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2 3 1 9 7

迪马股份1年被追索5.57亿,背后罗氏兄妹百亿资产版图能否救急?

易简财经 | 以简单的文字,讲专业的财经。 2022/09/23 22:29

大股东爱莫能助,迪马股份的债务难题谁能分忧?

“可能我的基因里有‘创造’两个字,我很难接受‘就这样也还好’的态度。”这是迪马股份(600565.SH)董事长罗韶颖在2019年对自己的评价。

彼时的她,接任迪马股份掌门人的位置刚满一年。

在罗韶颖的带领下,迪马股份主业之一东原地产迈进房企50强,第三业务迪马产发也正式启动并独立,一切发展似乎都很顺利。

直到遇上2021年的地产行业寒冬,迪马股份销售下滑、业绩亏损,公司也被卷入一宗又一宗案件中。

顶着“重庆首家上市民营企业”光环的迪马股份,要如何应对眼下债务难题?

新知达人, 迪马股份1年被追索5.57亿,背后罗氏兄妹百亿资产版图能否救急?

近1年被诉、仲裁总额5.57亿元

迪马股份依靠做专用车起家,目前旗下包括三大业务板块:工业、地产和产发。

9月18日,迪马股份公告了当前涉诉(仲裁)情况,近12个月新增诉讼、仲裁共计594笔,涉及金额8.62亿元。

具体来看,迪马股份的案件主要发生在地产业务版块。在全部案件中,案由为建设工程施工/采购合同纠纷、权益纠纷、商品房买卖/租赁合同纠纷的涉诉金额分别位列前三。

其中包括主动诉讼、仲裁总额3.05亿元,被动诉讼、仲裁总额5.57亿元。

新知达人, 迪马股份1年被追索5.57亿,背后罗氏兄妹百亿资产版图能否救急?

来源:迪马股份公告

2021年下半年起,因未支付建设工程款、采购货款、成交佣金等,迪马股份旗下公司曾被多家施工方、供货方、地产经纪公司等起诉。原告中既有正太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市粤晟混凝土有限公司、上海小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第三方公司,也有如重庆泰之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一样的自家企业。

目前,以上诉讼部分已结案。截至2022年9月14日,迪马股份累计已结诉讼、仲裁案件金额为3.14亿元,占比约为36.43%

对于正在进行中的案件,迪马股份表示,正按照法律约定推进中,目前无法准确判断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公司将持续关注情况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被诉案件的频发意味着迪马股份在流动性方面出现压力,而这从公司近期财报也可以得到证实。

2021年,迪马股份的营业收入为204.63亿元,同比下降3.8%;净利润为-19.18亿元。这是其上市20年来首次亏损,其中对房地产存货和应收款计提的21.12亿元的减值损失是其业绩骤降的主要原因。

进入2022年,迪马股份虽然营收、净利润均实现了正向增长,但仍面临着不小的偿债压力。

今年上半年,迪马股份实现营收102.19亿元,同比增长63.99%;净利润9.23亿元,同比增长76.78%。

期内,迪马股份短期借款及1 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约为73.5亿元,同期公司的现金及等价物为40.58亿元,短期偿债方面仍有一定缺口。

新知达人, 迪马股份1年被追索5.57亿,背后罗氏兄妹百亿资产版图能否救急?

来源:迪马股份半年报

在此背景下,迪马股份近期出售了部分资产。9月9日,工商信息显示,东原地产已经转让其持有的徐州绿水置业有限公司51%股权,由中融国际信托接盘。

对于资金问题,在9月初召开的业绩会上,罗韶颖表示,公司目前经营正常,流动性风险可控,正在不断加速项目去化,确保销售回款目标实现。后续集团将继续合理规划项目运营节奏,强化现金流管控,并继续加强与金融机构的合作、保障持续的融资能力。 “公司正在积极通过多方面努力进一步提高财务稳健性。”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陈霄分析,从中期财报来看,短期内公司面临着流动性压力,这也是近期迪马股份频频发生诉讼、仲裁等负面新闻的重要原因。对于迪马股份来说,这类诉讼事件会降低资本市场对其的信赖度,损害品牌形象,进而对企业融资等产生负面影响。

新知达人, 迪马股份1年被追索5.57亿,背后罗氏兄妹百亿资产版图能否救急?

地产遇阻,“产发”递补?

迪马股份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创始人兼实控人是哥哥罗韶宇,掌权人是妹妹罗韶颖。

1998年从美国留学归来后,罗韶颖最初并未在家族企业工作,先后做了国泰证券投资银行部项目主办、华夏证券投资银行部业务董事。直到2003年,她才被哥哥罗韶宇召回重庆,随即于2004年转入东原地产。

至此,罗韶颖开启了其长达18年的地产生涯。

对于房地产领域,罗韶颖毫不掩饰她的野心,并在2018年提出三年冲千亿,更是在多个公开场合提到要“保三争二”。

“东原的目标一直没有变,即保住前三十的位置,同时努力争取前二十。”2020年9月,罗韶颖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专访时表示。在她看来,地产还是要爬到那个山顶,到那个高度才安全。

罗韶颖的担忧不无道理,在迪马股份的整体营收中,地产业务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2020年,在迪马股份209.74亿元的总营收中,房地产业及物业服务的营收为195.77亿元,占比高达93.34%。

进入2021年,罗韶颖的一系列举措更加凸显了地产业务在集团中的重要地位。

2021年3月,罗韶颖同时提名何虎、张爱明、陈涵为迪马股份副总裁,并兼任东原地产副总裁。同期,迪马股份还宣布2021年拿地计划:将投入不超过300亿元获取土地储备。

一向积极乐观的罗韶颖或许很难预料到,很快房地产市场将迎来拐点,求稳将成为下半场的主旋律。

2021年,追求规模的迪马股份遭遇了来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净利润为-19.18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20.76亿元。

在迪马股份2022年的新春年会上,东原地产表示,集团正艰难穿行于房地产行业的下行周期中。

罗韶颖表示,地产行业就像一个人,现在正在经历他的中年危机。“再传统的生意,哪怕过去熟得不能再熟的事情,可能得找新的方法去做。而一些新的行业也同时正在野蛮生长,快速崛起、震荡。没有人能够保证一次过就顺利找对新的路。”

新知达人, 迪马股份1年被追索5.57亿,背后罗氏兄妹百亿资产版图能否救急?

来源:迪马股份公告

探索新路的迪马股份在今年也进行了管理团队的调整。先是2022年5月,副总裁张爱明正式从该职位上离任;再到今年8月,副总裁何虎也宣布辞职。至此,罗韶颖去年提名的三位新高管仅剩下陈涵一位。

“企业高管变动主要为个人发展要求,与公司业务发展及战略规划无关。”迪马股份介绍。

不过,在两位高管退场的期间,迪马产发联合创始人、CEO王磊则拿下接力棒,成为迪马股份新的副总裁。

迪马产发是迪马股份自2019年独立的新业务孵化平台,既有从原有地产、工业衍生出来的新业务产业社区、医疗康养等,也有如文体娱乐等全新独立业务线。截至2021年,已经形成迪马创智、迪马常青社、迪马数科三大业务板块。

“未来,迪马产发将持续依托两大主营业务的核心技术与资源优势,做好迪马股份产业发展投资的“第三核”。”这是迪马股份对产发业务的期待。

陈霄表示,迪马股份在双主业之外,积极发展新的增长曲线,实现多领域和多业态组合,能对企业未来业绩增长以及长远发展提供重要助力。

新知达人, 迪马股份1年被追索5.57亿,背后罗氏兄妹百亿资产版图能否救急?

罗氏兄妹的困境

不同于妹妹罗韶颖多年主要深耕地产领域,罗韶宇在资本市场则有着更多的故事。

1997年,39岁的罗韶宇从当时的一份分析报告中获悉,未来五年金融系统对防弹运钞车的新增需求量将大幅增加。凭借敏锐的市场嗅觉,罗韶宇成立了重庆中奇公司,即迪马股份的前身。

1998年,罗韶宇携手江苏江动集团创建第二家公司东银控股。

事实上,江苏江动集团和罗韶宇之间有着颇多互动。 此前,江苏江动集团曾是东银控股第二大股东,其子公司江动科技也曾是迪马股份第二大股东。2002年,东银控股和子公司合计收购江苏江动集团100%股权,罗韶宇正式成为江苏江动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新知达人, 迪马股份1年被追索5.57亿,背后罗氏兄妹百亿资产版图能否救急?

来源:智慧农业半年报

通过此次收购,罗韶宇还收获了其名下的第二家上市公司——江淮动力(000816.SZ,现智慧农业)。

此后,罗韶宇在资本市场多次出手,并将业务拓展到了高新技术、矿产能源、农业、餐饮等多个产业。

截至目前,罗韶宇旗下共有4家上市公司,分别是A股上市的迪马股份、智慧农业和港股上市的东银国际(0668.HK)、东原仁知服务(2352.HK),四家资产总值约为913.37亿元。

面对迪马股份的当前处境,罗韶宇的多元版图能否相助呢?

事实上,作为迪马股份的大股东,罗韶宇实控的东银控股当前日子并不好过。自2017年陷入债务违约后,其正在债务重组的道路上艰难前行。8月12日,迪马股份曾披露,大股东东银控股所持有全部公司股份已被司法轮候冻结。

此外,从半年报来看,另外三家上市公司则各有着不同的业绩表现。

其中,东银国际、智慧农业的上半年营收分别为0.55亿元、6.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8.52%、46.57%;净利润分别为0.12亿元、0.2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9.23%、15.87%。

对此,东银国际表示,因疫情及房地产行业政策变化等,市场对花卉及植物的需求减少,使得公司上半年收益下降。

智慧农业则提到,上半年公司面临着原材料价格高位运行、需求疲软、国际海运发货困难,以及客户调整等诸多困难,正在加快转型升级步伐。

相比之下,物业公司东原仁知服务表现尚可,营收、利润均实现了正向增长,但对地产公司也较为依赖。

截至2022年6月底,东原仁知服务源自迪马集团及联属公司的物业管理收入分别为1.82亿元和0.2亿元,约占其物业管理服务总收入的55.07%。

整体来看,虽然当前罗韶宇实控多家上市公司,但从业务表现来看,各家公司当前的发力重点仍在业务拓展及转型升级等方面,自身业绩水平尚有提升空间,因此对迪马股份恐怕爱莫能助。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在迪马股份遇到债务难题的当下,罗氏兄妹能依靠东银国际、智慧农业来为迪马股份回血显然不太现实。 因此在罗韶宇实控的资产版图中,为解决迪马股份的流动性压力,似乎也只能以东原仁知服务的战略性出售来作为腾挪空间了。

您觉得罗氏兄妹谁会率先走出困境呢?欢迎评论区聊聊。

•END•

作者丨苏影

来源 丨野马财经

更多“迪马股份”相关内容

更多“迪马股份”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