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2 3 1 9 7

TikTok周受资,权力“并没有那么大” || 深度

无冕财经 | 专业主义 内容为王 2022/09/23 17:49

新知达人, TikTok周受资,权力“并没有那么大” || 深度

周受资曾是张一鸣在海外市场的“一把手”,但随着字节在海外的扩大化,周受资却逐渐不被看好。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发布

作者:施燕芬

编辑:方原

设计:岚昇

实习生:龙玉

字节跳动正在扩张其美国办公室。

据《水星报》,字节跳动租下了位于硅谷圣何塞国际机场对面的两座共约600平方米办公楼,正式入驻硅谷。

如今,许多硅谷公司缩减招聘、或进行裁员,鲜少扩张办公室。 字节却促成了硅谷今年最大手笔的办公室租赁。

2020年中,TikTok在美约有1500名员工。为缓和TikTok与美国政府之间的冲突,彼时的TikTok CEO凯文·梅耶尔计划,三年内在美国雇佣超一万名员工。

本地化是TikTok CEO的重要目标。凯文·梅耶尔的继任者周受资在飞书上个性签名,“Lean to local(向本地化更进一步)”。

今年初, TikTok 现在已有上千名销售人员,主要集中在北美地区,其次位于美国奥斯汀与加州山景城的广告产品、技术团队人数均实现翻倍增长。

当前美国对TikTok的态度逐渐暧昧,TikTok正抓紧机会加速增长。不过,在缓和冲突背景下出现的一号位,逐渐被削权。

TikTok的发展和战略由字节跳动团队领导, 并不向周受资汇报,而是向字节跳动北京办公室汇报,有关决策则是由张一鸣等高管做出。

字节为何选了周受资?

在特朗普政府发难TikTok后,TikTok换了4任负责人。

2019年初,张一鸣将抖音负责人张楠与TikTok负责人朱骏岗位对调。到了10月,美国参议员要求审查Musical.ly收购是否合法时,又将张楠调回国内,由Musical.ly联合创始人朱骏来迎战。

特朗普政府强硬要TikTok必须变为纯美国公司,由美国资本入驻、美国人掌管时,2020年5月张一鸣请来了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坐镇。但上任不到三个月他突然宣布离任。

第三次,张一鸣只好让在北美的老员工COO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成为的过渡CEO。

直到2021年4月,TikTok终于迎来新的CEO。

他是周受资,新加坡人,在英美留学过,在中美工作过,了解字节跳动,推动过B轮融资。他与张一鸣相识已久,据数科社,字节跳动试水互联网金融,正是周受资在一场朋友的聚会上给张一鸣提的建议。

新知达人, TikTok周受资,权力“并没有那么大” || 深度

周受资曾在小米公司任职。

周受资更符合这家中国公司对高管外籍的标准。

雷军曾评价周受资“有一种对世界复仇一般的勤奋”。在小米汇报工作时,他将见过的每个投资人列在Excel表中,最终列了1500行。他刚入职访问TikTok洛杉矶时,与TikTok高管的一次晚宴上,他便谈论是否应该买下这家店,以延长它的营业时间。

一名字节跳动的员工形容他,“像个变色龙一样。”入职字节后,他一改以往CFO的西装革履,换上字节程序员文化的格子衬衫。他还将自己的微博、Twitter、Instagram清空。原因或许在于,他的前雇主雷军喜欢高调宣传,而现在的老板张一鸣正相反。

一个既懂中国又了解世界的新加坡人做CEO,显然比一个欧美人,更懂得从不同的文化中周旋。

连曾与他在小米共事的谷歌前高管雨果·巴拉(Hugo Barra)也认为,“周受资在中美语言和文化环境下长大。客观上说,他比我在中国商界遇到的任何人,都更适合担任一家想成为全球巨头的中国公司的双料高管(兼顾海内外)。”

周受资一度令张一鸣十分满意。入职一个月后,他就当上TikTok CEO,再过一个月,张一鸣宣布退休了。

在这两年里,面对突如其来的风波,让张一鸣处于高负荷和久坐状态,触发了腰背旧疾。在等待周受资入职前,他的身体忍受着疼痛,不得不退居幕后。

在周受资入职前,张一鸣就打点好新加坡的办公室。

在过渡CEO期间,TikTok在一浪接一浪的封禁、出售风波中,熬过到了下一届政府。拜登一上任,TikTok紧锣密鼓“逃离”美国。

2021年初,字节跳动在新加坡筹备新的办公室,并搭建了完整的管理团队,原今日头条负责人朱文佳转任TikTok产品负责人,并搬到新加坡。

周受资的老家新加坡,几乎是TikTok全球总部的最佳选址,位于亚洲,经济贸易自由。据华尔街日报,TikTok在美员工认为,在新加坡办公的周受资进一步巩固了TikTok在东方的权力基础。

过去,TikTok并没有认准哪里是它的全球总部,但比起美国办公室,新加坡更像其全球总部,TikTok曾声明将北美用户数据备份在新加坡。

难以获得的信任

临危受命下,周受资要帮助TikTok渡过本地化、各国政府和公共关系,以及信任与安全业务的挑战。近期,他在字节 All Hands(员工面对面)中称, TikTok当下的最高优先级任务之一是获得信任。

首先是获得华盛顿的信任。

字节跳动付出了大量的金钱。根据非盈利机构 OpenSecrets 的统计,今年上半年字节跳动在美国游说开支达到 329 万美元,是中国科技公司中最大手笔。这也把字节最近三年游说总开支推高到 1135 万美元,比华为过去十年加起来的还多。

这笔钱还需继续烧下去。9月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致信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要求TikTok切断与中国企业的所有联系

其次, 周受资无法获得内部团队的信任。

今年初,TikTok 美国产品负责人 Sean Kim离职,他是一位韩国人,在TikTok争议事件之初加入。

7月,因TikTok要将美国用户数据转移到美国的甲骨文云服务,全球首席安全官诺兰德·克劳迪尔(Roland Cloutier)宣布,将在9月卸任当前职务。

TikTok甚至遭遇离职潮。

在美国公司, 许多离职的部门主管认为工作没有主导权,不一定能参与战略制定,只能接受来自字节跳动的指示。

中国老板与伦敦员工起文化冲突。导火线来自一位TikTok 欧洲地区电商业务的负责人Joshua Ma的言论,他在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表示,“作为一个‘资本家’,我认为没有任何公司必须提供产假。”

以字节跳动为代表的国内互联网,以996工作节奏著称,伦敦员工难与英国朝九晚六轻松的工作环境中适应。要与中国公司协作,他们需更早开始工作,因为直播带货晚上效果更好,他们又需很晚才能结束工作。

更重要的是,周受资的雇主字节跳动对他的信任度有所下降。

起因是张一鸣发现原 TikTok CMO Nick Tran策划了 TikTok Kitchen、TikTok NFTs 等虚假营销事件,前者声称将在线下开设 1000 家只外卖不堂食的餐厅,后者则计划将热门视频转换为可交易的 NFT,为创作者变现。

张一鸣曾在飞书上与梁汝波、周受资讨论称,“我最近在媒体上看到了,也被朋友问是怎么回事。我很郁闷,不想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不是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了。我相信管理团队也总结过强调过不能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搞出肤浅的噱头营销。”

张一鸣认为,这些活动既成为负面的、笑话的新闻伤害品牌,也给业务带来严重损害。“这种类型的营销通常是自恋的恐龙公司做的,他们‘假装’创新,我们也快变成这样了。我觉得这个和‘以用户为中心,围绕业务,真诚自然对公众’的原则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成不了 “主心骨”

增长也是TikTok的关键任务。

TikTok按下了商业化加速键,2021年广告收入已经达到近40亿美元,并有望在今年达到120亿美元,更名为Meta的Facebook在成立十年后,营收才达到120亿美元。

遗憾的是,周受资并不懂增长。

在字节跳动满山以数据说话的程序员文化里,除了负责广告的张利东,张一鸣、梁汝波、抖音的张楠、飞书的谢欣等一众高管都是做产品出身,甚至大多是计算机毕业的。

对比前任,他是负责人中产品运营和研发管理经验最少的一位。外派使者张楠、朱骏、凯文·梅耶尔都是产品与管理的总舵手,而临时负责人瓦妮莎·帕帕斯是COO,她为人所知的是,在YouTube阐述了视频前15秒的重要性。

周受资很少管具体的产品细节,朱骏仍会在TikTok 工作群内,提出许多关于产品细节的改进建议。TikTok增长、电商、商业产品(广告)等业务负责人均不对他汇报,由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张利东管辖的商业化部。

 一位 TikTok 国家经理说,“周受资、产品负责人朱文佳和 COO帕帕斯之间的决策关系其实没有那么明确,比如在产品和运营上的话语权显然是后二者更大。产品投放、增长预算在流程上由周受资批复,但多数情况下朱文佳就能拍板决定。”

不过,他曾对产品提出一个方向,去政治化,变成一个娱乐产品。例如,他认为,TikTok可以成为一个学习平台。据纽约时报,在美国的营销活动中,TikTok的重点已经从引领潮流和对话的品牌转向了自身效用,让人们知道该平台可以成为学习的地方。

新知达人, TikTok周受资,权力“并没有那么大” || 深度

TikTok的 Top100博主以美国居多。图源自新榜编辑部。

但在安全合规的首要任务上,他的权力也没想象得这么大。

担任字节跳动全球总法律顾问Erich Andersen,掌舵法务、政府关系、公共关系,他的汇报对象是张一鸣。

据纽约时报,TikTok核心应用及其功能的调整都是由张一鸣、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字节跳动战略主管赵鹏远以及TikTok研发团队负责人朱文佳负责。而在周受资没退任CFO前,赵鹏远曾向周受资汇报。

大公司中不乏CFO接替CEO的例子,例如阿里巴巴张勇、新浪的曹国伟、万科的郁亮。在众前辈中,从财务官到企业家的周受资显得平庸。

参考资料

1、张小珺《TikTok内幕:张一鸣的巨浪征途》

2、晚点LatePost《谁在管理TikTok:没有中心的网状组织、字节的全球化构想》

3、凤凰网科技《揭秘TikTok CEO周受资:被字节跳动削权的二把手》

更多“TikTok”相关内容

更多“TikTok”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