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7 0 0 5 2 9

全球化终结了?这是50万家中国出海企业的大趋势!

中大商业评论 | 中大咨询原创分享 2022/09/27 20:34

我后悔说了“这个世界再也不会和以前一样了”。

——《世界是平的》作者 托马斯·弗里德曼

0 1

世界被铲平了?

21世纪初,美国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来到印度班加罗尔,发现很多印度人起了美国名字,在印度呼叫中心听到很多美国口音,印度软件实验室能看到不少美国技术。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他到过和知道的全球各个角落。

弗里德曼由此在《世界是平的:21世纪简史》中认为,各种技术便利犹如将世界铲平了。

这意味着,全球化进入3.0时代——不管你出身何处,只要有能力,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参与全球角逐,不像之前,主要是西方发达国家和大型跨国公司参与。

换言之,“在一个平坦的世界,弱小的大卫也有机会胜过巨人。”

《世界是平的》2005年出版后,一时洛阳纸贵,被比尔·盖茨等商业大佬极力推崇,是各大图书畅销榜上的熟客,甚至几乎所有MBA都在读,据说连美国的国会议员、州长也在读。

这本书能有如此空前的热度,是呼应了当时的历史进程。

从2001年到2008年的短短7年间,世界制成品贸易增长了120%,流动在地球表面蔚蓝色区域的几万艘货船满载着从家电、机械设备到石油散货、废纸的各式商品。再通过卡车、火车和驳船运至内陆城市,串联起了天各一方的整个世界。

尤其是集装箱船的大规模采用,让国际货运最大程度标准化,国际运输效率飞起。

除了钻石、芯片等时效性强、价值高的货物可能空运外,几乎所有工厂批量生产、农场出产的东西都会被打包进40英尺长、8英尺宽的标准集装箱中。

在全球各大港口,每天有成千上万的集装箱运达,为了装卸一艘船,几乎每一步复杂的动作都由计算机在船到来之前就预先设计好了。

新知达人, 全球化终结了?这是50万家中国出海企业的大趋势!

比如哪辆卡车几点到达固定位置,运走装有某类商品的集装箱,放到指定位置。

还有冷冻的集装箱要装在带有电气设备的隔间里,内有危险品的集装箱与可能发生爆炸的集装箱分开存放。

整个操作的精确程度超乎我们想象,也容不得半点差错。 24小时内,轮船要卸下运来的几千个集装箱,再装上要运走的几千个,然后再次驶上自己的航线。

一系列忙碌活动,织起了一个近乎无缝的全球货运系统,成为全球范围内的超级基础设施。

企业在决定生产地、种植地、货运方式时,对运输成本的顾虑极大降低,远距离供应链变得司空见惯。

“中国制造”这个词也是在这时期被一下子激活。与之相对应的是,发达国家制造业不断外流,加拿 大和美国失去了1/8的制造业岗位,英国流失的比例更是高达1/4。

而且,随着一种叫做“业务流程外包”的行业诞生,发达国家的客服、会计等服务业也开始转移。2003年,美国500家最大的公司中,有285家将办公室工作迁往印度。

新知达人, 全球化终结了?这是50万家中国出海企业的大趋势!

正当我们对全球化下自由贸易至上的世界习以为常时,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带来了贸易大崩溃。

2008年下半年和2009年上半年,104个向世界贸易组织上报数据的国家和地区的进出口额都下降了,没有例外。

以世界经济规模衡量的商品贸易经历了2009年的大衰退后,在2010年和2011年有所起色,但随后再度下滑。到2017年,贸易对世界经济的重要性已经不及十几年前。

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2008年商品贸易总额(大宗商品和制成品的进出口总额)达到顶峰,占当年世界总产出的51%。10年后,这个比例减少了5个百分点。

而且,之前就掩藏在全球化繁荣之下的危机逐渐闪现。

全球化的确把饼做大了,但这块饼不是所有人的。

星巴克、麦当劳、微软等行业巨头原先只是面对3亿人的市场,现在有机会卖给70亿人,他们是全球化的拥趸者;

新知达人, 全球化终结了?这是50万家中国出海企业的大趋势!

但打工人正好相反,原先只跟本国人竞争,现在卷到全世界,跟同行业的几亿人竞争,甚至还被裁掉了。

没有对应调节机制下的全球化,输家和赢家的对立逐渐加剧,之前的特朗普当选、英国脱欧、欧洲极右势力重新抬头……背后似乎都对应着全球化的退潮。

以前发展中国家认为自己承接了发达国家的产业后,顺便接手了发达国家转移来的资源损耗、环境污染、劳资矛盾等,是全球化的牺牲品。

可仅仅过了几十年,发达国家也认为自己成为了全球化的牺牲品,想要“更有利的全球化”。

2018年是中美贸易战,2019年华为被美国制裁,2020年美国对TikTok等APP进行打压,2021年亚马逊启动堪称“10年来最严厉”的封号行动,今年疫情之下跨境电商的供应链和物流再遭重击……

同时,瘟疫、战争之下的消费需求下降、原材料价格大涨、供应链断了、集装箱运输价格暴涨再次打破了人们对全球化以往的印象。

“世界是平的”没法成为21世纪的简史,因为仅仅过了20多年,人们就很难相信了,甚至还在讨论全球化是不是终结了。

新知达人, 全球化终结了?这是50万家中国出海企业的大趋势!

02

全球化终结了?

全球化终结了吗?

一般认为,今天我们所说的全球化是随着19世纪工业资本主义的诞生而快速发展的。

在这200多年的时间里,全球化没有终不终结之说,它是一个过程,在不断调整,以适应技术变迁、人口压力、企业家的野心和政府的行动。

全球化1.0发生于不同于之前任何一个世纪的19世纪,英国完成工业革命,法德美日等国也相继崛起,欧洲列强编织了一张覆盖非洲和亚洲的商业大网,用陆军、海军和殖民地官员维护自身利益。

昔日的亚非制造业中心,比如印度,无法与生产效率更高的欧洲工厂竞争。当外国纺织品占领印度市场时,印度只能转而出口大宗商品。

18世纪印度棉纺织业领先全球,然而到19世纪末,印度超70%的纺织品需求需要靠进口来满足,最后只能专业化于棉的出口。

新知达人, 全球化终结了?这是50万家中国出海企业的大趋势!

而英国对“绿色黄金”——茶叶的惊人需求把中国卷入了全球化,却回报以“比奴隶贸易还要残酷”的鸦片贸易。

因此,对于非西方国家来说,更多是全球化1.0的牺牲品。

全球化2.0在历经两次世界大战后的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重启。

浮动汇率制度,以及各国为降低原材料和制成品贸易壁垒而做出的共同努力,推动了这次的全球化进程,世界上所有富裕经济体和许多欠发达经济体在随后的1/4个世纪里实现了强劲的经济增长。

尽管20世纪70年代爆发了经济危机,但1986年的制成品贸易量大约是1950年的15倍。

随着石油价格飙升,再加上一艘超级油轮就能将数百万桶石油从波斯湾运送到欧洲、日本和北美的炼油厂,石油市场实现了彻底的全球化。

石油出口国将暴增的收入存入伦敦、纽约和东京的银行,金融市场随之慷慨地向发展中国家政府借贷,并帮助跨国公司在世界各地扩张。

但全球化2.0主要还是在发达国家之间进行,落后国家只能靠向发达国家借贷和出口石油、咖啡等大宗商品参与。

亚非拉大部分地区1985年的人均收入并不比1955年时高多少。除了少数经济精英,这些地区大部分人的生活水平几乎没有提高。

更低的关税,更便宜、可靠的运输,以及不断下降的电信成本,使世界经济进入全球化3.0。

1982年,当本田汽车公司开设美国第一家日资汽车装配厂时,它能够确保发动机和变速器经长达数千英里的海陆运输后,准时送达美国工厂的组织能力,令竞争对手大为震惊。

但在全球化3.0时代,这种能力是参与全球化竞争的企业最基本的。而且,全球化3.0时代最显著的是商品的产地变得难以界定。

一件产品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优势零部件,然后以极低的成本将这些部件运到组装工厂。全球价值链将世界紧密联系在一起,在今天是太稀松平常的事。

新知达人, 全球化终结了?这是50万家中国出海企业的大趋势!

尽管发展中国家不像前两次那样只是提供原材料,在全球化3.0阶段充分参与其中,生产工业制成品,但这轮全球化程度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高。

很多区域并没有从全球价值链中分得一杯羹。

像iphone13,虽然有200多家核心供应商,但也就集中在中美日韩以及几个欧洲国家,绝大多数欠发达国家游离在全球化边缘。

许多行业的贸易模式更多是按区域化运行。

比如德国汽车中的很多零部件来自德国以东的一些工资水平较低的国家;日韩汽车制造商很多零部件来自临近的中国;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使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汽车厂形成了一个区域性的网络,零部件、组装好的发动机和成品车会定期跨境运输。

所以,全球化本身并不是很多人想象中的全球化,也不是一个稳固扩大的线性过程,是“走两步,退一步”的螺旋上升,而且让人感到绝望的同时,从来没有掩埋掉希望。

03

新时期的出海“F4”

就说中国企业,即便这几年全球化出现这么多幺蛾子,但不管阿里、腾讯这样的巨头,还是丝毫不知名的中小企业,都把出海作为非走不可的一步棋。

有数据显示,中国有近50万家已尝试或正在计划出海企业,还有超四千万中小企业在观望着。

很多已经开始了在海外的野蛮生长,甚至大杀四方。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出口同比大增305%;

2021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在海外市场收入达81亿美元,同比增长47%,海外游戏市场份额占比达23.4%,超越占比17.6%的日本,成为全球第一;

在APP市场,2022年度全球52强发行商榜单中,中国公司数量达到了17家,第一次打破美国领跑的局面,位居第一;

据海关统计,2017年—2021年,中国跨境电商进出口5年增长近10倍,2021年进出口额达到1.9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

……

早在全球化3.0时代初期,大概90年代初,中国企业出海更多是试探性地摸索。

海尔最初在中国香港成立贸易公司,向美国出口冰箱,用三年把名声打出去,销售额达到建厂的盈亏平衡点后才考虑去美国本地建厂。

全球化3.0时代中期,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倒逼更多中国企业主动走出去,但大多数中国出海企业处于微笑曲线下方,从事外贸贴牌环节.

中国产品只能供给卖场等渠道,无法直接触达消费者,也很难根据需求设计、制造、服务。仅有海尔、华为、联想、吉利、小米等少数企业实现了部分区域的品牌出海。

现在是全球化的迷茫期,也是变革期,更是一个“新出海时代”。

新出海时代的代表性企业与之前一批批出海企业有着截然不同的色调。对于国内消费者来说,他们就像这几年突然冒出来的,有的甚至在国内买不到摸不到,赚的基本都是外国人的钱。

更重要的是,他们提供的产品不再以价格低廉见长,而是拥有了极致的效率或极致的性价比。

价格低廉跟极致性价比有着本质区别,前者是无牌、贴牌产品,后者是消费者认同了某个品牌及其价值,并对其价格感到惊喜。

这是找到了解决用户需求最简化和最集成的办法。

极致效率或极致性价比的出海企业可以找出几个代表,比如病毒式席卷欧美市场的Tiktok,平均单价仅7.9美元的SHEIN,“价格杀手”安克以及“5美元10日达”送中国企业出海的菜鸟。

Tiktok是字节跳动在2017年抖音上线一年后打造出的海外版抖音,为把Tiktok迅速推向海外,张一鸣收购了与TikTok调性相符的软件Musical.ly与TikTok合并,用已经在抖音上验证过的算法模型对Musical.ly进行一番大改造。

TikTok在短时间内就创造了下载量神话,与Instagarm、Facebook、Youtube等运营多年的社交软件不相上下。

SHEIN早在2008年以婚纱产品起家,4年后砍掉相关业务,全力转型做跨境女装,后逐步丰富品类,平均每天能实现2000款上新,而作为快时尚鼻祖的ZARA是每周两次、每年12000款上新,这只是SHEIN一星期的上新量。

新知达人, 全球化终结了?这是50万家中国出海企业的大趋势!

这是SHEIN的效率,除此之外,它的极致性价比也相当惊人,10美元的裙子、7美元的提包、2美元的项链……数据表明,只有欧洲的Primark和美国的Forever 21两家公司能在价格上与SHEIN匹敌。

SHEIN的营收从2016年的6亿美元攀升到了2021年的157亿美元。

安克创新早在10年前从亚马逊起家,最开始卖得只是小小的“充电头”,从国内采购白牌充电宝、充电线,然后贴上自己的品牌在亚马逊销售,用了两年就成为亚马逊内全球最大的3C配件品牌。

淘得第一桶金的安克创新转身重投入研发,开始研究自主品牌,成功打造出智能充电品牌Anker。

站稳脚跟后,安克以多品牌战略陆续进入了无线音频、车载智能、微型投影、智能安防和扫地机器人等多个科技消费品领域。2020年,安克的营收超93亿,其中超过98%来自境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安克创新的崛起类似小米,先用性价比品牌降维打击白牌产品,然后加大投入,慢慢做重,往价值链更高端攀爬。

菜鸟算是出海掘金路上的“卖铲人”,因为搞跨境贸易必先有稳定的物流,但物流企业不像其他行业的卖铲人那么轻松,反而是挑战最大的。

物流行业的特殊性让其面临一般出海企业共有风险的同时,还有一开始就要做重的较高门槛。比如运输、建仓、末端配送、调配等,都是真金白银的投入和扎实的运营。

随着中国出海企业从“薄利多销”转变为“品牌打造”,中国商家往往会瞄准货单价更高、更有品牌和设计的商品,同时也对跨境物流提出了更高的时效和价格要求。

新知达人, 全球化终结了?这是50万家中国出海企业的大趋势!

跨境电商主要出口品类 图源:华创证券

菜鸟通过自建、投资、合作等方式,打造了几个层次的海陆空运力资源和仓储网络,辅以数智科技对跨境物流降本提效。其中一个标准产品是“5美元10日达”,用一杯咖啡的价格,将中国国货运到欧美、东南亚、拉美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这种价格“亲民”的一站式跨境物流,恰好符合了当今国内中小企业出海的诉求。

与之相比,国际物流巨头FedEx、UPS、DHL的运费有时已超过商品价格本身。比如,从上海运抵伦敦的包裹,收费约50美元,而时效也并没有保证。

Tiktok、SHEIN、安克创新、菜鸟可以看作是新时期的出海“F4”,他们的极致效率和极致性价比有个共同的来源:

用中国独有的产业链或数字链优势完成自我赋能,满足了全球化3.0末期国际市场的需求。

04

对两条链的极致运用

产业链和数字链也正是中国多年发展工业化形成的最大优势,人口红利消退后,价格低廉将不再是中国企业角逐世界市场的最大依傍,产业链和数字链这两条链才是。

先说产业链。联合国曾规定过40多个所谓的工业品相关产业链,全世界只有中国在这40多个品类中是全齐,而且400多个子类中有一半以上都是世界第一。

从全球化3.0中期开始,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占比大幅提高,部分行业产出占比达到40%以上。

新知达人, 全球化终结了?这是50万家中国出海企业的大趋势!

2000—2017年中国产业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产出占比变化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产业链优势在全球来说不可复制和转移,它有着独特的形成过程。

过去40多年,最初是包产到户把农村劳动力陆续解放出来,去做乡镇企业。到1995年,乡镇企业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占当年GDP的25%。

乡镇企业达到高峰期后,就开始规模化、工业化、标准化,变成民营制造业企业。

中国大概有3亿多劳动力在工业和制造业的环节上,遵循了先从农村解放出来,经过技能培训,然后从小工厂转到大工厂,接着变成了规模化生产的产业工人,最后进入到不同行业的过程。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认为,如果想转移中国的产业链,所涉及的产业规模大概需要把南美、东南亚的大概四五个国家全部加起来,这里还涉及到教育水平、人口分布、收入结构、年龄结构问题等等。

此外,政府主导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形成了高效低成本的物流网络,全国平均每天能有超过6.9万艘次船舶进出港,飞机起降2.68万架次,快件处理量近3亿件,高速公路车流量超过6000万辆,这些让不同产业之间形成了链。

而数字链是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融合和应用。

黄奇帆曾对数字化有个非常形象的表述:

如果将数字化平台用人来类比,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以及物联网就像人类的神经系统,大数据就像人体内的五脏六腑、皮肤以及器官,云计算相当于人体的脊梁。

没有网络,五脏六腑与脊梁就无法相互协同;没有云计算,五脏六腑无法挂架;而没有大数据,云计算就是行尸走肉、空心骷髅。

有了神经系统、脊梁、五脏六腑、皮肤和器官之后,加上相当于灵魂的人工智能——人的大脑和神经末梢系统,基础的数字化平台就已经成型了。

而区块链技术,可以从DNA层面提升人的大脑反应速度、骨骼健壮程度、四肢操控灵活性,数字化平台在区块链技术的改造之下,基础功能和应用将得到大幅度扩展。

我国有便利的信息基础设施,有世界最大的数字消费市场,数字经济规模世界第二。

数字化能力也早已不再是为企业锦上添花,而是关乎企业的未来生存,数字化的可迭代性会将未来的企业分化成“超级公司”和“平庸公司”,且这个结果很难逆转。

数字链一旦与产业链相结合,就会对产业形成再造。比如与制造业结合,就是工业4.0,与供应链结合,就会有智能供应链系统。

新知达人, 全球化终结了?这是50万家中国出海企业的大趋势!

Tiktok、SHEIN、安克创新、 菜鸟四家出海企业都对两条链有着巧妙的运用,进一步巩固和扩大了自身的竞争优势,甚至成为护城河。

算法是数字经济的核心技术。跟抖音一样,算法推荐系统是Tiktok的秘密武器,Tiktok可以不停捕捉用户的动态信息,并进行个性化推荐。

用户不需要搜索自己想看的内容,只要划一划,看几个视频,程序就会自动锁定喜欢看的内容,然后为你推送类似的视频。

这种可以获得不间断快乐和刺激的视频应用程序很难不让人上瘾,用户在不知不觉中就刷抖音、Tiktok刷了几个小时。

国外用户在Tiktok花费的时间为52分钟,相比之下,在Snapchat、Instagram和Facebook上花费的时间仅为26分钟、29分钟和37分钟。

SHEIN同样也用算法挖取全网数据,这样不仅数据是海量的,还能知道的更真实、更多样。

这些获取数据的渠道,包括Facebook、推特、ins、Google、Trend Finder等平台,数据内容包括当前流行衣服的图样、颜色、价格变化、面料、款式等。

数据沉淀、挖掘等方面的基础也让SHEIN在社交化广告投放时相比优衣库、ZARA等具备了一定优势。

获取了相关信息,能帮助企业更快决策,SHEIN的数字链也与供应链进行了绑定,协调成百上千家中国供应商实现“小单快返”。

小单快返就是新款先小批量上线测款,生产个一两百件,不像过去那样,一下子生产几千甚至上万件,然后拿到市场去检验,卖得好继续追加,否则就不追加。

帮助SHEIN建立起这种模式的就是在广东番禺大大小小的制衣小厂,并不是一批就生产几千上万件的服装大厂,SHEIN也是靠GMP库存管理系统等数字化系统串联起散碎的一个个点,让这台机器上的上千个零部件精确运转。

安克创新也花了大代价建立甲骨文的Oracle ERP核心业务系统,以及利用亚马逊云等最先进的数字化、平台化管理工具,借助中国供应链生产优势,打造出一批高性价比产品。

产业链和数字链的融合,在菜鸟这里有较强体现。

在产品从中国工厂出发到达国外消费者手中的过程中,不管其间多复杂,历经怎样的惊涛骇浪,消费者关注的还是能否送得快、送上门。除此之外,即便能提供优质的服务,顺利及时送到,商家关心的是花多少钱。

比如定价10-15美元的小玩具送到美国,DHL等巨头收20美元,那生意还怎么做?交给万国邮联倒是便宜,但需要三五十天,将存货周转率拉低了几个档次。

“快”与“高性价比”似乎在这里相克。

提供解决方案,就得应对各种复杂的问题,需要对国内产业链的深刻把握,对国际物流供应链的极致高效运用,这样才能让海外消费者尽快拿到货,帮出海商家省钱。

菜鸟对传统的物流体系进行了数智化改造,只有用高科技才能最大化缩减时间、节约成本。

比如菜鸟打造的全球数智供应链平台,帮助企业在出口海外的每个物流环节都能实现全球可追踪,可以提升全程物流效率30%以上,还能看出货物状态、库存和市场等情况。

这里有多年的深耕和布局,菜鸟在全球有六大eHub(智慧物流枢纽),包机落地后通过自己的网络把货品分拨到目的地国家,注入自己的分拨中心,缩短从航班落地到客户收货时效。

种种扎实的物流布局后,才有了“5美元10日达”、 海外24小时“极速提货”、中美特惠海运专线等项目。简而言之,它提供的是跨境物流解决方案。

到这里基本能看出,出海“F4”都是在自己的领域内用中国产业链和数字链优势打造出自身极致效率和极致性价比的企业,他们能在这几年迅猛发展,其实也体现了全球化发展的潮流。

马克·莱文森在《全球化简史》中预测了全球化4.0时代的一些特征。

比如物质让位于服务,以及产品的服务化趋势。

以前全球竞争的都是制造业,制成品在全球大量交易,价格都被打下来了,但是服务业没有面临过激烈的全球竞争,未来会有很大发展空间,近十年全球服务贸易的平均增速就是货物贸易增速的两倍,数字化的发展会让国际贸易“由实变虚”。

企业服务、物流都是服务业,此外注重设计、研发和售后的企业,以及跟数字化融合更紧密的企业竞争优势更大。

还有小规模制造、满足多元需求的趋势。

全球化3.0是大规模生产的时代,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代工企业富士康,每天在郑州就能组装多达50万部苹果手机,之所以花钱将屏幕、麦克风和半导体进行运距离运输,是因为大量组装同一款手机可以节省大笔资金,而且大量运输的成本低廉。

随着短周期生产在经济上变得更可行,制造商可以生产以更小市场为目标的产品,提供更多元的服务,甚至能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生产定制产品,让用户更快获得想要的产品特性,无需把钱浪费在不必要的功能上。

最近大家都在讨论寒气袭来,即便面临各种不确定性,全球交易也不会停歇。只不过,无论发达国家还是欠发达国家的消费者,没有比当下更看中效率和性价比,这也是卷到天花板的“出海F4”在今天脱颖而出的根本原因。

来源 | 商隐社

编辑 | 中大商业洞察编辑组

更多“出海”相关内容

更多“出海”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