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2 3 1 9 7

投资行为与情感偏差系列2:投资行为中情感偏差的生物学和心理学基础

巴蜀养基场 | 专注基金营销与财富管理 2022/09/23 13:49

我们一直强调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投资行为比投资机会更重要。这个系列核心为大家分享的就是投资行为的底层逻辑 今天是整个系列的第二篇文章: 投资行为中情感偏差的生物学和心理学基础。系列的前一篇文章可点击:

投资行为与情感偏差系列1:究竟是什么决定着我们的投资行为?

一、 从神经系统和大脑说起

我们的一切意识、知觉、记忆、情感和压力的生物基础都来自于我们的神经系统。神经系统的功能是收集加工信息、对刺激做出反应、协调不同细胞的活动。

即使低级的水母和蚯蚓也有这个系统的初始功能。在这些仅仅移动、进食以及排出废物的简单生物体内,这个“系统”只有一两个神经细胞。而在我们人类体内,神经系统包含着数以百亿的神经元细胞,它们共同构成了复杂的网络,科学家将这个网络分成了两个主要部分:中枢神经系统和周围神经系统。

新知达人, 投资行为与情感偏差系列2:投资行为中情感偏差的生物学和心理学基础

在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大脑是中枢神经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于大脑、中枢神经系统以及周围神经系统,我们可以做一个形象的比喻,如果大脑是一台普通发报机(电台)的话,中枢神经系统则是包含了接收器的发报机,而周围神经系统则是向这台发报机不断传递和接受信号的系统,让其与外界互联和互通。

关于神经系统的内容比较复杂,在这里我们主要是为了引出大脑以及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神经系统的化学信使。大脑的部分在随后我们会单独介绍,我们先来说一说化学信使。

0 1

化学信使——经常说起的激素

新知达人, 投资行为与情感偏差系列2:投资行为中情感偏差的生物学和心理学基础

涉及到神经系统,会有一组概念容易让人混淆。分别是神经胶质、神经递质还有神经调质:

其中神经胶质是一种细胞,它是神经系统中两种类型细胞的其中一种,另一种细胞就是神经元,也叫神经细胞。神经元是神经系统的基本单位,它作为交流专家,在中枢神经中来回传递信息。神经胶质则是一种支撑、培育和隔离神经元的细胞。

而神经递质和神经调质是什么呢?它们都是一种化学物质,这些化学物质起到了在神经系统当中担当信使的作用。当然,除了这两种之外,还有一种信使,我们会更加熟悉,这就是激素。其中神经递质是万能的信使,激素是远距离信使,神经调质是限制或延长神经递质影响的调控信使。

常见的神经递质有哪些呢?比如血清素、多巴胺、乙酰胆碱、去甲肾上腺素,还有γ-氨基丁酸(GABA)和谷氨酸盐,常见的激素则包括褪黑素、催产素、肾上腺激素、性激素等,而常见的神经调质则包括五羟色胺转运体和内啡肽。

所以,大家发现了吗?其实我们常说的激素是一种笼统的概念,已经将神经递质和神经调质都囊括其中了,其实是不完全准确的。当然,有些神经递质和激素并非总是在化学上有所区分,因为性质赋予它们不止一个角色。比如,去甲肾上腺素可以既被当成是神经递质,也可以被当成是激素,这取决于它的位置以及它的作用。

这些化学物质,绝大多数都与影响投资行为中情感偏差密切相关 。我们简单举其中的五种物质,比如血清素、乙酰胆碱、γ-氨基丁酸(GABA)、谷氨酸盐和五羟色胺转运体。

其中血清素(也叫做五羟色胺)可以帮助我们控制过度激烈的情绪。充分分泌可以减少压力,不安,忧郁,使心情变得平静;而与之对应的五羟色胺转运体则是控制大脑中可利用的血清素数量的作用。

乙酰胆碱则可以深度影响参与肌肉活动、觉醒、警觉、记忆和情感的神经元,而γ-氨基丁酸(GABA)、谷氨酸盐则分别是抑制性和兴奋性的神经递质,两者的协调平衡非常重要。

p.s. 人体中90%及以上的血清素存在于肠道中,而胆碱类和氨酸类物质则与大脑中的一个结构——杏仁核密切相关。

02

大脑前额皮层和杏仁核

新知达人, 投资行为与情感偏差系列2:投资行为中情感偏差的生物学和心理学基础

我们经常会听到理性左脑和感性右脑的说法,这种说法严谨吗?

这里的左右脑分别指的又是什么呢?

新知达人, 投资行为与情感偏差系列2:投资行为中情感偏差的生物学和心理学基础

上面这个图片,我们可以将其看做是将大脑从中间切开之后的一个横截面,这样一分为二之后,我们就有了一个左脑和右脑,其中连接左右脑的部分叫做胼(pian)胝(zhi)体。我们可以看到大脑的外围有非常多褶皱的部分,它们总体叫做大脑皮层。

在每一个大脑半球中,深深的裂缝将大脑皮层分成四个不同的区域或脑叶,分别叫做枕叶、顶叶、颞叶和额叶。

新知达人, 投资行为与情感偏差系列2:投资行为中情感偏差的生物学和心理学基础

大脑额叶,如名字所示,位于大脑的前部、额头区的头盖骨下面。大脑额叶最前面的部分是 前额皮质(层),它是我们大脑中最近(晚)进化的部分,但是它是大脑中和高级认知有关的最关键的脑区,通俗来讲就是,它是人思考的主要部位。涉及到的一些复杂的能力,如推理、做出决定和策划等都与该脑区的功能有关

前额皮层 ,它有两个工作区,一个是左脑,一个是右脑。前额皮层非常善于分配,它会根据左右脑优势思维的不同,来决定把任务分派给左脑还是右脑。简单来说, 左脑擅长的是逻辑思维,右脑擅长的是形象思维和想象

从外围往里,最上方人体脑图中没有标注的部分还有丘脑、下丘脑和脑下垂体等重要结构。当然,这里我们更重要的是介绍前面已经提及过的一个结构——杏仁核。

杏仁核是情绪的中枢 ,它的形状就像杏仁一样。它负责情绪的产生或叫做情绪的唤醒,是快速产生欲望、暴怒、疯狂和极乐的部位。一遇到什么情况, 对于感官信息(视觉、声音和气味等)的最初情绪反应就来源于这里 ,并且 杏仁核做出反应的速度极其迅速,比如当它评估到危险和萌欣时,这些评估会转化为恐惧或快乐等情绪,它会迅速肿大,并促使身体对刺激做出相应的回应。

前面提到,前额皮层属于最晚演化出来的人脑结构,而杏仁核则属于原始脑,从杏仁核到前额皮层的出现,大约经历了上亿年的时间。所以,在很遥远的古代,杏仁核可以说是一家独大,控制着大脑中所有的神经回路,作为主操纵台,对不同的武力威胁产生自动反应。又经过了几百万年的演化,两者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精细和复杂。

所以,到这里我们可以回答这部分一开始提出的问题了,人们常说的, 理性左脑,感性右脑,这种观点并不完全正确,在前额皮层的层面,有其合理性,但实际有关理性和感性的这种分工并非仅仅存在于左右之间,还更多地存在于上下之间 负责思考的前额皮层位于大脑的外围,负责感性和情绪反馈的杏仁核则位于大脑的里面。

而具体的,杏仁核和前额皮层在人们行为表现中又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很多心理学家给出了自己的研究结论。

二、 系统一(反射系统)

和系统二(反思系统)

01

投资决策

新知达人, 投资行为与情感偏差系列2:投资行为中情感偏差的生物学和心理学基础

在丹尼尔·卡尼曼的经典著作《思考快与慢》中,将人体决策系统分成了系统一和系统二。无独有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精神病学家马修·利伯曼将人体的决策系统分成了反射(直觉)系统或反思(分析)系统。

两者一对照,我们就可以看到卡尼曼所说的系统一就是利伯曼所说的反射系统,而系统二就是反思系统。根据我们在上面讲到了生物学基础,不难看出,系统一的生物学基础主要来自于杏仁核(和丘脑)等结构,而系统二的生物学基础则主要来自于前额皮层等结构。

在最新樊登来到东方甄选直播间,和董宇辉和明明两个人对谈时提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人一天大概要做多少个决定”,他们两个人都是思考了一下给出了“几十个或上百个”的答案,而樊登给出的答案是“三万个”,即相当于每2-3秒就会做出一个选择,之所以这个答案和我们想象中的差距较大,是因为这些决定中绝绝大多数都是属于 快速地、自发地、潜意识地完成 的。而这些决定均来自于我们的系统一反射系统。

因为大脑即便在我们休息的时候,也会消耗掉20%的氧气摄入量和体内20%的卡路里。由于大脑运转的“固定成本”如此之高,我们需要忽略周围发生的大部分事情,如果我们一定要对每件事平等、持续地予以关注,大脑会信息超载,从而可能很快趋于崩溃。因此,我们的反射系统是我们面临外界刺激时的第一个过滤器,并且它对于那些习以为常的刺激因素也会给予忽略,而主要识别那些意想不到的,突如其来的,新奇的或显著变化的东西上。即大脑的反射系统是默认系统,默认首先动用直觉来解决问题,而反思系统则是后备机制。

02

日常决策

新知达人, 投资行为与情感偏差系列2:投资行为中情感偏差的生物学和心理学基础

金融投资过程中,系统一和系统二究竟是如何在一起发挥作用的呢?

实际上,因为现代金融投资的交易系统越来越趋于线上、智能和简单化,加之交易标的的价格反馈也是实时显示,一一对应,从而时刻刺激着投资者的情绪和反射系统,当面临意想不到的,突如其来的,新奇的或显著变化的市场变化时,从而做出快速地、自发地、潜意识地的反应。这些反应体现在投资中,可能就会出现情感偏差,进而导致投资行为的偏差。

举例说明,最近市场持续下跌,如果有一天你非常认真,没有过多关注市场。接近下午收盘时,突然听到同事议论,说市场崩盘了,单天跌了100多点,这个时候你迅速打开行情软件,看到满屏绿色,此时你可能会脉搏加快,手心出汗,甚至可能会被恐惧笼罩,做出卖出或赎回的操作完全退出市场。此时,我们完全笼罩在了情绪之中。

还比如,我们买了很多基金产品,但依然可能在组合中,我们会着重关注某只像火箭一样上涨或像石头一样下跌的基金,而不是从整体的角度来考虑组合的合理性,从而做出继续买入或卖出上涨或下跌基金的决定,此时同样是我们的反射系统在发挥作用。

当然,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当市场下跌导致我们的亏损幅度不断加大,基于处置效应(只是单纯的因为趋利避害,不愿意将亏钱的产品卖出,让浮亏变成真亏或是将赚钱的产品保留,而是早早地落袋为安)让我们没有对已有浮亏持仓做任何操作,对未来又没有太多信心,失去了把控力,陷入了深深的无力感时,大脑里的决策路径就会从反射决策(快决策)转变成反思决策(慢决策),恐惧的心理也会演化为焦虑,无助。

如何真正的解决这样的焦虑和无助呢?还有,今天的内容貌似会让我们对投资当中的情绪和感性产生一种嗤之以鼻的态度,觉得这些在投资中都是要彻底摒弃的东西,那是不是不要情绪,而是完全遵循我们的反思系统去进行投资,才是最好的选择呢?

这些问题,我们在这一系列的下一篇文章,《如何真正的对待投资行为中的情感偏差》来和大家进行分享。

在本篇文章的最后,我也再给大家提供一个工具,这个工具来自哈佛大学S MART 压力管理中心,如果目前我们对于投资存在一些焦虑,通过对这一工具的测量,我们可以判断出我们的焦虑主要是左脑焦虑(逻辑上的)还是右脑焦虑(想象中的)。从而可以更加有针对性的去解决这些焦虑。

相关测量题目如下,只需要回答是或否:

1. 我在脑海中排练潜在的问题情境,想各种可能会出现的问题以及我将如何应对;

2. 我在大脑中描绘可能存在的问题的画面,想象各种可能会出现的问题以及我将如何应对;

3. 我经常考虑过去发生的事情,考虑可能做得更好的方式;

4. 我非常熟悉人们说话的语调;

5. 我和别人讨论让我担心的事情时倾向于从不同方向以不同方式来探讨;

6. 我能想象多个情节用来验证一种可能对我不利的情况;

7. 有些时候我不能停止消极思维,经常因此而失眠;

8. 我倾向于想象人们将批评或拒绝我的方式;

9. 我发现从不同角度考虑问题很舒服;

10. 我经常可能会想象自己可能会让自己尴尬的方式;

11. 当想到一个可能发生的困难的解决方法时我会感觉好点;

12. 有时候我会想象可怕事情发生的画面;

13. 我知道自己总是想着各种难题,但是这只是因为我在努力寻找它们的答案;

14. 我依赖直觉来了解别人的感受或想法;

15. 停止思考使我感到焦虑的事情很难;

16.对人们的身体语言我很警觉并能抓住微小的线索。

上面1 6 道题目,1、3、5、7、9、1 1 、1 3 、1 5 用来测量左脑焦虑,2、4、6、8、1 0 、1 2 、1 4 、1 6 用来测量右脑焦虑。如果在测量中,我们出现4条或4条以上相符的情况,则我们就倾向于符合这类焦虑类型。

左脑型焦虑是逻辑思维带来的焦虑紧张,右脑型焦虑偏向于图像,画面等想象带来的焦虑,相比左脑焦虑,其对杏仁核也就是情绪中枢的影响会更快更强烈,一下子就会激发起来,右脑焦虑会更容易激发害怕或警惕。而针对这些焦虑的解决办法,下一篇文章我们再聊。


更多“投资”相关内容

更多“投资”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