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1 0 5 6 8

储能锚定多路线、推动煤电调峰 上海电气能源体系齐发力

财联社 | 快速、准确、权威、专业 2022/09/27 11:26

近期引起资本市场关注的钒液流电池在储能上的应用,上海电气早已在十年前进行布局,并于2019年正式成立上海电气储能公司推进钒电池的产业化,目前已经与国家电投、国家能源集团、华电等发电集团建立合作关系。

财联社9月27日讯(记者 曾楚楚) 昨日,上海电气举办“能源融合·智创未来”企业高峰论坛暨上海电气120周年主题活动。上海电气储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储能公司”)副董事长杨霖霖表示,钒电池在手订单储备量近3GWh,产业化推进方面,目前已经完成年产1GWh的合肥一期工厂的产业布局,实现了液流电池自动化的生产。

新能源气势如虹,但传统能源似乎亦不甘落寞,事实上,上海交通大学能源研究副院长、风力发电研究中心主任蔡旭认为,当下新能源电源不像传统火电可控可调,要解决调峰问题仍需火电发挥作用。上海电气电站集团常务副总裁吴焕琪更是直言:“我很明确地认为,我们不太会告别火电时代。”

储能多元化路线发展 钒电池在手订单储备量近3GWh

正如上海电气电站集团副总裁徐强会议中提到,储能技术进入大家的视野,主要由于国内新能源发展的占比越来越高,造成大家对整个电网稳定性的焦虑。储能技术在整个电网里面,一是可以削峰填谷,二是可以能够提高电网的稳定性,三是可以对新能源进行消纳,四是可以应对极端事件作为保障,包括天气、额外不可预料的事。

近期引起资本市场关注的钒液流电池在储能上的应用,上海电气早已在十年前进行布局,并于2019年正式成立上海电气储能公司推进钒电池的产业化,目前已经与国家电投、国家能源集团、华电等发电集团建立合作关系。

杨霖霖介绍,截至目前,储能公司钒电池在手订单储备量接近3GWh,在海外、日本、澳大利亚、欧洲等海外市场也取得了市场突破。截至目前已经累计完成交付50余项钒电池储能项目,国内外累计装机容量突破50MW/h,应用场景覆盖风储、光储、风光储、微电网等多个应用领域。

产业化推进方面,目前已经完成位于安徽合肥一期工厂的产业布局,年产1GWh,实现了液流电池自动化生产。

杨霖霖表示,未来随着钒电池储能产业爆发,上海电气将围绕着产业链,布局上游关键高附加值的产业,即包括电极、离子膜、双极板的电堆三大主材以及钒电解液的资源,打造全产业链的生态综合优势,未来储能公司将布局覆盖液流电池关键材料的产业公司。

杨霖霖在会上透露,储能公司在资本市场已完成天使轮、Pre-A轮融资,为加快推进产业化正在进行A轮融资。值得注意的是,储能公司研发人员占比超过公司总人员50%以上。

除钒液流电池以外,上海电气储能业务今年多个项目进展较大,据徐强介绍,年初启动开工了安徽省首个百兆瓦级的电网侧的储能项目,目前完成工地建设的任务,预计在本周可以进入并网启动;年初启动的沙洲电厂一期电源侧的调峰调频项目计划在今年年底启动发电。

上海电气今年在海外市场取得突破,获得英国PGT百兆瓦级的储能项目的订单,在备用电源方面,也与国内的龙头企业建立战略合作伙伴。

据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陈干锦介绍,上海电气储能采取多元化战略,在锂电池、液流电池、飞轮储能、熔盐储能、压缩空气储能上均有布局,而关于尚未布局的抽水蓄能,上海电气电站集团常务副总裁吴焕琪在圆桌会议上补充,旗下拥有合资公司福伊特。

新能源发展下 火电“压舱石”未来三年将上量

新能源发展不仅带动储能需求,能源清洁化与低碳化趋势下,地缘风险和新能源大规模应用技术不成熟使得能源安全问题变得复杂,传统能源与新能源之间的战略性协同及策略性融合是行业聚焦话题,亦是会议主题“能源融合 智创未来”所在。

据陈干锦引用中国能源转型与“十四五”电力规划研究数据显示,到2025年,全国传统煤电装机占比将从50.5%减少至37.3%,全国电源清洁装机占比将从2020年的44.8%提升至57.5%。

围绕传统能源和新能源融合发展,蔡旭认为,虽风光发电预计2030年光伏占比接近50%,即将协同水电、核电成为主体能源,但当下新能新能源电源不像传统火电可控可调,面临的包括系统惯量缺失、暂态支撑能力下降,引发电力系统频率、电压暂态稳定和宽频振荡一系列的问题。

蔡旭表示,要迈入新能源,传统能源首先要解决调峰问题,而这仍需火电发挥作用。传统的火电调峰调节能力就是在高效率运行下的调节能力,目前已有从30%调到100%的技术,其中氢能对火电厂改造与分布式调相机是两个新的机遇。

这亦呼应陈干锦在会上多次强调煤电作为压舱石作用的观点,“很多同志觉得煤电是去煤化,没有发展,但新型电网下面可能存在不稳定的安全因素,煤电依旧发挥压舱石作用。”

陈干锦介绍,从今年开始,特别是欧洲的电力事故之后,今后几年仍然会有发展煤电的机会,国家已经推进这些方面的工作,未来三年里可能国家还会上1.6亿千瓦左右的煤电,以匹配西部的一些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

上海交通大学电气系教授副主任黎灿兵在圆桌讨论中提到,未来新型电力系统当中,火电不但在新型电力系统建设过程中是一个能量提供的压舱石,也是功率调节方面的一个基本保障。

上海电气电站集团常务副总裁吴焕琪更是直言:“我很明确地认为,我们不太会告别火电时代。”他说:“现在做的煤电不应该是过去概念中的煤电,”未来应该要让煤电每一度都更加清洁,以及要应对新型电网的调峰要求,要随着满足新能源多发电的要求。

(编辑:曹婧晨)

更多“储能”相关内容

更多“储能”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