翟文婷

这应该是今年投资人最难拿到入场券的项目之一。

2022年8月,欣旺达汽车电池完成80亿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阵容十分豪华,行业为之瞩目。来自广东茂名的两兄弟,一手缔造了欣旺达汽车电池——今年装机量增速最快的动力电池厂商。融资后不久,欣旺达又同宜昌市政府规划建设30GWh动力电池生产基地。

欣旺达主打电动汽车快充功能,市场占有率排名直线上升。与此同时,作为双碳产业链的关键一环,动力电池厂商的价值和价格,正以超出市场想象的速度在增长。但遗憾的是,国内排名靠前的动力电池厂商大都是上市公司,在一级市场,这样的投资标的极度稀缺。

因此,欣旺达此轮融资争夺十分激烈。「应该说是今年最难抢到的项目之一。」一位欣旺达本轮投资方感叹,即便是最后成功挤进名单的机构,几乎所有人的投资额度都有不同程度的缩减。

这一幕并不让人陌生。

眼下新能源投资火爆场面有目共睹,你所熟悉的VC,没有一家不在双碳「部署兵力」,项目争夺之激烈,每天都有新故事上演。一位投资人甚至经历过,一家公司邀请上百家机构同时参加路演的经历,没有一对一沟通,公司统一发材料,统一时间回收TS,「就看谁的手脚最快。」

正如欣旺达最新一轮融资,一时间也聚集了所有头部机构的目光。而这一次,源码资本作为领投方之一,出现在了投资方名单里。

新知达人, 源码悄悄把新能源产业链投了一遍

信念大于恐惧

源码投资欣旺达电池始末

故事还要从年初说起。

2022年春节刚过,开工第一周,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就亲自带队奔赴深圳。此行的目的,是要去见欣旺达的两位创始人——王明旺、王威两兄弟。源码资本成长期执行董事王菂回忆,「几条业务线,甚至专业线,能出动的同事都去了。」足见源码的重视程度。

彼时,欣旺达刚刚完成上一轮以电动车企为主要投资方的融资,新融资尚未开启。因此,源码资本成为了此次最早的「敲门人」之一。

3月中下旬,欣旺达正式启动融资,市场状况却变得有些不容乐观。4月底,以宁德时代为首的新能源股集体大跌,欣旺达母公司也不例外,市值一度跌到330亿元左右。而当时打算独立拆分的电池业务部分,估值报价为300亿。这为正在融资的欣旺达蒙上一层阴影,一些原本明确表态要投的基金,犯起了嘀咕。

彼时,正是欣旺达进入各大机构IC决策阶段的关键时刻。那些最终放弃的机构就一个疑问:「一家市值300多亿的公司,拆出一个投后300亿的业务,我该怎么算这笔账?」

源码内部也出现了不同声音。尤其是在最后一次会议,空气中明显充满犹疑,但他们最终还是选择出手,而且投资金额不减。

王菂回忆,这源于源码资本对于几个趋势的确信:用户的里程焦虑问题,让更多的电池厂主要精力放在续航技术路径上。欣旺达主推快充,差异点打得精准。理想和小鹏两大头部公司战略入股,客户需求有保证。且公司早年做过苹果手机电池外包,有贴身服务大B的经验。

「最后还是信念大于恐惧,这也是早期VC做决策的优势。」他说。

而此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市场反弹,不少上市公司股价涨幅超过四倍,到7月真正递方案的时候,欣旺达的热度达到惊人的状态,至少有三倍的超额认购。最终,欣旺达顺利完成了80亿的新一轮融资。

源码为何如此坚持投资欣旺达?

实际上,由于源码资本很早就投资了理想汽车,团队早早就对电动车产业链进行了深入研究,也对欣旺达有了更准确的判断。曹毅坦言,「最早投理想的时候,我们对新能源还没有全面的认知。但现在理想是源码投资电动车产业链的战略伙伴,是一个很重要的支点。」

新知达人, 源码悄悄把新能源产业链投了一遍

把理想汽车作为一个支点

投资产业链

从理想到欣旺达,这是源码双碳全产业链布局的一个缩影。

追溯源码布局新能源的起始点,还要从他们捕捉智能化的趋势说起——智能化的基础是电动化,比如,燃油车很多时候无法做到精准控制,电机却可以很好地控制各种参数;再如,机器人如果没有电芯、电池模组的支持,扫地机器人、割草机等产品就不能无绳化。

曹毅在梳理源码的新能源投资脉络时提到,基于智能化的主线,电气化会驱动现有物种的升级,甚至创造出全新物种,进而重塑产业链,延伸出新的发明创造和商业机会。

电动车产业链便是最好的例证。

源码资本早期阶段投资人、董事总经理郝毅文解释,如果画一个坐标系,纵轴是电动车等「链主」,横轴是产业链,一端通向原材料等上游,一端则是下游终端。

「从链主入手,不论是电动车还是光伏,拆解产业链,搞清楚供应商的格局。下游的需求,就可以倒推上游元器件或原材料的产能缺口。如果存在国产替代的机会,可能就涉及新材料替补的创新。」

随着整车品牌的壮大,产业链愈发成熟,集群效应产生,这也是欣旺达等动力电池厂商浮出水面,进而长成大鱼的原因。

王菂介绍,电动车快充技术不仅对电芯有要求,还需超大功率的快充桩匹配——这意味着基础设施投资的增加,传导给终端消费者的价格也会相应提高。理想和小鹏已经明确要在新款车型中配备快充电芯,并且自建超充桩。正是「链主」的积极投入,规模化应用,动力电池成本下降,快充这条技术路线才能完全跑通。

除此之外,电动车品牌对国产零部件的替代需求,也是催生产业链创新机会的因素。「链主」越是处于发展早期,机会可能就越多。

围绕理想汽车这样的「链主」投资,成为源码布局新能源产业链的一个重要策略。电动车则是其中不可回避的、份量很重的一个子产业链。

对于理想汽车,负责投资这个项目的源码资本合伙人王星石说,「大家都很关心理想one的供应商是谁,L9的新功能会牵出新的供应商,之后还会继续。新功能就意味着新市场。」当然,王星石也提醒,「押注供应商的前提是,找到真正有壁垒的公司,而不是只有短期效应,这学期成绩不错,下学期就被淘汰。」

理想的一些核心零部件,一供可能来自海外,二供三供通常都是国内厂商。除去供应链安全的考虑,还有价格因素。之前供应商逆向研发比较多,现在具备越来越强的正向研发能力。国产替代之后,下一步就是出海。

说到底,供应商的商业价值还是依赖于「链主」。因为这波造车新势力表现出来对产品的极致追求,对供应链的耐心打磨,跟苹果和特斯拉的底层逻辑是相似的。这一点,苹果和特斯拉的供应商价值,在一二级市场都已经得到验证。

实际上,源码资本对于理想汽车的供应商都表现出极大兴趣,积极入股:从一供到二供、从硬件到软件,或是软硬件一体的公司、以及新材料相关的公司,源码资本甚至会和理想汽车共同进行投资——欣旺达就共同聚集了这两个投资方。

新知达人, 源码悄悄把新能源产业链投了一遍

以电为基础的全产业链布局

源码资本投资双碳,并没有局限在应用层,他们正在以电为核心进行关键环节的系统布局。

如果把产业视角拉远,电动车属于用电消纳,及分布式存储,是电动化产业最大的应用,但不是唯一应用。与电动车相平行的应用层,还有机器人、工厂自动化等。应用端的发展,驱动了电力基础设施的成熟。

而所谓双碳战略的落地,意味着电力行业承担着重要使命,从煤炭驱动为主转变为新能源替代,因此,从发电、入网到储存、用电,都需要一套新型的电力系统——双碳背后不仅仅是一次能源革命,也是电力系统的一次数字化改造,还涉及材料、工艺等智能制造产业。

在源码看来,这是一个融合了能源结构、产业升级、循环经济模式和绿色资产配置等命题的综合领域。

经过两年时间的积累,目前,源码资本在以电为核心的「源网荷储」几个关键环节都进行了布局,是一级市场为数不多全产业链布局的投资机构。所谓「源网荷储」,即电源、电网、负荷、储能等环节,王星石梳理了源码在此的思考和布局:

第一,源即发电侧。源码在B轮独家投资了分布式清洁能源公司联盛新能源,这家以光伏分布式发电为主业的清洁能源电站运营商,踩中了以新能源为主体的电力结构调整浪潮。尤其2020年,光伏发电平价上网之后,告别补贴,回归市场化体系,说光伏产业重获新生不算夸张。

第二,网则指输电和新型电网。在这个领域中,源码布局了深度智控、云谷科技、森木磊石等公司。

第三,荷主要聚焦于电动化的终端工具,从燃油车到电动车,割草机、电钻之类的工具从有线到无绳。源码认为,不要小看这些消费电子,每个细分赛道都可能在大几百亿的体量,头部公司每年的收入还在成倍增长。

第四,储能的含义更广,既有欣旺达这样的电动车动力电池厂商;也有面向C端市场的德兰明海,他们研发的分布式储能产品,主攻海外市场,拿下全球前三的座次;还有奇点能源这样的能量块智慧储能系统解决方案公司;此外,源码还投资了储能安全公司美克生,实时监测储能电池的内部状况。

当然,既然是对全产业链的布局,「源网荷储」也不是尽头。一切加速产业链成熟的细分领域,也在源码的捕捉范围内。

例如,锂电池成本下降,基础石化新材料得到了更多应用,氢能、纳米和钙钛矿等材料的运用也有了新的突破,包括合成生物技术方向,也有了新的可能性。源码则在新材料方向投资了曜能科技、开步电子、东恒新能源等公司。

源码资本的这个投资清单,不是一蹴而就。据悉,他们可以拿着供应商列表,去撬动和拆解电动车产业链。

但要想捕捉绿电基础设施概念的大鱼,却难有明确的地图参考,这是一个水大鱼大的不规则领域,需要一线投资经理具备深度潜水的能力,熟悉主机厂、电芯厂、光伏组件等重要环节的公司和关键人物,还要有一手信息来源。

对于擅长科技投资的源码来说,第一步却是组建一支懂得行业Know-how的团队,明确投资策略和打法。这些看不见的地方,也是一种战场。

新知达人, 源码悄悄把新能源产业链投了一遍

为什么是源码?

2020年光伏发电平价上网,是清洁能源行业重要的分水岭。源码隐约觉得新能源行业可能会有变化,并借着这个时机,将与电相关的产业做了粗略梳理,将投资主线总结为「发输配用」,也就是后来行业普遍使用的「源网荷储」的说法。

2021年初,源码投资策略会第一次讨论新能源主题,得出初步判断这是一个「很大」的机会。不到一个月,同样的投资主题再次上会——王菂回忆,来源码的这几年,都很少遇到一个投资主题被安排两次策略会。

第二次开会时,源码将双碳投资的宏观布局基本理清,并且追求全产业链布局,根据项目投资金额和企业生命周期的维度,从种子轮、早期到成长期都有投资团队覆盖。

方向有了,人才及组织建设又历来为源码所重视,他们急需一个能打仗的团队。吴凡和王菂负责成长期投资,郝毅文偏向早期,张星辰则是今年6月成立的种子基金「源码一粟」的负责人。尽管投资阶段不同,但同一赛道的行业研究、投资路径,内部打通,资源共享。

作为在能源领域深耕17年的老兵、宁德时代的早期投资人之一,源码资本董事总经理吴凡是2022年加入的。当曹毅向他发出邀请,吴凡最关心的就是,源码投资双碳,最独特的价值是什么?

首先,投资团队要具备很强的跨界研究能力。他认为,工业和制造业行业属性特殊,不仅有能力识别良品率、量产能力等这些微观指征,对前沿技术趋势有基本判断,甚至一些早期项目是从学术论文中寻找有价值的信息。

其次,超前的布局和码荟生态的连接:实际上,双碳概念盛行之前,源码已经在绿色科技、机器人智能制造等行业有所布局,且建立的码荟生态,几乎连接了国内大部分头部科技公司。

就制造业属性的公司所需资源支持,源码内部做过一个大概梳理:首先是连接「五大四小」,他们是行业的核心玩家,重要投资人;其次是供应链资源,确保重要元器件稀缺时,还能保证供应;这都帮助源码在新能源赛道快速找到自己的阵地和打法。

最后,是源码专业的投后服务——满足被投公司的各种需求。创业公司最需要的组织建设能力,产线的效率管理,人员规模成倍扩张带来的问题,这些软性命题有时候恰恰需要外脑支持,甚至是并肩作战解决问题。

吴凡最终加入源码,其中一个考虑因素就是,新能源投资竞争激烈,想跟产业资本形成差异化优势越来越难。「源码是团队作战,重视投后。从PE到VC,可以从新的角度重新看这个行业。」

回顾源码在双碳领域的投资,有趣的是,当王菂向德兰明海表达投资意愿的时候,创始人尹相柱难掩意外的神情。

德兰明海是一家分布式储能公司,位于深圳,当时德兰明海刚刚完成一轮融资,源码是在做加轮。于是尹相柱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源码到底是谁,挨个跟老股东打听这家双币基金的投资风格。令他欣慰的是,越多了解,似乎对方给的反馈就越正面。

为了成功投进,王菂很多次给创始人发篇幅近千字的信息,解释源码对储能的理解,也抒发大家对产业所寄予的光荣与梦想的情感。王菂说,「讲出来可能有些夸张,但当时那个时间和情景,作为投资人是有共鸣的。」

2021年,源码作为德兰明海的投资人,又连接了新的人脉,比如「甲方」宁德时代,比如为德兰海外王牌产品BLUETTI铂陆帝介绍TikTok的营销方法。

此外,源码还将飞书推荐给被投企业储能公司美克生,过去公司的标书内容管理,没有线上工具承接,现在团队可以将招投标流程用BPM系统管理起来。疫情之下,远程协作的能力就是一种生存能力。而业务流程的线上化,更是对公司组织能力的提升。

当下,双碳投资的热度已经传导至一级市场的每个角落,对源码来说,坚持严谨的投资论证,做好投后增值服务,这些规定动作不会随着外部市场的变化而改变。

双碳产业链复杂,市场变幻风云莫测。过去的光伏就是最好的例证,这是首富的聚集地,更是公司破产的高发地。今天的热度不代表明日的光景,那些成功穿越周期的公司,都是长期坚持纪律和规律的结果。投资也是如此。 

更多“新能源”相关内容

更多“新能源”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