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1 0 5 6 8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读娱 | 泛娱乐商业一线媒体 2022/09/24 16:45

新知达人,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1EqualFive最终能否凭借天娱背后的特色资源通道一炮而红,助力公司营收的增长,目前还是个问号。 不过 ,在壮大公司艺人版图、强化新生代艺人吸引力的层面,1EqualFive还是为天娱传媒释放出了利好信号。

读娱 | yiqiduyu

文 | 小咕咚

近日 ,天娱传媒官宣了由张子贤 、徐康鸣 、施睿 、陈泽文四位成员组成的全新「清爽系男团」1EqualFive。从 履历表来看,四位成员仅参加了微博大型线上运营活动《为了我们的荣耀》。据悉,该节目召集了20家经纪公司,200多名艺人集结,各大公司都拿出看家本领,准备以新鲜血液盘活内娱,聚焦于内娱,进行娱乐行业生态观察计划,引导助推新生成长。

新知达人,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背靠这档节目, 此番1EqualFive的成员们先成团、后上综艺,这样的出道逻辑可以说是打破了天娱传媒多年来的团体运营策略。 就这样,没有热门节目背书,也没有惊人的训练时长,以清空烦恼、爽朗本色为定位的EqualFive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对于“1=F”这一团体名称,官博采取了拆解式的解读,单为“F”赋予了Fa、Future、Fearless、Fantastic、give me Five等多重含义,说实话,这一番解读不由得让人想起了当年在《演员请就位》中郭敬明在回应给何昶希S卡时对于“S”的诸多解读。

新知达人,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从官宣内容来看,天娱传媒以运营品牌的思维在推广1EqualFive,即在大众并不了解、熟悉的情况下,先入为主地向大众强调团体的核心特质,让“团设”深入人心。 不过,大众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团社能否得到社会性的认可,还需要看团体成员后续的具体表现。

当前,不少媒体都称1EqualFive是天娱传媒时隔十四年再推男团,实则不然。除了2008年面世的至上励合之外,天娱传媒不仅在2010年短暂运营由郭乐、姜潮、陈骁、卢信宥、张赫、韩野以及徐嘉苇七名成员组成的8090天团,但基础处于出道即解散的状态,还在2015年推出过00后组合“H2K”。

新知达人,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纵观近十多年的偶像团体迭代历程,天娱传媒在屡次创新运营团体却草草收场间的得与失间,亦是值得复盘的典型样本。

1

运营偶像团体,天娱传媒走出四条花路

回顾天娱传媒运营偶像团体的历程,呈现出鲜明的阶段特征——

第一阶段,拼盘组团阶段

天娱传媒这一阶段的组团逻辑是从《快乐男声》《快乐女声》中选择未能独立出道但有一定潜力的选手,与彼时的韩流、泰流热潮相糅合,将艺人加以包装之后,以团体的形式逐梦演艺圈。

以至上励合为例,除了刘洲成之外,中国籍成员张远、马雪阳、李茂皆参加过07快男,来自韩国的金恩圣则是韩流担当,出道后推出了红遍大街小巷的《棉花糖》等歌曲,也在劲歌王、音乐先锋榜等获得了多个奖项,但如今已是物是人非,随着李茂退团、金恩圣入伍,张远、马雪阳、刘洲成先后离开天娱,至上励合在名存实亡间成为了过去时。如今,物是人非间,至上励合的成员们也进入了新的人生阶段,例如金恩圣和太太张檬在短视频平台极为活跃,有着挺高的人气,而张远因《快乐再出发》而翻红,在花式组CP间也有了更多的曝光度。

新知达人,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iME的成团逻辑亦是如此,中国籍成员李予溪、刘美含、易易梓皆参加过2009年的《快乐女声》,加上来自韩国的沈泫京和泰国的那琳,形成了当时国内唯一的中泰韩偶像女团,推出了音乐EP《哎咿呀》获得第7届劲歌王·金曲金榜最有前途新人组合奖、第12届韩国Mnet亚洲音乐盛典亚洲新星奖,只不过团体寿命相对较短,仅仅过了三年的时间,因两位外籍成员与天娱传媒合约到期,之后组合活动开始陷入停滞,最终解散。

新知达人,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从至上励合到iME,天娱传媒充分利用《快乐男声》《快乐女声》所带来的艺人资源,整合海外团体运营经验,让大众看到了中国本土流行团体的潜能,打破了F4、飞轮海、SHE、SJ等团体在国内的垄断局面,具有一定的先锋意识。

第二阶段,自主造团阶段

天娱传媒 这一阶段的特色在于集中精力选拔具有成团潜质的艺人,与 浙江卫视 腾讯视频 联合出品的大型青少年才艺养成励志节目《燃烧吧少年》,对16名少年进行了 声乐 舞蹈 形体 体能 等高强度的专业训练之后,由两位少年掌门人 李宇春 舒淇 分别选择少年组成自己的战队进行比拼,最终李宇春战队获胜,四位少年伍嘉成、谷嘉诚、赵磊、郭子凡以“X-Fire”的团名出道,后续通过网络投票增加了五位成员,组成了X玖少年团。

新知达人,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不过,龙丹妮离开天娱传媒之时,携X玖少年团自主创业哇唧唧哇。 某种程度而言,由龙丹妮一手打造的X玖少年团,只是和天娱传媒短暂地爱了一下。 但回归到打法本身,以《燃烧吧少年》这档综艺为引,最终“X玖少年团”成团,这一打法开创行业先河,与现象级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节目的创作逻辑有一定的相似性。

新知达人,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第三阶段,“伪养成”阶段

在这一阶段,天娱传媒处于跟风的状态。彼时,TFboys正在业内崭露头角,天娱传媒或是希冀想跟上少年团体养成的顺风车,便将当年一起参加《中国新声代》的 封迪 张汉盛 罗维 黄星羱 蔡知雨 招至麾下,以“00后F4”之名组成H2K。

新知达人,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当年,天娱传媒在低龄偶像团体的运营上相对稚嫩,极度缺乏产品思维,H2K的成员都拥有成熟的舞台经验,其组团逻辑与早期的至上励合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即便是贴上了养成的标签,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养成系,如试验品般的H2K并没有向大众展现完整的养成过程,而是以成品偶像的定位出现在大众视野,粉丝可参与的养成空间少,未能立足养成系粉丝视角了解需求,难以让粉丝形成粘性。

相较于过往天娱培养团体的路径来看,H2K在团体运作上也有着一定的差异性,不再单单聚焦于音乐领域,而是面向更多的内容渠道。具体来看,H2K在出道后,不仅推出《 骑士少年 》《 你好00后 》《ROCO Time》推出系列单曲,还推出组合成长纪录片《伴我同行:与H2K一起 青春ing》,并参与录制了腾讯视频真人秀节目《 你好00后 》、金鹰卡通密室闯关真人秀《疯狂的麦咭》。

但遗憾的是,尽管有各路资源的加持,H2K在出道一年多后也逐渐淡出了大众的视野。毕竟,在得粉丝者得天下的偶像养成市场,天娱传媒以成品心态运营H2K ,自然难以复刻以养成系为特色的TFboys的成功之路,从社交平台动态来看,目前只有黄星羱仍活跃在演艺圈,参演了《天意》《奋斗吧,少年!》《鬓边不是海棠红》《少女大人》《偷心画师》《我的时代,你的时代》《理想照耀中国》《外太空的莫扎特》等影视剧。

从人心日益涣散的至上励合到广受市场质疑的韩系女团iME,从闪现的8090快乐天团到以00后为特色的H2K,天娱传媒在艺人团体的打造上一路紧随国际、国内的风口,但在长久经营过后大都呈现出有心无力的状态,最终均是无告别仪式的草草收场,而这背后的缘由不得而知。

如今进入品牌化运营的第四阶段,天娱传媒不再依赖于节目输血,着力于凭借公司自有渠道来招募、培养艺人,此番又将针对1EqualFive有何创新的运营方式,还待观望。

2

转换造团思路

1EqualFive 会是天娱传媒营收的新支点吗?

一直以来,艺人经纪都是天娱传媒支撑性的业务板块,但如今该板块已是青黄不接的状态。以签约《快乐男声》《快乐女声》人气选手起家的天娱传媒,此前签约的大多数艺人或是期满出走,或是提前解约,如今旗下仅有华晨宇、欧豪、李斯丹妮、白举纲、江映蓉等几位“元老艺人”,而新签约的艺人仅有张新成,做到了人气与口碑兼具,具有一定的吸金能力,剩下的皆是行业萌新,变现能力相对有限。

新知达人,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在签约艺人青黄不接的当下,最直接的影响便体现在营收上。 根据芒果超媒的财报显示,在2017年、2018年全年年利润均破亿的天娱传媒,从2019年起营收数据便开始下滑,2021年度的净利润为7361W+, 难回高光时刻, 而今年上半年的营业利润为-246.34万元,净利润为-258.28万元。

对于一家以艺人经纪业务为主的传媒公司,持续挖掘艺人新的增长点是增长营收的关键所在。一方面,挖掘头部艺人的吸金潜能,匹配相应的演艺资源,让艺人潜能得以最大化变现,例如华晨宇曾以9000万+的个人营收占比全公司艺人经纪的三分之一,近年他还在不断地拓展与个人适配综艺的业态,探索个人之于综艺领域的更多可能,仍是艺人经纪板块的重要支撑。

新知达人, 天娱传媒再出新团,会是下一个“至上励合”吗?

另一方面,开发艺人增收的新模式,此番天娱传媒推出新男团,亦是开发艺人经纪新触角的一次尝试。 相对来说,在头部男团相继解散的当下,1EqualFive拥有相对松散的市场环境,外加公司乃至背后的芒果超媒本身拥有节目及影视剧制作业务、版权业务等业态的加持,能够打通演艺资源输送渠道,或可凭借这一系列资源供给激活团体价值,收获粉丝们的喜爱与追捧并成功变现。

虽说团体变现路径的底层逻辑是说得通的,但具体实践起来的效果与难度未可知。参照过往的团体来看,虽无明确的财报数据进行佐证,但根据团队的行程以及艺人的自爆或可推测出一二,例如,H2K公开曝光的次数屈指可数,变现数额极为有限,iME成员刘美含在采访中表示歌曲版权收入到手只有2300+,最后因年收入不足12W而满足解约条件,估计团队收入之于公司的营收亦是“杯水车薪”。所以,1EqualFive最终能否凭借天娱背后的特色资源通道一炮而红,助力公司营收的增长,目前还是个问号。不过,在壮大公司艺人版图、强化新生代艺人吸引力的层面,1EqualFive还是为天娱传媒释放出了利好信号。

▼ 

更多“天娱传媒”相关内容

更多“天娱传媒”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