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2 3 1 9 7

《中央企业合规管理办法》十项务实之处及其对企业合规管理工作的影响(上)

一法网 | 法务与合规培训 2022/09/23 16:29

2022年10月1日即将实施《中央企业合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为“《办法》”),与2018年颁发的《中央企业合规管理指引(试行)》相比,不仅是从规范性文件升格为部门规章,而且其“内容更全、要求更高、措施更实”。简言之,未来对中央企业、国有企业的合规管理工作,将“要求更加明确“、”突出刚性约束“。这和《办法》新增或优化的务实条款是分不开的。结合个人实践,本文尝试归纳《办法》的十项务实之处及其对央、国企合规管理实践的影响。

党的领导贯穿合规管理全过程

《办法》提出中央企业合规管理工作应当遵循的第一条原则,便是“坚持党的领导”。必须充分发挥企业党委(党组)领导作用,把党的领导贯穿合规管理全过程。这个“贯穿”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个是在方向和大局上。企业党委(党组)在合规管理等全部工作中,均发挥把方向、管大局、促落实的领导作用,推动合规要求在本企业得到严格遵循和落实。第二是在遵守党内法规上。企业应当严格遵守党内法规制度,企业党建工作机构在党委(党组)领导下,按照有关规定履行相应职责,推动相关党内法规制度有效贯彻落实。第三是在党委(党组)法治专题学习上。企业应当将合规管理纳入党委(党组)法治专题学习,推动企业领导人员强化合规意识,带头依法依规开展经营管理活动。

党的领导贯彻合规管理全过程,对于中央企业、国有企业的合规管理工作有深刻影响。合规工作不再是单纯的管理技术层面或法律遵守层面的工作了,而是一项要深度体现党的意志,党的领导的工作。党委(党组)的全程领导,党建工作机构的严格推动,都会大大提升企业合规管理工作的重要性。对于合规管理牵头部门来说,应该立即建立与党建工作机构的联合工作机制,将党内法规制度作为合规要求的一种,在合规管理体系建设中充分反应出来。

以提升依法合规经营管理水平为导向

《办法》再次强调了企业合规管理的目的是有效防控合规风险,不仅如此,《办法》还提出合规管理要“以提升依法合规经营管理水平为导向”。可以说,防控合规风险,是合规管理的直接目标。提升依法合规经营管理水平,则是合规管理的长远目标。这本身对合规管理的价值和意义,也是一次“提升”。即是说,合规管理的长远定位应当是围绕提升管理水平来定位的,而不仅仅是防范风险。因为就企业而言,防控风险本身不应当是最终目的,企业的本质是发展,而发展是要管理来促进的。防控风险不会必然促进发展,这是一次包括合规管理在内的企业风险管理价值的回归。

对于企业合规工作来说,应当更多的关注管理制度和流程的“业务目标”。不能为制度而制度,为流程而流程,还要看这个合规制度是不是同时有利于企业的业务发展,这个合规流程是不是低效地设置了业务的操作障碍。这也提示合规管理牵头部门要提高对管理、对业务的认识能力。

管业务必须管合规

《办法》明确提出“管业务必须管合规”。在对合规实务工作非常有帮助,特别是在一些对合规管理工作的性质还不是特别清晰的企业,这个原则对于明确合规管理牵头部门与业务(职能)部门的不同主体职责起到了“定海神针”的效果。只有对合规管理部门和业务(职能)部门的合规管理职责先定下基调,合规监督部门的职责才能确定下来。这构成合规风险三道防线的基础。

合规风险是来源于业务的,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让业务自己管住风险的来源。要注意“管合规”与“合规管理”不是一回事。“管合规”是对业务合规风险的直接规避、杜绝,“合规管理”是提供如何“管合规”的制度、流程和工具。实践中,建议合规管理部门借助于这条可以说最为务实的条款规定,通过“普法适法”,与业务及职能部门“划定职责”。同时,也要对业务部门如何“管合规”进行培训和赋能,以完成合规管理工作职责的合理分配。

为合规管理工作提供必要的人、财、物

保障

《办法》提出,中央企业应当在机构、人员、经费、技术等方面为合规管理工作提供必要条件,保障相关工作有序开展。以部门规章的形式,专条规定合规管理工作的人、财、物的保障,应属首次。这对于开展合规管理工作,非常有必要。这一点,与ISO 37301:2021《合规管理体系 要求及使用指南》第7.1条“组织应确定并提供所需的资源,以建立、实施、保持和持续改进合规管理体系”是一致的。

合规管理工作,是整个企业的工作,而不是合规管理部门的工作。这一点,在实践中其实是不清晰的。通过企业层面专门提供资源,给予保障,可以促使企业员工转变这种认识。要注意的是,在“机构”上提供必要条件,意味着企业在合规管理职责的设计上,可以单独成立一个合规部门,组建一个合规团队。这无疑是为企业合规部的设立提供了“法定“依据,有利于合规工作的开展。目前实践中大多数企业的合规工作,由法务部门一并执行,其间产生了一些便利,但也产生了一些困惑。未来,可根据该规定进行相应调整。

结合实际设立首席合规官

《办法》明确规定,“中央企业应当结合实际设立首席合规官,不新增领导岗位和职数,由总法律顾问兼任,对企业主要负责人负责,领导合规管理部门组织开展相关工作,指导所属单位加强合规管理。” 设立首席合规官,是强化合规管理工作的一项重要举措。从国际大企业实践看,设立首席合规官是世界一流企业的普遍做法。ISO 37301:2021《合规管理体系要求及使用指南》规定,应当指定一人对合规管理体系运行负有职责、享有权限。世界银行、经合组织等国际组织鼓励企业设立首席合规官,并作为评估合规管理水平的重要指标。在中央企业设立首席合规官,有利于进一步明确合规管理职责、落实责任,统筹各方力量更好推动工作,也展现了中央企业对强化合规管理的高度重视和积极态度,对推动各类企业依法合规经营具有重要示范带动作用。

首席合规官,不是新事务。但作为部门规章明确规定,且采用了“应当设立”的表述,应属首次。由此,目前有很多媒体和研究人员,对首席合规官在央、国企的设立,表现了非常浓厚的兴趣。个人认为,“首席合规官”的正式出现,对于企业合规管理工作,至少有三点影响。一是总法律顾问的职权和责任都加重了。以前法律事务是相对专业事务,现在合规事务都是管理事务,需要更多的资源,也承担更大的责任。二是没有总法律顾问的情况下,有没有必要和能不能设立首席合规官?个人认为,首席合规官更多的是一种职责,不能简单地认为是一种全新的岗位或角色而要求企业必须“拥有”。只要企业内存在合规管理职责,对其负责人,完全可赋予其“首席合规官”的职责。三是应当着手制定相应的首席合规官工作规则,处理好其与合规委员会主任、合规总监等职责的关系。合规委员会作为一种非常设的机构,其主任可由董事或高管兼任,从管理角度负责重大合规事项及合规体系的决策;首席合规官从专业角度对重大业务事项发表合规意见。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