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7 0 1 6 8 4

打扮家折戟,黄光裕18个月豪言成泡影

乐居财经·家居 | 专业家居财经媒体平台 2022/09/28 10:16

“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去年2月,重新回到大众视野的黄光裕在国美控股集团高管会上立下如此目标。按照时间推算,这个恢复的时间差不多在今年8月份左右。

18个月期限还没 到,国美 就被“拖欠货款、裁员降薪、业绩连亏”等负面声音所包围。有报道显示,今年4月以来,国美内部就在推进“人员瘦身”,旗下七个子公司中,国美零售、真快乐APP、打扮家也都有不同程度的裁员。

在大股东“断腕求生”的背景下,业绩迟迟未见起色的打扮家也陷入到“生存维艰”的危机中。

7月21日有媒体曝出打扮家全线业务已暂停,创始人崔健、CEO高非已经于7月正式离职,黄光裕任命的新CEO孙浩不久前到岗。

据悉,孙浩于4月份入职国美,担任打扮家CEO,个人履历显示,他曾担任奇装网COO,拥有元宇宙、NFT、DEFI、GameFI等相关项目经验。

换帅能否起死回生?

“打扮家每一次遇到‘危机’都有资本出手化解。”业内曾流传这样一句话。多次资金加持,但回报甚微,大股东国美对打扮家也逐渐失去了等待的耐心。

打扮家是一家互联网智能家居装修生态平台企业,2020年12月,国美以“白武士“的身份出现,并购了打扮家(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打扮家”)80%的股份,成为了公司第一大股东,并将其看作国美“家·生活”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黄光裕也对“打扮家”寄予厚望, 不仅他个人在打扮家的最终收益股份达37.17%,在收购打扮家后,黄光裕更是拿出多个举措向其倾斜。

先是在收购后的一年半时间中,为打扮家投入至少2亿元用于“打扮家”APP的研发,2021年4月“打扮家”APP推出时国美还特意举办重量级行业会议。当时打扮家创始人崔健称,打扮家不仅有独立上市的打算,他还提出了打扮家2024年达到5000亿元的战略目标。此后短时间内,打扮家的员工数量从一百多人扩张至六百人。

半年后,国美又宣布为包括打扮家在内的国美管理旗下的五家附属公司,提供为期三年的管理服务,不仅实现“上不封顶下有保底”的利润来源,同时提高业务协同、产业整合,进而推进国美零售平台化的战略部署进程。

在大股东国美的支持下,打扮家也开始提速拓规模。数据显示,2021年截至10月份,打扮家平台已完成7000+名设计师、6000+名手艺人的招募,线上材料/家居平台上已覆盖材料家居SKU达到30000+。然而,实际上打扮家APP一直到2021年11月份才真正完成研发、开始商业化运营。

在国美2021年年报中,打扮家几乎没有被提到。与之对比的是,国美持有60%股权的另一平台“真快乐APP”频繁在年报中被提及。

而在二者经费上的增与减,似乎也能看出国美的心思。2021年国美花了9.62亿元给“真快乐APP”去做推广营销。反观打扮家,不仅开启了裁员之路,创始人崔健在2021年11月选择退居二线,放弃CEO职位,由原高级副总裁高非接任,进入2022年国美方面一度停发打扮家员工工资。 不知此次孙浩接任CEO,能否让打扮家“起死回生”。

打扮家目前由美屋三六五(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持有,后者的第一大股东为海南贝智,持股45%;上海荟侨国际为第二大股东,持股35%;崔健持有7.75%的股份。海南贝智和上海荟侨国际均为国美旗下子公司。

全线业务暂停

在全线业务暂停之前,打扮家的业务已经露出“停滞”端倪。 乐居财经《家居K线》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获悉,对打扮家投诉有3条,但投诉的内容却均指向打扮家未按约提供服务,无法申请退款,而且投诉都集中在近20天。

新知达人, 打扮家折戟,黄光裕18个月豪言成泡影

其中一位消费者是在7月4日进行的投诉。他表示,7月2日在打扮家平台购买装修设计服务,下单后无回应,无法提供服务,在拨打客服电话无人接听,app内无法与客服联系后 ,选择了申请退款,但无人处理。

新知达人, 打扮家折戟,黄光裕18个月豪言成泡影

另外两位消费者购买服务的时间是在半年之前,但在今年5月份和6月底,分别被业务员告知打扮家经营困难且没有供货能力,申请退款也受到了阻碍。

在投诉中,消费者提到,被工作人员告知“打扮家欠薪”。 网络上,早在4月份打扮家传出大规模裁员消息,涉及产研等多个部门。多次将巨额的资金投入到回报难立竿见影的研发,或许是打扮家走到如今地步的原因所在。

被国美并购后的打扮家,用半年时间就完成了APP2.0版本的升级,还推出了首款VR家装游戏《你行你装》,崔健希望借助这款游戏,到2025年,为行业输送超过1000万名“数字化蓝领工人”。

但此举被外界质疑有些“不务正业”,不少人也认为通过一款家装游戏通关,批量毕业的一千万“蓝领工人”,不切实际。游戏只能让工人了解到施工的基本过程,并没有让施工者的技艺与经验得到“质”的提高,而且这款游戏被指内含断手暴力场景缺乏安全警示。

实际上,这样”无疾而终”的尝试打扮家已经历经了好几轮。 赶上了VR风口的打扮家,起初获得过几轮融资,崔健在2017年决心要做BIM(建筑信息模型),并且将所有力量投入到BIM上,但是开发难度远超预期,打扮家的资金一度捉襟见肘。2017和2018年打扮家进行了两次裁员降薪。“ 尤其是2018年的裁员降薪,同行都在盛传,‘打扮家要完了’。”

有业内人士直言,研发BIM软件几乎掏空了打扮家,此前不成熟、易抄袭且不易变现的VR家装模式,让打扮家并没有从家装市场上分得一份像样的回报。

坚信靠BIM能翻身的崔健,耗时近2年的时间,打扮家BIM终于发布,并且拿到了明源云数千万融资。但当时国内对于BIM在行业内的实用性争议不绝于耳,有业内人认为BIM本质是精细的施工指导模型,它不是设计,更不会促成自身技术革命和有未来预期收入,大量的投入最终还是变成了“概念”。

VR也好,BIM模式也好,从打扮家过往的发展中不难看出,每一次崔健都选择站在了“ 风口 ”。现阶段,“元宇宙”风继续吹,而拥有元宇宙、NFT、DEFI、GameFI等经验的孙浩上任,是否会带领打扮家抢占这一风口?

更多“国美、黄光裕、企业经营”相关内容

更多“国美、黄光裕、企业经营”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