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4 3 9 2 7

早教培训寒冬已至,集体跌在“起跑线上”!

袁国宝 | NewMedia新媒体联盟创始人、移动互联网趋势观察家、资深媒体人、知名评论人、新媒体营销和品牌传播专家 2022/09/28 10:16

去年,整个K12教育市场被大洗劫,无论是小机构还是大连锁,都无一幸免在双减政策的高压之下崩盘。

当时教育培训行业有一种声音认为,K12学科培训机构倒下之后,非学科类培训必将成为一块香饽饽。

再加上恰逢国家大力推行“三孩政策”,早教培训机构的发展前景一度被市场所看好。

但如今却被啪啪打脸,看似一派繁荣景象的早教培训背后,真相实则是“虚火”。

整个市场就像是在裸泳,当潮退去,真面目早晚要现原形。

早教界跑路事件频发

8月中旬,全国闻名的早教机构“金宝贝”重庆分部对外正式宣布破产清算。

目前,金宝贝在重庆万象城、光环、大学城、北碚等7家校区已全部暂时停止运营。

新知达人, 早教培训寒冬已至,集体跌在“起跑线上”!

金宝贝突如其来的破产让家长们猝不及防,维权的声音也开始此起彼伏。

重庆当地的家长们自动抱团,组建了“重庆金宝贝家长维权群”, 据相关爆料,目前本次事件的维权家长已达到1000多名,涉及课程费超2000万。

虽然金宝贝重庆中心向家长们提出了可以将剩余课程承接到同行机构的补偿性决定,并且公布了相应的承接转课机构名单,不过大部分家长并不满意这个解决方式。

很多家长认为,当初选择在金宝贝报名就是冲着大品牌的口碑而去的,而且不同早教机构的教学理念也不尽相同,承接转课后孩子不一定能快速接受这种教学上的转变。

另外,离家路程太远不方便接送、师资参差不齐等因素也是家长们普遍担忧的问题。

接下来,这批家长的维权之路注定会比较漫长。

其实金宝贝并不是唯一出事的早教机构,在业界算是与金宝贝不相上下的强劲对手“美吉姆早教”的日子也不好过。

同样是8月,上海不少家长爆料品牌“美吉姆”黄浦日月光店、静安大融城店都出现了关店现象。

家长对于自己购买的9个课时被清零十分愤怒,想要讨个说法,后在排课群询问老师始终无人回复,门店公众号突然注销。

新知达人, 早教培训寒冬已至,集体跌在“起跑线上”!

前段时间,七田真早教机构也因为大量闭店而引发关注。

涉及倒闭的门店主要集中在上海、福建、广州、深圳等地,比金宝贝更夸张的操作是,七田真直接和家长们玩起了“失踪”,多家门店的电话直接无人接听。

有家长称自己“刚交了3万多块钱,上了2节课,所在校区就关闭了”。

早教界艺术细分赛道的杨梅红教育,一直被业界评为“优等生”。没想到最近也出现了部分校区倒闭家长退费无果的现象。

据相关统计,仅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美吉姆、纽约国际、乐融、科贝乐等头部早教机构均传出过闭店及拖欠员工薪资等危机。

早教培训机构的集体寒冬真的来了?为啥偏偏是这个时候集中爆雷呢?这还得从内外综合大环境综合来说。

预付费制埋下隐患

金宝贝在早教培训机构中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品牌,在曾经各个早教品牌排行榜中,多次被业界评为行业前三。

金宝贝是一个来自国外的品牌,于1976年在美国成立,在2003年开始进军国内市场。

据官方品牌数据,截至2021年金宝贝在国内的门店达600多家,覆盖了将近200多个城市,累计近百万会员。

为何这样一个在圈内有口皆碑的老牌选手,也会因为资金断裂而崩盘呢?

究其背后原因是错综复杂的,但一切又似乎都有迹可循。

早在今年3月份,重庆校区就被爆料拖欠工资及社保已经数月。

到了7月份,重庆分部的金宝贝各校区又开始陆续宣布放高温假。这期间就有警惕的家长开始议论,担心金宝贝可能会“圈钱跑路”。

新知达人, 早教培训寒冬已至,集体跌在“起跑线上”!

加上这几年不断复发的疫情,也给早教市场留下了诸多隐患。

由于疫情导致目前经济不太景气,大环境下各行各业都受到一定的打击, 这将导致消费者普遍的消费能力和信心不足,开始习惯于“勒紧钱包”。

整个早教行业环境持续低迷, 也就让各路投资方对其失去信心,而引资失败又反过来制了发展,行成了恶性循环。

资本离场,本就加剧了一些早教机构资金断裂的风险。

但是一些早教品牌却习惯了大手大脚,依旧拿着家长们的预付费盲目乐观的大量拓展新店,或者发展旗下子业务。

在重庆北碚万达中心的家长维权群内,有家长爆料自己购买的早教和托育课程学费高达88888元。

早教机构的预付费制,会让经营者有一种可流转资金量丰富的错觉,这就为其后面闭店埋下了隐患。

所以一旦出现疫情、高温停课这些突发情况,学员的课程安排就会受到影响,要么延迟要么取消退费,课时的减少必将会影响机构的教学收入。

而以线下教学形式为主的早教机构,更是逃不脱昂贵的房租和教学师资成本。

像金宝贝、美吉姆这样的大品牌连锁,在选址上几乎都是选择各大热门商圈的高级商场,就算不能开店营业,每月依旧需要支出租金,师资团队工资方面更是如此,高额租金和人力成本,让其现金流压力无处不在。

另外,双减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早教行业的报名新需求和老学员续费。

从政策本身来讲,双减是针对K12教育阶段学科教育的大清洗,貌似对早教行业并无关联。

但其实并不然,要知道国内早教行业最初本来就是在学科培训的带动下做起来的。

从2018年开始,K12学科培训赛道竞争日益激烈,课外培训班几乎成为了中小学生们的标配。

唯分数论的教育背景下,家长们为了孩子考出高分数逐渐加速内卷。

于是,想要赢在起跑线上的家长们,鸡娃风气逐渐从K12学科培训刮到了学龄前的早教阶段。

新知达人, 早教培训寒冬已至,集体跌在“起跑线上”!

有市场就会有需求,这时候一大批在学科培训赛道竞争压力大的从业者,开始迅速转战早教行业。

可以说,在双减政策来临之前的这些年,早教机构也在享受着K12学科教育带来的红利。

如今K12市场哀鸿遍野,曾经的学科培训从业者,竟想切换赛道反过来抢占早教培训市场。

这就让本身欠缺监管力度的早教市场更是一片混乱,很多选手是不得已涌入进来,不过是为了分一杯羹获得经济利益,还何谈什么教育初心?

早教市场需要被教育

在过去10年里,国内的早教行业市场呈逐年增长的态势,大趋势一直被看好。

据相关统计,在2016年至2020年仅五年间,早教市场规模从1512亿元增至3038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9.06%。

这些年,早教市场里的外资连锁品牌、国内连锁品牌、中小机构之间打得火热。

快速发展之势还要得益于时代背景,比如2011年国内开始推行双独二孩,到2013年的单独二孩,再到2015年国家完全放开了二孩政策,这些均成为了早教机构发展的助推器。

国内的早教市场也是这个时期被资本所盯上的,金宝贝、美吉姆等国外品牌开始阔步踏进土壤肥沃的国内市场。

三垒股份以33亿元、近38倍的溢价收购了美吉姆,被称为“早教并购第一案”。

另外,还有亿翔控股1.275亿美金收购金宝贝早,孚日股份投资悦宝园。

东方爱婴、红黄蓝、七田真、乐融、巧虎、辰星、袋鼠、积木宝贝、天才宝贝、纽约国际等早教品牌逐渐开始遍地开花。

虽然国内也不乏本土选手,但是直至今日,国外早教品牌如金宝贝、美吉姆仍旧占据着国内市场的口碑上风。

不过,这些大品牌为了快速赚钱,逐渐从曾经坚持直营变成了直营与加盟并行的方式进行快速拓店。

经过这些年一路高歌猛进的发展,早教繁荣假象的背后却留下了诸多诟病。

就先拿招生方式说起,竞争者们之间的抢客大战非常激烈,可谓是五花八门。

不管顾客有没有需求,忽悠进来一个算一个。

传统的线下早教机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宣传推广方面主要是靠地推和试听课来获客。

这些地推人员可能是机构招来的兼职,就算是全职人员,或许对早教本身的认知并不专业。

这样的市场人员,只负责为了拉客赚提成,势必会夸大早教课程的教学效果。

为了扩大招生源,早教机构在推销课程时也会强调越早开始学效果会越好,因此招生年龄逐渐触及低龄化的天花板。

很多早教机构的课程都是从3个月就开始,而服务对象最大年龄不超过6岁。

在教学形式和师资质量上,各个早教机构就更加五花八门了。

目前市面上的早教机构主要有综合型和单项型两种课程类型。

前者的教学内容会涉及到益智、语言、音乐、科技、艺术等多学科,后者是更具有偏向性的英语早教、水育早教等项目。

一些家长反映,有的早教机构的教学内容夸张至极,为了内卷而内卷。

曾经就有被爆料的早教机构,为了招生推出记忆提升和专注力的课程,声称“3岁孩子能够记忆200位圆周率”。

还有的早教机构对外宣称有重量级教育专家参与授课,家长们却吐槽这不过是幌子,“从头到尾就没见过什么专家,上课的全是些年轻小姑娘”。

事实上,从我国目前对于师范院校学前教育专业的教学大纲设置,大部分都只限于研究3~6岁幼儿阶段的孩子,从业需求多是为了给幼儿园等正规学前教育体系输出人才。

也就是说,市面上早教机构的教学人员,大部分都不具备0~3岁孩子的早教专业知识。

何况有的早教机构迫于运营资金压力,在招聘老师时会无下限降低师资标准,甚至是连开业资质都达不到。

而监管方面却还不像学科培训那般成熟,各地的早教机构对于能否办理营业执照及学许可证的政策也不尽相同,监管归属权也具备一定的争议。

家长永远也猜不准,说不定自己孩子去上早教课的地方可能就是在资质不全的“裸奔”,跑路、退款难、虐童都是可能发生的潜在风险。

早教市场急需要被教育,相信随着相关部门的重视,更严格的监控也会随着时代进一步完善。

贩卖家长焦虑的智商税?

相比前十年,如今家长群体们的受教育水平有所提高,90后、00后也开始成为养娃主力军。

但是市场份额竟然有逐年降低的趋势,明显不如往年。难道是当下的家长们更加理智清醒而不愿意再交智商税了?

说起早教机构里说的所谓“早教课”,很多人脑袋里都有这样的场面:

老师们在激情高昂的用双语带着孩子们互动,而另一边,孩子们似懂非懂。

那么早教机构的课程在孩子们的成长中究竟有用吗?如果有用,效果又能有多少?

在双减后,国家明确表态要实现教育公平性,随之而来的是各种生育养育减压政策,一系列操作意在“催生”。

比如整顿高价学区房、提升课程中素质教育占比、减轻学科作业负担、禁止培训机构的幼小衔接课等各种举措,一切都是在为“三孩”政策落地铺路。

早教作为偏中高端型的教育消费支持项,受到监管和严控亦是迟早的事情。

双减后,随着K12学科培训大势已去,一些打着擦边球的早教培训项目也步步惊心,比如双语培训、思维训练、珠心算等都在此列。

而为了尽量不触碰到烫手的山芋,资本普遍呈理性观望状态,这也导致早教机构缺资金。

整个市场的静默期,也让家长们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焦虑和内卷。

还有个隐形因素就是,家长们普遍素质提升,对于孩子的早教教育有更多的自主参与感,不再完全依赖早教机构。

而且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以及疫情反复的现状所逼,线上早教或者借助线上为辅助工具的家庭自主早教,成为必然趋势。

网络让各种优质的早教资源共享壁垒被打破,这对于下沉市场的早教机构更是致命打击。

不过,线上早教虽然是个趋势,但是还是替代不了线下教育的体验感强、便于教学、集体场景互动性好等诸多优点。

线上课程想要大力发展,必然要解决0-3岁孩子注意力不够集中、家长普遍担忧伤害孩子视力、互动性太差难以带动学习氛围的问题。

这或许也是巧虎这样的线上早教品牌,为何从线上开到线下的原因。

线上教学虽然成为常态,不过,双减政策中也提出了“不得开展面向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的内容,所以在早教课程方面还是有一定限制,线上早教多偏向素质教育和家庭教育。

接下来的趋势,将是早教加看护托管业务结合。 据统计,目前几乎80%的早教中心已经扩充了托育业务。

未来的服务会更加的精细化,科学早期教育服务和1对1 的上门早教服务需求不断增加。

这样更专业的早教模式,能够更好的满足家庭的个性化需求,以后或将会在一二线大城市成为常态。

希望早教机构们能够在追逐利益之外,回归教育初心,少点套路,多点真诚。

早教的首要目的并不应该是为了内卷,提前学、超前教往往是个很大的观念误区,这无疑是揠苗助长。

新知达人, 早教培训寒冬已至,集体跌在“起跑线上”!

不应该强迫给孩子提前“投喂””大量干货知识和技能,而是将培养孩子兴趣和习惯作为培育重点,才是正确的早教思路。

早教培训从来就只是“辅助工具”,孩子早期发展的第一场所仍然是家庭。

父母才是早教的“主角”,科学的喂养、亲子互动、言传身教非常重要。

甚至有人用端子调侃,“高考状元的童年里,没有美吉姆和金宝贝”!

目前,早教行业正在集体经历前所未有的寒冬,这或许也未免是件坏事。

希望能在静默的低谷期反省与思考,想想如何为家长和社会带去真正的用处。

如此以来,才能迎来早教培训的下一个“春天”。

更多“早教培训”相关内容

更多“早教培训”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