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2 0 5 5 9

NOLO创始人张道宁:VR行业的发展不会因为“元宇宙结束”而停滞 | 元宇宙100人

游戏日报 | 提供最具价值行业信息 2022/09/25 23:17

文/李国旗

编辑/余生林

在VR交互领域,NOLO是一家明星公司。

NOLO是张道宁与几位伙伴在2015年成立的团队,起初只有几个人,聚焦研究声光电三维空间定位技术和串流技术,开发了全球首款移动6DoF追踪套件NOLO CV1和“最好用的免费串流软件”NOLO HOME。2015年空间定位技术成型,张道宁和团队交流后认为在XR领域会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于是公司在2016年开始进军XR领域,围绕核心空间定位技术打造了移动VR交互手柄NOLO CV1。

这款产品面市后在市场上引发了轰动,从Meta的Oculus、索尼的PSVR,蔓延到华为VR Glass、小米VR,海内外有将近20家做VR整机的厂商在适配和推荐NOLO的6 DoF手柄。

2020年NOLO切入整机领域,接连推出了NOLO X1 4K和NOLO Sonic两款VR一体机。因为公司拥有技术底气,压得下价格,使得NOLO Sonic成了首款2000元以内的6DoF Inside-out VR一体机,被外界评为“年轻人的首款VR设备”。

新知达人, NOLO创始人张道宁:VR行业的发展不会因为“元宇宙结束”而停滞 | 元宇宙100人

对应VR一体机的还有NOLO UI、NOLO HOME串流软件、NOLO Sonic Store等内容生态软件。

在2022年,NOLO又拿出了“新奇的设备”,与蔚来联合推出了可以操控车载VR一体机的指环控制器。不过这似乎只是个开头,在不久前的采访中,张道宁向游戏日报透露,接下来还会有一些让这个领域觉得惊艳的、特别的产品。

新知达人, NOLO创始人张道宁:VR行业的发展不会因为“元宇宙结束”而停滞 | 元宇宙100人

NOLO创始人 张道宁

NOLO在VR领域能走到哪一步尚不可知,但可以确认它如今冲在前面想要打破大众对VR固有的想象,想用更优体验的产品来描绘下一个VR阶段。

本文为游戏日报【元宇宙100人】系列文章,如果你对该栏目感兴趣,愿意和我们聊聊元宇宙落地产品或者领域焦点问题,欢迎 联系小斑(GACAwards)。

以下为采访实录(节选):

游戏日报:早期NOLO主要在海外市场发展,后来为什么会选择回到国内市场?

张道宁: 这个行业还是由巨头来领航的,比如Facebook、索尼、三星、微软这些公司,2016-2017年国内确实有一些VR公司成立了,但是并没有产品,所以我们觉得海外更适合发布我们的技术,因为在国内也不知道要发给谁来合作

我们最初是在美国发的,当时也引发了大量媒体关注报道,很多VR科技巨头的负责人成了我们的支持者,例如Oculus Go和三星Gear VR后来都适配了NOLO CV1套件。

大概在2018年中到2019年,国内小米、Pico、爱奇艺、大朋、华为等很多家国内企业发布了3 DoF头显,发现Oculus跟三星都在与我们合作,也来与我们交流。当时小米VR(负责人马杰思后来转入了Pico社交中心担任负责人)团队给我们发了邮件,在第一个版本就兼容了NOLO的6 DoF手柄,然后国内VR头显慢慢的就都覆盖了。

新知达人, NOLO创始人张道宁:VR行业的发展不会因为“元宇宙结束”而停滞 | 元宇宙100人

搭配华为VR眼镜使用的NOLO

我们觉得国内虽然比海外慢一点,但却是百家争鸣,做配套手柄肯定更对口这样的市场需求,当时海外就剩下Oculus一家独大,已经适配了,新的客户都在国内,也就拓展了回来。

游戏日报:NOLO拥有着先进的6 DoF技术,为什么不直接切入一体机市场呢?

张道宁: 毕竟是创业公司,只能先做上游,我们不是巨头,没办法all in技术。

Meta很明显是VR产业引领者,它用Oculus Go和Oculus Quest把方向引导到一体机上,四年投了200亿美金砸出了这个赛道。这种背景下想要做特别底层的生态创新,不是一家小公司就能做的,必须曲线救国,所以尽管我们希望做一家伟大的VR公司,尽管也融资了一些,但肯定还是优先选择和巨头合作而非竞争。

游戏日报:那现在有了什么变化?

张道宁: 我们的最终目的肯定不只是对外提供手柄。而且我们的投资方中移资本和蔚来资本都有这样的需求,所以就顺势而为了。

游戏日报:与之前的合作伙伴成为竞争对手,我们怎么定位自己的优势?

张道宁: 现在这个产业出现了一体机跟分体机两种赛道。

在一体机这条线上,比较成熟的像Meta、字节这些公司对产品有高额的补贴,新进厂商很难找到竞争优势。但他们Meta、字节想做独立设备的,想完全控制市场链条,就不太会去跟汽车厂商、手机厂商、电视厂商等这些智慧家庭终端合作。这就相当于让出了一个市场,就是车载分体机、手机分体机,电视、智能终端分体机、电脑分体机等。他们不做,我们来做。

另外是从交互的角度来看,比如我们的第一代技术有个基站,并不是那么方便,所以在 C 端(用户端)慢慢我们也不做这个技术了,但是数字人时代来临,需要全身交互,我们的第一代技术就可能焕发第二春。现在那么多厂商在用我们的手柄,估计未来会变成全身智能套件,往这个方向去发展。

新知达人, NOLO创始人张道宁:VR行业的发展不会因为“元宇宙结束”而停滞 | 元宇宙100人

NOLO 定位基站

第二代交互技术也就是小型指环技术,这是NOLO独家的技术。我们现在也在跟包括高通和头部ODM 厂商合作。像Rokid、Nreal、雷鸟这样的AR眼镜,蔚来、移动和一些手机厂商的分体机都在对接我们的指环方案,这个独创6DoF技术用在分体机上正合适。

总的来说,巨头让出了一个他们不太愿意做的市场,然后这个市场的核心又是小型化的6DoF,别人也干不了,只有我们能干。这可能是我们在整机市场的优势之一。另外,在一体机发展上NOLO和Meta、Pico不一样,我们选择做开放的系统,允许开发者DIY。

游戏日报:可以具体解释下关于这个开放系统的重要性吗?

张道宁: 一般巨头产品面向的都是C端用户,对于B端企业来说有些不匹配需求,支持定制的基本都非常贵。这是因为它们卖产品基本都是在亏损,所以需要把权限锁死,靠封闭的系统来产生盈利,例如你只能登录他们的账号,只允许看他们系统推荐的广告。我们有着技术优势,成本并不会那么高,不像是巨头一样用补贴的方式卖产品,所以敢于做开放系统。

游戏日报:我对您提到的小戒指技术挺感兴趣的,您能说下它在产品上是怎么使用的吗?

张道宁: 指环有3DoF和6DoF两个版本。

3 DoF版本是目前与蔚来合作的,会上线蔚来车载商城,可以用来控制汽车上的影音系统,用它来看看电影,做一些简单的交互。对比传统手柄,就是有线耳机和Airpods的区别,是个戒指型的遥控器。6DoF版本具备更多的复杂交互功能,但因为还没发布就不做过多的披露了。

游戏日报:技术、套件和整机,未来NOLO打算着重哪个方向?

张道宁: 我们在资源上的投入不是按照业务来分的,而是按照技术产品规划来分。做整机也要把 6DoF、头显、系统、应用生态等等都要做好。公司投入资源,不是因为要卖这个东西所以投资源,而是我投了资源做出了这个东西,才能决定卖什么。

我们的投入是分布在这些领域上的,它跟我们要不要卖这些东西没有关系。比如就算NOLO不卖套件,我们也要在套件上投入资源,因为自己的整机也要用。应用生态NOLO也能提供,在NOLO Sonic应用商店我们有100多款内容。

游戏日报:关于内容生态NOLO是持什么观点和发展规划?

张道宁: 我们认为国家和整个市场更希望VR产业不是被少数巨头垄断,而是国企引领百家争鸣,而内容生态就是巨头垄断的关键点。这就像当年的新能源车充电标准,如果国家电网不去设立一个充电桩的统一标准,那中国只会有特斯拉一家电车公司,因为它的协议最快,充电桩最多,车又最多,其他企业没有任何的机会。所以国家级出面设立充电标准,让造车的企业就好好造车,这才会后来出现这么多的新能源车品牌。

VR 行业也是如此,未来还会有非常多的 VR 硬件品牌。但有多少人会建立自己的内容生态?这既不现实也不可能。如果只有字节跟Meta对内容方面投资,就会导致其他VR硬件厂商都没有内容可用。所以工信部和中国移动设立的GSXR应用商店解决了这个问题,NOLO也是GSXR的技术支持方。我们希望做一个像安卓的Google play一样的应用商店。

例如谁需要用 6 DoF的VR内容,Pico、Meta不给你用,你可以用一个开放的GSXR,多一个渠道对开发者来说,也会让他们溢价权更强一点。

游戏日报:您在之前采访时提到过VR发展在2023年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为什么会有这种判断?

张道宁: 第一点是从技术角度看,目前短焦Pancake光学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可以到落地的阶段了,Pico、Meta最新产品都会用Pancake技术。MicroLED屏幕也已经有单眼4k的水准。华清光电这些厂商都已经有各种不同分辨率的屏幕,价格降下来了。

很多VR厂商对应推出了自己的MicroLED屏幕产品,但是他们从商业角度考虑是发布的一体机。Pancake对分体机来说才是真正的趋势,因为Pancake用在一体机上体积还是很大,但用在分体机上就能缩小成眼镜大小。

第二点是因为小型化的6DoF技术是我们公司独有的,而且我们跟几个巨头都有战略合作,所以基本上方向盘算是握在自己手里。再加上头显产业链也已经很成熟,分体机我们也在跟中国移动主推,所以我们觉得2023年VR可以进入第四阶段。

游戏日报:在这个新阶段,NOLO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张道宁: 第一是我们希望向行业输出开放的VR整机产品,不管是面向企业还是开发者,大家以后都不会受制于垄断巨头制定的规则中,大家会觉得“还好有NOLO”,现在已经有很多的客户有这样的感叹;第二是我们向行业提供一个开放的、开源的内容平台,让开发者能够有一次开发、多个平台一键发布的环境;第三是VR云化,我们给中国移动的云VR提供了端云混合技术服务。总结下,我们在产业里做的三件事就是:开放的整机、开放的内容生态和端云混合技术。

新知达人, NOLO创始人张道宁:VR行业的发展不会因为“元宇宙结束”而停滞 | 元宇宙100人

NOLO HOME

游戏日报:NOLO在云VR这部分做的是什么服务?

张道宁: 云流化技术是目前我们在云VR领域的核心技术,即通过6DoF定位技术捕捉你的动作,然后把你的动作以及系统预测你接下来的动作发送给云端,云端做一些处理和预处理,再通过编码、传输、解码、插帧等操作传回终端,最终实现低延迟的VR体验。

游戏日报:也就是说云VR在内容体验上会更好?

张道宁: 是会更好。前段时间扎克伯格在Horizon上的自拍照知道吧?这张照片被全球网友嘲笑,随后Horizon的负责人一周内就被炒鱿鱼了。

出现这个情况是因为他们只做一体机,Oculus quest是基于高通骁龙XR 2芯片的,那个芯片相当于前几年手机上的高通骁龙 865。有硬件限制很难做出像头号玩家、失控玩家这种级别的沉浸VR体验。例如半条命这种级别的内容对于一体机来说想实现就会很难。

VR上传云端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云端的算力可以说是无限的,它可以真正把恢弘的场景、万人同时在线等我们理想中的元宇宙应该有的样子在云端GPU处理完成。在终端上就只是就做一些简单的操作,像是手势或者一些按键按钮的交互这些做好就可以了。这个是云VR 的优势,可以在很轻小便携便宜的终端上实现非常逼真的VR内容。

游戏日报:可以讲讲未来1-3年NOLO的产品计划吗?

张道宁: 我们年底到明年年初会发布一些产品。在一体机、分体机包括跟汽车手机结合等领域,都会有一些新的产品,比如6DoF手柄、6DoF戒指等。基本在明年上半年我们会发布旗舰新品,有对标苹果、Meta的VR旗舰一体机,也有我们自己独创的小型化分体机项目。这个行业还是需要一些新的东西来促进一下的,大家都进来卷完全一模一样的东西,我觉得这对行业的发展没有多大好处。

游戏日报:您觉得未来VR设备会不会进入到“大一统”的阶段(极少数产品瓜分大部分市场份额)?

张道宁: 很有可能,VR品牌集中度一定远远高于手机跟电脑,因为它是更需要垂直整合的赛道,不会像手机、电脑有十几个厂商。VR可能就3、5个厂商,谁能留下来就看谁在整个价值链里面贡献的价值最大。字节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玩家,但不会只有他们一家。

游戏日报:2016年被称为是VR元年,但从发展来看外界都认为没有达成预期结果。您认为是技术限制了发展,还是因为整个市场需求不足?

张道宁: 绝对是硬件和技术的问题,很多人说了一千个原因,但在我眼里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技术不成熟导致的硬件不普及。今天的移动应用生态百花齐放,但是诺基亚时代就做不到,大哥大时代更做不到。我们认为今天的VR处于大哥大时代,连诺基亚都算不上。所谓的“大哥大时代”,就是指产品形态不普及,销量不够多,内容也没多少。

目前的VR内容市场是没有问题的。HTC vive 只卖了二三十万台,但Steam VR 上却有 6000 多款VR内容。Oculus quest 卖了1700万台,但它的内容却只有400个左右。

Meta好不容易发了一个万众期待的Horizon,结果却被万众嘲笑,其原因是一体机支撑不了好的VR内容。你敢相信未来人类的元宇宙是建立在oculus quest 2跟pico neo 3上吗?你觉得未来元宇宙就是小扎的那张自拍照吗?

这是不可能的,未来VR一定像科幻电影一样无比的拟真。这就使得VR一定要跟云结合,它的价格就一定不是一体机的价格。

新知达人, NOLO创始人张道宁:VR行业的发展不会因为“元宇宙结束”而停滞 | 元宇宙100人

哪怕有补贴也不代表它便宜,因为它在消费者眼里不值这么多钱,比消费者的预期心理价格要高。所以现在巨头们对一体机补贴30%的原因是因为竞争对手,剩下的70%原因是拉近一体机的售价跟消费者的心理预期价,让更多的人接受这个产品。

所以目前VR的内容生态不行,不是因为投资少等等原因,而是因为真正的VR界的“iPhone ” 还没有出来,今天还是大哥大时代。所以接下来大家应该更关注的是下一代VR硬件,它才是VR内容生态什么时候能蓬勃的唯一答案。

游戏日报:2021年VR又因为元宇宙而登上风口,您认为这次VR是否能有较大的突破,实现良性的推进发展?

张道宁: 我们认为元宇宙它就是个笼统的概念。元宇宙的从业者我聊过很多,一个特别可怕的事实就是,大部分连VR都没玩过。他们做元宇宙,大家第一反应是 VR。但其中大部分人都没有用过 VR。元宇宙从业者里有发币的,有讲故事的,这个产业泡沫非常重。

元宇宙泡沫对一个产业有良性和恶性的两方面影响。良性影响就是钱更多,可能性更多,关注度更多,对市场教育可能会更有利一点。恶性影响就是很多良莠不齐的公司的出现,它们只是在一些讲故事,不是真正对这个产业有价值。

目前来看就是XR有自己固定的发展规律,它不因元宇宙概念的兴起而兴起,也不会因元宇宙概念的消失而消失。XR就是XR,它就是个超级数字场景,我们内部都不太提元宇宙这三个字,包括腾讯和字节,它们内部也都是不让提元宇宙的概念。提概念有什么意义呢?

VR行业本身的发展其实还是相当快的,它同比增速特别高。Oculus quest 1才卖了不到100 万台,Oculus quest 2却已经卖了1700万台了,二代产品比一代产品多卖17倍,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进步。我们认为元宇宙这个概念兴起与否不会阻碍VR行业的发展。

日前, 第九届游戏行业金口奖 评选盛典已正式开始报名 

更多“VR”相关内容

更多“VR”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